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刊抢鲜读丨刘正权:你为什么不狡辩

2016-07-13 刘正权 微型小说选刊 微型小说选刊




你为什么不狡辩    刘正权/文

金玉以为,对偷情这种事,男人怎么也该找个借口狡辩一下的,男人却没有。

换而言之,也就是说男人已经没了同她说话的欲望,狡辩是颇费口舌的。

金玉忽然心里就蹿上了一股无名之火,不是恨男人,而是恨自己多嘴的姐姐,怎么着今天也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你就不能换个日子挑明这件事?

姐姐自打和姐夫离婚后,就高举着讨伐男人的大旗向金玉喋喋不休地灌输天底下没有不偷腥的猫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

这一回,姐姐更是像《焦点访谈》栏目那样,用事实说话了。

金玉的男人,那个一贯脾气温顺、对金玉百般依从的男人出墙了,有照片为证。

出墙就出墙,问题是不能在金玉的结婚纪念日上让她知道这事啊。

残忍呢,这是。

金玉心里的疼就无法用文字来形容来描述了,也许他是迫不得已的呢。金玉在疼着时心里还没忘记为男人这么辩解了一句。

如果男人能给金玉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金玉可以假想成这事并没发生过。

男人却没狡辩的意思,也就是说,男人不但不是迫不得已,简直是心向往之了。

无论如何得让男人辩解一回,以彰显自己存在的价值,金玉这么想时看了男人一眼。

男人居然没心没肺地打起了呼噜。

一个跟自己同床共枕了八年的男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吗?金玉这么问自己时心里就恍惚了一下,你怎么就不狡辩一下呢?

狡辩不是让金玉相信什么,而是要让金玉觉得你出墙是有苦衷的,是受了诱惑的。

人,谁能没点苦衷呢,谁能不受点诱惑呢?

比如说金玉自己,也是有苦衷的。

金玉的苦衷在哪儿呢?金玉就回过头来审视自己,一审视,苦衷就出来了,金玉的苦衷在于她有个二杆子姐姐。

姐姐没读多少书,心窝子就浅,好话坏话就藏不住。

比如说金玉刚结婚那会,姐姐动不动就面授机宜给她,男人有钱就变坏,看紧你男人身上的钱,他想坏也没机会了。

金玉当时就开了句玩笑:“假如碰上女人愿意倒贴的呢?”

金玉姐姐立马恨铁不成钢地点了她一额头:“倒贴?只有你这样的傻女人才会倒贴的!”

这话有所指,金玉嫁给男人真的是倒贴,男人自始至终就没为她花过一分钱。

金玉不想做俗人,钱算什么?钱能跟好男人相提并论吗?

好男人老公被金玉姐姐弄得很没面子,因为,这话她是没避着他说的。

男人就淡淡笑了一下,说:“女人太精了男人未必会喜欢的。”

金玉姐姐听出他话里暗讽她霸道的意思来:“喜欢就能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啊?”难为她还晓得用“风生水起”四个字来反驳。

打那以后,金玉姐姐两口子还真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的,一直到波涛汹涌地离了婚都还风不平浪不静下来。为使妹妹不重蹈覆辙,她开始跟踪金玉男人,居然,就让她拔光草寻出了蛇。

风是姐姐生的,水是男人起的。

姐姐的讨伐旗帜还没亮起来,男人已经净身出了门。

姐姐有点意犹未尽:“就这么便宜他了?”

金玉看一眼姐姐:“还能把他怎么的?”

是啊,男人出门归出了门,孩子的生活费,家里的日常开支还依然在出,连户口都在金玉一家人的户口簿上。金玉暗里寻思过,也许,男人只是出去尝个鲜,日子一久,不就回来了。

男人是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的。

这么想着,金玉也就坦然了,等他回头时再听他的狡辩吧,那时候自己是可以这么拿捏他一回的。

男人有口才,狡辩起来一定很出彩,不像姐夫,笨嘴笨舌的,离个婚吧,被姐姐骂了个狗血淋头不说还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过后,金玉在大街上碰见姐夫,金玉说:“你怎么不狡辩一下呢?狡辩一下,姐心一软,就离不成婚了。”

姐夫说:“你姐给了我狡辩的机会吗?”

金玉可是给了男人狡辩的机会的。

然而,一年过去了,金玉再次见到男人时,却是在法庭的被告席上。

男人被告犯了重婚罪。

那个令男人心向往之的女人一把鼻涕一泡泪哭诉着男人怎么霸占了她的身体与青春,末了女人和她丈夫开出了一个条件来,如果男人把公司转给他们,他们可以撤诉。

显然,这是蓄谋已久的。

金玉满以为男人会拍案而起滔滔不绝为自己狡辩的,然而,男人只看了一眼金玉,竟淡淡冲法官说:“重婚罪我认了,判多少年都行,公司的法人代表是我妻子,我没权利给任何人。”

金玉是在一周后探的监,男人隔着电视屏幕冲她惨然一笑,金玉忽然就哭了:“你为什么不狡辩呢?那公司明明是你的啊。”金玉不知道,男人早在净身出户时悄悄把公司转到了她的名下。 


本文刊于《微型小说选刊》2016年第15期,将于8月1日隆重上市,更多精彩敬请期待!欢迎全年订阅我刊,订阅可咨询当地邮局,或直接联系我刊发行部(电话:0791-88524703)!


声明: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仅做学习、 交流,以及推广微型小说,不作商业用途。 

《微型小说选刊》投稿、荐稿邮箱:

wxxsxk23@163.com

《微型小说选刊·金故事》投稿、荐稿邮箱:

jingushi23@163.com

欢迎各位踊跃投稿、荐稿!期待您的优质稿件!


《微型小说选刊》每册定价4元,全年96元

国内统一刊号:CN36-1089/I

邮发代号:44-22

出版日期:每月1日和15日


《微型小说选刊·金故事》每册定价4元,全年48元

国内统一刊号:CN36-1089/I

邮发代号:44-3

出版日期:每月30日


发行部热线:0791-88524703


欢迎订阅,更多精彩微型小说等着您!






敬请关注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官方微信公众号


天下出版,洲上百花

ID:bhzwycbs



新刊抢鲜读丨刘正权:你为什么不狡辩

新刊抢鲜读丨刘正权:你为什么不狡辩

2016-07-13 刘正权 微型小说选刊 微型小说选刊




你为什么不狡辩    刘正权/文

金玉以为,对偷情这种事,男人怎么也该找个借口狡辩一下的,男人却没有。

换而言之,也就是说男人已经没了同她说话的欲望,狡辩是颇费口舌的。

金玉忽然心里就蹿上了一股无名之火,不是恨男人,而是恨自己多嘴的姐姐,怎么着今天也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你就不能换个日子挑明这件事?

姐姐自打和姐夫离婚后,就高举着讨伐男人的大旗向金玉喋喋不休地灌输天底下没有不偷腥的猫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

这一回,姐姐更是像《焦点访谈》栏目那样,用事实说话了。

金玉的男人,那个一贯脾气温顺、对金玉百般依从的男人出墙了,有照片为证。

出墙就出墙,问题是不能在金玉的结婚纪念日上让她知道这事啊。

残忍呢,这是。

金玉心里的疼就无法用文字来形容来描述了,也许他是迫不得已的呢。金玉在疼着时心里还没忘记为男人这么辩解了一句。

如果男人能给金玉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金玉可以假想成这事并没发生过。

男人却没狡辩的意思,也就是说,男人不但不是迫不得已,简直是心向往之了。

无论如何得让男人辩解一回,以彰显自己存在的价值,金玉这么想时看了男人一眼。

男人居然没心没肺地打起了呼噜。

一个跟自己同床共枕了八年的男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吗?金玉这么问自己时心里就恍惚了一下,你怎么就不狡辩一下呢?

狡辩不是让金玉相信什么,而是要让金玉觉得你出墙是有苦衷的,是受了诱惑的。

人,谁能没点苦衷呢,谁能不受点诱惑呢?

比如说金玉自己,也是有苦衷的。

金玉的苦衷在哪儿呢?金玉就回过头来审视自己,一审视,苦衷就出来了,金玉的苦衷在于她有个二杆子姐姐。

姐姐没读多少书,心窝子就浅,好话坏话就藏不住。

比如说金玉刚结婚那会,姐姐动不动就面授机宜给她,男人有钱就变坏,看紧你男人身上的钱,他想坏也没机会了。

金玉当时就开了句玩笑:“假如碰上女人愿意倒贴的呢?”

金玉姐姐立马恨铁不成钢地点了她一额头:“倒贴?只有你这样的傻女人才会倒贴的!”

这话有所指,金玉嫁给男人真的是倒贴,男人自始至终就没为她花过一分钱。

金玉不想做俗人,钱算什么?钱能跟好男人相提并论吗?

好男人老公被金玉姐姐弄得很没面子,因为,这话她是没避着他说的。

男人就淡淡笑了一下,说:“女人太精了男人未必会喜欢的。”

金玉姐姐听出他话里暗讽她霸道的意思来:“喜欢就能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啊?”难为她还晓得用“风生水起”四个字来反驳。

打那以后,金玉姐姐两口子还真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的,一直到波涛汹涌地离了婚都还风不平浪不静下来。为使妹妹不重蹈覆辙,她开始跟踪金玉男人,居然,就让她拔光草寻出了蛇。

风是姐姐生的,水是男人起的。

姐姐的讨伐旗帜还没亮起来,男人已经净身出了门。

姐姐有点意犹未尽:“就这么便宜他了?”

金玉看一眼姐姐:“还能把他怎么的?”

是啊,男人出门归出了门,孩子的生活费,家里的日常开支还依然在出,连户口都在金玉一家人的户口簿上。金玉暗里寻思过,也许,男人只是出去尝个鲜,日子一久,不就回来了。

男人是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的。

这么想着,金玉也就坦然了,等他回头时再听他的狡辩吧,那时候自己是可以这么拿捏他一回的。

男人有口才,狡辩起来一定很出彩,不像姐夫,笨嘴笨舌的,离个婚吧,被姐姐骂了个狗血淋头不说还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过后,金玉在大街上碰见姐夫,金玉说:“你怎么不狡辩一下呢?狡辩一下,姐心一软,就离不成婚了。”

姐夫说:“你姐给了我狡辩的机会吗?”

金玉可是给了男人狡辩的机会的。

然而,一年过去了,金玉再次见到男人时,却是在法庭的被告席上。

男人被告犯了重婚罪。

那个令男人心向往之的女人一把鼻涕一泡泪哭诉着男人怎么霸占了她的身体与青春,末了女人和她丈夫开出了一个条件来,如果男人把公司转给他们,他们可以撤诉。

显然,这是蓄谋已久的。

金玉满以为男人会拍案而起滔滔不绝为自己狡辩的,然而,男人只看了一眼金玉,竟淡淡冲法官说:“重婚罪我认了,判多少年都行,公司的法人代表是我妻子,我没权利给任何人。”

金玉是在一周后探的监,男人隔着电视屏幕冲她惨然一笑,金玉忽然就哭了:“你为什么不狡辩呢?那公司明明是你的啊。”金玉不知道,男人早在净身出户时悄悄把公司转到了她的名下。 


本文刊于《微型小说选刊》2016年第15期,将于8月1日隆重上市,更多精彩敬请期待!欢迎全年订阅我刊,订阅可咨询当地邮局,或直接联系我刊发行部(电话:0791-88524703)!


声明: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仅做学习、 交流,以及推广微型小说,不作商业用途。 

《微型小说选刊》投稿、荐稿邮箱:

wxxsxk23@163.com

《微型小说选刊·金故事》投稿、荐稿邮箱:

jingushi23@163.com

欢迎各位踊跃投稿、荐稿!期待您的优质稿件!


《微型小说选刊》每册定价4元,全年96元

国内统一刊号:CN36-1089/I

邮发代号:44-22

出版日期:每月1日和15日


《微型小说选刊·金故事》每册定价4元,全年48元

国内统一刊号:CN36-1089/I

邮发代号:44-3

出版日期:每月30日


发行部热线:0791-88524703


欢迎订阅,更多精彩微型小说等着您!






敬请关注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官方微信公众号


天下出版,洲上百花

ID:bhzwyc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