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现在开始,疫情结束倒计时!

武汉封城29日:统计口径又变了

今天,我被台湾彻底激怒了

新冠1870具尸体:他们是导演、医生、院士、前市长、画家、诗人、健美冠军…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终于知道你为啥pick他们九个了丨调查

2018-04-09 新京报Fun娱乐 新京报Fun娱乐

采写:新京报 张赫、豆包(媒体人)

新媒体编辑:吴奇函

图源网络


偶像养成类真人秀《偶像练习生》已于上周五收官,数千万粉丝在当晚通过直播“共襄盛举”。那天晚上,朋友圈里好多从不冒泡的人都在刷着屏…


最终个人练习生蔡徐坤以4764万的超高票数成为出道组合“Nine Percent”的“C位”,前20位练习生的总票数也超过了1.8亿。这个数字是难以想象的。追溯到2005年,选秀“鼻祖”《超级女声》的极盛时代,李宇春拿到冠军时的总票数也不过352万。



近两年,国内其实并不缺偶像养成类真人秀:《燃烧吧少年》《蜜蜂少女队》《天生是优我》……但这类节目大多都是卫视综艺,无论是收视率还是网络点击量都反响平平,最终推出的“限定组合”,微博粉丝也不过几十万。


相比之下,截止到目前总播放量超过28亿,微博话题高达136亿的《偶像练习生》无疑是大获成功的。



养成综艺众多,为何唯独《偶像练习生》可以成为“爆款”?数以千万计的粉丝究竟是为何不惜一掷千金pick该节目的选手?


为此,新京报记者采访了270位《偶像练习生》的观众,以及中国社科院新闻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副研究员、视频节目创新研发专家冷凇,“冷眼看电视”创始人杨智帆,博见传媒吴闻博等业内人士,从观众和综艺研究者的角度揭秘千万粉丝Pick《偶像练习生》的原因。


数据说话


ps:新京报记者通过问卷调查网站进行了为期一天的随机调查,共270人参与此次调查,女性占据98.89%,共267位,男性只有三位;其中,95后150位,90后108位,80后21位,00后11位。


我把问卷答案制成图表,供大家直观的参考~


  • 1.这个节目最好看的地方是哪里?


在【其他】这个选项中,大家填写的答案,大部分还是和节目中的嘉宾或者选手有关。比如有人是为了张艺兴去看,有人是为了pick(选择)自己喜欢的选手,也有人只是单纯的喜欢看选手间的互动~



  • 2.这个节目与其他养成类节目不同的地方在哪儿?



在【其他】这个选项里,有因为节目模式来的,大部分还是因为对选手感兴趣,觉得自己有参与感。



  • 3.节目哪些地方做得不好?



在【其他】的选项里,有人觉得这个节目资本运作太厉害、有人觉得这个节目黑料(抄袭、没有版权之类的消息)太多、也有人觉得从前几期就能判断出最后排名,没什么太大意思。



  • 4.为pick自己的选手花了多少钱?



因为是随机的观众调查,【1000-5000】和【1万以上】两个区间内并没有,5000-1万的有一位。大部分还是蛮理性,消费在500以下。



  • 5.以前是否关注同类型的偶像养成类综艺?




最受欢迎的练习生TOP10(有效票数共257票)


蔡徐坤  80

朱正廷  29

尤长靖  23

林彦俊  18

卜凡  15

小鬼  14

Justin  11

陈立农  10

范丞丞  9

王子异  9



通过以上结果,可以看出接受调查的这些观众,在看《偶像练习生》这个节目时,基本都有自己坚持看下去的理由,虽然她们也都觉得这个节目有缺陷,但并不阻碍她们为自己喜欢的人花一些小钱。


还有更多没有填写调查的节目死忠粉or某选手死忠粉的,投入的激情和精力让人瞠目结舌。


其实《偶像练习生》这档选秀综艺在播出之初,网络上是有不少冷嘲热讽的——不外乎是对练习生们的举止打扮颇有微词。


殊不知从第一集开始,节目组为选手们准备的人设剧本就已经开始运作了。(例如坤音四子,虽然他们最后未能进入前九,但热度绝对不低,至少他们的“贫民窟”故事,观众们都印象深刻)



“死忠粉们”奋力为偶像“刷数据”(包括官方投票、视频数据、社交媒体数据),而且进行了有组织有规模的后援会集资。这些资金将作为应援行动的物资支持,包括广告牌制作和投放、应援周边等等。甚至还有奋斗在节目基地、舞台和各大机场的粉丝代表,阵仗之大应该会令不少出道明星自愧不如吧。


了解过“饭圈”的人,其实能明白,《偶像练习生》的爆红,正是国内日趋成熟的粉丝市场与正在形成的本土偶像制造体系正式相遇的标志。


2017和2018连续两年为观众们贡献了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选秀节目:比如去年重启的《快乐男声》以及同期的《明日之子》,以前者为例来说,观众可以明显地感受到音乐并非选择标准,与十年前的超女快男相比,偶像气质、舞台魅力和粉丝人气成为了更重要的因素。


节目官博在节目结束后,发了一系列视频,持续引起粉丝们关注


如果说快男超女是第一代选秀真人秀,《中国达人秀》、《中国好声音》等高水平技艺比拼的选秀节目为第二代,我们姑且将偶像选秀称为第三代,因为“第三代”与以往的选秀节目相比,有非常明显的特征。


首先,节目核心不再是技能的比拼,而侧重于艺人养成。节目的剧本走向就是一群准艺人如何登上最终的舞台,这和粉丝经济的逻辑是一致的——让粉丝参与到偶像制作的过程中,投入精力和财力,使得粉丝和偶像之间存在着隐形的契约关系,使得两者的关系更加紧密。


并且,节目选手更加注意人设打造和“圈粉”策略。比如,《偶像练习生》中的舞台呈现并非是最重要的东西,也不会放很多镜头在选手技能的评点上,舞台的准备过程和选手舞台下的行为举止反而被投入了更多的精力——因为这些环节才是能够制造故事,通过镜头的剪辑塑造选手的性格,制造记忆点,甚至每一次的花絮都能对第二天的投票结果产生直接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粉丝总是喊话节目组公平分配镜头的原因。


节目里直观呈现了练习生们有多辛苦


而节目的导师已经完全由年轻人喜爱的当红/流量明星来担当:“快男超女”评委已经从当年的柯以敏到如今的陈粒。他们承担了两种作用,首先当然是为节目组吸粉,其次是配合节目组共同输出一种“偶像价值观”,即通过努力和自己的粉丝共同成长、共同实现梦想,不再过分强调天赋和履历,努力与梦想才是核心命题。


“越努力,越幸运”


综艺研究者谈《偶练》


新京报:为什么《偶像练习生》会火?

杨智帆“冷眼看电视”创始人首先,这个节目能看到练习生从菜鸟到偶像的一个养成过程,通过分组激发大家的训练和练习。但在《天生是优我》等节目中,这个过程就被弱化了。其次,我觉得也是大环境到了,无论是节目制作实力、粉丝、资本层面、艺人经纪等,都达到要求了。还有《偶练》可以让粉丝直接投票参与,这跟当年“超女”时代的短信是一个道理,有强参与感;再加上现在的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偶练》成功其实是一种必然。

 

冷凇中国社科院新闻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副研究员、视频节目创新研发专家

首先《偶练》在选秀门槛上做到了全新升级。传统选秀节目纯素人偏多,一些选手是零基础,另一个极端有天生资质。但《偶练》的选手更多是有经验的、正在提升过程中的签约艺人,本身已经是千里挑一,自然在表演精彩性上更胜一筹,而随着消费升级所带动的欣赏升级,观众对于素人选手的要求也更高。


其次,过去养成综艺在养成、成长,从心路历程到实战,以及细致化的指导上,展现的不够,更多是秀某一个人的才艺,并没有把“人”的培养放到最重要的位置。《偶练》做到了真诚孵化、真实情感、真实对抗,这还是其他选秀真人秀没有达到的。


其三,这个节目也切中了综艺大势,即魅力男性节目的崛起。目前女性观众更愿意欣赏高颜值男性,因此《偶练》在魅力男性的塑造上,也并非其他大众非垂直选秀可以带来的。

 

9人男团出道

 


新京报:《偶像练习生》的火爆,是否会催生更多养成类真人秀?

杨智帆:选秀其实是一个经久不衰的综艺品类,也需要不断有新鲜的血液加入。接下来腾讯的《创造101》,优酷也有养成综艺,芒果TV应该还会继续有快男吧。这些节目其实就是在承担这样的功能。但可以基本确认的是,选秀已经彻底转移到了互联网。

 

冷凇:选秀节目其实经历了一个转变过程:从大众选择到垂直性,从“零门槛”、“零限制”,到“有门槛”、“有限制”的高端艺人的选秀。这其实是一个趋势。但未来这类节目的创作也需要高度关注主管部门的要求。实际上,电视端的选秀一直是加以管控的。若未来网络平台和电视平台的审查标准趋于一致,那么选秀类的管理和要求也将越来越高。


腾讯的《创造101》也在进行中

 

新京报:部分粉丝认为《偶像练习生》的剪辑和拍摄仍存在问题,在专业角度,国内养成综艺的剪辑是否尚未成熟?

 

吴闻博(博见传媒)只要是素人,剪辑必然会有偏差,例如偏向人气选手。因为节目只有聚焦一些内容,才能让观众知道看什么。如果对于每个选手都是平均剪辑,那观众看完节目也不会记住任何一个选手。


其次像”公布排名就占用一期节目“,从节目角度来讲,这只是流程中的重要一环。就像《歌手》总是用很长时间来公布排名一样。虽然有些观众觉得这是”废戏“,但这却是一个必要的呈现节目效果的技巧。

 

冷凇:我个人认为,剪辑本身就是一个主观的客观创作。无论是卫视综艺还是网综,都是”选择的艺术“。剪辑师就是第二个总导演,他有权利在1000:1的海量素材中选择使用哪些。而最后观众喜不喜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从《偶练》来说,我觉得这种比较”自由放任“的剪辑方式,其实是值得推崇的。因为它代表了电视节目”后期指导前期“、”后期提炼前期“的一种创新工业化生产趋势。当然,如果未来节目组能够给不同喜好的观众,做出不同剪辑的版本,例如你只喜欢看孵化过程,那你可以忽略掉宣布排名的过程,我觉得也不成问题。




输入以下关键词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华晨宇丨周笔畅丨吴亦凡丨杨幂丨邓超丨蔡康永蒋欣丨陈妍希丨胡霍cp丨张天爱丨许魏洲丨满江黄景瑜丨孙红雷丨黄轩丨白敬亭丨宋 茜丨吴奇隆丨TFboys丨李宇春丨刘诗诗丨袁姗姗丨俞飞鸿丨易烊千玺丨金晨丨唐嫣丨江疏影 丨钟汉良丨SNH48丨吴优丨彭于晏丨井柏然丨陈伟霆丨冯绍峰丨朱茵丨刘烨丨杨洋丨赵雅芝丨张一山丨大张伟丨范伟丨罗晋丨 Angelababy丨马思纯丨陈学冬丨徐璐丨赵丽颖丨王鸥丨舒畅丨李荣浩丨张艺兴丨关晓彤



本文为新京报Fun娱乐(ID:yuleyidian)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