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高考第二天 北京零分作文轰动全国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人间怪事!刚要检查!各地粮库纷纷起火

银行美女误把工作大群当私聊 邀请领导在卫生间泄火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1949:和平解放宁夏时那些你不知道的细节

2017-09-30 文/蒯陟文 口述宁夏 口述宁夏
点击上方
“口述宁夏”
可关注我们!


      1949年4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举攻占国民党的统治中心——南京。随后,解放军各路大军向中南、西北、西南等地大举进攻。

      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根据当时的局势,指出用和平方式解决西北问题的可能性。

      西北决战取得决定性胜利以后,为了加快宁夏解放的进程和力争宁夏和平解放,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就宁夏问题做出了一系列重要指示,其基本精神主要有两点:一是在军事打击的前提下,争取采用政治方式为辅助手段解决;二是针对马鸿逵和马鸿宾的不同政治态度,采取不同的斗争方式去解决。

      第一野战军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精神,采取了军事打击和政治斗争相结合的方针,用两种办法来实现宁夏的解放:一是以军事力量消灭敢于抵抗的敌人,二是在军事压力下争取用和平方式解放宁夏。

      通过双管齐下,最终银川实现了和平解放。

      为了贯彻中共中央关于解决宁夏问题的方针,中国共产党通过各种渠道,尽一切努力争取宁夏和平解放。


      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曾通过国民党起义将领傅作义、邓宝珊等人做马鸿逵的工作。


      西安解放后,十九兵团联络部部长甄华物色派遣原马鸿逵部少将处长孟宝山前往银川,直接做宁夏二马及其部将的和平争取工作。


      1949年8月兰州解放后,兰州市军管会副主任韩练成致函马鸿逵劝其接受共产党的《约法八章》,但遭到马鸿逵的严词拒绝。 


      当时,解放军第十九兵团联络部负责对外联络统战工作。


      甄华部长寻访并邀请了兰州市上层民主人士,物色适合做二马工作的人选。


      经过努力,他邀请兰州市上层民主人士在兵团联络部举行了一次座谈会,其中就有郭南浦。 


      郭南浦其时是兰州市一位著名的中医大夫,年届八十,是西北地区伊斯兰教届的上层进步人士,早年参加过孙中山组织的“同盟会”,和于右任、沈钧儒、傅作义、邓宝珊、马鸿逵等知名人士都颇有交情。


      他拥护我党团结抗日的主张,曾声援“西安事变”,为营救西路红军出过力。


      此后,还曾积极进行团结抗日和反对内战的宣传,并利用他担任国民党甘肃省参议员的身份,营救过被捕的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青年,在西北回族同胞中很有声望。

解放军第十九兵团首长杨得志与郭南浦(右一)亲切交谈

      座谈会上,甄华向大家分析了当前的形势,指出兰州解放为宁夏的和平解放创造了条件,但需要有人在中间牵线,这样才能把双方的意见沟通起来。


      因为马锡武、郭南浦、王廷翰、裴建淮四人过去都和马鸿逵、马鸿宾素有交情,甄华希望他们四人以和平解放宁夏为己任,配合解放军第十九兵团去宁夏做马鸿逵、马鸿宾的工作。


      但是马锡武、王廷翰、裴建淮3人由于对国民党马步芳部在兰州解放后的动态不明,以为马步芳退守青海,担心马鸿逵受马步芳影响伤害他们,同时还抱有一丝幻想,说胡宗南又把天水占了,兰州不保险,所以都推诿不去,只有郭南浦一人表示愿意前往。 


      甄华把这些情况向杨得志、李志民做了汇报。


      杨得志、李志民听后认为可行,又向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汇报,彭德怀指示二人尽快拜访郭南浦先生。


      杨得志、李志民来到郭南浦家里拜访,并转达了彭德怀对他的问候。


      郭南浦对彭德怀以及杨得志、李志民对他的关怀、尊重非常感激。


      几日后,杨、李二人又去看望郭南浦,和他谈起当前西北战场的形势以及我军希望能像解放北平那样和平解放宁夏。


      郭南浦表示:“我愿意将共产党对回族之情义和对国民党的政策转告他们(指宁夏二马),请他们晓以大义,学习傅作义将军,让宁夏走和平解放道路。”


      杨得志、李志民考虑郭南浦老先生年逾古稀,现在又处于战争环境,北上银川路途遥远,怕他经受不住长途颠簸劳累。


      郭南浦则坚决地表示:“这种大事写封信或者差遣个人去都不行,非得我亲自去当面劝说不可,时不待我,我马上就得走。” 

解放军第十九兵团司令员杨得志(右一)与政委李志民(左一)

      十九兵团首长将郭南浦意愿向彭德怀汇报,彭德怀同意郭南浦亲往银川,并指示十九兵团安排好行程,一定要保证郭南浦的安全。 


      解放军第十九兵团联络部在甘肃原国民党正宁县县长马守礼(1949年起义)、吴鸿业的多方奔走联系下,又邀请到兰州市民主人士马季康、马守礼、白连生等人,组成了以郭南浦为团长的“赴宁和平代表团”。 


      十九兵团准备用军用汽车送代表团前往,郭南浦考虑军车目标大,怕发生意外,他自己花了200大洋在兰州市雇了一辆 邮政车前往银川。十九兵团联络部又派出林义生等几位同志陪同代表团前往银川。 


      1949年9月6日,以郭南浦为团长的“赴宁和平代表团”乘邮政车前往银川。   


      临行前,杨得志、李志民亲自送代表团一行,并嘱咐郭南浦:“如果宁夏方面有和平解放的诚意,十九兵团在进军途中,联系不便,你可直接打电报给兰州彭德怀。”同时,十九兵团电告六十四军负责人曾思玉、王昭、傅崇碧配合郭南浦率领的“赴宁和平代表团”。 


      郭南浦率领赴宁夏和平代表团,从兰州出发,一路不避艰险,沿西兰公路,经过3天艰辛行程,9月10日,“赴宁和平代表团”一行到达宁夏同心县。


      当时解放军第十九兵团六十四军已与国民党“宁夏兵团”在同心长山头地区开展战斗。代表团一行的邮政车穿长山头时要穿越越封锁线,第六十四军军长曾思玉下令,暂缓进攻。


      代表团的邮车出长山头,国民党“宁夏兵团”第八十一军一部,以为是解放军的军车开过来了,用机枪向邮政车扫射,后经喊话联系,国民党“宁夏兵团”第八十一军一部这才把代表团一行的邮政车放过防线。     


      代表团到了宁夏中宁县城。当时县城已是人心惶惶,驻守中宁县城的是国民党“宁夏兵团”贺兰军士兵们看见“赴宁和平代表团”来了都很高兴。


      经过电话联系,银川方面允许代表团过去。代表团一行的邮政车这才通过中宁县城继续赶路。


      傍晚,车行至金积县洪乐府,代表团一行在马震武家吃了一顿饭,饭后代表团继续前行,于当日夜11时到达银川。 

兰州赴宁和平代表团

      国民党宁夏省政府秘书长马廷秀在招待所接待了代表团一行。


      当时,马鸿逵已逃往重庆,宁夏军政大权概由马鸿逵的次子马敦静代行。


      马廷秀告诉代表团说:“宁夏处境很困难,马鸿逵走了重庆,由他的儿子马敦静代理职务,军无斗志。马敦静想和谈又怕蒋介石加害其父马鸿逵,同时,解放军进逼太急,马鸿逵部队军官中有不服气情绪,贺兰军军长马全良主和,其他军还有主战的。”


      郭南浦和代表团要求会见马鸿宾和马敦静。


      马挺秀托辞马敦静有病,马鸿宾已休息,让代表团暂时等待,并派人对代表团秘密监视,相当于将代表团软禁于马敦静住所之内。 


      9月15日,国民党政府国防部长徐永昌来宁视察,马敦静责令代表团3小时离开银川,否则军法从事。但遭到郭南浦等人的拒绝。 


      9月16日,郭南浦冲破重重阻力,设法见到马鸿宾。


      下午4时,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马鸿宾来到“赴宁和平代表团”住地。马鸿宾生气地对郭南浦说解放军进军中宁时,把他的警卫营打垮了,代表团还未到来,解放军就把第八十一军打成这个样子……


      郭南浦说:“我们来的时候,解放军第十九兵团首长说的明白,只要宁夏有和平诚意,我就给兰州的彭德怀司令发电。”


      马鸿宾说:“马敦静虽是我的侄子,但我们多年不往来,此刻他不找我,我也不能去找他。只有第八十一军军长马惇靖(马鸿宾的儿子)我能说上话,他听我的,我马上给他打电话,你们在石空渡口和马惇靖见面后再研究和谈事宜。”


      马鸿宾又给代表团准备了一辆汽车,代表团成员连夜乘车赶往中宁前线向曾思玉汇报和谈情况。 

马鸿宾与杨得志会面

      在马家河湾地区,以郭南浦为首的“赴宁和平代表团”遇到了六十四军军长曾思玉。


      在路旁的沙滩上,曾思玉、傅崇碧、袁佩爵亲切的握住郭南浦的手,对这位八旬老人为争取和平解放宁夏而奔走的精神表示钦佩。


      曾思玉说:“郭南浦先生,你与马鸿宾商谈有结果吗?”


      郭南浦回答说:“马鸿宾愿意接受人民解放军总部颁布的和平解放办法,并让我代请贵军停止前进,以便继续商谈。”


      曾思玉说:“郭老先生,你的经验是很多,你想这么多的军队停止在草原上怎么能行呢?我们六十四军骑兵团的命令,是要打到银川去,解放宁夏人民。为了给马鸿宾以考虑的机会,达到和平解放的目的,我军已推迟了向银川进军的时间。国民党‘宁夏兵团’只有两种选择就是战与和,何去何从这就要由他们自己决定了。要和就按照北平和平解放的办法,要抵抗就要被坚决、彻底。干净地消灭。”


      郭南浦说:“军长,怎么办才好呢?”


      曾思玉神情坚决地说:“马鸿宾要我们停止前进的意思我完全明白,因为国民党‘宁夏宾团’的第八十一军、贺兰军企图在长山头、中宁地区与我军决战,他们想争取一些时间进行作战准备。”


      郭南浦解释说:“不,马鸿宾不敢打,他们的军队已经开始撤退到黄河北岸去了,只有八十一军军长马惇靖还在中宁。”


      曾思玉说:“那就好,请郭老先生在劳神一趟,劝告马惇靖,向他说明和谈现以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应该果断的下定和与战的决心。如果马惇靖有和平诚意,就应该欢迎我军前进,只有八十一军不抵抗,我们就一定保证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共产党、解放军是言行一致的。”


      郭南浦老先生点了点头,又急忙坐上卡车掉头向中宁急驰而去。

 2007年曾思玉老人与宁夏资深记者唐志军留影

      9月17日,马鸿宾抵达绥远。当时傅作义、邓宝珊正在绥远组织董其武率部起义。


      他们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马鸿宾说明了中国共产党的和平诚意和有关政策,使马鸿宾深受启发,更加坚定和平起义的决心。


      在此期间,郭南浦等人多次奔走往返于敌我之间,冒着生命危险沟通情况,传递信息。最终,马惇靖带领的国民党第八十一军起义了。 


      宁夏解放后,解放军十九兵团为了褒奖郭南浦老先生对解放宁夏作出的贡献,李志民书写了“和平老人”4个大字制成锦旗,赠送给郭南浦。


      根据中央安排,邀请郭南浦到北京参加第一届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怀仁堂接见了郭南浦老先生。

      1949年9月16日,解放军十九兵团主力到达中宁县,第六十四军用炮火轰击黄河北岸的中卫——银川公路,第六十五军的一个师已经有北路进军直逼中卫。


      国民党第八十一军处于解放军的包围夹击之下。 


      当时,国民党第八十一军军长、马鸿宾的儿子马惇靖对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性质不清,理解不深,认识不够,畏惧心理难以消除,心下徘徊。


      马惇靖将驻扎中宁的国民党“宁夏兵团”第八十一军家眷全部搬迁到中卫县,同时电令驻扎靖远北湾的两个团迅速撤回中卫,但在距离中宁县城约4公里的新墩码头被解放军全部吃掉。 


      就在当天,郭南浦等人见到了马鸿宾,向其转达了中国共产党和平解放宁夏的意愿。马鸿宾电告马惇靖“研究起义”。 


      马惇靖约请中卫县的士绅们到军部开会。


      马惇靖对大家讲了两件事:一是第八十一军决不抵抗解放军,请他们转告中卫县的老百姓不要惊慌。另一件是请士绅们出城到20公里外的沙坡头去迎接解放军,并向解放军说明第八十一军不抵抗解放军,请他们缓进。


      这时,马惇靖接到中宁县石孔堡解放军第十九兵团六十四军的电话,告诉他解放军派代表过来,让马惇靖前去商谈和平事宜。


      马惇靖即刻乘车前去接洽。


      为了保密和谈一事,只有他和他大哥马惇信(时任“宁夏兵团”第八十一军副官长)两人知道。 


      9月17日,马惇靖、马惇信来到石空堡见到解放军代表马成俊。


      马成俊原来是马鸿宾部下副官。


      马惇靖令马培清派少校参谋杨子俊到中宁与马成俊接洽,杨子俊未能商谈出结果。 


      9月18日,马惇靖又派马培清为代表前往商谈,黄昏时马培清带着和谈条件回来让马惇靖研究,如果马同意就可达成协议。 


      9月19日,马惇靖在中宁县接受了解放军提出的条件宣布起义,但要求解放军第九十四军派代表在中宁黄河沙滩上会谈。

彭德怀在兰州指挥作战

      马惇靖不愿过河来,显然对解放军存有顾虑,借此想试探一下解放军的诚意。


      为了打消其 顾虑,表示我军诚意,解放军十九兵团第六十四军副政委傅崇碧乘羊皮筏子来到中宁黄河沙滩上会见了马惇靖。


      傅崇碧说:“马军长对和谈有诚意的话,请到岸上详细谈谈不是更好吗?”


      马惇靖见傅崇碧坦然应邀而至,心中疑虑烟消云散,他也觉得沙滩上不是和谈的场所,便和傅崇碧一同乘羊皮筏子到黄河南岸。


      在中宁南关的解放军第六十四军军部,六十四军军长曾思玉、傅崇碧和马惇靖进行了谈判,曾、傅二人详细说明了毛泽东、朱德颁布的《约法八章》,特别是中共对少数民族军队和平解决的政策以后,又提出了和平解决的五项具体条件: 

      一、第八十一军以中卫县城关和四郊为中心集中待命,以解放军的制度进行整编;

      二、组织黄河以北的船只于20日黄昏前送到黄河南岸;

      三、停止在中卫银川公路上的汽车运输,并负责保护公路桥梁;

      四、保护仓库中的物资器材不得破坏、动用;

      五、中卫县伪政府等待人民政府接收。 


      马惇靖听后表示完全可以接受。


      曾思玉还当众宣布:“马鸿宾家的财产和安全一定保证,如果我军已动用一律归还。” 


      9月19日下午7时,在六十四军临时军部——宁夏富宁公司中宁办事处,曾思玉以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全权代表、马惇靖以国民党陆军第八十一军全权代表身份,分别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与国民党和平解决协定》上正式签字。


      协定的主要内容是: 

     (一)国民党八十一军遵照指定地点集结,听候按民主制度和原则整编军队,并由人民解放军派政治委员、政治工作人员进行工作。 

     (二)国民党八十一军应保护一切武器、物资和仓库,不得破坏和转移、隐藏、盗卖,准备点交。 

     (三)国民党八十一军应将莫家楼船只于20日22时移交申家滩解放军,石空渡船只21日8时移交解放军。 

     (四)国民党八十一军应立即停止中(卫)、银(川)公路之运输。 


     为了以上四项条款保证迅速执行,特作以下具体规定: 

    (一)八十一军应立即将部队集结在中卫以东至李家营子、中卫以西至张家营子,城北王家营子以北地区给解放军驻防。 

    (二)八十一军应立即让出人民解放军东进宁夏路线——经中卫镇罗堡以北通过。 


     在国民党八十一军确实履行上述条件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则保证该军全体官兵生命财产安全。 

解放军第十九兵团乘皮筏向中卫进军

      签字仪式结束后,曾思玉、傅崇碧、马惇靖照了一张合影,曾思玉设宴款待马惇靖。


      当天下午马惇靖过黄河到了石空堡。 


      9月20日,马惇靖将家眷由银川接到石空堡,当天夜间由石空堡赶回中卫,同一天马鸿宾也由绥远回到银川。


      马培清介绍了马惇靖起义过程,马鸿宾非常高兴。 


      9月21日,马惇靖集合中卫官兵,宣布八十一军正式起义,全体官兵无不欢呼雀跃。

 

      几天后,十九兵团派300余名政工人员参加八十一军改编工作。


      八十一军被改编为西北军区独立第二军,任命马惇靖为军长,原十九兵团联络部部长甄华为政委。


      至此,国民党八十一军起义成功,马鸿宾父子为和平解放宁夏,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国民党第八十一军起义,瓦解了“宁夏兵团”第一二八军、第十一军、贺兰军的斗志,宁夏的第二防御带被解放军完全占领,为解放银川起到了关键作用。 

解放军第十九兵团步兵一部由小南门进驻银川

      在着手解决国民党“宁夏兵团”第八十一军和平起义的同时,随着国民党“宁夏兵团”在中宁、中卫构筑的第二道防线被突破,“宁夏兵团”司令马敦静为了阻止解放军第十九兵团直捣银川,将第一二八军、第十一军、贺兰军保一师、骑二十旅分布在四个防御区。 


      1949年9月17日,解放军六十四军一九一师先头部队五七三团三营开始向牛首山进发,解放军与国民党“宁夏兵团”在青铜峡、金积、灵武一代的决战开始了。


      到9月22日清晨,守在灵武县城的“宁夏兵团”第一二八军二五六师以及刚从吴忠堡逃来的保八团全部无条件向解放军第六十四军投降了。


      历时三天四夜的金积、灵武之战顺利结束。


     “宁夏兵团”第一二八军在河东的部队被全部歼灭。 


      在金灵之战过程中,9月19日,国民党“宁夏兵团”司令马敦静乘国民党军令部部长徐永昌的飞机逃离银川,“宁夏兵团”贺兰军军长马全良、第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等秘密在永宁仁存渡口开会,一致商定由马全良领衔向解放军通电求和。


      9月20日,由马全良领衔,向毛泽东、朱德、彭德怀发出一份通电: 国民党秉国以来,领导无方,纲纪不振,民生凋敝,致战祸弥漫全国,强者死于炮灰,弱者流于沟壑,刻又战事迫近西北,面临宁夏,全良等不忍地方70万军民遭受涂炭,于本月20日停战,服从毛泽东主席领导,实行民主,俾人登于衽席,国基安如磐石,至于军事如何改编,政治如何革新,听候协商,一致服从。 

      

      对于国民党“宁夏兵团”脱离国民党政府归向人民的通电,彭德怀于21日晚发出了复电: 诸将军既愿宁夏问题和平解决,殊堪欣慰,望督率贵部,即速见诸实行,此间即电告杨得志司令员知照,即派代表至中宁与杨司令员接洽,特复。彭德怀。

国民党81军和平起义的士兵佩戴上解放军的胸标

      1949年9月21日清晨,国民党“宁夏兵团”和国民党宁夏省军政负责人员到“五亩宅”开会,商讨派代表到中宁向解放军联系的事。


      会议由西北行政长官公署副长官马鸿宾主持会议,提出代表人选问题。


      由马鸿宾提出卢忠良、马光天、马廷秀三人去和谈,卢忠良、马光天代表军事,马廷秀代表省政府和地方行政机关。众无异议。


      马廷秀写了代表证明书,由马全良(贺兰军军长)、马光宗(第十一军军长)、马宝琳(二五六师师长)、马英才(二五七师师长)、马如龙(警保处长)、扈天魁(财政厅长)、李振国(建设厅长)等签字盖章。 


      卢忠良、马光天、马廷秀三人乘车取道宁朔县过黄河到中宁。


      临行时,马鸿宾还怕解放军所提的条件一次解决不了,嘱咐马廷秀另外安置人住在黄河西岸的石空地方以便有事送信。


      马廷秀说:“我们走了看情况,如有必要另想办法派人送信。” 


      9月23日,解放军十九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政委李志民、副司令员葛晏春、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耿飚、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潘自力等会见卢忠良、马光天、马廷秀。


      杨得志对他们说:“解放军从兰州出发前,82岁的郭南浦老先生前来为和平解放宁夏奔走,你们不理反而派人监视,听说你们有人想在打败以后把队伍拉到沙漠里打游击,告诉你们那不是好干的。解放军是打游击出身,如果真有人想在沙漠里和我们打游击,那是非被歼灭不可。掘堤放水更挡不住人民解放军的进攻,现在国民党‘宁夏兵团’已走投无路,是注定要失败的。”


      听了杨得志的话,卢忠良连连恳求说:“无论如何,请司令长官多多给我们宽大!”


      李志民笑着安慰他们:“你们放心,解放军是最守信用的,如今你们既然放下武器归降人民,我们仍本宽大政策既往不咎,愿意接受你们和平解决宁夏问题的要求。” 


      在谈判中,人民解放军代表首先提出五项协议草案,请宁夏当局代表们商讨。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九兵团提出五项协议草案是: 

      一、 所有宁夏部队按照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九兵团指定地点集中,听候处理。在此期间内,不得擅自移动。否则发生任何冲突事件,人民解放军概不负责。 

      二、宁夏一切党政军机构、市政机关、公管企业、牧场、公共财产和建筑及所有武器、弹药、仓库物资、公文、档案等,立即造具清册,听候点交,不得破坏、隐藏、转移、盗卖,所有监狱犯人,听候接收处理。曾经俘去之我方人员,不准杀害,应全数释放交出,蒋系特务机关人员,一律不准放走。 

      三、凡人民解放军尚未到达之地区,原宁夏当地军政机关、部队应负看管物资、维持治安之责,不得发生任何破坏损失事件。 

      四、在宁夏部队方面执行以上三项条款时,人民解放军方面保证宁夏参加和谈部队全体官兵生命财产及安全。 

      五、为了切实执行以上四项协议,决定双方在银川组织联合办事处处理以上事项。该办事处由九人组成,解放军方面五人,并指定一人任主任;宁夏方面四人,并指定一人任副主任。 

解放军第十九兵团进驻银川

      卢忠良、马光天、马廷秀见五项协议非常宽大,协议中不仅没有一条惩治他们的条款,而且还完全保证国民党“宁夏兵团”全体官兵生命财产的安全,特别是对起义人员的礼遇更是喜出望外,一下就消除了种种顾虑。 


      当日下午2时,卢忠良、马光天、马廷秀高兴地在协议书上签了字。


      解放军第十九兵团签字的是杨得志、李志民。


      签字仪式结束后,卢忠良、马光天、马廷秀和杨得志、李志民、潘自力合影留念。 


    《和平解决宁夏问题之协议》签订后,下午3时,解放军第十九兵团即得知国民党“宁夏兵团”第一二八军、第十一军、贺兰军在签字之前已经溃散,残部官兵根本无力执行《和平解决宁夏问题之协议》。所以,解放军第十九兵团立即撤销了原准备于9月24日由新华社向全国公布该协议全文的决定。 

文章选自《银川党史网》作者供职于银川市委党史研究室

往期内容 点击查阅

1  老照片老剧照见证,镇北堡西部影城如何出卖“荒凉”!

2  探寻入居宁夏民族的源流

3  竺可桢与宁夏沙坡头

4  宁夏人文地理:惠安堡盐池兴与废

5  绥西抗战中的宁夏军队

6  成吉思汗留在宁夏的未解之谜

7  探秘老银川:唐徕渠,银川人的母亲河

8  探秘老银川:西塔的传说

9  探秘老银川:“羊肉街口”之谜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