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女性高潮时为什么会“喷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廉政瞭望:2014版高官落马前“露面秀”

2014-09-24 艾冰 廉政瞭望 廉政瞭望

“反常—露面辟谣—再反常—落马”,在徐才厚、周永康身上都得到体现,凸显出“特大老虎”一度“能量”惊人,折腾时间长,却逃不了失败等特点。反腐力量与贪腐者之间的较量,在其中若隐若现。

“各部门要按照‘安全有序’的总要求,尽职尽责、密切配合,进一步完善细化方案,责任到人、倒排任务……确保第二届晋商大会圆满成功。”

828日,时任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长白云主持了第二届晋商大会组委会会议,提出如上要求。在这个她“领衔”的活动结束仅1天后,中央纪委宣布,白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

廉政瞭望20135月曾推出《高官落马前的“露面秀”》,对薄熙来等2013年前落马的10大贪官最后一次公开露面的情况做了总结。如今,“大老虎”的“最后一次露面”又有了许多新特点,从中或可折射出查案方式的新变化。

个人“领衔”的活动明显增多

据廉政瞭望记者统计,2014年以来,落马的省部级以上在职党政官员,加上涉嫌违纪被免职、开除党籍的赵智勇、张田欣,已有21人。与2013年前的情况相比,他们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已有了三个新特点。

从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到落马,时间间隔越来越短,是一个显著特点。2013年前落马的10大贪官,有3人宣布被查前曾神秘消失1个月。廉政瞭望记者发现,今年落马的21名高官,从在任上公开活动到接受调查的时间,间隔仅为3.6天,即使是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苏荣,610号还在参加2014中国青海绿色发展投资贸易洽谈会,4天后即宣布被查。

十八大以来,陈川平、聂春玉、万庆良等高官落马前1天还在参加各类活动,较之以往并不多见。如万庆良落马当天下午,还准备到广州大学考察艺术学校等项目。校方在其被宣布落马1小时前,才接到考察取消的通知。

21名高官落马前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来看,仍主要有主持或参加会议、下地考察、陪同调研、植树造林等。不过,他们的个人“领衔”的活动明显增多。

此前,一些高官最后一次亮相,多为参加集体活动。如参加十一届人大五次会议闭幕式,成为薄熙来正面示人的“绝唱”。此番的21名落马高官,却有超过半数(11人)在最后一次公开活动中,享受了“此刻我最大”的最后“殊荣”。

不必说曾经主政一方的一把手,落马前还在“领衔”活动的省人大、政协官员亦不少。谭栖伟的最后一次亮相,是作为唯一的市人大领导,在重庆广场宾馆参加市人大代表专题培训班开班式并讲话。落马前两天,时任山西政协副主席的令政策率改善农村人居环境调研组来到交城和文水,看了村容村貌,又与县、乡、村三级干部座谈。

四川某市一名纪检干部告诉记者,从露面到落马时间缩短,到其“领衔”的“最后一次活动”增多,体现出纪委出手既“精准迅速”,又“讲究策略”,麻痹对方。将贪腐高官“两规”后,立即发布消息,不给他们“翻盘”的机会。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等专家则强调,纪检机关对贪腐高官“两规”前,已走完“初核”程序,掌握了确凿证据。

2013年前相比,还有个新变化是,近半贪腐高官的最后一次活动涉及党建、反腐领域。这与当前将上述领域摆在更突出地位有关。如万庆良落马前1天还对民主生活会提要求,“自我批评要‘怕不辣’,相互批评要"不怕辣"

事实上,万庆良今年1月就曾在广州市纪委全会上表示:“请大家发现问题及时检举我。”他提了三条:“请大家监督我有没有插手工程、土地、项目,包括城市容积率,有没有在选人用人上,买官卖官、跑官要官,有没有运用书记的权力谋私利。如今,他如愿以偿。

同样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曾一同在四川、海南任职,都被认为是周永康“朋友圈”里人、且有私交的冀文林、谭力,分别在参加了海南省纪委六届三次全会、海南省委讨论党风廉政建设“两个责任”的常委会后落马,间隔时间都是4天。

装出来的“谈笑风生”

贪腐高官最后一次以正面形象示人时,心绪究竟如何,一直是反腐报道的关注点之一。

有人可能“早有预感”。2013年初,揭阳原市委书记陈弘平落马后,曾与其是工作搭档的万庆良也一度被传涉案。今年以来,他变得十分低调,不允许本地媒体刊发他的大幅照片,有时开会都显得无精打采。

金道铭的最后一次露面,是参加中央巡视组反馈情况后的省委常委会。据媒体报道,当电视新闻播到“我们惩治腐败的力度和形势的要求还有差距”时,镜头刚好切到金道铭。他表情肃穆,大大的方字脸有点发僵,嘴角下拉,两个浮肿的眼袋非常显眼。

以往盘点的官员落马前表情,多类似以上两人的“末日表情”。不过,今年落马的21名贪腐高官中,也有一些人表现得“麻痹大意”,甚至谈笑风生。

据财新网报道,天津市原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武长顺,落马几天前(7月中旬)被免去党委书记一职时,一点反应都没有。“还真以为仅仅是给他配了个书记,没想到过两天就把局长也顶了,再两天就把他抓了”。

“没感觉什么异样。”曾参与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最后一次调研的安徽大学教授芮必峰回忆,去的路上,韩先聪和同车的政协委员有说有笑。他还说自己看了熬夜看了世界杯巴西对德国的半决赛,对巴西队被狂进7个球深感惋惜。调研从下午3点持续到6点,座谈会的开头结尾,韩都讲了话。

“从那天下午他的表情和言谈看,他当时应该不会想到两天后就被调查。”芮必峰说。或可“佐证”该说法的是,中央纪委官员透露,韩接受调查当天,中午、晚上各有一次饭局。

对此“反常情况”,多名反腐专家对廉政瞭望记者表示,“在中央大力反腐的背景下,没有一个贪官坐得住。说说笑笑、表情木然是强作镇定,仍难以掩饰内心的恐惧。自己做的事自己清楚,不可能真正轻松。”

一个例证是,韩先聪的举重若轻,很可能是装出来的。安徽省政协人士透露,在韩落马至少两周前,安徽政界就已有他在接受调查的传言。老韩似乎也有意“反击”——那段时间特别是7月初,他频繁参加各种调研。

“不少贪官把公开露面看成‘辟谣’手段,一方面借此证明没事,另一方面还可能抱着侥幸心理,暗地里托人‘做工作’。如今,露面已不再代表‘没事’。那些问题、线索、传言集中的,无论怎么露面,最后肯定跑不了。”上述专家表示。

谭力就是其中典型。谭落马前,已多次被传接受调查。今年218日,冀文林落马后,和被媒体以“曾在四川任职的海南省高级官员”点名,称其与刘汉之间涉及利益输送后,是传言较为集中的两次。面对“危机”,他都公开露面予以“回击”。

冀文林被调查后不到2天,谭力就主持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研究通过了5个文件。而被媒体点名后,他一方面向对方解释,相关财物早已退还。一方面在博鳌举行的发布会上高调亮相,透露博鳌机场已获国家批复同意建设,将于2016年通航,被多家媒体广为报道。然而,光鲜下的另一面却是,据报道,早在年前,谭力就被限制出境。

“特大老虎”的“最后一搏”

与上述省部级官员相比,一些退休“特大老虎”落马前的露面与隐身,更具戏剧性,有媒体甚至认为,露面是“特大老虎”在进行“最后一搏”。

20133月,全国“两会”召开,即将卸任国家军委副主席的徐才厚意外缺席,引发了一些猜测。不过,428日,中国军网发布徐才厚为他人新书作序的消息,有媒体视其为“隐性辟谣”。

5个月后的930日,徐才厚与党和国家诸多现任、前任领导人一起,参加了国庆招待会。在《新闻联播》一闪而过的画面中,他已头发花白。

2014120日,徐才厚观看了军委慰问驻京部队老干部迎新春文艺演出。电视画面中,他的头发愈加花白,身形更趋消瘦。据《凤凰资讯报》称,此时外界普遍认为徐已平安着陆。

3个月后,在福州军区原副政治委员王直遗体告别仪式的消息中,徐才厚的名字缺席,外界疑虑再生。直到630日,徐才厚被宣布落马后大家恍然大悟——315日,中央已决定对徐才厚涉嫌违纪问题进行组织调查。

事实上,这种“反常—露面辟谣—再反常—落马”的情况,也发生在周永康身上,凸显出“特大老虎”一度“能量”惊人,折腾时间长等特点。反腐健康力量与贪腐者之间的较量,亦在其中若隐若现。

可以肯定的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中央和中央纪委的决心和行动,有全国人民对“打虎”的支持,“特大老虎”最终仍难逃落马的结局。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