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刘强东事未了,阿里突然再爆大事!一场风暴到来了!

土共有点甜

this Japanese PORN STAR taught China sex

高铁霸座算什么,看看省长火车霸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9月13日 上午 9:5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真人隐私:我荒诞的豪门生活

蜜思喵 毒舌女

点击上方 毒舌女可加关注

作者:蜜思喵

来源公众号:蜜思喵
(ID:Mrs_miao_328)

江城说:“于璐,我们离婚吧。”

对,不再是璐璐,而是于璐,毫无温情的连名带姓,透着决绝的冷漠。

没有惊讶,没有悲伤,也没有预期的眼泪,相反的,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于璐内心登时就轻松了。

也是轰轰烈烈爱过的啊!

那一年,于璐考上师范院校,参加隔壁金融院校的联谊时,认识了江城。

青春少艾,翩翩少年,四目相对一瞬间,彼此眼里有光芒在闪烁,牵手在舞池里跳了一曲又一曲。

后来,于璐知道了江家三代经商,在当地声名显赫,江城是家中独子,早晚要掌控大局。

她原本单纯的心思,渐渐生出点波折。

母亲早亡,父亲打零工供她读书,早早累出一身病;原本她可以上更好的大学,为了减轻负担,才选择了学费最低的师范。

与江城的这段爱情,或许是彻底改变命运的契机。

但是,要彻底征服这个家境优越,自身也优秀的贵公子并不是件容易事儿。

两人都是初恋,虽然江城喜欢她,可围绕他身边的花朵太多,这个送他件小礼物,那个找他帮帮忙,他难免也会心思浮动。

于璐尽管不舒服,但她忍功一流,生生摆出大度而宽容的姿态,对他不卑不亢,又更加体贴温柔。

可能是自小见惯世态炎凉,她知道,对付江城这样的男子,越发善解人意,才越发能让他愧疚。

他多愧疚一分,就越记她一分的好,她的胜算就更添一筹。

熬到快毕业时,玩够了的江城终于对她做出承诺——非卿不娶。

江家的极力反对在于璐意料之中。

是的,她美丽可人,贤淑知性,自身条件与江城相得益彰。那又如何?她独缺门当户对的出身。

她以退为进提出分手,江城在重压之下,果然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叛逆,声称不同意于璐进门,他就进寺庙剃度。

愤怒不已的江家人不得已接受了这个贫苦家庭出身的草根女孩。

婚礼简单到完全不符合江家的身份,彩礼也是按当地最低标准象征性给了点,于璐感觉委屈,但江城告诉她,会一直站在她身后。

新婚的甜蜜甘之如饴,于是她相信,一定能用真诚打动他的家人。

只是,日子久了,儿女情长的桃花梦终究要回归现实的尘嚣,近在咫尺,却再也看不到彼此的热切。

江家是江父主外,江城的奶奶主内,这位老佛爷性格刚烈霸道,江父又愚孝,她在家说一不二,无人敢反驳。

她不让于璐工作,只管呆家里安心给她生重孙,于璐咬牙应下来,很快怀了第一胎。

那段时间,过得还不错,不用干活儿,每天有保姆炖好补品端给她喝;江城跟着父亲在公司里忙碌,她每天就在卧室里上上网看看书。

父子俩应酬很多,江城经常回来得很晚,满身酒气倒头就睡,夫妻俩交流的时间捉襟见肘。

于璐觉得没什么,谁的日子不是平平淡淡的过,人在就好。

女儿出生后,所有人的失望都挂在脸上,老佛爷在病房里直接放话,赶紧再生一个;江城抱着女儿,面无喜色,不置可否。

一年后,于璐又怀孕了,做四维时江家托了关系,得知她怀的又是女儿,这次的待遇便一落千丈。

六个月的时候,正值寒冬腊月,老佛爷借口保姆干活儿不靠谱,毫不留情地逼她手洗全家人的衣物;饮食上也不再照顾,直接让她自己做自己的饭食。

生下小女儿当天,江家人在病房里只呆了十分钟,是于璐年迈的大姨千里迢迢赶来语言不通的本市医院陪伴。

小女儿还没满月,大姨就有事离开,于璐被迫自己下床做饭的时候,终于泪如雨下,终于开始后悔自己的选择。

原来,偏见一直存在,不管是守旧的古代还是文明的现代,只要有等级和贫富,它就不会消失,甚至还能摧毁爱情。

江城不再含情脉脉,也忘记了当初的承诺,他一味的向着家人说话:“我奶奶就那个脾气,她也是苦过来的,根本没有把你当下人对待,你不要那么娇气好不好!”

他还说:“我每天在外面工作,要费神的事那么多,我已经够烦了,求求你不要再作,不要再逼我!”

看着牙牙学语的大女儿和襁褓里的小女儿,于璐咬碎银牙合血吞。

可是,当那个趾高气扬的老佛爷当着全家人的面,对自己沧桑憔悴的老父亲出言不逊,说他的病不用去医院浪费钱,叫于璐赶紧带他回家准备后事……

于璐崩溃得一塌糊涂,许久的隐忍和屈辱终于化为一句愤意盛然的:“老不死,你会遭报应的!”

可想而知,向来作威作福的老佛爷在晚辈面前被她自来看不上的孙媳妇咒骂“老不死”时,是何等的暴怒!

老佛爷当场气急攻心,指着于璐鼻子还没骂出一句囫囵话,便踉跄倒地晕过去,场面一时失控。

盛怒之下,江父一个巴掌迎面而下,于露嘴里霎时弥漫出淡淡的血腥味,一缕殷红血丝顺着嘴角就流了下来。

火辣钻心的疼痛还未来得及化开,江城的大姑妈也怪叫着奔过来撕扯着她的头发,成绺成绺的发丝被揪了下来。

于璐毫无还手之力,只知道此时的自己一定像个狼狈的女鬼。

她的老父亲意图上前扯开大姑妈,反被大姑父狠狠一脚踹倒在冰冷的地面上;这一脚力度十足,本就虚弱的父亲捂着肚子蜷缩成一团痛苦地呻吟,怎么也爬不起来。

于璐挣扎着要去扶父亲,怎奈大姑妈俨然变成一只泄愤的野狗,龇着牙死死揪着她头发不放。

泪水混合着血水滴滴落在纯白色的棉质睡裙上,如寒梅在雪地里盛开,触目惊心,说不出的哀艳。

她绝望地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江城,这个她深深爱过的男人啊,挺拔的身姿傲立在人群当中,嵬然不动。

那陌生而饱含怒意的目光深深刺痛了她的眼,心脏霎时四分五裂,剧烈的疼痛麻木了知觉。

她知道,这条路,是时候走到尽头了。

这场家庭闹剧以于璐报警,派出所介入调解而告终。

三天后,江城提出离婚,于璐凄哀地恳求:“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两个女儿的抚养权。”

彼时的江城早已不复往日柔情,他皱着眉,言语间尽是不屑:“你养得起两个吗?跟着你要饭吗?我们江家的脸往哪里搁?给你一个是底线,你不要得寸进尺!”

说完,他不待于璐回应,大笔一挥,果断在离婚协议上签下名字。

他的字还是那么好看,曾经于璐最欣赏他的书法。如今,看着那行云流水的字迹虚浮地在苍白的离婚协议上,只觉一片悲凉。

离开江家别墅前一天晚上,江城彻夜未归,于璐默默收拾着她和大女儿的衣物,刚刚学会说话的小女儿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奶声奶气地冲她伸出手:“妈妈,你去哪里?带我,带我。”

她的眼睛瞬间就红了,强忍着分分钟要决堤的泪水,将小女儿紧紧搂在怀中,声音里不自觉地带上了几分哭腔:“妈妈跟姐姐去外婆家住一段时间,汝汝在家要乖哦……”

说完,扔下一脸懵懂的汝汝和收拾到一半的行李,冲到洗手间放声大哭,似乎想把这几年的眼泪一次性流干。

离婚后,于璐收拾好一地零碎的悲伤,在市区租了套小房子,将老父亲接来休养,大女儿莹莹送进了全托幼儿园。

还好江城不算良心泯灭,给了她一笔安身立命的钱,让她得以维持生活,也能全力备战应聘一所实力雄厚的私人中学。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顺利成为一名语文老师,工资不低,还有五险一金,生活更多一层保障,也能兼顾孩子的生活。

心情在日渐顺利的日子里渐渐舒缓过来,只是在午夜梦回的静夜里,会无止境地思念近在咫尺的小女儿汝汝,偶尔也会想起那个她曾经爱之入骨,又伤她入骨的江城。

她知道,江城很快再婚,江家进驻了新的少奶奶,是个财力远胜江家的富豪千金,娇蛮任性的名声一早远播。

千金严禁江城和前妻接触,无论于璐怎么哀求,江家都置若罔闻,最大的开恩不过是让于璐和汝汝说两句话,连视频也不给看。

一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好不容易等到千金怀孕,江城突然良心发现,让于璐见到了魂牵梦萦的汝汝。

汝汝长高了,也越来越漂亮,可惜脸上没有天真烂漫的笑容,见到妈妈和姐姐的时候,她的表情先是胆怯疏离,好一会儿才转为惊喜和期盼。

于璐的心瞬间刺痛无比,那么小的孩子怎会有如此哀婉的眼神?还不是父母的离异,长辈对生母负面形象的灌输,继母和生父的忽略所造就。

尽管汝汝记起了一年前跟自己形影不离的姐姐,记起了天天给自己讲睡前故事的妈妈,很快和她们亲亲热热,于璐一颗心依然内疚成褶。

江城在一旁低声问道:“你还好吗?”

于璐知道,他是发自内心的内疚。

看着前妻焕然一新的面貌,听到大女儿亲昵无隔阂地喊他“爸爸”的时候,江城的确百感交集。

当初,他以为于璐的离开,慧茗的到来,能给家庭带来永久的安宁。

谁知慧茗是个不吃亏的主,稍有点滴不顺意,便闹得家中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尖酸刻薄的话张嘴就来,逮谁骂谁。

甚至会将娘家的两位兄长请来给她撑腰,就连平时少言寡语的爸爸都被气进医院两回,更别说唯我独尊的奶奶了,一向乖巧懂事的汝汝一直在她的谩骂中战战兢兢地成长。

江城越来越惧怕回家,不愿面对那杂乱不堪的琐碎纠纷。于他而言,那是个冰冷的巢穴,一个称不上“家”的住所。

他无数次想到昔日娴静温柔的前妻,那个笑容恬静的美好女子,那个陪他走过青春岁月,最后被他和他家人伤得千疮百孔的旧时爱人。

他曾经也发誓要将她妥善收藏,却一手拆掉亲自构筑的美好,那是他永远也拼凑不齐的幸福。

恍惚间,他以为昨日重现,过往的一切不过是一场逝去的梦魇,现在梦醒了,爱依旧,爱人依旧,幸福依旧。

慧茗的来电打破了他的幻境,江城知道,此时电话那头的女人一定怒火中烧,他带着女儿来找前妻的事情终究纸包不住火。

他无端烦闷,干脆掐掉电话,可慧茗不依不饶,铃声循环反复。

最后一个来电是母亲的号码,他犹豫着按下了接听,母亲在电话里慌乱地哭喊:“你在搞什么啊?你奶奶说了慧茗两句,她竟然动手打了你奶奶一巴掌,现在你奶奶晕倒送医院了,她也动了胎气流了一滩血,怕是要早产,真是造的什么孽哟……呜呜……”

江城懵在当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措手不及,六神无主。愤怒、焦灼、悔恨混合着长期的压抑炸成了暴怒的硝火,一反手将手机狠狠砸在了草地的石墩上,“嘭”一声,四分五裂。

他恨自己,当初全家联合起来欺负于璐的时候,为什么自己不第一时间冲出来维护她?

为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将所有过错都倾注在她一个人身上?

为什么会把她的倾诉当做无休止的挑唆?

母亲在电话里悔不当初的感叹:“千不该万不该啊!我们当初真不该那么对于璐,现在遭报应了哟!”

是的,报应,如今的一切都是报应,他和他全家该承受的报应。

他颓然的抱头蹲下,想哭又不好意思当着前妻和女儿的面哭。

于璐走到他身边,轻轻劝慰:“你快回去吧,汝汝是无辜的,她不应该承受大人的是非恩怨,就让她留在我身边吧,我会好好将她们抚养长大,你们家随便谁什么时候来看她,我都欢迎。”

江城站起来,与前妻一起默然地站在公园的湖边,久久地凝望着迎风招摇的垂柳,那柔若无骨的枝条在风中缠绵叠翠,像热恋中的情人,难舍难分。

可他终究还是得离开,旧时春风,沈园故柳,他已不配拥有。

望着前夫的背影,于璐微微惆怅,此刻的她,怨恨皆无,只剩同情和感慨。

她说,她的故事并不离奇曲折,没有大快人心的报复,也没有金光闪闪的逆袭,但她依然希望我能写出来。

我想了想,决定满足她的愿望,在我看来,这才是真正的现实。

有残忍,亦有温情;有决绝,亦有谅解。

没有共渡一生的缘,也有一别两宽的福。

她鼓起勇气暴露这段荒诞的豪门生活,是自我反省,也是对姐妹们善意的提醒——任何卑微的攀附,委屈求全的感情都没有好下场。

她也想知道,大家的身边,有没有门不当户不对,却能幸福美满的正面案例呢?

我也想知道,欢迎来举例,来探讨。

 推荐阅读 

用吻技把她搞上床

婚内被侵犯的多是高等女人

已婚女神啪起来就那么爽?“是的”

女大学生:我只在劳斯莱斯上高潮

 作者简介 

蜜思喵   写爱,写欲,写人性冷暖,写出残酷真相;有情,有恨,有人生百态,写尽离散悲欢。个人公众号:蜜思喵(ID:Mrs_miao_328)

  小提示  

最近微信苹果版改版,很多宝宝说找不到毒舌女了,今天给大家做个提示,以前的置顶变成了现在的加入星标,大家可以点击右上角有一个三条横线标志,点击一下,就可以回到旧版,找到原来置顶的公号哈。如下图所示,宝宝们看明白了没有?

如果还没置顶“毒舌女”,请按照下图提示,点击右上角,把“毒舌女”加入星标,这样就不会错过我们的推送啦。

毒舌女

犀利,毒舌,不鸡汤。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