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制作和供养擦擦的功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早料到,赵雷会被《歌手》淘汰丨铁打的赵雷,流水的粉丝

2017-02-20 花无缺 芯片人片布斯 芯片人片布斯


 

几周前春节刚过,

湖南卫视打开了尘封多年的佳酿,

让赵雷上了《歌手》,

不出意外的那首《成都》,

不出意外的好听,不出意外的上了热搜。


那时赵雷粉丝不出意外的不乐意了:

 

在你没火的时候我就开始听你的歌,看到你现在火了,我感觉我的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被人抢走了。

@芳芳lm

 

你怕是要红了。不是我一个人的秘密了。

@地铁出没的小白鸽


在小编的密切关注下,

不出意外的,

上周赵雷被淘汰了!



但大家似乎并没有多么愤慨,

当初高喊“赵雷终于红了”的人也不知踪影。

其实,赵雷被淘汰早就是预料之中,

民谣的火爆现象本身就是,

流水的民谣,流水的粉丝,

来来去去还是小众喜欢,

今天的“民谣热”更像一场派对,

有关和无关的都喜欢插一脚。

 

走过《董小姐》《南山南》沦为爆款,

变成口水歌又慢慢低落的老路,

相信现在的《成都》应该也不会火太久,

很快就要被流水的粉丝忘记,

重新回归那些民谣铁粉的歌单。

 

为什么民谣总是突然的火起来,

又悄然的沉默?



一双颤抖的手点起一根褶皱的香烟,

几把破木吉他,没有信用卡也没有她,

没有二十四小时热水的家,

民谣里基本不会出现贵于两百块的物品,

相似总让人怀念,一手感情牌,

就是民谣火起来的基本套路。

 

很多人遭过没钱买烟的罪,

更多人正在吃没有热稀饭的苦,

每句歌词都找准了,

听众情绪的最大公约数,

才有了哭到妆都花了的满分群演。

 

时光拿走了你的美丽

岁月带走了我的脾气

三十岁的眼泪还流有青春余味

——赵雷《三十岁的女人》

 

即使我还是个穷人 但这里还是有期待我的人

即使北京再拥挤 还是给我留了一个位置的

——赵雷《开往北京的火车》

 

无论是三十岁的女人,

还是去往北京的人,

大批大批的人同病相怜,

听了歌词而惺惺相惜。

 

 

然而我们不能只点潮湿的烟,

不会一直住在地下一层,

歌词带来的点点感触和心动,

很快就会被现实吞没,

邋遢质感的生活始终不是我们的最终追求,

民谣里的黄昏、乡音、孤单,

想爱又爱不到的姑娘,

对大多数人来说,

都是立志想要改变的现状。

 

民谣缓缓道出的调子,

哪怕能奏出心底的荒芜,

追究还是比不过那些华丽的高音、炫技,

就像那些华丽的,慷慨激昂、五光十色的,

总是更能吸引我们,并且吸引的更久一些。

 

至少无论是歌曲还是现实的回京列车上,

都满载了向往南方的人儿,

和热爱家乡的孩子。

春节返程遗留下来的,

“是撤离还是喧嚣尘上”的问题,

也自有答案。

 

 

民谣火于一时而无法火一世的命题,

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

我们最大的乐趣就是消费爆款,

可偏偏炒作是惯常的套路,

烂大街一直都是最终的归宿。

 

去年在李安电影,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

也演了一出过度消费而落魄收场的戏码。

成为美国英雄凯旋归来的人民英雄,

被大众疯狂消费,

他们是表演台上的小丑,

是制片人眼中的特龙套演员,

在他们的价值贬值后,

被各种怀疑搞基,

受到嘲笑、讥讽、谩骂,

片尾他们决定回到熟悉的战场,

试问那些欢迎他们回归的,

拉拉队员、媒体、领导都去了哪里?

 

美国大兵的故事告诉我们,

一旦被吹捧到一个高度,

就有越多的逆反心理想要把它拍下来,

越是增加曝光度,

越是加快审美疲劳的真理。

同样对于被过度消费的好歌来说,

它又能在榜首撑多久?

 

继《南山南》《董小姐》,

被网民恶搞成段子,

大街小巷都是头顶一片草原的旋律后,

很快沦为口水之歌,

审美疲劳下,

这些爆款民谣正式被打入冷宫,

街头巷尾还是荡起了你是我的小苹果。

 

很多人庆幸民谣终于火了,

至少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

但即使有幸成为爆款,

兴盛衰落的周期也如此之短。


再纯真的音符,

也经不起市场和大众的消费。



 

 

现在或许有些能理解民谣铁粉的愤怒,

他们视为珍宝的东西,

却被讨论、被消费,最后被抛弃。

都说民谣不适合参赛,不适合竞技,

那么它最好的状态就是只奏响心中的小调,

让喜欢的人“一生有你”,

消费它的人都“飞到城市另一边”,

让已经为它构好,

大红大紫蓝图的营销号“易燃易爆炸”。

 

小河曾这样定义民谣:

当我们含羞时,我们弹吉他唱歌;

当我们孤独时,我们弹吉他唱歌;

当我们丑陋时,我们弹吉他唱歌。

民谣就是脚踩大地,不害羞地歌唱。

 

民谣音乐确实给人带来归属感,

在音乐市场依然平淡的今天,

让我们情绪泛滥,

然而在消费和追忆了一场场民谣盛宴后,

民谣还是要归于平淡,

以最朴素的姿态出现。

 

现在赵雷火了,

你还记得唱《南山南》的那个人吗?

下一个赵雷又是谁?

当然好音乐应该被更多的人知道,

但随着时间,留下的只会是少数。

 



靳松《老路小路》唱到


小路背着一把吉他 走上一条离家的路

那是一条混不出头 也不能够回头的路

——以此献给所有民谣人

 

 

 

 

 

不比华丽的华丽,

比朴素的更平凡。



芯片人片布斯
 
Chipman-Pinbes


Read more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