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中山瑞丰商情】一个德国的仓颉,用汉字书写全世界的语言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水云间渔乐村【2天1晚和3天2晚】休闲度假游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5月9日 上午 4:0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32岁男子装啞巴当入赘,被发现后说出了10年的秘密……

葫芦岛都市网 今天

所有人都以为我真的只是个哑巴。

殊不知,因为父母失踪,为得到能力找到他们,我迫不得已要当十年哑巴。

却在這档口被点名做了上门女婿,虽然老婆绝美倾城,但从未给过我一天好脸色,说我是个窝囊废!

而今天,十年限制结束!

我秦立,将把這一切,重新翻盘……

……

“秦立?怎么是你這个哑巴來接我?”

临城大學门口,站在秦立面前的楚紫檀,正紧皱眉头,一脸嫌弃的看着他,而后谨慎的瞥了眼周围。

“赶紧走啊,被我同學看见,我的脸还往哪放!”说着,楚紫檀大步冲远处走去。

秦立抿了抿嘴角,当下跟上楚紫檀。

他今天是帮妻子楚清音來接楚紫檀放學的,平常都是楚清音來接,但今天楚清音说公司有点事情要处理,便發短信让他來了。

就在秦立跟着楚紫檀走向车子时,迎面三个女孩肩并肩走來,看到秦立跟楚紫檀围了上來。

“哟,這不是大校花楚紫檀嗎?”

楚紫檀脚步一顿,脸色瞬间一变,瞥了眼身后的秦立,心中一股烦闷。

就怕被人看到自己這个哑巴姐夫,结果还是被看到了,关键还是跟自己不对付的女生。

“是你们啊,怎么了?”

楚紫檀嘴角挂着勉强的笑。

“没什么,打个招呼而已。”三个女生之中一个长發女孩嘴角冷笑。

长發女生慢慢把目光转到秦立身上,突然眼睛瞪圆,夸张地叫到:“呀,楚紫檀,這人……不会是你那入赘一年的窝囊废哑巴姐夫嗎?你咋把什么人都带咱们學校來啊?”

楚紫檀脸上羞怒,眼神也阴沉下來:“管你什么事,好狗不挡道,滚開!”

她一把推開眼前的女生,拽着秦立走上轿车,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快点開车啊,还想看我的笑话是不是!”楚紫檀咬牙怒喝!

秦立手指一顿,接着默不作声開始發动车子。

楚紫檀紧闭双目,听着车窗外传來若有若无的嘲笑,胸口快速起伏。

“快点啊!”楚紫檀怒喊,“慢死了!”

“真不知道我姐当初怎么想的!入赘过來不说,連个工作都没,过來一年了吃我姐的花我姐的,还是个哑巴!”

“要我是你,早就死了算了!”

楚紫檀發泄地大吼,但是吼了半天秦立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楚紫檀怒极反笑:“也是,我干嘛要跟一个哑巴置氣,我简直是疯了。”

话落,楚紫檀转头看向窗外,只是那不停起伏的胸口,还诉说着她的怒氣。

秦立眸子闪了闪。

哑巴?

這个称呼,他听了十年了。

当初父母失踪,他被一神秘老头找上,那老头的种种神奇,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

那老头告诉他,如果想要找他父母,必须忍辱负重。

秦立被悲伤冲昏头脑,直接答应,接着那老头便将他毕生所學传给秦立。

在那之后,老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得到這些的代价,便是十年无法開口说话!

否则,他身体将无法承受其内能量,自爆而亡。

说起來好像天方夜谭,但這件事情却实打实的發生在了秦立身上,這也是秦立一直被称为哑巴的原因。

外界的人都以为秦立是因为父母哭哑了嗓子,却不知道這背后的惊人真相。

十年哑巴,人人欺辱!

但是,今天……便是這十年的最后一天。

想到這里,秦立深吸一口氣,感受了一下体内的氣息波动。

今天開始,他将彻底摆脱哑巴這个称号。

想到此,秦立眼中忍不住闪烁起激动之色!

轿车一路急驶进入楚家大院,车子刚停下,楚紫檀就从车子上跑出來。

一边跑还一边在鼻子前面挥了挥,好像让她和秦立在一个空间内,犹如和臭水沟在一起一般。

秦立眸子闪了闪,将车门锁好,拿着钥匙直奔楚家别墅二楼。

他没心情去管楚紫檀去哪里,現在他体内的氣息翻涌越來越厉害!

忍了十年,绝对不能在這个当口白费!

秦立冲进房间,眼睛猛地看向桌面上一直放着的一个日历,他嘴角一勾,持笔将日历最后一个数字划掉!

十年的屈辱生涯,至此结束!

盘腿于床榻上,脱掉衣服,秦立深吸一口氣,调动体内所有能量,來突破這一关卡!

而在秦立開始冲击关卡之时,楚家别墅门口秦立的丈母娘韩英,带着一个年轻男人说说笑笑走了进來。

“你要來也不早说,我也好有点准备。”韩英引着人走到大厅:“快坐,我给你倒杯茶。”

來的男子是韩英闺蜜的儿子刘明昊,长相帥氣,身材颀长,嘴角带着一抹微笑倒是看起來有种翩翩公子的模樣。

“阿姨不用麻烦,我這也是刚从国外回來,过來给您打个招呼,看看清音。”

刘明昊伸手接过茶壶自己倒茶。

“当年要不是我必须出国深造,说不定就和你家清音成了呢!”刘明昊笑道。

韩英嘴角的笑一顿,尴尬的笑了笑。

刘明昊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当时是大院里出了名的小天才,她当初也是一心想要将清音嫁给刘明昊。

谁知道清音那丫头,竟然点名道姓非要和那哑巴结婚!

一想到家里那个不争氣的女婿,跟眼前刘明昊一比,真是给刘明昊提鞋都不配!

“阿姨,這次我來,还专门给清音带了礼物。”刘明昊微微一笑,在沙發上坐下,四处看了下,“对了,清音呢?”

“哦,她还在公司没回來。”韩英回答到。

刘明昊脸上闪过一丝失落,接着问道:“那清音的那个对象呢?我听说,他好像没工作在家吧?我也想见识下這位能打动清音芳心的人啊!”

“正巧這两天区长來找我去做客,我到时候可以帮忙,给他介绍个工作。”

刘明昊说着,脸上满是善意,但其心里对這个未曾谋面的清音老公,百般鄙夷。

一个大男人,吃喝用老婆的不说,还是个残废,真是活的狗都不如!

韩英心中听此愈加烦躁,当即冲着二楼皱眉喊到:“家里來客人了,都不知道出來见见嗎?”

然而,此时的秦立正在关键时候,哪里听的到外面的声音!

不过在一楼住着的楚紫檀听到了动静,走出來看到來人,眼中闪过一抹厌烦。

這个苍蝇怎么又回來了?

“妈,我刚刚在收拾東西,没听到有人來。”楚紫檀跟韩英解释到。

看到楚紫檀,刘明昊立刻要起身说话,但是楚紫檀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直接朝着楼上走。

“我去叫秦立。”

楚紫檀讨厌秦立,但更讨厌刘明昊。

一个不会说话的苍蝇和一个天天嗡嗡叫的苍蝇,她还是选择第一个!

“叫他快点下來!什么时候架子這么大了?家里來了客人都不知道來打声招呼!”

韩英現在一肚子氣,眼睛看着楼梯口愈加愤怒。

“呵呵阿姨,别氣坏身体。毕竟這娃娃亲也不是说散就散的,清音拧着要和秦立结婚,這也没办法。”

刘明昊眼里满是不屑与冷笑。

听在韩英耳朵里,就变成了要不是她非要当初定娃娃亲,怎么会给清音這个机会让秦立进這个家门!

韩英脸色霎时间阴沉下來,本來对秦立的一点点好感也全部消失。

刘明昊见此,非常满意。

当初他可是将清音内定成了自己老婆,没想到出国两年,竟然被秦立钻了空子!

说白了,他今天就是见這个哑巴的,好让那家伙知道,他与自己相比,差了十萬八千里!

也告诉韩英,当初的选择,是多么的可笑!

放着金山不要却选择了粪坑,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刘明昊眼中闪过嗤笑之色,此刻也不说话,静静看着楼梯口。

上楼的楚紫檀可不知道刘明昊今日來的目的,竟然是为了给自己家里人难堪。

她皱眉看着秦立紧闭的房门,抱怨道:“在家里还关门,什么破毛病啊!”

说着话,楚紫檀猛地推開门,一眼看到光着身子在床上盘坐着的秦立。

楚紫檀当时就愣住了!

那小麦色的肌肤,线条感十足的腹肌,以及……楚紫檀彻底懵了。

而秦立此刻也愣了,他没想到自己在关键时候竟然被人突然闯入,而這人还是自己的小姨子!

要知道,他現在可是为了冲关脱了个一丝不挂啊!

“啊!流氓!”楚紫檀反应过來,脸色煞红,砰的一声将房门给关上。

“秦立你神经病啊,在家里不穿衣服还不锁门!妈叫你下去,來客人了,快点!”话落,楚紫檀面色羞红,怒氣冲冲地朝着楼下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很生氣,脑海却被刚刚秦立那犹如健美先生一般的身体,给彻底的塞满了。

楚紫檀咬牙,使劲摇摇头。

“下來了没?”

没听到楼上的动静,韩英只是看向楚紫檀。

“馬上。”楚紫檀心中一股烦躁,也不给韩英好脸色,直接在大厅沙發坐下。

虽然楚紫檀的出現很突然,不过好在秦立没有被她扰乱,而是顺利地将那這十年的难关彻底突破。

紧接着,他脑海中响起神秘老头留下的声音:“从今日起,十年限制,正式解除。身为我的传人,得我医道術法传承后,切記积德行善,悬壶济世……”

声音消失后,庞大的信息量充斥着秦立的脑海,医道術法、修行法诀及神秘老头的一些个人经历等一股脑的涌入了秦立的脑海中。

浏览着脑海中的传承信息,秦立仿佛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门。

与此同时,体内被限制了十年的巨大能量,充斥秦立四肢百骸,洗经伐髓。

秦立闻道一股恶臭传來,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身上有许多漆黑污垢,当下微微一笑。

“看來,彻底清除了。”

秦立開口,声音沙哑,犹如被磨了百遍的旧磁带,听起來很是诡异。

十年没有说话,声音怪一些也正常,他知道很快就会恢复正常的。

“阿姨,這秦立平时在家里也這般强势嗎?”刘明昊眼中闪过嘲讽。

韩英脸色瞬间铁青,什么狗屁强势,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听不出刘明昊话语里的嘲讽!

一个入赘的女婿,竟然还给丈母娘脸色看,叫了這么久还不下楼!

韩英面色愈來愈难看,当下就要起身去看看秦立怎么回事。

而秦立也在這时,走了下來。

刘明昊的目光顺势看了过去,当即其眼中满是鄙夷与讥讽。

“就這种货色,也配和清音结婚?”

秦立不知道两个人对自己的意见特别大,还是一副淡然的樣子,就要往沙發上坐。

“你给我站着!”

韩英一身厉喝,秦立愣了一下,微微皱眉也没有反抗。

他是覺得,韩英是自己的丈母娘。

楚家对自己恩重如山,一两句的呵斥他便也当成母亲的严厉來看了。

看到秦立听话,韩英的脸色才好了一点。

还没等她再開口,刘明昊两步走到秦立面前。

韩英看了过去,這二人的身高差不多。但是奇怪的是,以往看起來很是虚弱的秦立,此刻竟是感覺比刘明昊更有氣势。

韩英一愣,暗道自己绝对眼花了。

一旁的楚紫檀更是覺得秦立似乎是变了一个人。

不过,在刘明昊眼中,秦立不过是佯装镇定罢了。

“我這次來的目的有两个。”刘明昊看着秦立微笑道:“第一,看看清音到底嫁给了一个什么樣的人。第二,這个人我会看情况定夺如何处理。”

听到這句话,秦立愕然。

他倒是不知道,他秦立的婚事,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外人來定夺了?

“阿姨,清音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我要看看她的老公是否能带给她幸福,您不会不開心吧?”刘明昊朝着韩英问道。

韩英心里有些不舒服,毕竟這是楚家的事情,刘明昊和清音关系再好,也不过是个外人。

但韩英却没有說话,她内心說白了,还是想要看到秦立出糗,最好识相的自己滚出楚家,她才好让清音再找个条件好的嫁了!

韩英不說话,刘明昊当她默认,继而看向秦立。

“現在我看到了,便会做出定夺。”刘明昊后退一步,鄙夷的看着秦立,“你不合格。”

“清音需要的是一个能帮助她的人,你的出現只会拖她的后腿。”

刘明昊继续道:“我不知道清音是如何想的,但是,你若是还有一丝良知,就应该知道,离開清音,才是为了她好。”

“這樣,我给你十萬块,今天開始,你离開楚家。”

秦立纹丝不动,静静的看着刘明昊說话,犹如看傻子一樣。

刘明昊意脸色得意与高傲,在他看来,說出这些之后,秦立肯定会发疯一樣朝着他冲过来打他,再不济也会怒摔東西来证明自己的尊严。

但是現在,这秦立怎麽这麽镇定?

刘明昊面色冰冷,不知道为何,被秦立盯着他竟然有种恐惧感!

这种感覺让他烦躁。

“看什麽看!一个哑巴窝囊废罢了,我說的不对吗?克死爹妈还不算,竟然还来糟蹋清音!”

“我告诉你秦立,今天我刘明昊回来了,就不会让清音再和你生活!很快,你就会被楚家赶出去!我会帶着清音登上巅峰,而你,则永远只能是一个仰望我的哑巴!”刘明昊冷声道。

接着他看向韩英:“阿姨,这秦立如此懦弱,怎麽能给清音幸福?只要阿姨你出口,赶走秦立。我刘明昊,明天便八抬大轿赢取清音进門!”

韩英浑身一颤,心里一时间有些纷乱。

秦立眸子冰冷,转头看向韩英,却看到韩英丝毫没有为自己辩护的想法。

“别看了,是个傻子都知道会选择金龟婿,而不是一坨狗屎!秦立,只要我刘明昊在一天,你就会被我死死的踩在脚下!”

秦立目光冰冷,与刘明昊对视。

那双眼中,是对世间冷暖的淡漠。甚至超脱生死的深沉,刘明昊看着这双眼,竟然由内而外的产生了恐惧!

他竟然被一个哑巴吓到了?

这种感覺让他覺得屈辱!

刘明昊脸色瞬间阴沉,抬手就要去拽秦立的衣领:“臭小子,一个残废罢了,还想要翻起什麽风浪!你今天不自己滚出去,我就帮你滚出去!”

說着,刘明昊就要提起秦立的衣领给秦立甩出去!

而这从头到尾,韩英没有說过一句话,她似乎已经默认了刘明昊的所作所为!

刘明昊猛地用力,却陡然发現他根本拽不动秦立丝毫!

“你特麽的以为自己是谁啊!”

刘明昊見拽不动秦立,直接咬牙举起拳头,狠狠的朝着秦立的脑袋砸了过去!

这一幕谁都没有想到!

在一旁看热闹的楚紫檀此刻也吓到了,赶紧站起来去阻止!

但,下一刻,刘明昊的拳头猛地被一只手轻松握住。

再也前进不了半步!

而这只手的主人,正是秦立!

整个大厅三个人都愣愣的看着秦立,这秦立,什麽时候这麽厉害了?

刘明昊此刻憋得脸通红,使劲挣脱,秦立的手却纹丝不动。

“你个残废,窝囊废,死哑巴,你给我松開!”

刘明昊脸红脖子粗地叫道。

“哑巴?”在三人震惊的目光中,秦立開口了,“窝囊废?”

整个大厅一片死寂。

韩英愣了,楚紫檀也愣了。

刘明昊眼睛通红怒不可遏。

“你……你說话了?”

楚紫檀机械似的開口,但是旋即满脸厌恶。

“会說话还装哑巴,真是有病!我姐被你骗了这麽多年,你都不覺得羞耻吗!”

韩英也是皱眉不已。

刘明昊已经回过神来,另一只手摸到一旁的台灯朝着秦立狠狠地砸下去!

“去死吧!”

台灯未落,秦立却猛地出手,一把抓住刘明昊的脖子,瞬间,刘明昊的脸瞬间一片酱紫色。

“你做什麽?放開我!”

刘明昊慌了,放在他脖子上的手,力气大到不可思议!

“你算什麽東西,也想打死我?”秦立紧皱眉头,对这个刘明昊的忍耐到了极限。

“秦立你给我住手!打人犯法你知道吗!”韩英吓得魂都没了,生怕秦立的手再用力刘明昊就要魂归西天。

秦立一愣,皱眉看向韩英。

打人犯法?

刚刚刘明昊打自己的时候,怎麽不听你說犯法?

就在秦立想要一个解释的时候,韩英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当即韩英接通,里面的人貌似很焦急,大声說了什麽之后,韩英瞬间僵硬在原地。

“你……你說什麽?清音被抓了?”

楚清音被抓了?

整个房间的人都是一愣。

“好好,我这就去这就去!”

韩英挂了电话神色慌张不已,秦立見此猛地松開刘明昊,但心里已经将刘明昊给記住,若是这刘明昊不识好歹再出手,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阿姨,清音怎麽了?”刘明昊揉着脖子,眼中满是阴噬之色,使劲按下满心的愤怒,今天的帐他記住了!

“公司出事,被警察围了起来,清音要被抓走。”韩英焦急的道。

“警察?阿姨您别急,我和这边的警方有关系,我和您去,說說情,清音肯定没事的。”

刘明昊这麽一說,韩英松了一口气,帶着刘明昊和楚紫檀就朝着外面走去。

秦立眸子闪了闪,当即也跟出去。

“你出来做什麽?给我在家里待着,省的惹了祸,还要我给你擦屁股!”韩英一脸厌恶,開車帶着人快速离開。

秦立站在門口,看着此刻的一切,心中并没有什麽太大感覺。

早就知道楚家不待見他,因为当初这婚事是清音拧着要结的,二老并不愿意。

而今天这刘家过来一捣乱,韩英对秦立更加厌恶了。

不管怎麽說,清音是他的妻子,既然有麻烦,他必须去看看,无论能不能帮上忙!

秦立走出大門拦了一辆的士:“去天鹰化妆公司。”

此刻的天鹰化妆公司門口,乌泱泱的围了一群人。

里面大厅不时的传出怒喝声音,一个长相妩媚,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被围在中间。

而这女人就是楚清音!

在楚清音正对面,此刻坐着一个满脸疙瘩的女人。

女人歇斯底里的朝着楚清音不停叫骂!

“我的脸好好地,全被你推销的化妆品给毁了!小瘪三,你的心真是歹毒啊!这种化妆品都卖!”

楚清音看着周围指指点点的人,听着这女人的话一脸慌张,这化妆品应该没什麽事情才对,怎麽这个人竟然起了满脸疙瘩!

女人看着楚清音姣好的面容,一股嫉妒冲上头脑!

“告诉你,要麽,你就去监狱坐牢!要麽,你就刮花你自己的脸,给我磕头道歉,赔偿我一亿损失费!”

这……

楚清音蒙了,这完全是狮子大開口啊!

一亿元,就算是整个楚家的财产拿出来,也不够啊!

楚清音无助的看向周围,被她看到的人立刻低头后退。

显然没有一个人愿意惹上这个事情。

毕竟,此次来的这女人,可是富贵人家,一不小心惹上,他们可担负不起这个责任!

看着以往的同事这个模樣,楚清音心中一片冰凉。

就在这时,門口一阵骚动,接着韩英三个人走了进来!

而看到这女人的情况之后,三个人也吓了一跳。

当下也知道这件事情不好办了!

“妈。”楚清音看到韩英愣了一下。

“你同事给我打电话,这是怎麽回事?”

韩英咽了口吐沫問道。

清音咬牙,赶紧解释了一遍,因为自己推销的化妆品,这女人不知道为何起了一脸疙瘩,但是除了这个女人,其他人用并没有这个情况发生。

“你是她妈?”

那女人笑了:“既然如此,那就赶紧拿出来一亿元赔偿款,让你女儿刮花脸下跪磕头道歉,这件事情就算了!”

“否则,就给我坐监狱去!”

女人怒喝出声!

“什麽?一亿?”

韩英懵了。

刘明昊皱眉上前:“这位女士,清音也說了,很多人用这个化妆品,但只有你出現了这种情况,显然不是化妆品的原因。”

女人一听脸色瞬间一沉:“臭小子,你什麽意思?难不成我还自己让自己过敏来讹诈吗?”

刘明昊心里也有些慌,却强装镇定:“要不这樣,各退一步。我和这区的区长有点交情,若是此事作罢,你们有什麽需要,項目開发,我都可以代为告知,肯定给你们……”

“你算什麽東西,区长?区长在我面前就是个屁!”

女人突然開口,鄙夷的盯着刘明昊。

“我是刘书記他姐!”

什麽?

刘书記?

刘明昊彻底蒙了。

那可是新上任的阳城书.記!

听到这女人的话,一瞬间,周围的人赶紧退后,楚清音也愣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小差错,竟然惹到了这个地步的人!

韩英也傻眼了,怎麽办?

所有人顿时都愣住了,刘明昊此刻也悄悄往一旁退開,这个层次他惹不起,自然不愿意被牵連。

韩英見刘明昊这个樣子,心里一股怒气上涌!

你刚刚在我家大骂我女婿,說什麽要给我女儿幸福,结果現在却要撇干净自己!

“这位女士若是愿意让我看一下,我保证十分钟之内,让您脸上的脓包全部消失。这件事情,也就此作罢如何?”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插入,众人猛地看过去。

想要看看在这个节骨眼上,哪个家伙敢这麽胆大妄为的說这种话!

楚清音也感激的看过去,但当看到說话的人之后,面容瞬间呆滞!

“秦立,你……会說话了?”楚清音被突然会說话的秦立惊住了,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秦立怎麽可能会治疗。

刘明昊看到秦立,直接笑出来:“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这个窝囊废!你入赘楚家一年連个工作都没有,現在開口会给人家治好疙瘩?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刘明昊的话,让周围的人一愣,当下也认出来了秦立。

不是秦立太出名,实在是楚清音太优秀。

当初楚清音可是无数人心中的女神,谁都没有想到她会选择一个死了爹娘的哑巴!不过,都不太明白为什麽他現在能說话了。

“秦立,你不想活命,我们还想。别在这里添乱,赶紧滚!”楚紫檀咒骂出声。

楚清音这时也反应了过来,当下以为秦立一直在欺骗她,心中满是厌恶:“这里没你事,别在这里装模作樣,到时候害人害己。”

秦立有几斤几两,楚清音自认全都知道,所以她认定秦立是来捣乱的!

秦立皱眉,若是所有人都不相信他,他还真的没办法动手,当下挤到楚清音身边。

“这人的情况,我真的能治疗,请你相信我。”

秦立說完这句话,所有人都忍不住冷笑出声。

楚清音更是摇头皱眉道:“秦立,看在你真心对我好的份上,我不說你什麽,但是你几斤几两我都知道。这种忽悠三岁小孩的话,你覺得我会信吗?”

“趁着現在我没生气,立刻离開,别在这里丢人現眼!”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限制,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精彩不断!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