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我卧底进了COS援交群!第二集!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城市卖淫女之殇——从“高贵”到“野鸡”】

2018-03-26 亚美时事学堂 亚美时事学堂

作者:激情燃烧的法律


2017年,在企业界、商界和法律界的朋友的帮助下,志愿者对某市的部分卖淫女进行了随机抽样调查和实地暗访,从中发现了一些问题,也得出了一些结论,现简短报告如下,以供相关部门决策之用。


此次调研的初步结论是,从是否专职上看,该城市存在“专职卖淫女”和“兼职卖淫女”,前者约占全部卖淫女总数的80%,后者则约占20%。同时,从所处的层次和服务的对象上看,该城市存在“钻石级”、“黄金级”、“铜铁级”和“铅粉级”四个层次的卖淫女。在来源上,志愿者发现,卖淫女约80%来自欠发达地区的农村,12%来自城市贫民家庭,8%来自有淫乱嗜好者(主要是染色体变异者)群体。


一、专职卖淫女和兼职卖淫女


在这个城市中,八成左右的卖淫女是专职的。也就是说,她们除了从事皮肉生意,并无其他正当营生。这些人通常昼伏夜出,因为她们的绝大多数主顾白天忙于生产、生意或生计,只有夜幕降临时才有空出来消遣。由于长期的夜生活,她们的精神通常不是很好,早上至少要睡到9点以后才会起床吃点东西,然后继续睡到午间12点。吃完午饭后,她们继续睡觉,直到下午3点以后才起床,外出购物,收拾打扮,以准备晚上精彩而重复的皮肉生意。


这些专职卖淫女除了从事皮肉生意外,平时没活时最喜欢的是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打牌、搓麻将、做美容、泡脚、泡澡,甚或酗酒、抽烟、赌博和吸毒,当然还有所有女人都喜欢的逛夜市购物。

也有二成左右的卖淫女有正当职业,而卖淫则是她们业余的兼职。她们当中既有工厂企业里的打工妹,也有公司和商场里的普通白领,还有少数在校大中专生。白天,她们像正常人一样上下班或学习,作息似乎很有规律。但是,到了晚上,她们则定期或不定期地到酒店、夜总会、洗浴中心、足疗店、按摩店、KTV、洗头房、发廊和其他娱乐会所从事皮肉生意,赚取正式工资之外的外快。


在家里,她们许多人甚至是贤妻良母:孝顺公婆,服侍丈夫,照料子女。当然,时间长了,多数兼职卖淫女会被家人、邻居和同事发现,而导致婆媳和夫妻关系不和,离异、出走、失踪的不在少数。偶尔兼职从事卖淫的女性则通常难以被发现,从而家庭破裂的几率极少。


无论是专职还是兼职卖淫女,大都喜欢喝酒、抽烟和赌博,吸食毒品的也不在少数。多数卖淫女喜欢喝酒是因为天生酒量不错,而抽烟则是受所处环境的影响,例如同行姐妹、嫖客、老鸨的熏陶。卖淫和赌博虽然形式不同,但实质相似:都是对人生的游戏和孤注一掷。吸食毒品则是为了调节精神状态,提高工作效率。当然也有抱着试一试的好奇心理,或是受嫖客、老鸨的引诱,从而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因此,黄、赌、毒通常是连在一起,是一家子的,是社会边缘群体对刺激、冒险和新奇的变态追求。


从外形上看,卖淫女们都喜欢化浓妆,染彩发,抹口红,穿低胸、超短裙、黑色丝袜和高跟鞋,涂指甲和趾甲。不过,专职卖淫女比兼职卖淫女更倾向于浓妆艳抹,穿着更暴露,更夸张些。从体形上看,多数卖淫女属于莫言笔下的“丰乳肥臀”型。“前托后翘”是老鸨挑选卖淫女的基本要求。如果找不到“前托”者,她们也至少要找到“后翘”者。据说,那种女人的性欲非常旺盛,是成为优秀卖淫女的基本身体条件。

二、钻石、黄金、铜铁和铅粉卖淫女

虽然都是出卖肉体,但是由于自身条件和服务对象的不同,卖淫女像其他行业的从业人员一样,被社会分为三六九等。雄踞顶端的是“钻石级”,而垫底的则是“铅粉级”。其他像“黄金级”、“铜铁级”则处于中间层次。

1、钻石级卖淫女

要想成为“钻石级卖淫女”,首先长相必须非常好,否则绝对只能是痴心妄想。当然也有少数长相中等偏上,但才艺颇佳者幸运地挤进了这个行列。不过这始终只是个例,不能作为常例被绝大多数卖淫女予以效仿。在实际生活中,也有一些较有名气甚至非常有名气的艺人(歌星、演员)经常兼此行业。其次,要想成为“钻石级卖淫女”,得念过较多的书,通常要念过大学本科,或至少是艺术类的大专。

再次,要想成为“钻石级卖淫女”,家庭出身也不能差,富裕家庭肯定是需要的。例如网上疯传的郭美美,家庭的经济条件其实并不差,至少她小时候家里并不差钱。最后,要想成为“钻石级卖淫女”,不仅得有姿色、知识和一定的经济基础,而且还要懂得如何周旋于达官贵人和各领域的顶级精英之间,懂得如何傍住一位超级阔佬顺势而上。

甚至是,她们还要懂得官场和商场的一些潜规则。因为她们服务的对象要么就是富商权贵,要么就是业界权威。当然,前期的积累和巨大的付出得来的回报也是极其丰厚的,这些雄踞卖淫女顶端的“皮肉大佬”们通常在高档小区拥有私人住宅,甚至是高档别墅。她们出入皆有豪车接送,入住皆是四星级以上的宾馆酒店,过着脚不沾地、锦衣玉食的生活。这类卖淫女平时接客很少,但每次的出场费极高,收入极丰。她们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交际花”,或被人戏称为“AV大师”。

要想调查“钻石级卖淫女”通常极难,因为她们虽然从事的是不为主流意识形态所认同的“低贱职业”从而是“贱民”一个,但是由于阶级或财富的鸿沟,普通调查者难以接近她们。即使在富豪和达官的鼎力支持下,调查者通过乔装打扮和精心策划接近了她们,也非常容易被极其精明的她们所识破,从而使整个调查计划趋于流产。这个层次的卖淫女只占到整个卖淫女总数的不到万分之一。一个具备前述条件的卖淫女通过多年的努力,也只有千分之一的希望挤进这个阶层。

2、黄金级卖淫女

仅次于极少数幸运的“钻石级卖淫女”的则是“黄金级卖淫女”。要想成为“黄金级”的卖淫女,也并非易事。首先,也必须长得比较好,甚至非常好,否则难有披金戴银之命。其次,得有一定的才艺,会琴棋书画,能谈古论今,同时很懂得如何接待政府机关的中级官员、中小企业主、大中商人和其他业界精英。再次,得有一定的学历,通常要念过大专,或者至少是艺术类的中专。最后,家庭出身不能太差,否则在待人接物时就会显得底气不足,甚或粗俗村野。她们的服务对象基本上是固定的,相互之间也就非常容易达成默契。

良好的天资和“勤奋的劳动”得来的回报也是相当丰厚的,这些“黄金级卖淫女”通常在封闭式小区拥有自己的住宅,或者租住在普通别墅内,过着房车皆有的优裕生活。这类卖淫女平时接客不多,但收入颇丰。不过,她们当中的一些人到了一定年龄,就向往被某个达官贵人或富商巨贾纳为“侧室”甚或“转正”的安定生活。毕竟,这对于她们来说,等于“升级”了。

只要穿得绅士些,举止优雅些,普通调查者能够比较容易接近这些“黄金级卖淫女”,从而得以观察她们的日常生活和交易情况。不过,如果让她们识破了你的真正目的,她们当时会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过后会马上打电话让黑白两道的“朋友”收拾你。这类卖淫女只占整个卖淫女总数的4%左右,但对政府官员、企业界、商界及整个社会的腐蚀力极大。不过,警察对于她们似乎无可奈何。因为她们通常在高档小区或高级宾馆里接客,且与黑白两道交往甚密。

3、铜铁级卖淫女

处境比较尴尬的是铜铁级卖淫女,相对于黄金级卖淫女而言,她们处于不上不下的“夹心层”。不过,要想成为铜铁级卖淫女,也得有一定的条件。首先,长相必须中等,或至少要长得顺眼。其次,虽然没有必要具备各种才艺,但也得有足够的“性艺”,懂得如何讨男人的欢心。

再次,得念过高中,或至少是初中,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可以与有点文化水平的男人谈天说地。最后,要有一定的交际手腕,能够应付当地黑白两道的人物。

至于家庭出身,则没有什么要求。事实上,她们的家庭出身比较差,通常来自大中城市的郊区、县城边的小镇甚或城市贫民区。她们的服务对象是政府机关的小官员及普通职员、企业中层管理人员、小商人和富裕市民。

她们租住在封闭式小区内,没有能力在城市购房,对前两类卖淫女充满了羡妒,同时也不耻于与下面将要谈到的铅粉级卖淫女为伍。她们通常选择在普通的酒店、夜店甚或住处进行皮肉交易,以示与铅粉级卖淫女有别。她们向往被有钱人包养的安定生活,但往往一而再,再而三地失望。

调查这类卖淫女很容易,但如果被她们识破,通常她们会通过黑道人物予以恫吓甚或跟踪殴打。这类卖淫女虽然只占整个卖淫女总数的25%,但她们是皮肉市场上的主力军和活跃分子,对社会的腐蚀力也不可小视。

4、铅粉级卖淫女

处于这个职业最底层的是铅粉级卖淫女,她们的内心非常扭曲,甚至痛苦。成为这类卖淫女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身体很好。通过观察,她们往往长相较差,言谈举止粗俗轻佻,而且故意翘起臀部左摆右扭地走路。她们没有才艺,只有粗浅的“性艺”,只知道男人有原始的欲望。她们的学历非常低,通常只念过初中,甚至只上过小学。

她们的家庭出身非常差,通常来自欠发达地区的农村和城市贫民区。她们的服务对象是流水线上的单身汉、企业中的普通员工、破产商人和贫穷的市民。在皮肉交易的场所上,她们没有什么选择,只要地方隐蔽,不被警察发现就可以了。

只要留心观察,普通调查者能够非常轻易地对她们进行暗访。但是,她们中的成功者也跟黑道人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调查者触怒她们,也可能招致打击报复。这类卖淫女占到整个卖淫女总数的70%,她们隐藏在城市的各个阴暗角落里,寻机招揽生意。她们是城市中最高危的人群,最容易沾上赌博、吸毒、敲诈勒索、打架斗殴等恶习。同时,性病也与她们如影相随,其中99%的人都染有各类性病。人们对她们有一个非常鄙夷的称呼——“野鸡”。

三、她们多数来自社会底层

卖淫女通常来自社会底层,或是欠发达地区的农村,或是城市贫民区,或是破产的企业主或商人家庭。她们多数小时候也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父母只知道把她们养大,然后出去打工,最后就是嫁个可靠的人家。当城市化浪潮涌起时,她们被打工大军裹挟进了灯红酒绿的城市,被花花绿绿的生活所眩晕。她们不愿像同辈那样在流水线上耗费青春,不愿把自己“打”老。

用一位卖淫女的话说,就是打工只能把自己打老。她们希望轻轻松松赚大钱,过上城市富人的生活:车来车去,挥金如土。但是,世上哪有轻轻松松赚大钱的地方?因此,除了出卖自己的身体,她们没有别的选择。谁叫自己家境差或读书少,没有进入社会中上层呢?

她们用自己的姿色、身体和性,在那些晦暗的包厢、浴池、客房、会所,甚至是树丛、绿化带、桥洞和废弃的工棚里苦拼,等赚到足够的钱时,就可以上升到社会的中层,过上体面的生活了,或者至少可以衣锦还乡,过上风光安稳的生活。但是,即使她们真的赚了不少钱,买了车,甚至购了房,她们仍然处于社会的底层。因为她们除了有“性技”和会交际外,她们没有别的技能。

在绝大多数人并不富裕的今日中国,由于她们特别会花钱,而且始终按捺不住花钱的冲动,大多数中产阶级是不会选择娶这样的女人的。对于其中的一些所谓成功者,我可以用一句话形容她们——“豪车里的贱民”!

因此,她们多数来自社会底层,并将继续栖居于社会底层!

四、她们对生活充满了迷惘

一个女人的性吸引力从性成熟(大致14周岁)到性衰退(大致40周岁),从理论上讲中间有26年的光景。但是,在国家实行9年义务制教育后,一个女人正式跨入卖淫行列的时间被推迟到16周岁。再加上所谓“市场准入”制度的存在,一个女人要正式开始皮肉生意,也得在18周岁以后,而一个女人到了38周岁,也就没有太大性吸引力了。

因此,实际上,卖淫女的职业生涯最多也只有20年。自古以来,卖淫是年轻女性的专利,年长色衰者必须靠边站。对于嫖客来说,他看中的是卖淫女的姿色、身体和性。他们绝大多数人对于卖淫女没有感情,也不能产生情感。俗话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在他们眼中,卖淫女就是一只公共马桶,是憋得难受时可以花钱去解决问题的地方。性病的大面积传播和受到侵害的高风险是更让卖淫女头疼或焦虑的问题。事实上,越是处于低等级的卖淫女,感染性病和被侵害的几率也就越大。

也正是意识到上述危机的存在,通常,一位卖淫女进入35周岁以后就开始考虑自己的出路问题。“必须找个老实巴交的有钱人嫁了,以过上安稳日子。”但是,谁又会来娶一个卖淫女呢?如果他娶了一个即使从良了的卖淫女,他的家人、同事、朋友和社会上的陌生人会怎样看他呢?即使上述这些人宽容他,他也可能放心不下:“说不定哪一天那个贱货又会故态复萌”!

当然,为了能够找个“好人”把自己嫁出去,年岁渐长的卖淫女必须乘自己尚未年长色衰时物色合适的人选,精心打扮和准备相亲的台词。通常她会把自己打扮得清纯可爱些,少涂脂抹粉,尽量穿淡色衣服和平底鞋,说话声音柔和些但不要太嗲。不过,由于年龄大了,这些卖淫女的相亲对象通常是一些有了一定阅历的中年人,他只要是不太呆,通过两三个回合的交往,就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甚或很快就识破这些“换了马甲”的卖淫女。

因而,在调查中,多数卖淫女表面上显得很自信或无所谓,但眼神里却充满了迷惘和困惑。“10年或20年后该到哪里去呢,又该过什么样的生活?”那些来自欠发达地区农村的卖淫女通常会选择回到县城或农村,找个混混或农民嫁了。而那些来自城市贫民区的卖淫女则不得不通过网络(例如网上婚介、QQ和微信)到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找个对象,通常还美其名曰“双城恋”。

但是,由于习惯了轻松快乐的皮肉生活,她们当中的多数人不愿再回到农村或贫民区去,她们试图抗拒社会的残酷安排,但大都无法幸运地逃出生天。因此,她们迷惘、苦闷,希望上天能够给她降下个不更世事、呆子一样的富人,饥不择食似地娶了她,然后过上安稳的日子。

成为城市剩女,似乎是多数卖淫女的宿命!

五、卖淫女的法律治理

卖淫是一种人类社会特有(据说动物世界也有!)的现象,是寄生在人类文明躯体上的一个器官。从正面作用上看,卖淫解决了一些只有一个好身体而无其他技能的年轻女性的生存问题,也解决了许多年轻单身男性的性饥渴,更繁荣了当地的第三产业,便利了当地的招商引资、增加了税收和罚没。

从负面后果上看,卖淫冲击了主流的意识形态,在一定程度上也在腐蚀着一夫一妻制的家庭观念,更加速了各种性病和犯罪(例如赌博、吸毒、抢劫、敲诈勒索)的“网络式传播”。在古代社会,由于不间断的徭役、经常性的战争和男性的高死亡率,成年男性总比女性要少,社会呈现“男性匮乏”的局面。

对此,解决的办法有三个:一是大力宣扬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鼓励民间溺女婴的古老习俗,强化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二是在特定阶层中将“一夫一妻”制改造成“一夫一妻多妾”制,以容纳妾和婢的存在,使一些无依无靠的年轻女性能够进入富裕家庭谋生。三是容忍或默认青楼、窑子的存在,以为那些没有条件或不愿成为富裕家庭中贱民的女性提供生机。在现代社会,长期的和平和经济的持续发展,加上传统的重男轻女观念以及男性死亡率被高科技的大幅抑制,必然在一定时期出现男多女少的局面。

很显然,这些多出来找不到对象的“成年冗男”的性需求自然成为社会和政府要解决的棘手问题。事实上,一些国家所鼓励的人口输出制度正是在无形中调节了此种需求,例如男多女少的穷国的男性劳务输出制度,和女多男少的富国的男性劳务接纳制度。移民、劳务输出和跨国婚姻,都是调节性别比例失衡的重要机制。

根据“需求制造供给”的市场经济规律,卖淫女的存在就成为必然。如前所述,由于卖淫能够繁荣第三产业、便利招商引资、增加税收和罚没,更解决了由于社会性别调节机制的失灵所造成的男女比例失衡问题,所以无论古今的政府对于卖淫现象是既爱又恨。与西方民主国家相比,东方专制国家更重视卖淫对于经济的推动和税收、罚没的增加功能,而不太重视卖淫对于男女比例失衡的调节功能。

只有在男女比例失衡带来的诸如社会治安恶化、性病和犯罪大面积传播等社会秩序问题时,东方专制国家才对此加以重视。政府之所以对性进行公权力控制,最为主要的目的在于控制人口的非计划增长和疾病的大范围传播。这两个问题都能威胁到社会的稳定和政权的得丧。

既然卖淫是人类文明的一个不可去除的器官,那么任何一个理性的政府就必须正视它的存在。消灭它是不可能的,因为它存在的根源(尤其是对于那些染色体变异的女性)无法被消除。比较可行的办法有如下三个:一是治本的,例如,宣扬男女平等观念,增加女性受教育和就业的机会;免费强制矫治那些有淫乱嗜好的染色体变异的女性(当然这里存在人权问题)。二是治标的,例如在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现状下,大力向男少女多的国家输出男性劳务;大力宣扬勤劳致富的优良传统,彰显“八荣八耻”的社会新风。三是标本兼治的,例如综合采用上述两种办法,以调节男女比例失衡问题。

(声明:以上数据只是估算,不是精确的统计)

附文:

如何识别“换了马甲的卖淫女”

很显然,就像骗子不会说自己是骗子而常常说别人是骗子一样,卖淫女也不会说自己是卖淫女而大骂别人是卖淫女。这样,就给善良的城市剩男识别“换了马甲的卖淫女”制造了不小的困难。如何识别那些“换了马甲的卖淫女”,志愿者在此总结了如下五招。

1、跟对方见面之前,要问对方的真实姓名,通常卖淫女不会告诉你她的真实姓名;初次见面时要看和记住对方的身份证号码,通常卖淫女不会给你看她的身份证。

2、见面时,要细看对方的穿着打扮和言谈举止。卖淫女通常打扮特别时尚,喜欢化浓妆、涂指甲、趾甲和口红。

3、跟对方去吃饭,通常卖淫女喜欢喝酒、抽烟,而且饭后往往提出去娱乐场所,而坚决不同意去爬山、游湖和逛公园。

4、跟对方去购物,通常卖淫女贪财,喜欢到大商场大手大脚地买高档时装、化妆品和烟酒。

5、“换了马甲的卖淫女”跟你交往时通常会很急,因为她们看重赚钱的效率,没有耐心跟你搞马拉松式的恋爱。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