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响水县人担心的爆炸,终于发生了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妻子假装女同学加老公微信,结果万万没想到...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看当官的如何在床上培养“女干部”】

2018-04-09 亚美时事学堂 亚美时事学堂

【亚美导读】被判处死刑的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三多之一就是女人多,而且大多是身边的女干部。许落马后,不少女干部被纪委找去谈话,以致一段时期内,西湖区凡是有些姿色的女干部都人人自危。正如一位与许迈永共事过的官员说:许迈永可谓害了一大批女干部,害了一大批家庭。其实,类似许迈永这样的腐败官员在各地司空见惯,每有一个腐败大要案发生,都要牵扯出一些“受害”的女干部,可见,官场上的女性就是一道“家常菜”,只要上司想“吃”、乐意“吃”,基本上都能如愿以偿。


分析起来,可以这样说,女性也是一个具有七情六欲的人,踏入官场以后,也想出人头地,也想奢靡潇洒,想过优越的生活,自身却不见得有这样的机会和能力。而官场上的官员具备让她们达到这个目标的权力,有人说,官场就是官员的自留地,想咋着就咋着。所以,某个有姿色的女性一旦被上司注意,被“吃”的可能性就非常的大。一旦女性为了某个目的投怀献抱,甘愿献身,那自然是一拍即合的事了。


从查处的案件中不难发现,官员的二奶、情人、情妇出自机关的很多,这源于官场女性近水楼台,和官员领导接触多机会多,何况又在领导的自留地上,接近领导自然方便,也有托词,于是也就有了龌龊之事。许迈永之流的行为足以证明这一点。


社会上盛传的顺口溜就说,家外有家,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还有的官员把找情人、包情妇、养二奶当做一件很有面子的事,认为没有情人情妇是很没面子的,甚至在一些私下场合交流“经验体会”,更加助长了这种不正之风,使得一些官员肆无忌惮地“开发”“使用”自己的自留地,正可谓不用白用,“家常菜”不吃白不吃。


一些官场女性的私欲膨胀,助推了这种行为。当她们上了贪官的床以后,便把官员的权力为己所用,或升职或捞钱,满足私欲,过着优哉游哉的日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有后台支撑的日子是无限风光,无比滋润。殊不知后边有多少人在戳她们的脊梁骨。


贪官情妇就是官场的一个怪胎,也是社会堕落的产物。一旦这种交换发展下去,产生的必然是不正常的社会形态。一个贪官有双位数的情人,自留地开发的那么彻底,“家常菜”吃得那么多,还能有什么是做不出来哪?受伤害的是谁,也就不言而喻了。世风日下,真是哀哉哀哉!


许大贪官以“三多”为特征,获得了“三多市长”之称谓,再创贪腐之新纪元。一谓“钱多”,年均敛财1400万;二谓“房多”,房产有8套;三谓“女人多”,情妇达到了两位数,99位。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三多”市长终将被钉在耻辱柱上,接受历史和人民的审判,极刑之下,思考良多,反思继续。


有一个细节值得玩味,那就是关于许三多的女人问题。有消息称,许迈永被“双规”后,首先交代的即是其生活作风问题。他供认与其有过特殊关系的女干部、女公务员以及女明星共有两位数,其中大部分来自西湖区政府。许落马后,不少女干部被纪委找去谈话,以致一段时期内,西湖区凡是有些姿色的女干部都人人自危。一位与许迈永共事过的官员曾向记者表示:“许迈永可谓害了一大批女干部,害了一大批家庭。”


下面这些喜欢从床上培养女干部的贪官所作所为也能让人了解他们贪财好色的内心世界。

    

一、最大胆培养和提拔身边女干部的官员是原江苏省南京市市长季建业。

    

季建业早在扬州市做官时,就注重培养和提拔身边的女干部。其中一名据称原是市政府办公室的打字员,皮肤白皙,送文件时常绕过秘书亲自送给季建业,后获季建业提拔为扬州市发改委副主任,季建业出访时这女干部时常跟随左右。另一名是市委招待所的服务员,此女后来也被提拔至当扬州市地瘦西湖景区管委会任职。据说,这些事“扬州人民都知道”。         

    

二、最早培养和提拔身边女干部是原安徽省宣城市委常委、副市长赵增军。

    

赵增军早在在担任绩溪县县长时,就开始在床上培养一位二十岁的美女干部。他在一次激情过后许诺:“小乖乖,你年轻有文化,我要把你从床上培养到主席台上,让你当乡里的一把手,当县妇联主席。”赵增军说到做到,这个女孩子很快便当上了乡党委副书记,不久就当上了乡党委书记兼人大主任、县妇联主任。当赵增军升任宣城市副市长后,这个女孩又被调到市人大当官。  

    

三、培养和提拔最多女干部的官员是原江苏省徐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陆正方。

    

陆正方在组织部长的任上曾以善于培养和提拔女干部声名远播。据说,陆正方在徐州提拔女干部的快慢以及级别高低,完全根据女性床上表现。他在组织部长的任上,据此培养提拔了上百名女干部。


陆正方极其荒淫无耻,培养这些女干部的手段十分变态,玩法很多。据说,陆正方研习过“床头十八式”,什么男上女下,女下男上,后背式,抱持式,顶托式……每每把女人玩弄得大呼小叫,下体出血还不罢休。有些女性乳头被咬得软组织损伤,长期疼痛,难以治愈。这样的丑闻在徐州市无人不知,但是,告了多年以后才有了结果。  

    

四、最直白培养和提拔女干部的官员是原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委书记尚国胜。

    

尚国胜坐上区委书记的宝座后,就对属下大大小小男女干部说,男人就得‘提钱进步’,女人就得‘日’后提拔。除了这,在眼下谁要能当上官,就不属人类,谁不服气的话,不花钱当个小科长叫我看看,真有那本事,我喊他大爷!”话虽直白雷人,却说得深刻。


据知情者说,尚国胜在床上的表现,虎虎生威,“超过俄罗斯男人”,让女人大呼小叫。正是这样一段视频,被举报者拍下,引发了尚国胜落马。  

    

五、最先从“三陪女”业界发现并培养女干部的官员是原湖北省荆门市委书记焦俊贤。

   

 焦俊贤被称为“在床上培养干部”的能手。他将一位叫做陈丽的“三陪女”培养成为正科级副局长。焦俊贤曾指令宣传部长和组织部长,为这位“床上培养”的“干部苗子”,伪造了假档案:正式党员、正科级部、大学本科学历……;最后将她提拔到了荆门市开发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的副局长宝座。  

    

六、最先从幼儿辅导员中培养女干部的官员是原湖南省某厅副厅长。

    

这位副厅长趁妻子上班之际,约机关后勤处一名女子到家中幽会。怎知二人相聚甚欢时,在某医院当医生的妻子突然返家。妻子发现房门反锁,以为家中有贼,于是开始喊叫,副厅长只好打开房门。妻子见了勃然大怒,要女子跪在地上,连搧几个耳光。其后更是冲进厨房拿出菜刀,对准女子的脚后根砍了下去。


尽管如此,但是最后这位幼儿辅导员女子还是被这位副厅长从幼儿辅导员“培养”成为正式级别的国家干部。   

    

七、最先从保姆中选拔培养女干部的官员是原山东省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

    

段义和把生于河北省馆陶县农村姑娘柳海平,先从保姆发展成情人,然后培养成济南市国土资源局机关党委干部,兼任局机关团总支副书记。而段义从床上“培养”女干部最为慷慨,提拔情人的同时,还把其情妇的父母由无业人员“照顾”为济南市的国家干部,并办理了退休手续,情妇的妹妹也成了济南市某机关的公务员。  

    

八、最善于创新培养女干部的官员是原广东省政协主席、党组书记陈绍基。

    

一位名叫李泳年轻貌美的电视台女主播自从与陈绍基上床以后,就被这位早过花甲之年的政协主席从床上培养到广东电视台新闻中心国家一级播音员、副监制,成为当家女主播。要知道电视台播音员也是有行政级别的,不仅是吃官饭的,而且是党的喉舌。


李泳本来拥有硕士学位,外貌姣好,在广东电视台,从播报新闻到主持专题节目,再到综艺节目,表现出众,成为王牌主播。素质高、相貌好、倍受观众青睐的“美女主播”,本来前途似锦,令人称羡!哪知她却甘愿做床上培养的女干部,以致身陷囹圄。李泳的生活轨迹留给人们几多反思。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亚美时政学堂
亚美时政学堂
Learn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