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失守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9月9日 下午 11:2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喊冤的高级法官

经济犯罪辩护园地 今天


"
老潘说,希望律师和旁听群众将所有案件信息公开,让全社会来进行评判,一定要还他清白。
"
喊冤的高级法官

2019年9月3日,原上海高院副院长潘福仁涉嫌受贿一案在南昌中院第二次开庭审理。

公诉指控潘福仁涉嫌收受七名行贿人共计805万元的贿赂,并出示了七名行贿人及潘福仁妻子、女婿等证言予以证明。潘福仁坚称自己无罪,并向法庭提出五点要求:1、要求案件进行庭审直播,接受社会监督;2、要求将其妻子郭新娣和女婿王恺的案件并案审理(三人分案审理,其妻由南昌中院下辖法院南昌市东湖区法院审理,其女婿由江西省弋阳县法院审理);3、要求证人出庭作证;4、要求南昌市检察院全院回避;5、要求法庭接受或转寄其对中纪委办案人员违法违纪行为的举报。
法庭均未准许,在此情形下,潘福仁表示法庭根本无法查清事实,仅进行形式审判,为表示对法庭的抗议,他将在庭审中保持沉默,放弃质证权、辩护权,并要求律师也不得发表意见。


不出庭的证人

在案共有七名行贿证人指证潘福仁受贿。据公诉方出示,诸位证人在卷有非常详细的书面证言,具体到时间地点人物对话等细节,证人笔录与潘妻子笔录完全对应,而潘本人在侦查阶段无有罪供述。

据庭审反映,该些证人证言有以下蹊跷:

1、在卷七名行贿人,仅有一名行贿人被追究刑事责任。该名行贿人的行贿金额为90万元及1000英镑。而本案另外三名行贿人,王信尧涉嫌行贿金额240万元,徐国明涉嫌行贿金额237万元,吕凤池涉嫌行贿金额108万元,但三人均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2、在卷证人证言均是通过限制人身自由的方式取得。据两位辩护人庭上陈述,其中证人王信尧被羁押了一百多天,吕凤池被羁押了九十九天,徐国明被羁押了二十多天。

3、多名证人翻证。潘妻子郭新娣已向其辩护律师及承办检察官、法官陈述其笔录系胁迫作出,完全不真实,她与老潘从未收受过他人大额财物,并主动申请在老潘的庭审中出庭作证;证人许强,是上海一名执业律师,在庭前给办案机关写了共十三封信件澄清其证言不实,并于庭前接受了法庭核证,称在办案机关所作证言不真实,系受到胁迫,由办案人员提供时间、金额清单,背诵作出;证人王信尧也在庭前主动到法院接受法庭核证,称其在卷笔录不真实,没有送过潘福仁钱财;证人李晨也为上海律师,曾由律所领导陪同找到辩护律师陶武平,称已向南昌中院院长邮寄了澄清其在检察机关所作证言不实的材料;证人徐国明身边的亲友也告知辩护律师,其证言不真实。


鉴于此,潘福仁坚决要求所有行贿证人出庭作证,接受法庭质询,并要求查看其妻子郭新娣的讯问录像。其一再表示,法庭应当全面核证质证、公正客观审理,查明案件事实。潘两位辩护律师,周泽律师与陶武平律师也多次表示,在卷仅有行贿证人及潘妻子的证言证实潘收受贿赂,在多名证人翻证的情况下,该些证人应当出庭接受控辩审三方询问,否则不应作为定案依据。
虽庭审实质化改革已进行了四年多时间,最高法也一再强调,要改变以往的“侦查中心主义”,以审判为中心,确保诉讼证据出示在法庭、案件事实查明在法庭,但遗憾的是,法庭最终仍然没能同意证人出庭,也未允许查看潘妻子郭新娣的审讯录像。
做了三十多年法院院长的潘福仁在庭上愤怒道:“法庭不应走形式,应该真开庭,以查明事实真相,取信于民,如果法院没有私心,怕什么?这已经不是在开庭,而是在演戏,在糊弄人。”


以命相搏的老法官

为了表示对法庭不允许证人出庭,不允许查看讯问录像的抗议,潘福仁拒绝发表质证意见,要求律师也不得发言,并声称将会以绝食抗议违法审判。

潘福仁的辩护人周泽律师说,老潘是他现今为止见到过的唯一一位在侦查期间零口供的官员。

这位已经六十八岁、快至古稀的老法官,被羁押期间,从上海转到安徽,再转到江西,至今已两年又六个月,一直声称自己无罪。他在庭审中多次要求法庭将案件进行网络直播,让律师、旁听群众将所有案件信息公开,并希望能邀请各级人大代表、新闻记者、律师前来旁听,让全社会对他的案件进行监督与评判。他坚信,在党领导下的司法机关一定会抱着对党负责、对人民负责、对法律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态度,纠正个别办案人员的错误,实事求是、依法公正地处理他的案件,他愿意接受全党、全国人民的检验。

老潘对自己的评价是“一名正直、清白、廉洁的老共产党员”,称他一生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无愧于中国共产党员的称号,无愧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的头衔。两年多的时间里,不管是遭受刑讯、以抓其妻女为威胁、亦或是以轻判减刑为利诱,他一直坚持原则、寻求清白与公道,铮铮铁骨,他确实能称得上是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


有人说,这是因果报应,不知潘福仁做法院院长的时候是否有办过冤假错案。老潘对此有过深刻反思,庭审时称,他以前一直认为自己在位时,绝对没有办过冤假错案,但经历自己的案件后,他现在很怀疑是否自己以前也办过冤案。

“没有坚固的船身,大浪扑来时,不管你是在头等舱中觥筹交错,还是仅在底舱中有一栖之所,均只得祷告上帝。”

老潘以这种惨烈抗争的方式告知高位者,对手中的权力抱有敬畏之心;告知公众,程序正义的价值所在;警醒世人,法治存在的意义,正如张磊律师语,“这大概是这位前高级法官对中国法治所能做的最后贡献了。”



潘女儿发布消息:下周一潘福仁案继续开庭,进入法庭辩论。诚邀各级人大代表、新闻记者、专家学者、律师等前往南昌中院旁听庭审,包交通住宿费用,广而告之。




来源:蜀水刑辩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