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香港无间2017新作】北京天悦壹号效果图+高清摄影(&葛亚曦)

人生开挂的人,都有窄门思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喊麦”新星盛极而衰遭全网封禁】

2018-02-22 林展霆 亚美时事学堂 亚美时事学堂

【亚美导读】截至2017年年底,全国网络直播用户达4.22亿,提供互联网直播平台服务的企业达到数百家,市场营收超过300亿元。但是,在这些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诸如低俗、色情、诱导充值等一系列问题。2月12日的《焦点访谈》,重点关注了目前网络空间存在的种种乱象,并在节目中点名主播MC天佑和卢本伟,表示两人已被国家网信办实施跨平台封禁。


网络主播MC天佑,曾经的快手红人,在直播过程中“谈及色情,张口就来”。


还用说唱形式描述自己吸毒之后的感觉。


辽宁人李天佑(24岁)的音乐之路一度是地下乐坛广为流传的励志故事。出生东北工人家庭的小伙子,高中没念完,前途一度迷茫,却意外在两年前兴起的直播业寻获自己的一片天,靠的是一门让正统音乐人摸不着头脑的音乐种类——“喊麦”。

李天佑


“喊麦”有喊入麦克风之意,风格一点也不婉约。在直播间一段段音质欠佳的视频中,自取“MC天佑”艺名的李天佑,一身朴素带痞味的装扮,配搭背景中粗糙的循环电音,口中碎碎念着关于女人与江湖的各种联想与牢骚。


喊麦比主流说唱或嘻哈还要“随便”,虽无专业音乐造诣可言,但仍在直播平台掳获大票粉丝,尤其是三四线城市的年轻网民。短时间内,MC天佑身价翻倍,知名度暴增,更在非主流音乐圈掀起一波喊麦小热潮。


但这名草根音乐新星刚戴上不久的光环,却在今年春节前近乎熄灭。先是广电总局加强娱乐管控,要求节目中纹身艺人、嘻哈文化、亚文化和丧文化“四不用”;再来是被视为喊麦主阵营的YY直播平台禁播77首喊麦曲,更下令主播昵称不许带“喊麦”字眼。


看似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则是央视播出的《焦点访谈》节目,其中揭露MC天佑曾在直播中描述吸毒感受。事后,舆论盛传MC天佑将在直播平台被全面封杀。


这一系列动作是否意味着刚崛起不久的喊麦将步入寒冬?在舆论空间收紧、中国国家网信办加强火力清理不良直播内容的背景下,答案呼之欲出。对于当局打击涉毒内容,多数人并无反对理由,但喊麦这一草根音乐形式面临“被消音”,却也让乐迷忧心惋惜。


有人如此生动形容喊麦:“县城DJ音乐+拖拉机节奏+大嗓门+东北腔”。对我而言,若以音乐性为标准,喊麦确实难听,但若视之为另类文化创作,它又有股不拘一格的生命力,让人不禁想继续窥探。


情欲、江湖、帝王、称霸……MC天佑越是肆无忌惮地喊出《女人们你们听好》这样的喊麦曲,就越契合社会与教育水平较低的小人物的情感诉求,哪怕这首“歌”一点旋律也没有。


但在部分主流音乐人眼里,这显然是过于浪漫的构想。在反对者看来,喊麦和过去两个月被官方大范围封杀的嘻哈一样,低俗内容有碍社会健康发展。


退一步看,从这两种音乐形式过去两个月相继被打入冷宫,就不难看出官方对亚文化的监控正在逐步加码。尤其“软性”流行亚文化如嘻哈和喊麦,各有自成一套独特观念与价值体系,在主流一方看来,也或许因此蕴含反叛颠覆的种子,就如源自美国贫民街头的黑人嘻哈当年的精神一样。


但值得思考的是,亚文化的意义仅限于颠覆意识与权力吗?回到喊麦,网上流传这样一段话:“东北重工业是烧烤,轻工业是喊麦”,网络直播平台上的东北主播多不胜数,并非偶然。


实际上,东北地区经济滞后,传统产业萎靡不振,随着直播产业近年兴起,更多年轻人赶搭这波浪潮;喊麦寻打赏谋生,正是东北青年寻找非正统出路的途径之一。


对MC天佑等欠缺社会资本的青年而言,亚文化实际上赋予了他们另辟蹊径的空间,是释放情绪的安全阀。毕竟当个喊麦主播,科技和资金门槛都低,这何尝不是赋予他们自信、尊严和发声权的一个平台?


当然,即便只是默默无名的素人,涉足大众传播就应承担社会责任,MC天佑若鼓励粉丝吸毒,确实也应受舆论与制度挞伐。但除此之外,喊麦主播们的呐喊其实洋溢着草根的生活感,即便是被一些群体视为带冒犯性的说唱词,也有支持者辩护说,这只不过是部分人想说却不敢说的话。


是“低俗”还是“市井”,有无聆听价值,永远见仁见智。但对于喊麦和嘻哈,若是一刀切地否决、鄙视或封杀,反映的恐怕也是对亚文化某种程度的误解与恐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