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人生开挂的人,都有窄门思维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揭秘东南亚红灯区性旅行:一半是天堂,一半是地狱】

2018-01-19 亚美时事学堂 亚美时事学堂

【亚美导读】很早就听说泰国芭提雅的「猎艳旅行团」。只花很少钱就能体验东南亚风情,很多老外慕名前去。不仅芭提雅一地,整个东南亚遍布廉价猎艳场所,但也许你并不知道这些看似香艳的男人天堂也同样是人间地狱。今天这篇文章来自一位哥伦比亚大学的姑娘,阿若。为了写这篇简单的文章,她阅读了5本书,刷了2部纪录片与1部百老汇歌剧,查阅大量文献与资料,专访了5位朋友。
来源:极简旅行( ID:leantravel)


这篇文章的标题如果我用上「妓女」、「嫖娼」、「卖淫」、「小姐」、「人妖」之类的字眼,关注度可能会翻倍。但是我更希望称呼她们为「性工作者」,以尊重的口吻讨论这样一个严肃的社会话题。

Sex Toursim,性旅游,俗称买春旅游团,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将其定义为「以旅游的名义,或作为旅行中的一部分,以旅行者的身份到达目的地,从事性交易活动。」比如在旅行中到访红灯区并亲身体验性服务、通过当地渠道或者网络进行性交易等行为。说白了,就是旅途当中花钱那个什么了一下。


一些最热门的性旅游目的地国家包括:泰国、菲律宾、巴西、多米尼加共和国、荷兰、西班牙等。这次让我们把目光聚焦以价格低廉、性产业链接成熟著称的东南亚地区,东南亚著名的红灯区包括泰国曼谷Patpong和Nana、普吉、芭提雅、菲律宾马尼拉Malate、天使城(Angeles City)、越南胡志明市日本街、印尼雅加达、柬埔寨金边酒吧一条街、新加坡芽笼等。提供性服务的酒吧俗称「gogo bar」,往往是人民币几块钱买一瓶啤酒,身边就有姑娘来主动搭讪,三百块就可以带走过夜。


如果你在外网引擎上搜索相关字眼,会跳出来一系列详细完整版指南攻略,手把手教你如何去这些地方买春。但是抱歉,这篇文章并不会教你怎样买春。如果你的目的是买春,你来错地方了,请关闭本文,出门右转。


事实上,绝大多数人并不了解整个性服务产业的运作模式和性工作者背后的故事,我在这里希望提供更多的是了解,以及另一种看待性服务产业的方式。

东南亚地区最早的性旅游模型可以追溯至战时美军军事基地和日本殖民时期。受亚洲传统男权社会思想影响,不少当地女性从事性服务工作,她们当中的许多人后来成为了外国军官的情妇。


随着外来者对当地经济和军事上的进一步占领,这种模式发展成了臭名昭著的慰安妇编制,胁迫当地妇女来满足军队士兵生理需求。如今,在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下,性旅游产业成为了跨国贸易的一种,性工作者则被当成了买卖交易的商品。
为什么出卖自己的身体?


「我们不需要被拯救。」

的确,在经济落后的地区,贫穷是女性从事性服务工作的主要原因。尤其在社会医疗、教育、养老制度不完善、男权思想严重的乡村,女性没有别的机会或技能创造收益,于是出卖肉体便成为了最容易的谋生方式。


在工厂做工每个月可能只有50美金,300多人民币的收入,而在酒吧,一晚上赚得的小费就会远远超过这个数目。大部分性工作者赚来的钱抛去少部分自身花销,大部分都会用来资助她们的家庭。


有人可能会批判这些年轻女孩子为什么不通过双手努力劳动赚钱,而选择投机取巧的方式出卖她们的肉体和尊严?然而实际情况并没有那么简单。上面提到的那本书中举出了一个真实的例子。

「为什么那些NGO的人总要来试图拯救我们呢?我觉得他们真正需要拯救的是那些在工厂被剥削的苦力。」一位在胡志明的性工作者如是说,「我以前做过很多种工作,我十三岁时就被介绍到西贡的一户人家做女佣。我完全就是他们的奴隶,每天早晨四点半起床,每天工作14个小时,7天无休。除了洗衣做饭看孩子,重活粗活也要我做,每晚还要给太太按摩。他们哄骗我说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不让我出门,还美其名曰帮我理财,扣押我的工钱。你觉得性工作者是有偿出卖肉体?有时候是无偿的。那家的男主人在我16岁时强暴了我,之后我便成为了他的免费性奴隶」。

而她进入酒吧工作之后,不仅每个月有了丰厚的固定收入,能够补贴家用,而且在某种意义上获得了一种自由和权利。在酒吧里,这些姑娘们并不是来者不拒的,「妈咪」给予她们自由选择跟哪些客人出台的权利,甚至会派保镖保护她们不受无理顾客的骚扰。她们中有的姐妹在顾客里找到了长期稳定的男朋友,甚至有些嫁给了顾客成为全职太太。


这些固定伴侣会为她们提供经济支持,除了生活所需和资助她们的家庭外,有的还出资让她们做一些小买卖,换种方式自力更生。在她们眼中,比起暗无天日的工厂苦工,成为酒吧女提供性服务是改变人生的一种途径。

越南:背包游客专属酒吧


「西方人更愿意看到一个贫穷落后,而不是高速发展的越南。」


自1970年代至今,越南一直是东南亚性旅游的热门目的地之一。色情交易在越南是非法的,从事性服务的酒吧、歌厅需要靠买通贿赂当地执法机关来营业,否则面临严重的罚款和牢狱之灾。


据了解,在今天的胡志明市,最受欢迎的要数那些混血酒吧。那里的姑娘是当年美国士兵与当地女性的混血后裔,她们继承了西方人大气的骨骼,又带有东方独有的气质,风情万种,令人挪不开目光。

著名美越混血女星Maggie Q,饰演美剧「尼基塔」女一号

除此之外,当地提供性服务的酒吧已经掌握了根据目标客户群体特征、按需供求的营业模式。比方说,在主要面向越南本地顾客的酒吧,里面的姑娘热衷于韩国式整容,割双眼皮、把鼻子垫高、打美白针,穿着打扮紧跟国际潮流;而主要接待欧美人的酒吧里,典型东南亚面孔、皮肤黝黑、瘦弱娇小、原汁原味的越南姑娘明显更受欢迎。

有一类酒吧专门面向来东南亚商务洽谈、或是背包旅游的欧美游客。
这类酒吧地处胡志明市最繁华的旅游区,灯红酒绿、彻夜无休,有一种拉斯维加斯的气质。夜幕降临,越南姑娘们沿街招呼着路过的游客进来玩,女性游客一般是不被这些酒吧所欢迎入内的。

在这些欧美背包客眼中,越南仍是一个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他们总是想要以最低廉的价格玩遍东南亚。走进酒吧,点一瓶两刀的啤酒,选中一个姑娘带回去。在酒吧工作的姑娘一般接待一个客人可以挣50-70美金,会从中提成10刀给酒吧老板娘。


这些西方游客更愿意接受越南贫穷落后的形象,从而满足他们心理上西方优越感、男权主义,和白人至上的情结。他们当中的多数人在自己国家遭受了婚姻失败或男性自尊的打击,选择来到东南亚找回男权尊严,而自带顺从、温柔属性的亚洲性工作者便是他们的最佳选择。


东南亚是退休男人的迪士尼乐园」,一位58岁来自美国亚利桑那州的白人男性总结道。

这类在发达国家饱受中年危机困扰的男性,往往无法满足家中妻子在物质或社会地位上的需求。他们来到东南亚的游乐场寻欢作乐,表示这里的女人性感美丽又容易满足,相比之下西方女人根本不知道应当如何对待男人。他们甚至需要通过女人口中对越南本地男人的贬低来获取自信,希望听到自己比越南男人强壮的褒奖。


而越南的性工作者在快速赚取欧美游客费用的同时,也会试图跟他们建立长期的伴侣关系,从而获得稳定的经济来源。在他们回到自己国家之后,性工作者们依然会通过网络跟他们保持联络、维系感情。


酒吧的老板娘时常教育手下的姑娘们,做这一行千万不要动真感情,能同时多钓着几个金主就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这样才会有多个男人一起养着你,成功嫁出去的几率也更大。

亚洲女性在西方有着传统东方小女人的形象,在欧美男人的刻板印象中,亚洲妻子仿佛各个擅长洗衣做饭,把老公孩子照顾得体贴周到。

而越南性工作者正是抓住了欧美男性渴望顾家老婆的心理,带他们去偏僻山村中假的贫困家乡,编造出一些凄惨身世的故事博得他们来自第一世界的同情,从而获取更多的经济援助。

「许多欧美人认为越南很穷,他们喜欢听到我们来自贫困的家庭、不得已才从事这行谋生的故事。我在客人面前穿着打扮都不能显得太过时尚,如果我能让他们觉得我是一个可怜的传统越南乡村女孩,他们就会给我很多钱。」一半以上的性工作者靠这样的方式,成功获得西方游客「施舍」给她们1000-50,000美金不等的善款。这些小钱在自己国家连妻子的一个愿望都满足不了,而在这里,他们能帮助一个家庭、甚至是一个村子。性工作者们让这些顾客感到自己是个解救了世间疾苦的西方超级英雄。


泰国:第三种性别的世界


「卖淫是我们这种社会边缘人的唯一选择。」

2015年的数据统计表明,泰国约有20至30万的性工作者。据调查显示,人们在提到泰国时,第一个想到的词条包括:异国风情、友好的人民、美食、性交易。在曼谷、芭提雅、普吉有几片集中的区域,几条街上聚集满了形形色色的酒吧、按摩院、沙龙。几乎所有来到泰国的单身游客都要去一睹红灯区风采,看一场火辣激情的表演。

对于欧美男性来说,泰国姑娘性格爽朗、身材火辣、拥有性感的小麦色皮肤、浑身上下散发着欲望的荷尔蒙。大多数到泰国买春寻欢的游客都是年纪50岁以上、在本国婚恋市场没有太大竞争力的人群。可无论顾客自身高矮胖瘦,在这里都能受到热情的款待。


比起本国高昂的费用,在泰国他们只需花上一点零头就可以与美女共度春宵。欧美部分旅行社专门推出了「东南亚性旅游」的订制行程,他们把泰国当作男性游客的天堂。

泰国区别于其他地方的神奇之处在于,在别处带回去的姑娘,有可能脸或者胸是假的,而在泰国带回去一个姑娘,有可能这个姑娘是假的。

我不想称呼她们为「人妖」,她们是跨性别者,或者第三种性别人群(Kathoey/Male-to-Female Transgender)。她们由于先天或后天家庭、社会等因素,产生性别认同障碍,虽然拥有男性的体貌特征,但身体里住着一个女人的内心。


她们当中有的追随着自己时尚博主的梦想,有的去做了空乘,有的经营起了自己的小生意,也有的是职业站街女,或者不幸染上艾滋病,孤苦伶仃等待死亡。她们当中无一例外曾经或仍然在从事性服务工作,事实上在泰国,这个跨性别群体几乎全部涉及性工作。


完成最后一步生理变性手术,大约需要10-20万人民币的费用,大多数人负担不起手术费,只能靠激素维持雌性特征。她们用特质的胶带将自己的男性器官隐藏起来,以女性的身份接客,如果被客户发现还会遭受毒打。

「没有其他行业愿意接受我们这种看起来不男不女的人,比如我去应聘餐厅服务生,他们要求我穿男性制服,使用男洗手间,无法接受我的女性身份。」 虽然泰国政府已经开始考虑第三种性别的社会保障问题,但由于这个群体与社会传统价值观冲突强烈,社会歧视仍然普遍,政府能做的不多。留给她们赖以生存的方式,只剩下卖身谋生一条路可走。

然而只有不超过半数的跨性别性工作者曾经接受过健康检查,极少数人会定期进行性病检测。大约三分之一的人承认在过去的六个月中曾跟客户有过未采取保护措施的性行为。不少来自欧美的客人出于猎奇心理,拒绝使用安全套。这些性工作者是以艾滋病为首的性病高危易染人群,而一旦染上病毒成为艾滋病携带者,她们往往会选择隐瞒病情继续从事性服务行业,直到年老色衰接不到客户,众叛亲离膝下无子,被社会彻底抛弃,最终孤独病发而死。

英国曾经拍过一部关于东南亚第三性别人群的纪录片,我看后十分为之动容,从此我坚持称呼第三性别为「她」们,而不是「他」们,或者「它」们。片子中的她们有血有肉,会跟其他女孩子一样害羞脸红,会挽着男朋友的臂膀撒娇,梦想过上公主与王子的幸福生活。接受变性手术和终生服用激素不仅会缩短寿命,而且其中过程的痛苦,是一般人所无法想象的。在我眼里她们不止是女性,还是一群勇敢、坚强、美丽的女性。上帝把她们生在了一个错误的驱壳中,她们又做错了什么呢?

第三性别的群体中,只有极少数人像片子中的主人公一样幸运,能够有机会参选变性皇后选美,或者遇到真正理解她们、欣赏她们的人生伴侣。即使遇到了合适的伴侣,也面临着对方家庭、社会歧视、法律身份等实际问题。

一个社会现象的形成,往往来自诸多方面的因素。

近年来注重打造正面阳光形象的泰国政府并不喜欢外界把他们与负面灰暗的性产业直接联系起来,对「色情」、「人妖」这样的标签很是抵触。可在这一点上,当局的立场又含糊不清。

一方面,作为一个以旅游业为主要经济支柱的国家,性旅游已然成为泰国的标志性卖点,甚至旅行手册中都有固定篇幅介绍泰国的红灯区酒吧。每年性旅游产业为泰国吸引大量游客,带来直接的财政收入和潜在投资。可是另一方面,想要走向国际市场的泰国,公开涉黄怎么行,于是他们又在极力弱化自己「性交易王国」的形象。尽管在法律上性交易在泰国是违法的,可是没有人真正在执法打击性产业,也不见性产业合法化的趋势。于是色情行业仍然处在「地下工作」,在给国家经济创收的同时,却享受不到国家福利。


在泰国举国上下为老国王的逝世沉痛默哀的同时,又有多少人能够注意到,光鲜的社会背后,这些少数人群的命运基调早已被定格在痛苦灰暗上。


菲律宾:混血孤儿之殇


「爸爸,我只想见你一面。」

根据亚洲发展银行的统计数据表明,有超过20%的菲律宾人口仍处于世界贫困线以下,平均日工资在1.25美元以下。大面积的贫困人口成为促成性产业发展的主要原因。据统计,菲律宾从事性工作的人数占东南亚地区最高,约有45-50万人。与越南和泰国相同,色情产业在菲律宾也是不合法生意。然而菲律宾的执法机关更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变相纵容色情市场的泛滥。
东南亚国家性工作者的数量排行榜,从左至右依次是越南、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泰国、柬埔寨、老挝。

菲律宾著名的性旅游城市,主要集中在天使城(Angeles City)和宿务(Cebu)。这两座城市靠近美军军事基地,并且拥有景色优美的海岸线风光。尤其当1992年马尼拉市长整顿了首都的红灯区之后,性旅游产业就逐渐转移到了旅游资源更加丰富的天使城和宿务。这里成了新的东南亚性旅游天堂,游客们每年在菲律宾的性产业平均花费四亿美金。这些游客大多来自美国、澳洲、亚洲、欧洲、中东,由于天使城色情行业价格低廉,他们把这里称作「色情超市」。

然而由于当地性教育程度落后,性工作者们大多不具备正确避孕的意识和手段。这不仅加速疾病的传播,还留下了更加巨大的悲剧隐患:天使城成了混血孤儿的摇篮。

一晌贪欢,往往这些性工作者在男人离开之后,才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们有的联络到了孩子的父亲,他们当中好心的,会按时给孩子妈妈寄去一点生活费。但是仅有极少数的父亲会真正承担起责任,跟孩子妈妈结婚或者帮助抚养孩子。就算为了孩子跟妈妈在一起,过不了多久也会因为有了新欢而抛弃孩子妈妈。甚至有些男人在听说仅与他有过一夜之情的酒吧女怀孕后,矢口否认孩子是自己的,连DNA测试都不肯做,直接拉黑了孩子母亲所有的联系方式。

这些混血孤儿当中的大多数,自出生起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没有稳定的经济收入,他们与母亲只能挤在狭小的房间里,日复一日在穷苦中挣扎。孩子的母亲们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在酒吧从事性服务行业是她们唯一的谋生方式。她们只好把孩子交给家中老人照看,自己回到酒吧继续工作。

客人少的时候,她们就没有任何收入,根本没有条件供养自己的孩子,孩子到了上学的年纪也负担不起学校的费用。不仅如此,悲剧仍在循环上演,这些年轻的妈妈再次怀孕,一个孩子还没养大,又新添了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

如此一来,混血孤儿们背后引发的社会问题必定是持续而恶劣的。从小缺少父爱,无法获得良好的教育,本身就因母亲的职业,以及自己的外族血统受到社会排挤的这些孩子们,长大之后很容易走上犯罪的道路。尽管他们的妈妈辛勤工作,想方设法不让孩子走上自己的老路。但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这些没有条件上学的孩子们长大之后除了回到酒吧从事性工作之外,还能做什么呢?

性旅游天堂的另一面是地狱


「参与性旅游,相当于变相支持疾病传播和人口拐卖。」

性旅游产业,为东南亚国家带来了大量的经济创收和资产流动,为社会增添了几十万就业岗位,然而产生经济效应的同时,性旅游产业给这些社会带来了极其严重的负面影响。

据了解,艾滋病在性工作者中的传播率比大众群体高出十倍。性工作者们往往会因为金钱、暴力而妥协,进行未采取保护措施的性行为,或是遭到顾客的侵犯也无处伸冤。在中低收入国家,大约有12%的性工作者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她们处在社会的边缘,享受不到教育、医疗健康的资源,加上对自己的职业羞于启齿,很少主动去进行体检,担心如果随身携带安全套,或者到访诊所去检查性病,很容易被人发现她们的职业。

除了艾滋病和其他性传播疾病,色情产业给性工作者们带来的其他负面影响也不可小觑。有的人因为饱受性病和堕胎折磨,最终导致终身不育;也有的人染上了吸烟、吸毒、酗酒等不良习惯,增加了癌症和死亡的几率;几乎所有的性工作者都在为心理疾病所困扰,包括抑郁症、物资滥用、创伤后精神障碍等。

更可怕的是,性产业往往涉嫌掺杂着妇女和儿童的拐卖犯罪。据统计,约有10-33%的女性性工作者是被拐卖到色情行业中的。蛇头会打着帮没有接受过教育、来自贫困乡村的年轻女孩谋求工作或婚姻机会的旗号,将她们哄骗到城市中的酒吧歌厅卖身。她们来到陌生的城市中无依无靠,一旦进入色情行业,一辈子都极难脱身。


可悲的是,这样的悲剧仍在一代接一代地循环上演,也许只有通过几十年经济的持续发展、社会结构的逐渐改革变更,才能够真正解决问题。


而我们作为普通游客能够做的,便是不为贪图一己私欲而去淌性旅游产业这滩浑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参与性旅游,其实相当于无形中认可了疾病传播和人口拐卖,更是变相加剧了社会底层人民本就凄惨阴暗的苦难人生。

只希望这世界上多一些美好,少一些苦难。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