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人生开挂的人,都有窄门思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悍匪与巨富:香港风云四十年(下)】

2018-04-27 亚美时事学堂 亚美时事学堂


作者:戴老板


(接上期)

3


叶继欢1993年在旺角街头闻名天下之后,逃出港警的追捕潜回大陆。1996年5月13日,他与两名同伙带着大批枪械返回香港,此行的目的,就是应张子强的邀请,干一票大的。


张子强,1955年出生于爱吃狗肉的广西玉林,4岁时随父母逃港,住在贫穷拥挤的油麻地。他自小不爱读书,既不愿意在家里的凉茶铺帮忙,也不肯听从父亲安排去做裁缝,他只喜欢灯红酒绿的香港花花世界,混迹各类名人派对,这种高调爱现的性格,决定了他与前几代悍匪们截然不同的行事风格。

张子强和成龙,香港,1995年


1991年7月,张子强通过在安保押运公司当文员的妻子,获取了运钞车行驶路线和时间表,随后他跟两名同伙在启德机场抢劫了隶属他老婆公司的一辆运钞车,得到现金高达1.7亿港元。但到了9月份,张子强就被警方逮捕,被判18年。可惜的是,通过花重金聘请律师上诉,1995年他被当庭释放,警察局反而倒赔他800万。

张子强和DA199牌照兰博基尼,香港,1995年


在“蒙冤入狱”过程中,张子强在监狱中认识了叶继欢的手下陈智华,并托陈智华给叶继欢带话,提出共同合作绑架李嘉诚儿子李泽钜。本来在广东老家安稳度日的叶继欢欣然应允,在1996年5月13日,和陈智华等人携带大批枪支弹药,在香港西环偷渡登岸,却不凑巧,遭遇到三名正在巡逻的警察,双方猛烈交火。

重伤被捕的叶继欢,香港西环,1996年


可能是久疏战阵,叶继欢在枪战中被子弹击中下身,陈智华仓皇逃跑,留下重伤的老大被逮捕,第四代悍匪代表人物就此谢幕。在得到陈智华的报告后,张子强并没有对绑票计划喊停,他继续观察李泽钜的每日行程,发现并无异常,于是在叶继欢被捕的第10天,张子强决定动手。


绑架的过程异常简单。张子强团伙在李泽钜每日返回寿臣山道豪宅的途中设下埋伏,用前后两部车把李泽钜堵在狭窄山道中间,然后用枪胁迫他们下车,将首富的儿子塞进自己的车便扬长而去。后续的剧情便广为人知:张子强单枪匹马登门索要赎金,李嘉诚豪爽支付10.38亿港币,换回了儿子。


此役令张子强荣誉“世纪悍匪”之称,10.38亿的赎金在全球历史上恐怕也绝无仅有。成为亿万富翁的张子强,本可以就此收手,但他显然不忘初心继续前行,在一年后重施故技,绑架了新鸿基地产的主席郭炳湘,并成功索要了6亿港币赎金。至此,香港四大家族已经向张子强贡献了16亿港币。


喋血街头的前几代悍匪,除了经常“光顾”郑裕彤旗下的周大福之外,极少干扰顶级巨富们的发财生意。张子强在一年时间内,洗劫了四大家族中的两家,斩获16亿港币,是80-90年代几代悍匪所获总和的10倍,这让无数罪犯大呼开眼。但在普通人眼里遥不可及的16亿,对四大家族来说,却只能算是个小小数字。


在悍匪巨盗为那点儿金银手表而冲锋街头的那些年,地产巨富们显然也没闲着,他们在做更大的生意。


4


第一代悍匪吴建东抢劫宝生银行运钞车的1984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这一年的十二月,中英两国经过长达22轮的艰苦谈判,终于签署了安排香港回归的《联合声明》,也正是在十二月,香港楼市见底。


如前文所述,在1984年之前,香港楼市经历了两个周期顶峰:1972年(四大家族的地产公司集体上市)和1981年(长江实业和新鸿基兑现巨额利润,恒基兆业上市)。1982年撒切尔访华,拉开了中英谈判的序幕,由于香港前途不明,楼市急剧下跌。在这个过程中,李嘉诚们继续利用“反周期”玩法,低价购买土地和物业。


到了1984年12月,香港归属明确,楼市开始反转。从1984年开始,到香港回归的1997年之间,香港楼市经历了三波明显的“升浪”。


第一次升浪(1985年-1989年):从《联合声明》落定开始,香港楼市回温明显,即使中间遭遇1987 年10 月全球股灾,楼市也很快企稳。同时由于过渡期的安排,香港成为国际资本进入大陆的重要跳板,海外资金大幅流入,推升了整体楼市上涨。

港岛俯瞰,香港,1986年


第二次升浪(1991年-1994年):1991年2月,海湾战争结束,内地的风波也逐渐平静,加上通胀高企,房价触底后急剧上涨,1991年全年香港房价上涨55%,1992年再涨30%,同时地王频出,地产商疯狂推高面粉价格,居民也抱着“细楼换大楼”的想法,积极参与买房炒房当中。

被拆毁前的九龙城寨,香港,1993年


第三次升浪(1995年-1997年):1994年港英政府通过干预,短暂地压制住了楼市的投机气氛,但到了1996年,房价再次飙升,一个排队轮购的筹价都能炒到130 多万。这次主升浪的高峰出现在1997 年6 月,香港带着历史高位的房价,迎来了回归祖国。

排队认筹新盘灏景湾的人群,香港,1997年


由上可见,从第一代悍匪抢劫中环表行的1984年,到第四代悍匪绑架郭炳湘的1997年,香港楼市经历了一波超级牛市,中间只有短暂的三次回调,主调就是香港永远涨。以地产为主业的四大家族,自然是赚的盆满钵满,10个亿对于长江实业、6个亿对于新鸿基来说,仅是半个楼盘的利润。


表面上看,李嘉诚和郭炳湘损失了真金白银,在与社会另一个极端的人的较量中暂落下风,但站在1997年的历史关口上,四大家族面前摆着的是史无前例的时代盛宴:急剧提升的政治地位、张开双臂的内地市场、即将进入超级牛市的中国房价。他们挥别了一个黄金时代,迎来了一个白金时代。


绑架完郭炳湘的张子强,似乎处于人生巅峰之上,他甚至上电视台宣讲他的“成功学”。但时代留给他的时间,以及给悍匪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1997年,一切将终结于1997年。


5


自小在香港长大的张子强, 显然没有感受过人民专政的铁拳,在回归后的前几个月,仍然肆无忌惮。1998年1月,他在香港新界北区搞了800公斤炸药被港警发现,为了躲避搜捕,他潜逃至广东,自以为安全。但他不知道的是,曾经在深圳抓捕悍匪冯伟汉的广东公安,已经盯上了张子强。


1998年1月25日,张子强和同伙胡济舒两人前往江门,在珠海开往江门的外海大桥的一个检查站,被手持冲锋枪的特警抓获。抓捕的地点是经过精心安排的,汽车在大桥上,只有前后两个方向可走,逃跑路线被锁死,前后一堵插翅难逃。这种方法在2015年抓捕总舵主的过程中也用过。


审判中的张子强,广州,1998年


张子强虽然被捕,但在哪里受审却非常微妙。由于种种原因,悍匪在香港享受的待遇远胜于内地。例如,张子强在启德机场案中让港警倒赔800万,叶继欢等杀人如麻的悍匪,在香港也没判多少年。因此,聪明的张子强向香港政府要求引渡,但跟在深圳被捕,移交香港的冯伟汉不同,香港政府直截了当地拒绝了张子强的请求。


1997年回归之后,香港的管理,逐渐向大资本家大财阀阶层倾斜,内地给香港的众多大礼包,主要受益者也是香港的巨富阶层。“四大家族”未必站在最前台,但影响力跟港英政府时相比,不可同日而语。因此,得罪了四家财阀中两家的张子强,在外海大桥上被抓的那一刻,命运已经被确定。


1998年11月12日,张子强被判死刑,没收财产人民币6.6亿。12月6日,张子强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从判决到行刑,用了不到一个月。

执行枪决前的张子强,广州,1998年


在张子强之后,第五代悍匪“高佬雄”季炳雄在回归之后仍然活跃了一段时间。他是历代悍匪中“职业生涯”最长的,最早的犯罪记录可以追溯到1984年。在回归后,他在1998年抢了两次珠宝行,此后便一直隐匿,直到2001年在街头枪击三名盘问他的便衣,才再次进入警方视野。


2003年 ,香港警方在油麻地发现季炳雄踪迹,随即调集特警围剿,终于将最后一位悍匪逮捕归案。事实上,在进入到2000年之后,香港治安大为改善,每年发生的枪械抢劫案,基本都在个位数,日趋减少的态势非常明显,季炳雄的最后几年,几乎在唱独角戏,他的归案,也正式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

吴建东、陈虎矩、叶继欢、张子强、季炳雄,这五代贼王,以及他们所代表的无数悍匪,纵横香港20年,自此全部谢幕退出历史舞台。昔日血腥的街道、码头、商铺、深巷等,慢慢地有了新的名字:李家的城。属于地产巨富们的狂欢时代终于到来。


6


香港公认拍警匪片最好的两位导演,分别是杜琪峰和刘伟强,曾经拍过经典无数。不过他们两位最近的担纲导演的电影,前者是《天师捉妖》,后者是《建军大业》。


虽然老同志拿不出新作品来,但不代表“悍匪片”自此走向终结。近年来,香港银幕上从来不缺警匪片,吴彦祖古天乐甚至刘德华还在饰演着各类犯罪角色。但在这些年上映的影片中,最让人胆寒的悍匪角色,却来自一部叫做《维多利亚壹号》的电影。

在这部血腥无比的电影中,何超仪扮演的女杀手,潜入一座高档住宅楼,从门口瞌睡的保安开始杀起,陆续把清洁工、家庭主妇、夜归的男主人、嘿咻中的小青年、呆傻的毒贩、敲门的警察等统统杀掉,制造了11尸12命的惊天大案。


所有这些,仅仅为了让自己看中的房子变成凶宅,逼房东降价出售 —— 这就是香港荧屏上新一代的悍匪。


在电影之外的香港,地产巨富们利用无比强大的资本,逐步控制了物流、金融、电力、码头、电信等所有具备“坐地收租”特性的产业。而在他们擅长的房地产行业,则继续玩着“限制土地供应,合谋推高地价”的游戏。在这种背景下,地产巨富们的资产,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飙升。


2017年4月19日,曾经恶满香江的叶继欢在狱中去世,媒体在做相关采访时,才发现他昔日的老板刘銮雄,一直以来都委托自己的基金会,拿钱贴补叶继欢在内地生活的妻女。据香港媒体称,叶继欢的女儿在刘銮雄的资助下,2010年考入了清华大学。


悍匪与巨富的恩怨情仇,早已随着滚滚红尘而消逝褪色,他们给时代的注释却永远深刻:匹夫之勇的抢劫,与利用制度的掠夺,本质可能类似,但所得却永远相差千倍万倍。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