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峰 亚美时事学堂

昨天晚上,薛蛮子就空姐滴滴遇害案发了张图。


我还以为这种lowB段子正常人都不会转呢!没想到粉丝1154万的大V,就传递这样的东西????


@网友:这就是那个涉嫌嫖娼和聚众淫乱的薛蛮子吗!?


2013年8月下旬,北京警方根据群众举报线索,采取连续行动。在北京市朝阳区安慧北里居民楼内发现多个涉嫌卖淫嫖娼的场所,先后控制了27名违法犯罪嫌疑人。其中包括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年男子薛某某。在审讯中,男子供述他是网络大V“薛蛮子”。警方进一步调查显示,他不仅涉嫌嫖娼,还涉嫌聚众淫乱。

  

据北京日报报道,在网上,“薛蛮子”是拥有1200余万粉丝的知名“大V”,他的微博经常一条就被转发数百上千次。但在网下,他又以“老顽童”、“郎哥”的称号,经常出入卖淫女们的出租房,甚至被卖淫女爆出经常拖欠嫖资。

延伸阅读

薛蛮子嫖娼被抓现行记



“我是美国人!”

扫黄行动中落网 “小姐”方知其身份

    

2013年8月23日,接到群众举报后,民警在安慧北里一个老旧小区的出租房内,堵住了一名白发男子和一名年轻女子。男子穿一件粉色衬衣,白头发、白胡子的外貌特征很扎眼。出租房内陈设简单,看上去十分简陋。

    

民警亮明身份后刚进屋,这名男子立即表示:“我是外国人!”态度比较蛮横。“我给我律师打个电话。”他一直背对着民警。民警让其转过身来,他答道:“我为什么转过来?我有我的权利,我是美国人!”

    

在民警对这一男一女进行调查了解时,白头发的人自称查尔斯·薛,今年60岁,已经退休,住在顺义。“我们是好朋友,我跟她有性关系,今天花了1500块钱,是因为她脚崴了。我们认识有半年,朋友介绍的。”

    

但在另外一个房间内,被他称为“好朋友”的女子已经供认,这是他们之间第三次卖淫嫖娼了。民警在屋内的垃圾桶内发现了避孕套,1500元嫖资就放在客厅的桌子上。

    

民警介绍,被带回大屯派出所接受调查后,这名男子开始满嘴英文,不和民警用中文对话,直到外事民警赶来,他才重新改用相比之下更为流利的中文说话。

    

经查,该男子就是微博上赫赫有名的“薛蛮子”,美籍华人,中文名为“薛必群”。

    

在随后的审查中,“薛蛮子”和女子张某都供认,自今年8月初,二人通过梁某(女,广西人)介绍建立联系,不到二十天的时间里,先后三次在梁某、张某暂住地进行卖淫嫖娼活动。其中,前两次每次1000元,抓获当日嫖资为1500元。

    

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行动支队民警张晓光介绍,8月下旬以来,陆续有群众举报称,朝阳区安慧北里一带有人进行卖淫嫖娼活动,周围居民反映强烈。接报后,朝阳公安分局连续采取行动,在安慧北里一带打掉了多个卖淫嫖娼窝点,先后抓获27名(9男,18女)违法犯罪嫌疑人。

    

办案民警介绍,多名涉嫌向“薛蛮子”提供过性服务的女子交代,她们此前并不知道在这个圈子里颇有名气,绰号“老顽童”、“郎哥”的老顾客,就是在微博上大名鼎鼎的“大V”“薛蛮子”。有女子在交易后的聊天中曾经问其“你是哪里人?你姓什么?”“老顽童”不肯回答。


 “只有2000块,剩下的以后再说。”

前一天还曾聚众淫乱 被指拖欠嫖资

   

 在对行动中抓获的其他人员进行审查时,多名涉案人员指认,除张某外,“老顽童”还与数名在押的卖淫女存有卖淫嫖娼关系,并存在聚众淫乱行为。特别是自今年5月中旬以来,“老顽童”至少与10名以上卖淫女频繁接触,进行卖淫嫖娼、聚众淫乱活动。

    

审查阶段,民警拿出一张纸,上面有9张照片,让涉嫌卖淫的女子指认嫖娼嫌疑人,这些女孩一眼就认出了“老顽童”,毫不迟疑地指认出来。

    

据涉案人员柴某(女,26岁,陕西人)交代:其自今年5月中旬开始,先后介绍马某、王某、李某、邓某、吴某、徐某、李某某等人,多次与“老顽童”进行卖淫嫖娼活动。据涉案人员马某等人交代,就在8月22日,即“薛蛮子”因嫖娼被抓获的前一天下午,他还电话联系马某,要求其帮忙找几名卖淫女供其进行嫖娼活动。但马某嫌“老顽童”经常欠付嫖资,没有答应。


“老顽童”心有不甘,自己跑到马某住处,当面要求马某帮其找卖淫女,马某无奈之下找来四名卖淫女,“老顽童”就在马某住处与其中三名卖淫女进行了聚众淫乱活动。“临走时,他只给我2000元钱,说只有2000块,剩下的以后再说。”马某说。当天被叫来的另一个女孩说,“老顽童”曾让她从旁观看其嫖娼的过程。


审查中,涉案人员交代,“老顽童”挑选卖淫女的“眼光很高”,他喜欢在固定地点单独连续招嫖,或同时与多名卖淫女聚众淫乱。有时,他一天先后和好几名卖淫女发生性关系,有时甚至同时进行。

    

梁某某被抓获后交代,“老顽童”曾让她推荐几个条件不错的朋友。“我说有四五个,他就让我把女孩都叫过来,说他一会就到。”梁某某叫来了几个女孩,先后与“老顽童”发生了关系。“完事后,他又问我,还有没有小姑娘,你叫她们明天上我家还是我去她们家?”第二天,两个女孩分别提供完了性服务之后,“老顽童”再次询问还有没有小姑娘。这次,张某(8月23日和薛蛮子同时被抓的女子)被叫来,“薛蛮子”付给几人一共4000元钱。

    

涉案女性还交代,由于“老顽童”体貌特征明显、嫖娼活动频繁、有特殊性癖好并且经常拖欠嫖资,在卖淫女圈中有较高的知名度。


薛某某嫖娼被抓引发争议,那种不顾嫖娼事实本身、一概以阴谋论、迫害论为薛某某叫屈的声音,其实已经超越了法治本身的内涵。这似乎形成一个悖论,一方面追求法治规则,另一方面却以不规则的诉求埋怨规则。这种“受迫害情绪”,进一步延伸为,你说他造谣,他说你打压;你抓他嫖娼,他说你报复。


这是典型的一边反对法治双重标准,一边寻求双重的标准维护自己利益的迫害妄想心理。逾越法治的,不是抓嫖娼,而是嫖娼本身,以及为嫖娼行为“洗地”的盲从情绪。一个真正有法治追求、公平追求,骨子里真正讲社会责任、心灵里流淌着感化别人心灵“鸡汤”的人,对于嫖娼这样的事,别人下再大的套,也是不会轻易把脖子往里面伸的。

    晓峰 亚美时事学堂

    昨天晚上,薛蛮子就空姐滴滴遇害案发了张图。


    我还以为这种lowB段子正常人都不会转呢!没想到粉丝1154万的大V,就传递这样的东西????


    @网友:这就是那个涉嫌嫖娼和聚众淫乱的薛蛮子吗!?


    2013年8月下旬,北京警方根据群众举报线索,采取连续行动。在北京市朝阳区安慧北里居民楼内发现多个涉嫌卖淫嫖娼的场所,先后控制了27名违法犯罪嫌疑人。其中包括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年男子薛某某。在审讯中,男子供述他是网络大V“薛蛮子”。警方进一步调查显示,他不仅涉嫌嫖娼,还涉嫌聚众淫乱。

      

    据北京日报报道,在网上,“薛蛮子”是拥有1200余万粉丝的知名“大V”,他的微博经常一条就被转发数百上千次。但在网下,他又以“老顽童”、“郎哥”的称号,经常出入卖淫女们的出租房,甚至被卖淫女爆出经常拖欠嫖资。

    延伸阅读

    薛蛮子嫖娼被抓现行记



    “我是美国人!”

    扫黄行动中落网 “小姐”方知其身份

        

    2013年8月23日,接到群众举报后,民警在安慧北里一个老旧小区的出租房内,堵住了一名白发男子和一名年轻女子。男子穿一件粉色衬衣,白头发、白胡子的外貌特征很扎眼。出租房内陈设简单,看上去十分简陋。

        

    民警亮明身份后刚进屋,这名男子立即表示:“我是外国人!”态度比较蛮横。“我给我律师打个电话。”他一直背对着民警。民警让其转过身来,他答道:“我为什么转过来?我有我的权利,我是美国人!”

        

    在民警对这一男一女进行调查了解时,白头发的人自称查尔斯·薛,今年60岁,已经退休,住在顺义。“我们是好朋友,我跟她有性关系,今天花了1500块钱,是因为她脚崴了。我们认识有半年,朋友介绍的。”

        

    但在另外一个房间内,被他称为“好朋友”的女子已经供认,这是他们之间第三次卖淫嫖娼了。民警在屋内的垃圾桶内发现了避孕套,1500元嫖资就放在客厅的桌子上。

        

    民警介绍,被带回大屯派出所接受调查后,这名男子开始满嘴英文,不和民警用中文对话,直到外事民警赶来,他才重新改用相比之下更为流利的中文说话。

        

    经查,该男子就是微博上赫赫有名的“薛蛮子”,美籍华人,中文名为“薛必群”。

        

    在随后的审查中,“薛蛮子”和女子张某都供认,自今年8月初,二人通过梁某(女,广西人)介绍建立联系,不到二十天的时间里,先后三次在梁某、张某暂住地进行卖淫嫖娼活动。其中,前两次每次1000元,抓获当日嫖资为1500元。

        

    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行动支队民警张晓光介绍,8月下旬以来,陆续有群众举报称,朝阳区安慧北里一带有人进行卖淫嫖娼活动,周围居民反映强烈。接报后,朝阳公安分局连续采取行动,在安慧北里一带打掉了多个卖淫嫖娼窝点,先后抓获27名(9男,18女)违法犯罪嫌疑人。

        

    办案民警介绍,多名涉嫌向“薛蛮子”提供过性服务的女子交代,她们此前并不知道在这个圈子里颇有名气,绰号“老顽童”、“郎哥”的老顾客,就是在微博上大名鼎鼎的“大V”“薛蛮子”。有女子在交易后的聊天中曾经问其“你是哪里人?你姓什么?”“老顽童”不肯回答。


     “只有2000块,剩下的以后再说。”

    前一天还曾聚众淫乱 被指拖欠嫖资

       

     在对行动中抓获的其他人员进行审查时,多名涉案人员指认,除张某外,“老顽童”还与数名在押的卖淫女存有卖淫嫖娼关系,并存在聚众淫乱行为。特别是自今年5月中旬以来,“老顽童”至少与10名以上卖淫女频繁接触,进行卖淫嫖娼、聚众淫乱活动。

        

    审查阶段,民警拿出一张纸,上面有9张照片,让涉嫌卖淫的女子指认嫖娼嫌疑人,这些女孩一眼就认出了“老顽童”,毫不迟疑地指认出来。

        

    据涉案人员柴某(女,26岁,陕西人)交代:其自今年5月中旬开始,先后介绍马某、王某、李某、邓某、吴某、徐某、李某某等人,多次与“老顽童”进行卖淫嫖娼活动。据涉案人员马某等人交代,就在8月22日,即“薛蛮子”因嫖娼被抓获的前一天下午,他还电话联系马某,要求其帮忙找几名卖淫女供其进行嫖娼活动。但马某嫌“老顽童”经常欠付嫖资,没有答应。


    “老顽童”心有不甘,自己跑到马某住处,当面要求马某帮其找卖淫女,马某无奈之下找来四名卖淫女,“老顽童”就在马某住处与其中三名卖淫女进行了聚众淫乱活动。“临走时,他只给我2000元钱,说只有2000块,剩下的以后再说。”马某说。当天被叫来的另一个女孩说,“老顽童”曾让她从旁观看其嫖娼的过程。


    审查中,涉案人员交代,“老顽童”挑选卖淫女的“眼光很高”,他喜欢在固定地点单独连续招嫖,或同时与多名卖淫女聚众淫乱。有时,他一天先后和好几名卖淫女发生性关系,有时甚至同时进行。

        

    梁某某被抓获后交代,“老顽童”曾让她推荐几个条件不错的朋友。“我说有四五个,他就让我把女孩都叫过来,说他一会就到。”梁某某叫来了几个女孩,先后与“老顽童”发生了关系。“完事后,他又问我,还有没有小姑娘,你叫她们明天上我家还是我去她们家?”第二天,两个女孩分别提供完了性服务之后,“老顽童”再次询问还有没有小姑娘。这次,张某(8月23日和薛蛮子同时被抓的女子)被叫来,“薛蛮子”付给几人一共4000元钱。

        

    涉案女性还交代,由于“老顽童”体貌特征明显、嫖娼活动频繁、有特殊性癖好并且经常拖欠嫖资,在卖淫女圈中有较高的知名度。


    薛某某嫖娼被抓引发争议,那种不顾嫖娼事实本身、一概以阴谋论、迫害论为薛某某叫屈的声音,其实已经超越了法治本身的内涵。这似乎形成一个悖论,一方面追求法治规则,另一方面却以不规则的诉求埋怨规则。这种“受迫害情绪”,进一步延伸为,你说他造谣,他说你打压;你抓他嫖娼,他说你报复。


    这是典型的一边反对法治双重标准,一边寻求双重的标准维护自己利益的迫害妄想心理。逾越法治的,不是抓嫖娼,而是嫖娼本身,以及为嫖娼行为“洗地”的盲从情绪。一个真正有法治追求、公平追求,骨子里真正讲社会责任、心灵里流淌着感化别人心灵“鸡汤”的人,对于嫖娼这样的事,别人下再大的套,也是不会轻易把脖子往里面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