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美贸易战不打了!逐条解读中美联合声明,内涵相当丰富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忧蓝之吻》中文版(第24章)

NBA深圳表演赛门票今早全卖光

洪水文淆之吃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好姑娘不需要在爱情里委屈求全

2016-11-10 十年后 十年后




图|来源于网络


[1]


飞机上的苏熙睡得很不安稳。

 

法国飞中国要近12个小时,苏熙昨夜几乎一夜没睡,从上飞机以后便瘫到椅上,她需要好的睡眠,却一次又一次被干扰。

 

“先生,您的咖啡喝完了,请问还需要续一杯吗?”

 

又来了!今天的空乘员真是热情的过分,每十分钟出现一次的频率,其敬业程度简直让人感动得痛哭流涕。

 

可偏偏空姐是在她身边聒噪。

 

苏熙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依然不愿意睁开双眼,缩缩脑袋将头埋进毛茸茸又软又绵的枕垫,这是出门前专门带上飞机只为了让自己睡得更好。

 

“先生,请问您还有什么需求?”

“先生,您的咖啡不够热了,我帮您换一杯可以吗?”

“先生……”

一个来了接一个,没完没了,真是够了!

 

这些女人难道不懂矜持为何物?她真是佩服身边这个男人的耐性,竟然被人这样骚扰都巍然不动,只字不说。

 

又过一个小时,苏熙终于忍无可忍,翻起身一把掀开身上的毛毯。她迅速扫了身边一眼,扰人睡眠的空乘小姐无疑是美丽的,杏眸翘鼻,特别是为了更好的诱惑男人而微微嘟起的性感的红唇,如果她是男人,恐怕也很难抵挡其诱惑。

 


苏熙凑过去将手占有性的揽上男人的胳膊,用不太高兴的语气说道:“亲爱的,这里真的好吵,我睡觉都睡不着了。”

 

身边的男人有着一张英俊不凡的脸,睫毛很长,像一把扇子惹人嫉妒,薄唇微抿,长得空前绝艳,兼之一身高贵不凡的气度。也怪不得这些空姐会变成花蝴蝶一样,不停地在周围飞来飞去。

 

可是那又怎样?男人帅能当饭吃吗?


明显不能。


苏熙不知道男人会不会配合她,但空乘小姐却惊呆了,显然受到的打击不小。“你,你们……”她神情微愕,漂亮可爱的脸上写满了不信,“怎么可能?”



[2]


由始至终,男人都没有说一个字。他凤眸微眯,在苏熙将手挽住他开始,便转头看向苏熙。


不知为何,在他锐利的目光之下,苏熙忽然感觉到一阵压力。明明他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真是见鬼了!


到这时苏熙才看清楚,这个男人侧脸已经足够俯视众生,没想到正面居然这样惨绝人寰,皮肤这样好,一个男人长成这样,真是不给其他的任何人留活路。

 

“看够了吗?看够了就放手。”傅越泽眉头微皱,语气略显不悦。所有认识他的人都知道,除非经他允许,否则他不喜欢被任何人随意触碰。

 

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还在他看文件看到最重要部分的时候靠上来,女人搭讪他的方法不下百种,眼前的女人长得还不错,如果是在平时,他或许就顺水推舟,但现在,他一点兴趣也没有。

 

“你,告诉你们机长,如果再有人过来打扰,等着全部被解雇。”未等苏熙有下一步的动作,他面无表情的转头,出口的话极为冷酷。

 

美丽主动的空乘小姐还未及高兴便收获晴天霹雳一枚,浑身一僵,嘴唇发白,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再愚蠢的大脑此刻也知道惹到不该惹的人。

 

识时务为俊杰,她不傻,只是被美色冲昏头,与男色相比,还是工作重要,没两秒钟,空乘小姐便转身走得不见踪影了。

 


苏熙愕然的看着这一切,原以为这个男人只是个纸老虎,没想到这才是真正的隐藏甚深的大boss!


“还不放手?”

 

想得太投入,男人冷冰冰的话从耳边传来,苏熙受惊一样抽出自己的双手,“对不起,我……”


“不用解释,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告诉你,安安分分的待在你的座位上,我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

 

谁知道话就说了没几个字,竟然被抢白,被抢白就算了,他竟然这么自恋又狂妄!

“说得好像我对你有兴趣一样,自恋狂!”

 

说罢,苏熙重重躺回她的椅子,侧身背对他,以行动表明自己的立场。实际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她狠狠的将软垫猛揉几下,被人当成故意搭讪的花痴,真是郁猝得想吐血!


将半颗脑袋埋进软垫的苏熙却不会知道,在她做出那样的声明之后,傅越泽有些微的诧异,感兴趣的神色从锐利的双眸中一闪而过。

 

飞机落地,苏熙在空乘员轻唤声下,才悠悠转醒,转眸一看,身边的座位早已经空了。


这一觉睡得极好,她只有在没睡饱的时候才会显得有些暴躁,现在自然把脾气再度被压到骨子底下。原地站起,深吸一口气,对苏熙来说,从法国回A城,无疑是一场看不见的硝烟弥漫的战役!

 

虽然这两年被苏家扔在国外不闻不问,但毕竟苏家的面子要顾及,早早有人候在机厅。苏熙随着这个长相年轻,面目肃然的男子走到停车处,他接过苏熙的行李箱,为苏熙打开车子后座。

 

车后座还坐了个男人,苏熙站着他坐着,被车挡着,苏熙只能看到他裎亮的皮鞋,一双腿包裹在西装裤下又长又直。



[3]


“对不起,我不习惯和别人同坐一辆车。”苏熙当即皱眉。

 

其实在法国两年,什么娇气都磨平了,恐怕说出去都没人信,她苏熙竟然连十人以上的大通铺都睡过,也曾随性的在下雪的冬夜坐在长廊上看屋外银装素裹。

 

可飞机落地,国内的空气让她莫名的烦躁,心沉沉的好像有一颗大石头堵那里一样,说不出的难受。所以她现在的脾气不自觉得就变差,人也像两年前那样挑剔起来。

 

车里的人没有反应,苏熙也没指望别人听到她的话后会有什么反应。她现在已今非昔比,人轻言微。于是她提着行李掉头就走。

 

这两年她都在法国念书,大二刚念完,明年大三,她本没想过回国,若非这次她的爸爸亲自打电话,她绝不会回来。

 

“不上车你还要去哪里?”




苏熙没走几步,就被人从后握住手腕,力道很重,一阵生疼。


苏熙转头,看到她此生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他颀长的身子的阳光下显得格外挺拔,俊美的五官比两年前的青涩更加成熟,眉头微微隆起,抿着的唇不怒而威。

 

“你有什么资格管我?”苏熙强抑下心中的惊怒,怎么也没想到在车里的人会是他。当年,就是这个人,毫不留情的给她一巴掌,如今见他,她心中涌起浓浓的恨意,包裹她的心脏,灼烧她的灵魂。


苏熙一把甩开他的手:“滚,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年司曜皱眉看苏熙,他如冰削一般的薄唇微微一抿。


“像什么不用你管!”苏熙拖着行李就走。

 

“我都已经来了这里,你以为我会让你走?”他再次攫住苏熙的手腕,“你一点都没有变。没想到过了两年,你还是这么任性,一意孤行。”声音隐忍,说不出是失望还是不屑。


只是他的一切现在已经不能再将苏熙刺伤。苏熙扭了扭自己的手腕,他抓得太牢,生怕她跑了一样。

 

“再说一次……”苏熙看着他冷冽的双眼,这双眼睛,也曾满是爱意的宠溺的看过她,而如今,苏熙闭了闭双眼。爸爸说,她必须回来参加年司曜和苏悦儿的订婚宴。

“放手!还有,我做什么事情,是什么样子,不!用!你!管!”

 

苏熙再次挣脱年司曜。她无法平静,没办法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做到淡然。她曾经那么爱他,从小到大,他宠她,包容她,她依赖他,离不开他。

 

而他,亲手给了她一巴掌!

 


是他!不是其他任何人!是年司曜!她最深爱的人!她做梦也没想到他会那样做。

 

“苏熙,这恐怕由不得你。”年司曜走两步,挡在苏熙面前,“悦儿和伯父已经在家里等你。”


“别在我的面前提苏悦儿这个贱人!”苏熙自从接了爸爸的电话订了返航机票以后一直压抑的情绪猛的爆发了,她一把推开了年司曜,恶狠狠的看他,“在你眼里,她是天使,她是女神,但是在我眼里,她永远都是个……野种!”


看年司曜隐忍的双眼中开始闪现怒火,苏熙嘴角勾出一抹轻蔑的笑意,“我说她,你舍不得了?难怪当年你要因为她把我送到法国。”

 

年司曜一张俊脸紧绷着,此时已是怒到极点,冷声道:“苏熙,你怎么说我都行。但是,这不关悦儿的事。当初要不是……”说着,他已是说不下去,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忍耐两字。


苏熙嗤笑了一声,什么也没说,就当自己过去瞎了眼。


(未完待续)



-END-

点击下方“阅读全文”好姑娘不需要在爱情里委屈求全,时间总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