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大国发院院长姚洋:不要误判美国衰退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首例!70年住宅土地使用权到期续期”,按房价1/3收费!

江泽民的退休生活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之旅

2017-07-19 区志航 区志航 区志航

德国卡塞尔弗雷德里希广场



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之旅

区志航


诞生于1955年,每5年才举办一届的卡塞尔文献展,虽与威尼斯双年展、巴西圣保罗双年展并称为世界三大艺术展,但就其先锋性、实验性、社会性等学术意义而言,当属国际当代艺术的“奥斯卡”和最重要的坐标。


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Documenta 14),破天荒放弃德国卡塞尔作为唯一主办地,增加了希腊雅典展区,并将主题定为“以雅典为鉴”。回到西方政治文明的发源地而今却深陷债务等一系列危机,并被深受其影响的欧洲边缘化的雅典,不仅别出心裁,更是别具深意。



在有识之士忧患艺术运动不再,先锋性实验已经停止,艺术比任何事物都更像商品,像一项投资或是带有附加值的装饰品的时候,本届卡塞尔文献展无疑让人看到了坚持与希望。作为卡塞尔文献展历史上第十个策展人的亚当·希姆奇克(Adam Szymczyk),抓住了当今世界乃至人类文明发展到现在最矛盾的现象和最根本的问题,旨在通过文献展引发世人的关注和思考,寻找答案,探索可能,确保了卡塞尔文献展继续成为世界先锋艺术的实验现场。



对本届卡塞尔文献展有了更多了解之后,我决定过了文献展最热闹的初期飞过去,投入这个世界文化的焦点,感受别样呈现的时代镜像,并寻机实施“俯卧撑”,而且还基本选定了卡塞尔文献展最具代表性的弗雷德里希广场(Friedrichsplatz)作为介入点,让卡塞尔文献展和“俯卧撑”从此互为彼此的一部分。


选择弗雷德里希广场,是基于这里有卡塞尔文献展主场馆弗里德利希阿鲁门博物馆(Museum Fridericianum),有对二战和希特勒1933年5月10日半夜时分焚书大典的警示,有约瑟夫·博伊斯1982年在卡塞尔举办第7届文献展期间的作品《给卡塞尔的7000棵橡树》种下的两颗橡树,有本届文献展最具代表性意义的阿根廷艺术家Marta Minujin的作品《书之帕特农神庙》(Parthenon of Books)……


《景·观》卡塞尔文献展 作品1号


Marta Minujin模仿帕特农神庙的装置作品《书之帕特农神庙》非常巨大,也非常契合“以雅典为鉴”的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主题,从上到下由世界各地曾经被禁的文本所覆盖,并在文献展期间通过与世界的互动逐步完成和不断成长,预计需要10万本“禁书”,是本届卡塞尔文献展值得“俯卧撑”与之发生关系的作品。


《景·观》卡塞尔文献展 作品2号


7月5日,见证记录完中国最著名的高定设计师郭培在巴黎高定时装周的第四场发布《高定年代》和90后设计师刘力司《流动的盛宴》后,经过5个多小时的火车,晚上8点与我的亲哥哥一起抵达卡塞尔。入住后迅速去找吃的,接着到计划“俯卧撑”的雷德里希广场踩点。


到时已是晚上11点多,广场依然热闹,大都聚集在《书之帕特农神庙》的里里外外,广场和这个庞大的作品都有警察不断的巡察。实地观察后,更肯定了原定的“俯卧撑”计划,但只能寄托于大清早,其他时间“俯卧撑”是会出问题的。“俯卧撑”不是表演,实施过程不需要观众,不希望在现场制造事端。我更在乎作品形成后的传播互动、社会围观和更多的可能。


《景·观》卡塞尔文献展 作品3号


这个季节的卡塞尔,早上5点半前就日出。为了确保作品尽可能顺利的完成,我必须日出前到达目的地。这一晚,只睡了3个小时,早上5点15分就到了雷德里希广场。因为实在太早,广场几乎不见一个人。唯一没把握的是不知道《书之帕特农神庙》内有没有人,保险起见还是先进去看看。果然有警察24小时执勤,而且还不止一个。


我身后那三位就是值班警察


回到广场选好点迅速架好设备后,并没有急于“俯卧撑”,而是等当值警察不再留意我这个不速之客,我也大致掌握了他们的行动规律后,迅速实施了第一轮“俯卧撑”。过了一会,太阳升起来了,《景·观》卡塞尔文献展这个作品需要这个日出。寻机实施了第二轮“俯卧撑”后再换角度,完成了《景·观》卡塞尔文献展 作品3、4号。


《景·观》卡塞尔文献展 作品4号


如果可能,每个“俯卧撑”作品都分别有照片和视频记录。以前用两台机同时记录,后来是一台机照片视频分别拍。实施完8次“俯卧撑”后,还早,尽情享受了大半个小时“一个人的卡塞尔之晨”后回酒店休息。中午再出发,打算好好欣赏分布在众多场馆的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


当再次来到《书之帕特农神庙》时,发现其中一部分围了警戒线,工程车升降台上的一男一女正在将新运到的禁书覆盖到作品仍然空白的部分。因为没见过该作品的作者Marta Minujin,中国互联网也似乎没有这位阿根廷艺术家的图像,以为正在工作的光膀子男子就是他,还抓拍了不少工作照。



当把我的个展画册《俯卧撑,在!》和我做封面的《中国摄影家》杂志送给他们时,刚刚骑自行车过来接应新备好的禁书的男子用他的方式告诉我,他才是《书之帕特农神庙》的作者。Marta Minujin以为我送的画册是用于他的这个作品的“禁书”,问是否经过审核(确定曾经是禁书)?我说是送给他的,希望全世界艺术家联合起来。



Marta Minujin放下手头的工作,立即翻看起画册和杂志。他明白“俯卧撑”并不断赞叹,随即问有没有在卡塞尔文献展做?我告诉他今天早上刚刚完成了介入,并将存在相机中的“俯卧撑”新作给他看。还真想不到Marta Minujin会成为第一个分享与他有关的“俯卧撑”作品的人,冥冥中的缘分。



看得出Marta Minujin很想找到一种方式表达他的敬意。合影握手道别之后,他忽然想到可以行使他的“特权”,用升降机送我到《书之帕特农神庙》的顶端,让我可以从高处俯瞰作品和弗雷德里希广场。我欣然接受了他的邀请,登顶后不仅记录,还亲自系上了好几本装在加厚塑料袋并进行真空处理的“禁书”。


Marta Minujin问我是否乐意上去?


Marta Minujin和他的助手将一本本的禁书系上



在卡塞尔的那几天,也正是汉堡G20遭遇前所未有的抗议的几天,究竟因为什么让以自律闻名于世的德国人如此的激愤?如果不是实在抽不开身,一定会前往汉堡,分享几乎在所有方面都非常成功,必将载入行为艺术史册的“千人形”行为艺术作品。我不知道到了现场会做什么,但一定会有所作为。


“千人形”汉堡G20行为艺术作品(照片来自网络)


还记得2016年9月4-5日杭州G20峰会吗?“俯卧撑”介入过。一年之中两个G20完全不同的遭遇的背后究竟因为什么?“俯卧撑”公开超过十年的体验和最新出现的“千人形”,不由得驱使我思考当代艺术发展到今天,怎样的行为艺术才有意义和力量?如何才能更有效地在大众社会进行当代艺术的启蒙和普及?如何让当代艺术更有效地回到社会和干预社会……


《那一刻》2016年9月4-5日 杭州G20峰会



Marta Minujin《书之帕特农神庙》内外



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Documenta 14)掠影




-欢迎关注-


微信公众号搜索:

“区志航”或"ouzhihangart"

新浪/腾讯 微博:

@区志航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