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北大教授:多数人无知和少数人无耻给中国带来空前的灾难

中/国女排传来噩耗! 金牌没收, 或被禁止参赛2022年奥运会?

1956,交出你的财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辱母杀人案,“辱母不护,辱国何御“?

2017-03-29 有你真好 有你真好

👇点一下

赞赏


从前,保护我的是妈妈,

现在,轮到我保护妈妈。

因为我是她孩子!
                                   ----- ----了凡四训
 

01一言激起千层浪

最近,大家肯定被“刺死辱母者”一案刷屏了。

为什么《南方周末》一篇《刺死辱母者》的新闻报道一天之内被刷屏,引发民众滔滔怒意——它激起的不仅仅是每一个孩子对母亲所遭侮辱苦难的愤怒,还有一则沉重而严肃的拷问:极端侮辱面前,当公力救济不足,我们应该拿什么维护自己的尊严?让国学君想到一句话:辱母不护,辱国何御?


面对这则拷问,案件当事人于欢的选择是:拿起刀,和11名侮辱自己母亲的催债人拼命。
 

在他拿起刀之前,他和他的母亲苏银霞所遭受的,用《南方周末》报道的描述词汇是:“极端手段侮辱”。


事件经过:


案发于去年4月,原委十分简单:女企业家苏银霞因企业资金周转不开,不得已,向吴学占先后借款135万元,并约定月利息10%。如此高的利息,显然已超法律规定的利息上限,是典型的高利贷。


苏银霞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仍无法还清欠款。这时,放高利贷的吴学占找来了一帮“暴力催债人”,这帮人催债所用的手段,恐怕放在我们的电影里,都会被剪掉:
 

案发前一天,在苏银霞已经抵押的房子里,“吴学占让手下拉屎,并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要求还钱。”


第二天,虐待和侮辱升级。

 

苏银霞和儿子于欢被限制在公司财务室,不允许出门——这显然已经在事实上形成了“非法拘禁”。然后,是无止境的、令人无法忍受的侮辱:

 

杜志浩脏话辱骂苏银霞,“什么话难听他骂什么,没有钱你去卖,一次一百,我给你八十。学着唤狗的样子喊小孩,让孩子喊他爹。”;

 

杜志浩脱下儿子于欢的鞋子,捂在母亲苏银霞的嘴上,还故意将烟灰弹在苏银霞的胸部;

 

儿子于欢不忍母亲受辱,试图反抗,被杜志浩掌掴;

 

然后,“杜志浩脱下裤子,一只脚踩在沙发上,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


到底是什么样的“极端手段侮辱”?这篇报道很克制地,并没有进行详细阐述,但身为读者的我们完全可以想象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极端手段侮辱。

 

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欢已经“咬牙切齿,几近奔溃”。随后警察终于来了,说完“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这些话,就要到外边去问怎么回事。

 

于欢往外冲想跟着出去,仿佛是要寻求保护,但催债人把他拦下,混乱之中于欢脑海中已经无法进行理性思考了,唯一的念头只是保护母亲和自己。

 

他从桌子上拿起一把刀,将四名催债人捅伤,其后,当中的一人在去医院途中失血过多死亡。

 

过后,法院判决的结果是:于欢虽然当时被羞辱了,但对方也没有人使用工具,于欢“不能正确处理冲突,持尖刀捅刺多人,构成故意伤害罪”,不过看在他自首的份上,才“从轻”判处无期徒刑。

 

小编想说的是,当一个人如果失去了理智,你无法保证他能够做出什么事!换位思考,如果你要一个眼见母亲被羞辱的孩子,面对歹徒能够“正确处理冲突”?


 

小编想起 孔子与子夏 的一段话:


子夏问于孔子曰:“居父母之仇如之何?”

 

孔子曰:“寝苫枕干,不仕,弗与共天下也。遇诸市朝,不反兵而斗。”

--《礼记.檀弓上》

 

孔子回答说:“睡在草垫子上,拿盾牌当枕头,不去做官,决不跟仇人共同生活在世界上。不论在集市上还是在朝堂上,只要一遇到仇人,应该马上动手杀他——腰上别着家伙就抄家伙,没带家伙的话,赤手空拳也要上!”即使谦和隐忍如孔子一般的圣人,提到辱母这件事,也是如此态度!足以让今人深思。


02辱母不护,辱国何御?


从前,保护你的是妈妈,生病了,是妈妈整天抱着你恨不得替你生病;受委屈了,还是妈妈轻轻把你揽在怀里给你安慰,一粥一饭,半丝半缕也都是她替你操办。

 

而现在,是时候轮到你保护妈妈了,她走路慢了,就慢慢搀着她,就像小时候她拉着你的手走路一样;她记忆退化,不记得人了,你就一遍遍叫她“妈妈”......。

 

从春到夏,由秋到冬,母亲陪我们长大,我们却只能陪母亲变老。父母见证了我们的成长,我们却只能送走不断衰老的父母。

 

我阻挡不了时光对她容貌的摧残,我也阻挡不了时间的年轮把她的生命碾压,但除了这两样,再没有任何力量能伤害到她。一旦谁伤害到她,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和他对抗,哪怕是我的生命,因为我是她孩子啊!



在“发微博比报警管用”的今天,太多的人有着一种不安与不信任。


一个有杀人前科的罪犯为何会逍遥法外?一个路人皆知的违法高利贷组织为何能横行乡里?


没有公权力的保护,我们千千万万的人都可能变成于欢。因为人心要是倒了,是很难再扶起来的。


不管将来事件会如何反转,我们希望法律能真正保护弱者,当我们面对凌辱时不必当一个窝囊废。


请原谅我对被杀者毫无同情,因为聊城讨债人的生殖器,就摆在所有人的脸上,它羞辱的不仅是他娘和儿子,而是法律和人民的血性和良知!


“辱母不护,辱国何御“?

⊙投稿邮箱:467078099@qq.com(欢迎您原创投稿)

赞赏

请点击赞赏,给小编打赏点银两吧!

Read more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