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宣部:坚决反对搞“个人崇拜”!!

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她拥有很多女生都羡慕的身材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女硕士举报名画家男博导性侵,看情节都够渣的!

BJ作家肥猪老李 肥猪满圈老李 2022-03-06

女硕士举报名画家男博导性侵,看情节都够渣的!

 

文/肥猪满圈


新号,愿意加的可以加我这个号,最好别重复加,加了我其他号的朋友,拜托不要再加,资源有限感谢!




 

最近一事儿,又是男博导性侵女学生,性侵完了还没录取。如果男博导性侵完女学生之后录取了女学生,那么女学生一定会侍奉“师父”几年,而不会曝光老师的。

 

对了,把“性侵”加上引号,把“侍奉”也加上,意思大家都懂。这事儿,一个巴掌拍不响。我既不想为女学生伸冤,我也不想替男博导说话。此之二人,可以说是一对儿人渣,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可以这么说,到今天的这种社会环境啊,除了暴力强奸之外,就是在野外户外或者是室内被强力劫持而发生的强奸之外,您觉得现在泛泛而发的强奸还有吗?几乎没有了对吧?

 

话说被举报的男博导叫尹沧海,又名普原,1966年生于安徽萧县,那今年应该是56岁。其头衔为书画家(据称著名),我是第一次听说此人。尹沧海现为南开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天津市政协委员,天津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天津市书画艺术研究会会长,天津市美学学会副理事长、书画分委会主任,天津师范大学现代陶瓷艺术研究所所长。同时尹沧海还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当代艺术创作国画名家班导师,兰州大学萃英讲席教授,天津师范大学、台湾师范大学、台湾文化大学等客座教授等。

 

您看他的头衔儿还真不少,但是其修为,我只能说,有待商榷,甚至人品低下。

 

举报人为北大女硕士,其人不详,姓甚名谁?我不得而知。

 

举报人“北大女硕士”举报尹沧海婚内出轨作风糜烂。举报的内容是:尹沧海利用导师身份将其灌醉,趁其无力反抗之际与其发生性关系。

 

我觉得官话“婚内出轨作风糜烂”不足为据,如果他和别人糜烂不糜烂,和举报人毫无关系。比如说尹苍海糜烂不糜烂,和我就没关系。这种“未婚先孕未审先判”的定语,最好打住。

 

对于尹苍海而言,这种事儿你是无法否认的,我假设,即便你被这个女硕士生给套路了,那你也是活该。因为必定,你们之间的事实在那摆着呢。你想想,女硕士生为啥不说我性侵她?我都不认识她,我哪来的能性侵她吗?

 

而您呢?尹苍海先生,你贵为博导,名画家,您应该知道和懂得,这世界,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范曾史国良,不比你有名,她咋不举报他俩?为什么单单是您啊老尹?您自己好好想想吧。

 

所以说老尹,有些事儿,既然都到这一步了,网上都曝光了,您就别试图蒙混过关了,真的,既然是男人,带把儿的,您索性就“用事实说话”吧。还原事件之真伪,干了就是干了,没干就是没干。您就承认您干的,然后也文明理性地告诉大家,女硕士生是如何套路您的。

 

我个人觉得,坦诚,能为您挣分。

 

就我而言,苍蝇不盯无缝的蛋,我相信你俩的人品都非常一般,甚至低下。她想利用性,和您半推半就。而您呢,也真没客气,直接就临幸了女学生。

 

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最典型的就是大清朝第一贪官和珅先生。和珅先生可以说一辈子从没干过拿钱不办事的事儿,别看电视剧鬼扯。和珅拿钱办事,可以说也是大清第一最讲信用最有能力之人。

 

很多人都被电视剧误导了,当然了和珅的事这儿就不展开说了。

 

我就奇怪了尹导,您办不了,既然收不了女硕士做学生,您为什么要睡人家呢?不是,我就没明白,您都56了,难道这种雷,您自己睡之前就没个预判吗?

 

睡了不收,以后会咋样?您没想过啊?一直傻睡来着?

 

举报人说:自己是在2019年10月经人介绍认识尹沧海的,并在当年11月参加博士生考试,想考尹沧海的博士生,但是没被录取,2020年选择继续报考。

 

事件发生是这样的,举报人说的:尹沧海利用导师身份和学生想要求学心理,2020年11月22日在燕郊某小区,将其灌醉,并趁其醉酒无力反抗的时候与其发生关系。事发后,尹沧海曾表示希望举报人做其女朋友,并许诺在2021年11月录取举报人。

 

先看这一段儿,2020年11月性侵,承诺2021年11月录取。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录取你之前,你一直都得归我“使用”啊?

 

举报人自己回忆说:发生关系的第2天,由于自己无知无助且感觉羞耻,加上敬畏导师的身份,同时认为尹沧海在追求自己,单纯以为是醉酒之后发生了意外,不是预谋蓄意,没有第一时间报警,并在附近药店买紧急避孕药服用。

 

看到这一段,您啥感觉?我的感觉是,此女系惯犯。而且是老手,啥都懂,还在附近药店买了紧急避孕药,应该就是毓婷。

 

其言外之意就是,老小子,老尹唉,你上了我,你要不录取我,我就给你曝光。你要录取我,那当然了,只要你愿意,可以继续上。当然了,这是我自己的感悟啊,我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女硕士绝非善类,炮儿不会白打。

 

咱再继续看,举报人说:“第一次在陈师兄家里喝醉酒被老师强迫,老师不愿意给我一个正式的道歉,我也先委屈着。以为老师是真的喜欢我,所以酒后情不自禁,希望老师不辜负我的善良和信任。”

 

哈哈,本来不辜负这“词儿”应该是一个老师对学生说才合理,现在本未倒置了。学生竟然说希望导师不要辜负自己,我去,猫给耗子拜年了都?

 

再说尹老师为啥不愿意给女硕士生道歉?我个人理解,不是不道歉,其实道8万次歉都可以,只要别留下证据。

 

现在的关键是,咱俩微信你来我往,你要我道歉。我要给你道歉可以,但是通过微信,我说我上你我错了,我不该上你,我给你诚挚道歉,甚至愿意补偿你。这不就留下证据了吗?对于我而言,道歉可以。我说了,道8万次歉都可以,绝对不是问题,道歉算个啥啊?但是证据不能留下。留下道歉证据的事儿,我不干。

 

那就只能不道歉了。

 

微信聊天大家也都看到了,可以说基本可以确定女研究生举报属实,我说的属实是确有那事儿。对此尹苍海教授微博回应:说自己是善良重情之人,不喜欢就不会理。至于那天确实是喝醉了,当时如何,完全失忆,起因确实是大家劝酒。

 

哈哈,再喝多了,你睡一女滴,你说你不知道?问问大家,您有过这样吗?我看网上有人问老尹:你喝多了睡…你知道吗?估计你也忘了?

 

我说这些,不是人身攻击,我认为,这是常识,咱千万别说不知道。比如我喝了酒睡了谁,即便我真的失忆了,我真的不记得了,那也完全说不过去,也完全不能说我忘了。这叫他妈的什么事儿啊?

 

尹教授,您觉得,这叫什么?我认为这叫“理儿”。

 

咱再往下看,我可以确认举报人是渣女的证据。话说2021年2月4日,这一天是腊月23,即中国的小年儿,过了小年就是年。这一天,举报人给老尹发微信说:“小年夜,老师怎么也不理我,心里很难过,老师之前不是说会对我好吗?”

 

尹教授回复说:“近来太累,也很想见你,总回想起你离去的样子。”

 

我去,真恶心,还“总回想起你离去的样子”,你以为你是徐志摩啊?既然回想,那咋不理人家?看了吗?此时的俩人,可以说是一对儿狗男女,奸夫淫妇。

 

再继续看,举报人要立牌坊了。举报人继续说:在2020年于2月28日到2021年1月4日期间曾与尹沧海确立男女朋友关系。但此后,由于知道其未离婚,后分开。

 

举报人的意思是才知道尹老师还在婚姻中,为了道德,意思是自己不愿意做小三儿破坏别人家庭,所以离开,分手了。

 

这叫什么,道德婊对吧?等于是惯用手法。所以我开文不就说了,此女系惯犯,靠这个估计没少上位换取个人之所需。而且其所谓的确立男女朋友关系,是她说确立就确立,她说非确立就非确立。

 

咱不说老师睡学生,咱就说这女学生,她再怎么撇清,她也撇不清自己赤裸裸地想要靠身体换取博士研究生就读机会这一事实。不就是没换成吗?如果换成了,她还管老师有没有夫人啊?可能现在就不是举报,而是坐在老师大腿上学画呢吧?而且在此期间,她自认为的她和老师是男女朋友关系。关键是你是学生,尹导是老师,你认为你和老师是男女朋友关系?而不是搞破鞋关系?我去,您神马理论啊?

 

作为所谓的北大女硕士,你连这一点基本的人伦基本的常识都不懂?和导师做男女朋友关系?那你以后工作了,到单位了,是不是也得和男性领导做男女朋友关系啊?

 

咱继续看举报人所言:2021年1月4日,尹沧海约其见面并第二次发生关系。但在事后尹沧海表示未离婚只是分居,并承诺会离婚,录取举报人。举报人表示,不破坏别人家庭,遂中断了男女朋友关系。

 

哈哈……我都不知道说啥了。首先,是你当天发信息给老尹,意思是老尹怎么不临幸你了,难道不是吗?

 

而且,各位看官,您看好了,这可是第二次,“第二次”,还存在性侵吗?不是送货上门啊?只能说是性生活甚至是性爱性云端性高潮吧?如果说性侵,那么你第一次被性侵,即自己买紧急避孕药那次,那么第二次你还去被性侵?第二次你还“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你是傻缺吗?“性侵”一次还不够,还要被性侵第二次啊?这脑袋得让驴踢多大啊?

 

记者从举报人即北大女硕士那儿了解到:2019年、2020年和2021年三年都报考了尹沧海的博士生。举报人表示,“不是一开始非考他不可,是他灌醉性侵之后,没再考虑其他人。换学校换导师起码又要两三年,我耗不起。”

 

那么,为何后来又反目成仇呢?原因很简单,举报人北大女硕士说:因为尹沧海之前承诺会录取,但没有兑现诺言。“性侵还不录取,我咽不下这口气。”

 

症结就在这,上了人家不办事儿。

 

等于尹苍海和某些贪官似的,拿钱没办事儿,可不人家愤而举报嘛,意思差不多。

 

其实尹博导也觉得自己被冤枉,表示不明白举报人在做什么,别想用社会上的那一套威胁,已经尽了老师的职责。之所以最后未录取,是集体决议,有监控录像。

 

确实,你觉得北大女硕士用社会上那一套威胁你,那么您是用的哪一套睡的举报人呢?可别说您没睡,您自己能解释一下吗老尹画家?为人师表者,是您这样的吗?

 

而且,我假设啊,即便尹教授真的是被冤枉的,您没睡,那么您是不是也和此女学生走的稍微的进了一点呢?超越了普通的师生关系呢?别忘了尹老师,您是老师,也是男的,她是学生,也是女人。您只要不是夫妻,那么关系就不能太近。您可是56岁的老男人了,而且还是著名画家,博导,难道这点事您不明白吗?56年的人生岁月,您难道白活了吗?

 

现在有记者联系到尹苍海,尹苍海是这么说的:举报人是在造谣,“聊天记录是拼接伪造的,我已经报警了。”尹沧海称,相信组织,相信公安部门,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当记者询问其是否曾将举报人灌醉,并与举报人发生性关系,尹沧海回应,“肯定没有,是编造的。”

 

这等于是全盘否认,我就没干过这种事儿。

 

恶人先告状了,您睡了人家,您反咬一口,还有脸报警!



把举报人和尹教授的微信聊天截图发在这儿,大家自己判断吧





 

我再说一次,我不确定真的睡没睡。但是,她咋不咬别人,而单单咬您呢老尹同志?

 

因此您看了吗?尹苍海,按着社会话来说,属于提裤子不认账的主儿。甚至,不光自己没和女学生发生性关系,甚至,聊天记录都是拼接伪造的。

 

如此说来,举报人北大女硕士岂不成了刑事犯罪人,这得追究其刑事责任了。

 

如果,举报人不是诬告,而是确有其事,那么尹教授您呢?您是不是倒成了做假证,报假警,您自己涉嫌刑事犯罪了?

 

这就回到我开头说的了,她咋不讹范曾,不比你有名,咋不讹史国良?咋不讹崔如琢?甚至,尹老师,她咋不说我性侵?

 

苍蝇不盯无缝的蛋,你不还是有缝可钻吗?而且,您的缝儿小吗?不小,不是吗?再深的话,我不说了,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你懂得,对吧?

 

此文结束,我在这儿奉劝尹老师几句,首先,我没给您造谣对吧?如果造谣,那是举报您的女学生,而不是我。我仅是丝丝入扣合情合理地分析了一下您俩存在的可能性。

 

咱先不管她是否讹诈,是否咋样,您能先做好您自己吗?你是个男的,那就敢于承担自己的干的事儿,我的话您懂,您好自为之吧!尤其今后,不是是个女的就能上。

 

再说几句举报人北大女研究生,我真的不知道该咋说你,人啊,尤其是女人,最重要的是自尊自爱。可是在你身上,我真的看不到你哪怕有一丁点儿的自尊自爱。我估计您是不是那个地方的人,我不确定,因此我不地域黑。但是,我相对而言那块土地,才更多地孕育出您这样的卑劣女人。

 

就凭您的一句【性侵还不录取,我咽不下这口气】我就断定您是一个女渣,而且渣的彻头彻尾毫无保留。

 

我可以这么说,您这样的女渣,谁遇见谁倒霉。希望在今后人生的道路上,您能活的见点阳光,健康点儿阳光点儿,别哪儿脏往哪儿钻,哪儿阴暗您在哪儿。

 

考博士就是考博士,干嘛要性贿赂呢?结果好吗?您这可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您是损兵折将,您是人肉也搭进去了,人品人格人性也搭进去了,你说你何必呢姑娘?

 

我知道,这些年这种“市场”很混乱,但是,不管别人如何混乱,如果您坚持自己,就不会出这种卑劣肮脏恶心无耻之交易,您说呢姑娘?

 

而且,您这么一闹,令尊令堂肯定也知道了,我不知道,他们是蒙羞,还是自豪呢?看我们姑娘,一路过关斩将,全凭……是吧?您懂得。

 

我写此文,我自己也是深深感叹啊,现在到底怎么了?不学术圈吗?咋成娱乐圈甚至牲口圈了?

 

说真的,当今之颠覆性的思想和理念,我已经都看不懂了。不过还好,对于我们吃瓜群众而言,您这事儿,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您俩半斤八两。

 

“主角”一个南开一个北大,哈哈……我强烈呼吁“交战”双方,咱能重新回到谈判桌前,展开南北和谈吗?

 

我很感慨,现在的学术界,其学术水平是真高啊。真是家丑校丑国丑,不过就是50步100步的差别而已。

 

用一句话形容举报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您啊,不管其学术或者说艺术成就达到多么高的高度,您的人品也将迈不过普通人轮的最低门槛儿。

 

由此,我想知道,这位举报人,怎么成的北大女硕士,这里应该也存在些许猫腻吧?估计啊,随着时间之发酵,会出更多实锤,但愿您的故事继续精彩姑娘。

 

而且举报人为了读博也是拼了,那么我想,靠这种肮脏手段,即便获得了博士学位,您能创造出什么有价值的不脏的成就吗?举报人自己不觉得想想就脏吗?只要一提到博士,您脑子里难道不会出现哼唧哼唧的声音,终其一生,您感觉好吗亲爱的美丽的姑娘?

 

希望您持续关注我的文章,您看我的文章长智慧长常识!

 

如果您觉得我写的还凑合,请打赏鼓励—感谢!



需要写个人传记和剧本的朋友请和我联系,此文开头有微信二维码感谢!


延伸阅读……


喝咖啡我只选星巴克

维持原判,不予置评!

因技术原因,又暂缓了?就这么神奇!

吐槽一下新浪微博吧

奖牌与我无关链子和我有关

这条路真难,真的!

本来,永远都不想谈这俩问题!

拐卖女性儿童及买妻生子建议死罪

快惊蛰了,大V集体出动了?

期待公平结果!

向马丁·路德·金的不要沉默致敬!

传奇美女祝福你

我不认识你是谁,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女儿母亲姐妹兄弟!

2·14怀孕3·15打胎

大衣哥就是一块儿上好的唐僧肉

娇娇和陈亚楠本就一丘之貉皆德不配位!

再多再多的海水都不能淹没的爱!

吃东家饭睡西家觉

让子弹飞一会儿没什么大不了!

今儿聊聊《金瓶梅》和《红楼梦》

接着编,我期待第四版通告!

今夜我只关心你,我亲爱的姐妹!

女足站起来不等于铁链拴的女人站起来

“老戏骨”“丑娘”张少华人丑心更丑!

看到被狗链锁脖女我愤怒至极!

啥叫躺平?年轻人为什么躺平?

回家过个年咋还过出“恶意”来了?

初体验!

国足大年初一惨败,彻底绝缘世界杯!

我竟然能坚持把春晚看完

肥猪满圈老李给您拜年了!

作家肥猪满圈进去原因

北京作家肥猪满圈老李出来了!

明天什么情况不知道


北京作家编剧老李

24022022於承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