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方舟子又跳出来了!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新一轮博弈,开始了!

历史之碎:邓-小-平前妻金维映(鲜为人知)与他的儿子李铁映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分税制是在逼良为娼

2016-08-26 刘正旭、蛮族勇士 干货精选 干货精选


欢迎点击上方蓝字免费订阅!



妙笔写作工作室,为您创作各种体裁妙文

资深专业写手淘宝等您请搜店铺“妙笔写作工作室


PS:点击本公号首页下方菜单 太精彩、和谐岛,读取精选文章。



核心观点

分税制改革之前,中央和地方的税收分配比例是3比7,改革之后倒了过来,中央拿7,地方拿3。收入分配比例虽然改了,但是事权没变,最需要花钱的民生领域依然是地方政府的职责,也就是说,地方政府拿着3成的收入,要干7成的事。


在2012年的全国人大广东团分组讨论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地税局局长王南健率先开腔,直指当前的税制问题。他说,“要给地方更大的财权。”

  “分税制一定要完善。”王南健说:“100元的GDP,中央就拿走了55元。”王南健解释,这样的量化,最直接的反映了当前分税制的问题。中央拿得多,但实际上用得不好,而地方拿得少,实际上承担的财政支出却非常高,“上头点菜,地方埋单,地方政府苦不堪言”。

  “结果就是‘逼良为娼’。”王南健接着说,为了完成不停加码的任务和指标,地方政府只能搞土地财政,甚至是增加收费项目,甚至是下达一些不切实际的财税增幅指标,“这是逼着地方干坏事”。

  “中央拿走的钱,用于专项转移支付占了很大一部分,这个问题就更大了。”王南健说,这是“跑部钱进”的根源。而转移多少,就看关系,关系好就多给点,不顾实际,结果造成很多浪费。


新快报特派记者 刘正旭 报道




分税制是所有经济问题中最大的毒瘤


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这个东西,走的还是王安石那一派的路子,无非就是集天下财富于京城,强化中央集权。

照理说,政府的财税体制,是建立在事权分配的基础之上。中央政权干多少事,地方政权干多少事,大家根据各自干的事情的多少,按比例分配财税收入。在汉武帝和王安石的时代,这个国家最重要的事,就是抵御游牧民族入侵,维持中华文明的延续,所以王安石可以占据大义的名分,理直气壮的聚敛天下财富。现在眼看着我大中国再次陷入生死困境,所以强化中央集权,把全国的财富都归集到中央手里,让看起来公平公正的中央政府掌握最大的资源,好钢用在刀刃上,把有限的财富用于救援最惨的地区,或者操办大项目,这同样也具备了大义名分。所以分税制改革从1994年开始推行,朱氏原本以为这事会遭遇巨大的阻力,结果到1995年就全面完成。

分税制改革之前,中央和地方的税收分配比例是3比7,改革之后倒了过来,中央拿7,地方拿3。我们必须知道的是:收入分配比例虽然改了,但是事权没变。属于中央的职责依然就是军事外交这一块,而最需要花钱的民生领域,依然是地方政府的职责范围之内,也就是说,地方政府拿着3成的收入,要干7成的事。

  现在我们回头看的话,王安石的聚财式变法,以及我们今天的分税制,其实都是建立在两个基础之上:第一,生存困境;第二,中央政府在财富使用的高效性。这两点缺一不可。没有了生存困境,中央聚敛财富的行为就没有了正当理由,按事权分配收入才是正当的。而如果中央政府乱折腾,瞎花钱,那就万事皆休。王安石变法之所以最终失败,全数被废,是输在了第二条上,他聚敛了举国的财富,最终却在跟西夏的第四次大会战中无功而返,基本上瞎花钱的罪名跑不了。

    而我大中国,则很快遭遇了第一条困境。2000年之后我大中国经济已经缓过了气来,GDP增速恨不得长年维持15%以上,放开管束之后的民营制造业发展得如火如荼,尤其是2000年加入世贸之后,中国迅速成长为世界工厂,生产了全世界15%以上的商品,中国制造横扫全球,把欧美的基础制造业打得哭爹叫娘,产业工人纷纷失业,底特律都被打到要破产,工会组织们对中国恨之入骨,但是拿物美价廉的中国制造一点办法都没有。到这个时候,再拿所谓的生存困境出来说事,就非常无聊了。中央政府富得流油,手里的钱多到没地方花,一到年底就突击上项目;而地方政府穷得死去活来,为了多收点税,整天派城管跟流动小贩打架,没事就拖欠老师工资,最后还形成了卖地财政,搞暴力拆迁,造成各种社会矛盾的严重激化。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于时移世易,分税制早已经丧失了正当性,但中央政府啃大蛋糕啃习惯了,硬是不肯撒手。这个问题到现在都没能解决,恨不得算是中国所有经济问题中最大的毒瘤,只要触碰一下,就要喷出一股股恶臭的毒液,把所有人统统淹没。

 

文:蛮族勇士



财政包干制与分税制的通俗读本


作者:祝逸龙 来源:知乎


钱总要有人赚,有人用。国家做为超大型机构,要维持它的正常有序的运行,当然需要钱,而且还要大量的钱。那么钱从哪里来。

放眼望去,我所看到的听到的闻到的都应该是国家的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but你堂堂一个国家老大总不能自己去挖矿吧。so easy,交给下人去做。我供你吃提供你住的地方,你就给我拼了命的干,说不好哪天劳资开心让你多劳多得(其实也就是你地方把该交的税交了,其他的爱咋咋滴。如果任务没完成,年底了你该上交的款没交齐,那么对不起了。结果就不必多说了……orz,我是老板,你是我雇来的,你挖到的金矿啊什么的都得上交知道了吗,不然把你拉去喂狗。

话说这个工人一开始还是很听话的,老板是个好人啊,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得好好报答他啊。但是人分三六九等,总有那么几个人是能力强的,有经济头脑(像北京啊,上海啊,深圳啊就属于这些人),每年总是能早早的把税交好,而且自己手里还有大把大把的钱剩余,也总有那么几个比较弱的(甘肃啊,内蒙啊等等),属于三级残废,自己活得够呛,每年到年底了支支吾吾拿不出来,还要老板救济。长久下去,这老板当的也不够不像个老板。因为无法估量自己都低有多少财产,那些雇工又不老实,挣得多了又不肯上交。有时候想向他们借点钱,都不肯。


------------------------------------财政包干制到此结束

从此开启了一个新的篇章----------------------分税制闪亮登场


  这老板也不至于蠢到那种地步,当然知道贪欲可以吞噬他们的良心。后来就想出个新的办法。他就跟底下的31个工人说,我现在跟你说一下新的规则,你可以说不,但是很显然,我可以找到替代你们的人选。他们哪敢说不,一个劲的点头哈腰,连声说是是是,老板教训的事,以前是我们不对。

  老板说肃静,下面我来讲下规则。我给你们31个人划分土地(混蛋,划给你了就代表是你的,#我的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这是我借给你的,你们得交租知道吗。众人齐声说“啊~~~~~~,去年买了个表,心里嘀咕着我们哪来的钱交租“这个地租呢,老大我不会收得太高的,我会让我的智囊团计算一番的。那么这个土地呢,老大我给你了,至于你拿他来干嘛呢,我不管。你可以拿他来开店对吧,建猪场对吧,你们也可以把他们转租给外人。这些收入就是你自己的了,看你能力办事。但是你们开店要有各种证书对吧,这个得有,必须有,那这个证书怎么办呢,你到我这里买。卖出去一张,我4,你6.这个比例到时候是可以商量滴。年轻人,放手去干吧,天下是属于你们的(这其实就是分税制中的中央税,地方税,中央地方共享税)。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31个工人就各显神通了,至于把自己的那块土地打理的怎样,就因人而异了。但总之,大老板就是只知道收钱不知道干事,有时候干的还是缺德事。



来源:金羊网等

文章不代表 干货精选立场


声明:本文来源若标准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利,烦请发公众号消息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妙笔写作工作室,为你创作各种体裁妙文

资深专业写手淘宝等您(请搜店铺“妙笔写作工作室”)

https://shop155539725.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Kom2CZ


长按二维码识别后关注 干货精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