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美国突然公布钓鱼岛归属最大铁证,世界一片哗然!

副省长胡长清被枪决前一小时的对话

感染的原因找到了,醍醐灌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宁夏近代军阀(下)

2016-10-25 文/霍维洮 口述宁夏 口述宁夏
点击上方
“口述宁夏”
可关注我们!



民国宁夏府城银川


马福祥家族统治宁夏、绥远两地,组建陆军第五混成旅,马鸿逆为旅长,部队由马麒、马廷黝及河州门宦等部属组成。


1925年冯玉祥出任西北边防督办,察、绥、陕、甘均成国民军地盘。绥远都统一职为李鸣钟所任,马福祥成为西北边防会办,其军队亦被编入国民军序列,第五混成旅改为国民军第七师,进驻宁夏石嘴山;宁夏镇守使被撤消,马鸿宾部改为国民军第二十七师。


1925年10月,国民军主力第二师刘郁芬部由包头至宁夏,刘郁芬代冯玉祥主政甘肃。此后甘肃汉族军阀大多被国民军所剪除,而回族军阀则与国民军相委蛇而保全自己。


国民军拥有北方广大地盘,在1928年的编遣会议上,提出将宁夏、青海分设为行省。


同年10月19日,南京国民政府公布设置宁夏省,以国民军第七军军长门致中为宁夏省政府主席。


国民军人甘使西北回族军阀经历了空前严重的危机。诸马政权被国民军所控制,军队被调遣。


他们不甘于败亡,利用国民军征兵、征粮激起的矛盾,鼓动民间反抗。


1929年4月13日,马仲英攻人宁夏省城,省长门致中逃往中卫。5月,国民军第十三师吉鸿昌部击走马仲英,吉鸿昌代理宁夏省主席。同年秋,国民军大举东调,参加中原大战。吉鸿昌以马福寿(马福祥弟)代理省主席。


当时,分散各地的部队都凯觑宁夏,局势纷乱。11月,宋哲元令马鸿宾率军返宁,代理省主席。此为马鸿宾二次主政宁夏。


中原大战之后,蒋介石任命马鸿宾为代理甘肃省主席,马鸿逵为宁夏省主席。


北伐战争结束后,马鸿逵部驻山东临清。


时冯玉祥策划反蒋。而马福祥早已投靠南京政府,先后出任“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和青岛市市长。


1929年5月,马鸿逵联合河南省主席韩复榘、冯玉祥部第三路总指挥石友三,发表通电,叛冯投蒋。


蒋介石即升马鸿逵为陆军第十一军军长,移驻徐州,中原大战中又升为第十五路军总指挥,驻军山东。


1932年,国民党令马鸿逵部队进攻红军,因作战不力遭蒋训斥。马福祥奔走于南京,为其子说情。


1932年夏,马福祥在信阳染病,8月19日病逝于赴京就医途中,葬于北平阜成门外三里河,终年57岁。


马福祥是宁夏军阀统治的奠基人,“西北回军”之首望人物,其思想在五马中最为开明,对安定地方、缓和民族矛盾发挥了很大作用。


马福祥病故后,蒋介石以顾念西北宿将为名,重任马鸿逵为宁夏省主席。


马鸿逵见中原无立足之地,便将其部精壮编为三个独立旅,分别以卢中良、马宝琳、马英才为旅长,由平汉、平包线匆忙返回宁夏。


1933年3月,新组成的宁夏省政府委员就职。马鸿逵为省主席,兼陆军新编第七师师长,其余各省府委员和厅长,皆马氏家族成员或其旧属,其部队扩编至2万余人。而马鸿宾为陆军第三十五师师长,归甘肃绥靖公署指挥,由国民政府和甘、宁两省发给军饷。


1933年6月,国民政府任命杂牌军阀孙殿英为“青海西区屯垦督办”,意在削弱西北五马势力。马鸿逵、马步芳等强烈反对这一任命。他们一面要求国民政府收回成命,一面积极备战。青海马步芳、甘肃河西马步青派兵到宁夏,与马鸿逵、马鸿宾部统一作战,形成四马抗孙形势。


民国时青海西宁

1934年1月,孙殿英部6万余众,由绥远西进至瞪口,过河猛攻石嘴山、平罗,又分兵攻宁夏省城,占领城北海宝塔。


马部奋起反击,双方在宁夏城郊激战,经月余大小数十战,孙部力竭,被迫北撤。国民政府撤消孙殿英各职,其部队纷纷溃散。


马部分路追击,生俘孙部6000余人。四马联合抗孙的胜利,表明了回族军阀在西北的深厚基础,迫使国民党对他们予以承认。


从此,马鸿逵在宁夏的统治进入了稳定的阶段。


从这个时候开始,马家军阀与国民党建立起政治联盟关系,他们承认国民党的中央地位,专心经营自己的地方统治,因而赢得了国民党的信任,获得了一个相对安定的外部环境。


马福祥、马鸿宾主政宁夏时期,致力于扩军和军事争夺,没有余力从事制度建设,宁夏处于政治动荡、社会混乱状态。


1934年起,马鸿逵开始着手确立各种制度,逐渐形成既与国民党统治相协调,又贯彻其个人独裁和家族统治的一系列制度措施。


首先,在宁夏推行保甲制度。1934年11月,平罗县试行保甲制,次年推广于全省。


其步骤为:首先清查户口,依户口之分布,10户编为1甲,10甲为1保,2保以上、5保以下为联保;甲有甲长,保有保长,凡征兵、征粮、田赋及保内纠纷,均由保长负责。为推行保甲,每县派军队1营,每区派1连,监督协助工作;各县警察局长为户口调查组长。


1935年7月,全省保甲编组初步完成,至1940年,宁夏全省编为5099甲,447保,分属于43区,形成甲、保、乡、区四级基层组织制度,配置专职人员,每年开支保甲费达40万元。


《宁夏省各县保甲人员服务规程》规定,同保同甲各户,互相联保,由保甲长代表编户切结;担保所属住户“奉公守法”,如有“不法行为”立即举报,否则甘愿连坐。各保甲还要于本保辖境内出入要道,设卡盘查行人,并设哨守望,派人侦谍,以控制居民行动,防止逃兵。


其次,严密户籍人口管理。在编组保甲的同时,绘制了“户籍图”,各级各村按顺序编号,以地域固定户口,以户籍固定人口。


1940年第二次清查户口时,又制发国民身份证、客籍入境居留证和通行证。居民行路住店,必须带证,无证者一经查出,即送警察局扣押;规避不领证者,罚兵役或劳役。


第三,清丈土地。民国以来,宁夏土地关系十分混乱,军阀忽至忽去,田赋均为临时摊派,无一定章程。


马鸿逵为开辟财源,于1933年4月召开的第一次省政会议上,提出清丈土地、落实赋田、整顿税收的任务,并令省地政局执掌其事,制定《宁夏省清丈地亩条例》,选派人员分赴各县清查丈量土地至1935年1月,除盐池、同心、瞪口等县山地末清丈外,其他7县登记熟田1828750亩,较旧额增加100万亩。


据此,宁夏省政府拟定赋制,由财政厅改定田赋科则,将土地定为七等,分别征课正税和附加税,其他陋规名目一律取消。


至此,宁夏土地尽入马家图册,全部升科起税,田赋收入骤然增加。


1934年,全省田赋及清乡费合并征税130余万元,而1935年仅田赋收入即达255万余元。农民因负担沉重而破产流亡,土地买卖转移,官府难以掌握。1936年田赋收入为229万余元,1937年降至192万余元。


为扭转这种趋势,1937年6月,进行第二次土地清丈。这次将土地四至绘制成图,由乡而区,由区而县,汇为总图。1938年7月丈量完毕,较前丈时复增30余万亩,共计225万亩。土地变动,均须申报。


1940年,土地税收激增至258万余元。


马鸿逵把人口固着于土地,扩大了统治的两大资源:土地是财政来源,人口是兵源。军阀统治的突出特点是竭力扩军。


马鸿逵在宁夏连年征兵,1937年至1940年,每年征兵一次。1940年后,有时每年征兵两次。


1933年马鸿逵部队不足1师,1949年已有步兵3个军,骑兵1师,加上地方保安部队和马鸿宾军队,军队总数在10万人以上。而宁夏人口总数75万左右,其中半数妇女,再除去男子中老弱儿童,壮丁几乎全部为兵。兵役负担成了宁夏人民最大的灾难。


民国时宁夏平罗县城

第四,垄断经济。1933年,马鸿逵在宁夏上任伊始,立即操纵金融,聚敛财富。


1927年,冯玉祥设立西北银行宁夏分行,发行流通券,1931年改为宁夏省银行,至1933年1月,先后发行钞票122万余元。马鸿逵将上述钞票以5折回收,改发新钞。至1934年10月,共发行新钞245万元。


由于纸币发行剧增,致使宁夏物价飞涨。


1937年,马鸿逵又以省钞按所谓“官价”强行收买宁夏大烟,然后又以“法币”市价抛售,用84.4万余两大烟收回省钞348.54万元。


这样,即将国民军人甘以来十几年的军政开支全部转嫁到百姓身上,而马鸿逵还净得大烟170多万两,发了一笔横财。


由此,马鸿逵投官股100万,任宁夏省银行董事长;其他军政要员亦投资银行,称为商股。


他们利用此金融机构,经营大烟、粮食、皮毛、百货、拘祀、药材、食盐,在宁夏各地及西安、兰州设分行或办事处,从事投机买卖,垄断存款、放款、汇兑,吸收游资,扩充资本,极尽盘剥之能事,在宁夏这个落后的土地上生长出官僚资本的毒瘤。


上述政策表明,马家军阀统治是封建性的,而又借助于资本主义商业投机手段,在军事暴力基础上形成残酷的掠夺性政治,而且具有突出的宗法性和专制性特征。


其家族统治与个人专权互为保证。家族关系成为政治的核心,家长制便自然地移植到政治活动中。


无论马福祥、马鸿宾,还是马鸿逵,都以家长身份进行统治,马敦静身为军长,还常被其父施以军棍。


行政系统中亦以马鸿逵个人意志为最高法令,国民党的政令不过装点门面而已,重要的政务均以马氏口头或电话为准,而不采用公文。


当时宁夏政府流行的口头禅:“电话信件即办,油印公文不管”,反映了军阀式行政运作特征。


1936年起,马鸿逵推行所谓“合署办公”,将军政两系合并一处办公。各厅、局主管每晨准备文件,打听马氏行踪,马氏所在即为办公地点。马鸿透升坐,省府秘书长呈上重要文件,其余依次进入问安。


马氏只听案由,即匆匆判行。有时部下正在请示,马氏已郭声大作,僚属哭笑不得。这种制度下,官府贪污中饱,勒索百姓成风。


马鸿逵见谁敛财太多,即以“整顿吏治”为名,抄没其家产,据为己有。


马氏军阀统治对于革命运动表现出毫不含糊的敌视立场。


从屠杀来宁共产党、抗战中封锁边区,到解放战争进攻三边、榆林等战役,马家军阀积极追随国民党反动统治。


1949年8月,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横扫关中,击溃胡宗南集团后,攻克兰州,青海马步芳集团灭亡。


9月,解放军十九兵团杨得志部由固原北进。驻中宁之国民党第八十一军和平起义,改编为解放军西北军区独立第二军,任马谆靖(马鸿宾子)为军长,原十九兵团联络部长甄华为政委,马鸿宾系完成从军阀集团到解放军的转化。


解放军大军压境,马鸿逵、马敦静父子先后裹挟细软黄金,乘飞机逃往重庆。


马部驻吴忠、灵武军队纷纷向银川溃逃,马全良、卢忠良、马光宗等军界十数人致电彭德怀,表示愿接受改编。


22日,宁夏代表与解放军十九兵团签订和平解决宁夏问题协议。


23日解放军进入银川,成立杨得志为主任的银川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发布告示,宣布宁夏解放。


10月,中国共产党宁夏省委员会和宁夏省人民政府宣告成立。


统治宁夏近40年的军阀政权灭亡。


文章选自《塞北江南旧有名:宁夏历史十五题》一书 部分图片源于网络


往期精选  点击查阅

1 宁夏近代军阀(上)

2 “咪咪洗衣粉,洗得真干净”,活在一代人记忆里的广告语......

3 “消隐”的宁夏老字号:历经沧桑的宝珍照相馆

4 马步芳 马鸿逵 两个“西北王”迥然不同的后半生

5 揭秘:中共与西北“二马”马步芳马鸿逵的血腥较量

6 没错!中国身份证制度发端于宁夏


期待您的各种“赞”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