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孟晚舟被判了!

马云背后的大老虎,首次现身!全球震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旅行美文|《在银城寻找鹰洋》——毕淑敏

2017-09-17 恒众新媒体 恒众国际 恒众国际

有一些高跟鞋走不到的路,有一些喷着香水闻不到的空气,有一些在写字楼里永远看不到的风景。一本书带你深度探访中南美洲腹地,身未动,心已远。沿着旧地图,走不到新大陆,毕淑敏带你走出自助旅行新路线:“世界最美岛屿”加拉帕戈斯群岛,“热带雾林王冠上的宝石”哥斯达黎加,蒙特维德雾林,古印第安人的太阳、月亮金字塔与亡灵大道,全球银饰之都塔斯科,切·格瓦拉故居……太多秘密,等你探索,太多奇迹,等你发现。

本周推荐的是毕淑敏的最新游记《美洲小宇宙》中的一篇,透过她细腻的目光,希望大家能够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南美。

在银城寻找鹰洋

我们要去墨西哥银城。银城的大名叫作塔斯科。1751年法国人在此发现了品位很高的银矿,各家纷纷拥来开采,此地遂聚集成独特的山地小镇。

从墨西哥城出发,须坐3小时汽车,方到塔斯科。我原以为是个如重庆那样舒缓的山城,其实要陡峭险峻很多,整个小镇如彩色装饰物挂在山崖边。汽车盘山而上,半山有块较大平地,建有一座教堂。半个世界走下来,看过很多教堂,除了个头材质不同外,基本上大同小异。但这个教堂,还是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它富丽堂皇金光灼灼。可能因为不差钱,奢华精美珠光宝气。再想想所有砖瓦石块、彩色玻璃加一应饰物,都是从那么险峻的山路上拖运而来,更令人惊叹。

如果把教堂比作一粒大银珠,那么围绕着这个中心,向四周辐射出大大小小宽窄不同的小街,如同迸射出的万道光芒。小街再分裂成无数胡同样的巷子,如同银丝嵌入山的褶皱。街道细窄,房屋色彩斑驳。恍然觉得这城如一株扎根银脉之上的奇花异草。每一朝向街面的屋子,都是银铺的档口。往里窥探,可见擦拭明亮的玻璃柜台,摆放着各家精心打制的银器,银光辉映,合谋着刺瞎你的双眼。

我问当地朋友,这巷子里拢共有多少家银铺?

当地朋友说,有3000多家吧,据说有1万名银匠,天天在此敲敲打打。

天!人们常说价值连城,好像城不怎么值钱。但这座城的价值,怕是天文数字。

我说,这么多银铺,那么此地银矿的储量一定很大。

朋友说,此地银矿的储量,目前大致是零。

我受了惊吓,急问,此话怎讲?

朋友说,连续开采了200多年,塔斯科目前银矿脉已经枯竭,灯尽油干。

我说,我下过煤矿、铁矿、锡矿、镍矿、金矿、钻石矿……还真没下到过银矿,很想借此一游看看。谁承想到了号称银城的地方,银矿已成遗迹。

朋友说,有个地方还有矿坑遗址,咱们去试试运气。她领着我走进一家前店后厂的铺子,说这家买卖就开在原来的矿床上,店铺还连着当年修建的坑道。

很高兴能有机会看看鹰洋老巢。不料好说歹说,银铺老板就是死不应允。说是矿井已停产多年,无人检修,坑道里很不安全,不敢贸然放人进去参观。最后磨破了嘴皮,总算网开一面,应允我们到被铁栅栏封起来的巷道口瞅几眼。矿洞有一人半多高,洞顶和洞壁都是粗粝岩石,龇牙咧嘴地切入山的胸膛。巷道幽深曲折,深不见底,似有惨惨阴风自地心深处吹拂而来。

说起这塔斯科也是命运多舛,历史上曾几度荣枯。有矿了,大家就一窝蜂地赶来开采。开采得久了,矿脉衰竭了,人们呼啦啦散去,小城便破败凋零。有人不甘就这样落荒而走,锲而不舍地在周围勘测,竟然又发现了新的矿脉。淘银的人又如嗜血牛虻,闻风而来,挖山不止,小镇便再度重生。之后矿脉又枯竭……折腾了几个来回,银矿终于彻底断根了。

你是说,现在银城底下,并没有银?我想再确认这难以接受的事实。

朋友说,正是。你看到满城银光灿烂,都是把别处的银子运到这里来加工的。

我说,这又何苦!此地距离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约190公里,又在1700多米的山上,为何要舍近求远?

朋友说,塔斯科当年除了开采银矿,也兴起过银器制造业。地下的银矿脉没有了,但地上的制银技术并没有随之消失。20世纪20年代,有位美国作家在此开了家手工作坊,敲敲打打生产银器。银器运到美国去卖,没想到大受欢迎。塔斯科渐渐成为著名的银器制造集散地,也是现今世界银饰设计中心,银城就此得名,再创辉煌。

到了银城,哪里能空手而归。女伴们一时如水银泻地,各自钻入银店,再不见踪影。我因记挂着鹰洋的事,拉着当地朋友,进了一家专卖银币的铺子。老板是个红脸膛的汉子,面扁眼大,或许有印第安血统。

我对朋友说,问问他可有在中国流通过的银币。

老板很认真地听完朋友的转述后,说,我这里卖的都是新币、纪念币、艺术币……您说的那种在市场上使用过的钱币,要到旧货摊上去买。

我不甘心,又问,您的新币可有这样式?

红脸膛老板迟疑了一下,说,那种币实在太普通了,我这里没有。如果你一定要买,类似的铸有鹰的艺术币,大约要600美元。

我快速换算了一下,3000多元人民币。在中国买,似不要这许多钱。我不敢说他是漫天要价,也许这是一种独特的艺术币。不过我实在不想要一枚新币,希望买一枚在中国饱经沧桑的鹰洋。我发觉自己到墨西哥找鹰洋是一个错误,此事还得回中国去办。

老板见我要走,笑着挽留,说,这儿不但有银币,还有很多银制的当地首饰,成色很足,设计都是最新颖的,您不妨再看看。

这店装潢不错,冷气充足。正是午后,8月的墨西哥高原,太阳像闻名于世的魔鬼辣椒一样红艳灼热。此刻出去,同伴们都在各店狂扫银饰,我若进店,定会被拉住,被要求回答“你看这个样式我戴好不好看?”“你觉得这个好呢,还是刚才的那款好呢?”。

我倒不是怕负责任,只是女人家买东西,彼此看法大相径庭。我于珠宝完全外行,给人支错了着儿落埋怨,自己也于心不忍。不妨在这有冷气的银店里,和老板聊聊天。可人家到底是生意人,咱还是得买点东西才说得过去。我说,想给朋友带点有特色的银饰回去,您觉得哪种好?

老板满面红光,看来开张有望。他说,您打算买什么价位的礼物呢?

我说,别太贵,但也不能太简陋。一是要好看,二是要有特色。

对于送礼这件事,我一向认为礼物不要给人以太大的恩泽,足以表达一定的暖意即可。

红脸膛老板郑重其事可劲点头,表示深刻明了我的意思,领我到一个玻璃柜前,说,那就多买几个手镯吧。大的小的,都买上几个。红的绿的,也都买上几个。

手镯的造型是一条盘曲的银蛇,造型夸张。蛇身银光闪闪,宽松地盘绕几圈。手镯大小不同,盘绕的圈数也有所不同。小的绕三圈,大的绕两圈半。这个设计能想明白,假设银的用量相同,圈口的直径不同,就只能在圈数上找补了。手镯在靠近手臂远心端处,是翻翘的蛇尾。在近心端的位置,是昂起的蛇头,呈现出强烈动感,让你觉得它会腾空。蛇身刻有羽状图案,蛇头镶嵌不同颜色的宝石,散射诡谲光斑。老板很贴心地无声点了一下价位,果然并不很贵。根据钱数,我判断镶嵌物不是真宝石,而是比较通透的玻璃制品。

手镯挺俏皮,但我迟疑,说,女子在自己手腕上盘绕一条蛇,好看吗?怕吓着人呢。

红脸膛老板做出非常吃惊的夸张表情说,这可不是普通的蛇,是我们墨西哥人最尊崇的羽蛇神啊!说着,扫了一眼店内并无别的客人,就打开了话匣子。羽蛇神名字叫库库尔坎,每年的雨季都拜托他了,他不单带来雨水,还主管播种、收获、五谷丰登……

我心里想,中国的白蛇精是女性,但此地羽蛇神却是男性。看他管这么多的事,的确需要更强的体力。

……天上的星星也在他的管辖之下,他还发明了书籍、历法。他也管着墨西哥人的饭碗,更准确地说是主管玉米的生长和收获。最重要的是,羽蛇神还代表死亡和重生,是墨西哥人的保护神。老板侃侃而谈。

我心想,果不其然,羽蛇神责任重大,把中国玉皇大帝加上阎王爷的担子都一肩挑了。想起之前看过资料里说,墨西哥土著尊崇的羽蛇神,与咱中国人发明的首席神祇——牛头鹿角蛇身鱼鳞鹰爪长须擅长腾云驾雾的龙,很有几分相似。最主要的是,它们的工作领域都和司雨司水有关。有一未经证实的说法——远古时期有一些中土人远涉重洋抵达美洲大陆,把龙的形象也带过去了,龙王爷就慢慢演变成了今天的羽蛇神。


呼唤是有效的。在老板的力荐下,我决定让朋友们用实物比较一下羽蛇神和龙可有神似形似之处,便说,我想多买几枚羽蛇神手镯,请帮忙挑一挑。

老板很熟练地帮我挑选银器,补充说,多选绿色宝石的。

我说,为什么?以我的想法,是各种颜色镶嵌玻璃的都选一些。朋友们的性格不同,喜欢的颜色也会有差异。

老板说,真正的羽蛇神全身覆盖的羽毛,正是绿色。现在这些不同的颜色,是后来为了美观生造出来的。你要带回中国,当然是绿色的蛇头更原汁原味。

“原汁原味”打动了我,于是便多选绿色。此刻放在一起看似有重复之嫌,回国后送给不同的人,就不会撞车了。

红脸膛老板接着说,当年羽蛇神当大王时,墨西哥人的生活很好。他手下还有玉米神、花神、雨神、水神这些大将,辅佐他让天地风调雨顺。这就惹恼了三位恶神——战神、黑暗之神和妖神,他们处心积虑要来搞破坏。

对前两位恶神的命名,我没异议,但第三位恶神令人费解。妖就是妖,怎么也能归入神界?

老板兀自有声有色地讲下去。

黑暗之神拎着一个药罐子,假装医生,来到羽蛇神的王宫前。他对卫兵们说,我掐指一算,羽蛇神病了,请快去禀告,我带来了神药。

羽蛇神还真是病了,卧床不起。假医生说,我的药很灵的,羽蛇神您喝了它,病马上就会好了。

羽蛇神并不生疑,一仰头就把黑暗之神带来的药喝下。红脸膛老板说到这里,问我,你觉得后果会怎样?

我心想着黑暗之神肯定阴谋得逞了,就说,羽蛇神病得更重了。

红脸膛老板说,没想到立见奇效,羽蛇神的精神大有好转。

我心想这外国神祇的生理状况和中国路数真是有所不同,便虚心倾听,不敢再妄加揣测。

红脸膛老板继续说下去。黑暗之神就劝羽蛇神再喝。羽蛇神为了健康,喝了一杯又一杯。其实那药是酒神最新酿造的龙舌兰烈酒,不久,羽蛇神就被灌得神志不清,任由敌人摆布了。

红脸膛老板露出痛心疾首的神色。我却想或许这神话真的和中国有某种渊源。蛇怕酒,比如白素贞。只是她怕的是雄黄酒,墨西哥蛇神怕的是龙舌兰。也不知这雄黄酒和龙舌兰谁更厉害。

黑暗之神迷倒羽蛇神之后,又扮作一位英俊潇洒的印第安人,化名图威育来到威马克的宫殿前……

威马克是谁?连为我翻译的当地朋友也不知老板随口说出的这个名字是何来历。

哦,威马克是羽蛇神派往人间的国王,他有一位美丽的公主,公主偶然看到了黑暗之神变成的图威育,被他强健的肌肉吸引……相思成病。红脸膛老板说得津津有味。

听到这里,我头脑中的黑暗之神变成了一个健身房男教练的模样,并生出疑问:古代神话中会有这种充满性感的情节吗?

红脸膛老板不易察觉地环视了一下店内,确认没有新客人进来,继续讲他的民间故事。威马克国王召来了图威育。图威育说,小人一无所有,只有身体……黑暗之神又发动了战争……人们终于杀死了黑暗之神,但是他的尸体继续作孽,传染疾病……

故事层峦叠嶂,不过和羽蛇神有什么关系呢?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打断了他津津有味的述说。

哦,是这样的。羽蛇神看到国家闹成了这个样子,就把宫殿烧毁了,让田野荒芜,树木枯萎。走到大海边,乘着由蛇编成的筏子,羽蛇神回天上去了。红脸膛老板终于结束了他的故事。

我想象了一下羽蛇神的蛇筏,觉得那些蛇有了马和雪橇犬之能效。不过,羽蛇神不是会飞吗?为什么不腾云驾雾?为何这样劳苦?

刚开始我不明白老板为何不厌其烦地讲故事,后来发现描述是有效的。我一边听,一边不停地增加着购买羽蛇神手镯的数量,以至于老板不动声色地叫店员从后面库房补货。最大的效能是——当羽蛇神乘上蛇筏愁眉苦脸刚走,我的同伴们就寻到店里来了。此店的凉意让女友们血脉贲张地进入了扫货状态。

羽蛇神名字叫库库尔坎,他全身覆盖着绿色的羽毛,法力深厚。不但带来雨水,还主管播种、收获、五谷丰登,天上的星星也在他的管辖之下,他还发明了书籍和历法。羽蛇神还代表死亡和重生,是墨西哥人的保护神。

我在银城买了若干个羽蛇神手镯。临走时,我向老板致谢。老板笑眯眯地说,当你回到中国之后,会发觉你买得少了。

我说,您的故事让我买了这么多,实在不少啦!

现在,我的羽蛇神手镯已全部送光。一个朋友收到我寄去的包裹后,特地发了一张她手戴镯子的图片,微信我说,戴上手镯的那一瞬,若有清凉雨滴落在腕上……

红脸膛的印第安血统老板,您说得对。










中美洲的风情,绝不止一个银城。远古遗迹奇琴伊察、阳光海滩坎昆、热情四射哈瓦那......神秘的南美,等着您你亲自探寻。

点击图片

浪迹中美!


旅行顾问


华东区:陈先生159-0214-7323

华南区:关先生181-3879-6270

西南区:王小姐153-9043-8128

其他区:石小姐131-4638-5356


客服热线:400-0303-930


*以上行程仅供参考,具体行程以出团手册为准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