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制作和供养擦擦的功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被妖孽化的英雄归国,凭什么到了家门口还要赶他走?

2017-03-04 杀马特雪 芯片人片布斯 芯片人片布斯




【杨振宁放弃美籍成为中国公民】

此消息一出,

就迅速在中国互联网上激起涟漪,

舆论场上这些年来,

围绕杨振宁的复杂情绪再次涌起。



比起他到底有哪些学术成果,

或者推动了哪些科研进步,

人们似乎更在乎,

变成中国人有一个年轻的妻子这件事。

 

且不说一个人选择哪国国籍,

完全是他自己的事,

以杨先生的地位,

你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凭什么妄加指责!

只是没想到,

如今这种国籍的转换,

仍然会触到国人爱国情怀的敏感神经。



似乎没有选择在中国最危难的时候回国,

成了杨振宁先生一生的污点,

和不爱国的佐证。


难道在国人眼里爱国就一定要共苦吗?

 

1950年邓稼先回到一穷二白的中国,

而杨振宁留在了繁荣的美国。,

无疑是所有谩骂声的起点,

在和邓稼先先生的对比下,

人们的情绪更是空前高涨。

 

邓稼先在归国后研制核弹的工作中,

曾有这么一段故事:



一次爆炸失败后,为了找到真正的原因和遗落的重要文件,邓稼先当仁不让走进了那片高辐射的危险地区。(也是正是这一次危险的经历,为以后邓稼先的不幸逝世埋下了伏笔。)1986年7月29日,邓稼先因癌症晚期大出血去世。

 

邓稼先病重期间,杨振宁曾来华看望他,问他道:“国家到底给了你多少奖金啊,值得你把命搭上”。

邓稼先对他说:“二十块,原子弹十块,氢弹十块”。


自古以来,

伟大而英勇的个人形象,

战乱中无私的牺牲和奉献,

总是能轻易撩拨国人的情绪。

而这件事一度成为杨振宁先生,

被通戳脊梁骨的导火线,

邓稼先的英雄形象,

也被标榜为“什么是中国的脊梁”的典范。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

有拚命硬干的人,为民请命的人,

舍身取法的人,这些人构成了中国的脊梁。

——鲁迅

 

后来在诺贝尔奖颁奖仪式上,

杨振宁也做出解释:

 

“我是中华文化和西方文化的产物,

我愿意我既以我的中国传统为骄傲,

同样的,我又专心致于现代科学。”

 

虽然同甘共苦值得尊敬,

可锦上添花者亦不必苛责。

 

五六十年代的中国,一贫如洗,一无所有,

连一台进行基础研究的粒子对撞机都没有,

和邓稼先研究军工产业不同,

研究基础理论物理的杨振宁回国有什么用?

适当时候的共苦者是英雄,

错误时间的共苦,

或许并不会带来更好的结果。

 

我们是否可以试想一下,

一个对政府没什么用的知识分子,

在文革期间会有怎样的遭遇?



同为世界物理学家的黄昆1951年回国后,

就在北大物理系任教,

1977年出任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所长。

【1951/1977】这两个数字,

是档案上关于黄昆先生的所有记载,

而中间近20年的纪录是空白的。



文革时期,黄昆被迫接受劳动改造,每天穿着一件实验工人穿的蓝大褂负责在实验室洗瓶子。师从诺贝尔奖得主的极具天赋的人,却做着连小学文化程度都不需要的工人工作。

 

1968年夏,黄昆又毫无根据地被怀疑加入过国民党,在一段时期内被隔离审查。

 

1977年文革结束后,邓小平请黄昆出任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所长的时候,黄昆自己犹豫了一阵子,他说:我的研究工作已经中断了20多年,现在已经快60了,怎么能胜任这个职位?



前车之鉴在此,

为何还有人能理直气壮的说,

杨振宁应该回国与国共难呢?

难道没有牺牲就没有胜利?

既然五六十年代的中国,

没有能力和环境能实现杨振宁先生的抱负,

比起在美国一展抱负,

再把最高水平的科研带回中国,

在大学里教书,才是一种才华浪费。

那些在《丑陋的杨振宁》一文中,

用【厚颜无耻】来定义英雄的人,

抓着所谓的把柄不放的人,

才是真正的厚颜无耻。



  

其实再细细研究,

更多的人无非是抓着杨先生的两点不放,

【一个相差54岁的妻子】

【在清华免费住着千万的房子】。

朋友圈和微博的评论,

基本上迎合了部分小资阶级受众的关注点,

将科学家的评论彻底天涯八卦版化。

 

如果说杨振宁不爱国,

那用一颗八卦的心,

去诋毁一个世界级顶尖的科学家就伟大吗?

 

这些言论和评论网上明星炫富,

带嫩模开房的言论如出一辙。

人们宁愿关心一个蹩脚演员的,

吃喝拉撒和鸡毛蒜皮,

也不关注一个科学家的成就,

并对其私生活指指点点,

这种视角本身就是错误。



借用蔡康永的话:


我们看到别人踢足球,

但我们自己瘫在沙发上,

我们看到有人在打仗、

有的房子被火烧,

但我们只有力气烦心我们的背痛和青春痘,

我们关心一堆存在或不曾存在过的,

皇帝大官格格大侠煞有介事地活着,

但这些人永远不会关心我们,

连看都永远不会看我们一眼。

我们见证各国人种在我们眼前抵死缠绵地恋爱,

但我们自己好寂寞。


大概是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了,

很多曾经重要的东西可以挥霍和浪费了,

很多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被提上了日程。

 

每时每刻有数以万计的人,

在直播着形形色色的内容,

直播泡沫在初期就吸引了,

约7.5亿美元的风险投资,

《速度与激情7》男星保罗去世,

被当做最大的卖点,

一如既往地引发怀念,

不出意外的获得十五亿票房,

黄晓明结婚时,

适逢屠呦呦教授获得诺贝尔奖,

前者烧了几亿的豪华婚礼在媒体上大出风头,

而后者却寥寥几笔轻轻带过。

 

我们只选择有趣的,不选择有意义的,

我们偏爱轻松的,却忽略沉重严肃的。

我们不再为了一日三餐烦恼,

提高生活情趣成了首要任务,

可精神生活看似丰富的背后,灵魂依旧空虚,

以至于我们用调侃戏子的方式,

去调侃以为世界级科学家。

“娱乐至死还是撕裂站队”是大多数人,

至今都没有思考过的问题,

这才是民族悲哀!

 

现实社会的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体育、科学、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

——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




我们都沉浸在媒体带来的假象欢愉中,

哪怕再多人号召“要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也依旧无动于衷,口号归口号,行动归行动。

改革开放、言论自由的互联网环境下,

都已经看不到中国人的一点点理智。

 

容忍苹果icloud艳照曝光事件,

容忍大众汽车尾气丑闻,

容忍09年丰田召回事件,

却对小米手机发热、格力电器出手机、

淘宝卖假货等问题吹毛求疵,

我们对外国友人献出200分的热情,

却对一个归国英雄恶言相加,

既不能接受那些名人作家移民国外,

也不能接受一个伟大的人弃外籍回国,

甚至为其扣上“汉奸”卖国求荣之流的帽子。

我看不到国人对待“重大事件”的标尺在哪里,

或许中国人的标准就是没有标准。

 

那些砸车的,抵制日货的,

怎知日本街头的一块大屏幕画面转播,

不经意间就能撬动起,

整个中国大陆960万平方公里疯狂的自残,

而我们中的很多人还以为自己是英雄,

那些围住日资花园酒店的人,

那些拉起横幅,拿起棍棒的人,

是一群流氓以中国同胞的名义为野蛮辨护。

俞敏洪评论说:“野蛮救不了中国”。

当【野蛮】二字跃然纸上的时候,

作为中国人难道不会心痛吗?



  

虽然听了很多“中国这些年变了”的言论,

但在“杨振宁事件”上还是原形毕露,

面对事情第一反应永远是真实的,

哪怕之后有再多大V帮忙洗白,

很多人还是露出了狰狞的嘴脸。

 

无需持偏见,什么时候回国都不晚,国之瑰宝理应受到礼遇。

——人民日报

 

无论什么时代,在哪个国家,

评论区都是没有硝烟的战场,

我们的每一句话,都不仅仅是一个符号,

而是一个观点、一种态度,

流言也会杀人,三思而后行,

更何况我们现在正在对英雄苛责以待。

 

是冲动野蛮散播了低智、偏执的病毒,

才使语言贫乏、思想激进,

使真正的道德价值被蒙蔽。

对科学家也好,对国家大事也好,

往后必须坚守最基本的原则,

确定最基础的标准。




勿用圣人的标准去要求公众人物,

勿用民族英雄的标准要求科学家。



芯片人片布斯
 
Chipman-Pinbes


Read more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