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制作和供养擦擦的功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汤兰兰案:一篇100w+比人命还重要吗?

2018-02-06 住在月亮上的人 芯片人片布斯 芯片人片布斯


在微博热搜被下令整改暂时下架的一周里,原以为会风平浪静,却没想到在一月最后一天,坚持做“内容”的澎湃新闻,一篇标题《寻找汤兰兰,少女称遭亲友性侵11人入狱多年,她却失联》文章席卷所有媒体平台,无孔不入——


汤兰兰是谁?

为什么一夜之间主流媒体都在寻找她?


十年前国庆节,汤兰兰目前万秀玲接到十四岁女儿的电话:“妈,我怀孕了,是我爸的”


万秀玲当然不信,带着亲戚来到寄宿学校想接女儿回家,却被拒绝,二十天后,汤兰兰在一对好心夫妇的帮助下,亲手写了一封震惊所有人的检举信。


汤兰兰举报的是自己的父亲、爷爷、叔叔、姑父、老师、村主任、包括不认识的乡邻等几十余人,从她六岁开始,遭受不同程度的强奸轮奸。


在一个六十余人的小村里,汤兰兰举报了就有二十余人,在当月底,村内十六人被抓,而整整四年时间的审理,包括其父母在内的11人获刑,罪涉强奸罪、嫖宿幼女罪,其父母还被判强迫卖淫罪。

汤兰兰在检举信里说:

我被爸爸强奸时,妈妈看到没管;

我被爷爷强奸时,奶奶看到没管;

我被表哥强奸时,表哥妈妈看到没管…


也许是人性良知限制我的想象力,无法理解会是怎么样的父母纵容他人侵犯自己的孩子,如此匪夷所思耸人听闻,即便是最优秀的编剧也写不出这样的人间地狱。


从六岁到十四岁汤兰兰经历长达八年的绝望,终于那些欺负她的人受到法律制裁受到应有的惩罚,在妇联和当地警察共同努力下给予她最大的善意,让汤兰兰从地狱里爬出后重获新生。


可是十年后的今天,一篇新闻稿顷刻之间就让汤兰兰重回地狱。



彭拜新闻在没有任何取证的情况下单凭汤兰兰母亲出狱后的一番喊冤之说,就言辞凿凿地发文质疑汤兰兰案情有疑点,枉顾逻辑不谈法制,便认为汤兰兰当年是诬陷,让全家锒铛入狱。


无独有偶,随后凤凰资讯也发表一篇名为:“知情人披露重要信息 汤兰兰强奸案背后疑点重重”的文章,所有疑点皆为接连出狱的被告者的怀疑,却又拿不出任何证据加以辅助,新闻媒体人什么时候开始不再以“真相”为目的了?


所谓的追求新闻理想,追求媒体正义,澎湃新闻、新京报想为11名犯罪者翻案,无非就是想吃人血馒头,博取一个非常可观的阅读量。激起民愤大骂澎湃、新京报:


“你们简直畜生不如。”



福勒说:“人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而不在乎真相。”


我们所看到的世界,不过是我们选择看到的样子。我们想要的真相,不过是合乎我们自己口味的真相。


澎湃记者为了传播自己所坚持的正义,于是想尽办法,字字诛心想逼已经隐姓埋名的汤兰兰现身,甚至将她的新姓名新住址等信息,直接或假装间接的公之于众。


他却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可能,万一汤兰兰真的是受害者呢?


正如五岳散人所说:“哪怕这事儿有一分可能是真的,这种泄露身份信息的报道,也会对其造成再次的巨大的伤害。”


“14岁”、“性侵”、“送全家进监狱”、“失踪”,每一个词都是那么的吸人眼球。


作为多年来一直坚持“内容为王”并且饱受赞誉的严肃媒体,为何在没有任何可以质疑司法结论的证据下,单凭被告人的证词就敢行文发布,话里话外都暗指当年案件另有隐情?


如果真是对案件存疑,直接向公检法系统地提出申诉要求案件重审?为何要利用传播最快也最现实的网络媒体,形成利剑戳向最无力的受害者?甚至不惜曝光汤兰兰的最新户籍,又意欲为何?


在这个网络信息爆炸,人人都能发声的年代,新闻媒体被声誉为:“无冕之王”,慢慢变成独立于立法、行政、司法之外的“第四种权利”,大众相信他们能够为社会偶尔缺席的正义呐喊,为边缘弱者发声,纠正社会中难免会存在的微小误差。


可有些新闻媒体人将公众对他们的期待当成鸡毛令箭,真以为自己成了万人之上凌驾于一切准则的王,把满足个人功利心的报道自由凌驾于公平正义之上,他们早已背叛了社会给予他们的期许,也背叛自己当初选择这份职业的初心。


谁还在乎真相是什么?他们在乎的只有流量!


在新闻传媒业内,所谓新手只会追逐热点,而高手是制造热点。澎湃新闻记者就亲自证明了这一点,在微博热搜下线时,依然硬生生的制造出一个刷爆众人眼球的热点新闻。


作为新闻记者,追究真相,提出质疑都没问题,但追究真相不代表可以泯灭良知,利用舆论把当年的受害者推向风口浪尖,用所谓“追求真相”的借口毁掉一个好不容易从地狱爬出来的女孩重生的机会。


人性中的那一点善意,是这个寒天费尽心思让汤兰兰案重新引爆的那些媒体人所匮乏,他们不知道,比职业更高贵的,是闪烁人性光芒的操守;比热度更长久的,是人性深处携带的温度。


或许这则新闻火爆之后,不论是性侵案,还是冤假错案,哪一个都匪夷所思,哪一个都不容忽视,所以即便只是十年前的陈年旧案,即便早已被司法部门盖棺定论,对媒体来说,都是一场稳赢不输的流量战。


对于他们来说一个鲜活灿烂的生命并没有一篇百万+的阅读量来得重要。


茨威格说过:“他出卖了他的才能,做下文丐的工作,跟文学制造家合力生产,帮助制造舆论,成为了一个新闻界的妓女。”



通往地狱的道路,往往是善意的石头铺成的。但是这个世界,从来不缺泛滥的正义,缺的是理智和克制。当正义没有原则毫无节制地横行于世界上,它将成为最大的恶,因为它以正义之名制造了无数恶人。


所以,我们要做正义的人,但不能做盲目正义的人。


不需要那么急着去下定论,在真相尚未揭开之前,让子弹继续飞一会儿。


正义感爆棚的群众,大家都希望这个世界能够永远太平,永远美好,没有人受伤害,可是人性的复杂阴暗一面就决定了伤害的必然性。


汤兰兰案件的出现,让我们重温了这起匪夷所思的恶性事件的发生经过,在目前所流出的案件本身,确实也有疑点出现,可是当年的被告人在如今所描述的一切,到底是还原真相?还是虚构事实?


究竟谁是施害者?谁又被害人?


我们凭借感觉和经验觉得,汤兰兰就是受害者,可万一我们错了呢?

我们凭借网络和媒体发文认为,那十一人才是受害者,可万一我们错了呢?


这个时代最大的危机,可怕在于谁会讲故事,谁会煽动情绪,谁就手握舆论大权,然后无往而不利。


请记住能够论证“真相”只有司法机构,而不是你手机里那几篇10w+文章。




芯片人片布斯
 
Chipman-Pinbes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