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大国发院院长姚洋:不要误判美国衰退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首例!70年住宅土地使用权到期续期”,按房价1/3收费!

江泽民的退休生活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王林病亡为何仍被开涮?

2017-02-14 区志航 区志航

《那一刻》2013年7月22日江西芦溪 气功大师王林事件



        元宵节一过,标志着春节结束,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俯卧撑”也不例外。先从2月10日前往巴黎戴高乐机场准备飞回广州途中收到的“大师”王林病亡事件说起吧。本来死者为大,不该说三道四,但王林之死并没被节庆淡化而让舆论停歇,各种开涮和追问此起彼伏,为什么?我还是用当年创作的相关“俯卧撑”作品说话,并从众多相关文章中转发两篇,【阅读原文】链接的是百度百科《王林》。



“大师”王林走了,留下太多遗憾

文/朱永杰


        排气量最大的“大师”王林,没能活过鸡年元宵佳节,于2017年2月10日因病死亡。这则消息是江西省抚州市中院发布的。如果按他1947年出生,他就算活了七十岁;如果按他1952年出生,他就算活了六十五岁。这个岁数不算大,他会气功,会魔术,又是富豪,起码要活够一百岁,才对得起“大师”的称号,对得起那些拜在他名下鼎鼎大名的弟子们。

        但是,自2015年7月“大师”王林被逮进看守所失去自由,也不过一年半时间,这个老人就迅速衰老,疾病缠身,竟然连法院开庭审判都不能出庭说话了,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因为,我们实在太想听到他的声音,听听他怎样为自己辩护,听听到底杀害了徒弟邹勇没有,听听他和刘志军的故事,和朱明国的故事,和马云的故事,和赵薇的故事,和一大群公众人物的故事。

        然而,我们听不到了。“大师”王林患了一个奇怪的病,我们很少听说。据闻,他因患ANCA(抗中性粒细胞胞浆抗体)相关性血管炎、自身免疫性周围神经炎,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而亡。该病常累及全身多个系统,引起多系统多脏器功能障碍,常累及的部位为皮肤、肾脏、肺、神经系统等,临床表现复杂,变化多样,大多数属疑难杂症。

        四十年前,上世纪七十年代,王林曾因调戏妇女入狱。在那里他认识了监狱长丁鑫发,此人后来官至江西省检察长。出狱后,上世纪末国内“气功大师”满天飞,到处都有人体特异功能的神人,一时间神州大地妖气氤氲,大师辈出,什么严新、胡万林、张悟本、赵群学、李一,仙仙道道,群魔乱舞。既然有这么肥沃的土壤,王林也就茁壮成长起来了。

        2013年之前,王林没有进入公众视野,他有多大排气量,全国还不知道。但是,自从跟弟子邹勇闹翻之后,他的“七宗罪”就开始举世瞩目。虽然此后一年多时间,当地政府每每查无实据,王林照样逢凶化吉,从内地到香港,从香港到内地,招摇过市,让人惊诧不已,但是据新京报等媒体跟王林零距离接触后捕捉的蛛丝马迹,我们还是看出了其中的异样。比如,他的巨富从何而来?他的方士身份何以在高官、富商、娱乐明星之间那么游刃有余地行走?他的社会效应富含正能量还是负能量?

        目前来看,弟子邹勇之死,可能是压垮“大师”王林的最后一根稻草。因邹勇案被拘后,“大师”王林就被称为权力的掮客、官商娱三方利益勾兑的老鸨。学者吴法天一开始就认为,在官员和影视明星已经环绕王林的时候,商界精英不会看不到这个平台可能产生的利益。王林是连接权钱的一个桥梁和纽带,而且王林具有整合这些资源的能力,而且这一切可以在王林别墅的后花园完成。于是,王林像一个磁场,吸引了商界最精明的精英。王林也享受这一切,他需要包装自己,这从马云拜访王林时,王林高调地打出横幅的行为就可以看出。但是,商人也最有可能洞悉这个骗局。所以,邹勇从王林的门徒,成了揭露他最狠的人。王林和邹勇的结盟和决裂,都与权力和金钱有关。

        从局部来看,的确如此,师徒二人的反目肯定两败俱伤。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大师”王林的倒掉,先是因为罩着他的高官落马。还没有审判,“大师”王林就已病亡,留下太多遗憾。我们想知道他是否罪有应得?想知道他怎样认识自己的“传奇”?想知道他都有什么经验和教训?想知道他和高官的故事是有趣还是无趣……想知道他的徒子徒孙还有没有复制“大师”的那一天?



《那一刻》2014年7月29日 周永康案


“大师”王林掌握的秘密有多大?

文/于永杰


        王林死后,好多人拿“大师”各种开涮。每当有此类新闻时,我总会想起历史上一位“国师”,明代嘉靖朝的道士陶仲文。一生崇道的嘉靖皇帝,对他最为优礼,一口气加封了三个最高荣誉称号“少师、少傅、少保”,终明一代唯此一人。别以为皇帝好神仙,道士就好当。比如陶仲文的同行蓝道行,因为掺和朝臣和严嵩的斗争,最终被严嵩害死。而陶仲文不但自己得以善终,子孙也没有被清算。他的保身之道就是不作恶、不参与朝政,而且退休时将所有金银珠宝悉数上交。所以,没有这样的高风亮节,还是别想着当“国师”了。

  你的修为还支撑不起你的野心啊!

  “大师”王林留下很多谜,让我等俗人继续为之若痴若狂。比如作家吴晓波两年前曾写过一篇文章,讨论与王林合影究竟算不算出糗,这几天就重新被人扒出来奚落,说王林事件让中国精英分子的底裤都掉下来了。我不太了解中国精英分子的内衣风尚,不过如果这样底裤就要露出来了,那也太小瞧精英分子的置装能力了吧。毕竟合个影与认干爹、机场下跪还是有区别的,就这样把整个精英群体都顺带羞辱了,是不是对王林的另一种抬高呢?

  对很多人来说,王林死后的最大谜团是,他究竟掌握了政、商、艺三界多少内幕。不少人在猜想,王林一死到底哪些人会偷着乐。

  对王林手中秘密过于大胆的想象,其实同样是对他的人为抬高。王林肯定了解一些“三界”隐情,但了解的层次究竟有多高呢,我想肯定比人们想象的要低得多。如果你对比一下曾被周永康尊为“国师”的曹永正,就知道我绝不是为王林洗地。

  在八九十年代的“气功热”中,曹永正曾是“新疆三大仙”之首,后专注发展政、商、演艺界的高端人脉,并不再轻易为人算命治病。2005年他斥资一个多亿,在北京前马厂胡同买下一个四合院。他出事之前,几乎每年都参加央视春晚,而且会被镜头扫到。曹永正的“宗主”是周永康,而且被周亲呼为“我最信任的人”,尊为“国师”。与曹进行利益交换的有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原国资委主任蒋洁敏、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其单笔交易涉案金额动辄数亿。

  反过头来再看王林,根本无法与曹永正相较。王林在“气功热”中就是一个小角色,后来仍在干着变蛇变酒这样的小把戏,仍未脱离杂耍的本色,完全没有“大师”该有的深藏不露。媒体对他财产的所有报道,几乎就集中在老家江西县城气派的“王府”,即使算上花3000万港币在香港买的豪宅,这也离京城后海深处的一栋四合院,差得太远太远。与王林有过交易的官员,最高的就是原铁道部长刘志军,可他在刘志军圈子里的地位连丁书苗还不如,后者是“西山会”的买单者,“西山会”的分量不用多说了。他与徒弟邹勇为了不到两千万的经济纠纷,打了好几年官司,甚至闹出人命。这点钱在曹永正那里,可能根本都不会放在心上。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有人说王林是被自己的高调害死的,他印刷了一本叫《中国人》的画册,将自己与政、商、艺界名人的合影通通曝光,而且到处宣传。树大招风,最终被舆论起底。

  其实这正说明了他的尴尬地位,且不论合过影的人究竟是否一定关系匪浅,你听说过曹永正需要通过印画册晒合影来推销自己么?王林卖弄自己的人脉网,是因为他的吃饭穿衣都要从这张网里来,他需要不断自我推介,才能兜揽到生意。一个还在为饭碗拼搏的“大师”,金字塔尖的圈子会带他玩么?又会有多少惊人的秘密落到他的耳中?

  最让人们对王林的政治资源产生想象的,大概就是他明里做法,暗里利用人脉,为原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化解仕途危机了。这其中,舆论和朱明国本人,也许都刻意放大了“大师”的能量,而忽视了朱本人的自救。王林所能够到的层次,通过刘志军搞点铁路货运线,在他们的贪腐盛宴中吃点汤汤水水是有的。假如他牵涉的更深,在摧枯拉朽的反腐风暴中,他会逍遥这么久么?

  我对气功本身没有恶感,也反对将其一竿子打翻。在以往畸形的政治生态中,王林这些人以气功为敲门砖,充当政商掮客的角色,在层层的贪腐团伙中分赃食腐。

  从曹永正的锒铛入狱到王林之死,也许只有一个意义,就是宣告“政治掮客”这个词语,不适用于新的政治语境。无论哪个层级的“师”,结果都只能“狗带”。

  吃瓜群众们,赶快将目光聚焦到那些更重大的事件上吧,不信你听,远方已经春雷阵阵了。



《那一刻》2011年2月15日 北京 刘志军案


《那一刻》2014年11月28日 广东政协主席朱明国案





-欢迎关注-


微信公众号搜索:

“区志航”或"ouzhihangart"

新浪/腾讯 微博:

@区志航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