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溪川造梦:为什么有七千年轻人在景德镇漂泊文创|新商业地理

齐朋利 三声

“让我们自豪的是,曾经被人看不上的破败工厂如今让我们能够和别人分享我们的自信和成功。自信来自于我们过去走过的脚步,我们之前经历过很艰辛的下岗再就业和转型的过程。我们曾经感觉到忧伤、不自信和颓废,但现在我们又重新回到了一种激情洋溢的状态。”


作者 | 齐朋利

设计 | 托马斯


可能没有人会想到,在江西省景德镇,有着超过7000名前来追求自己梦想和生活的年轻人,他们被称为“景漂”。


很多“景漂”居住在景德镇陶溪川附近,这个开业仅仅两年的旅游文化街区,正在成为景德镇这座千年瓷都在当今最具代表性的名片。


“原来大家来景德镇都是去看御窑和官窑,那都是4A、5A级景区,现在很多年轻人来景德镇专门为了看陶溪川。”常年往返南昌和景德镇之间的旅行车司机胡师傅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


对于景德镇人而言,陶溪川是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存在。六年前,陶溪川依旧被叫做宇宙瓷厂,作为景德镇在计划经济时代成立的十家国营瓷厂之一,宇宙瓷厂一直是对美出口陶瓷的骨干企业。


随着九十年代的国企改制,宇宙瓷厂和景德镇其余国营瓷厂一样,往日设计和工艺的荣光随之消散,成为景德镇人生活中的普通地名。


现在的陶溪川却时尚和年轻得让本地人都会惊讶。在今年一季度江西11市的GDP排名中,景德镇仅仅位列第十,其GDP产值只有不到南昌的四分之一。但是,陶溪川却拥有着江西第一家猫的天空之城书店,这里还有胡桃里酒吧、猫屎咖啡、国贸饭店、台湾元生咖啡等知名品牌入驻。



这与陶溪川重新明确的品牌定位有直接关系,它希望借助各种不同的内容和业态将自己打造成一个集合了生活、休闲和创业的生活方式综合体。


截至目前,陶溪川已经入驻了140多个陶瓷手工品牌,3000平米的邑空间向学生免费开放,每周末会举办创意集市,景德镇7000名“景漂”都可以申请,每年春秋两季陶溪川还会举办春秋大集。


无论作为文旅项目还是文创与设计的品牌孵化基地,陶溪川的出现体现了一种新的可能。从根源上说,陶溪川是景德镇城市和国企转型背景下共同催生的产物。这个故事里既有具备改革魄力的国企领导人,也有精于建筑规划和文化保护的专业学者,以及参与到陶溪川文化生态建设中的商业力量。


重要的是,陶溪川一直以来所骄傲的陶瓷文化和工艺能力,还正好契合了中国市场消费升级浪潮中,新兴消费者对于匠人精神、非标经济和设计创意日益明显地推崇。


创意集市与宇宙音乐节


虽然景德镇有自己的民用机场,但每天从北京飞往景德镇的航班却极为有限。绝大部分的游客都会选择先到南昌,再坐两个半小时的车到达景德镇。


景德镇位于南昌的东北角,整个城市被昌江一分为二,陶溪川就位于昌江东岸的凤凰山下。这个以原宇宙瓷厂为核心启动区的文化街区占地176亩,建筑总面积8.9万平方米,整个街区保留了之前宇宙瓷厂的22栋老厂房,很远就能看到高耸的红砖砌成的水塔和烟囱。


陶溪川是街区而不是园区,这里没有大门,也不卖门票,任何人都可以自由进出。从位于新广西路一侧的入口进入,最先看到的是胡桃里酒吧、猫屎咖啡以及陶溪川美术馆。


整个街区以红砖建筑为主,都是在原先厂房基础上改造而成,层高不高同时彼此距离较远,这让整个街区给人以开阔通透的感觉。


走在陶溪川完全不用担心车辆的干扰,主干道保留了原来厂区20米宽的道路,并且在入口就设置了人车分流措施。沿着主干道向前会经过梦谣广场、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


与博物馆相对的是锯齿状的包豪斯风格的厂房,如今这里是陶瓷品牌入驻空间,在蓝天白云的背景里,红色的锯齿状砖墙极具动感。


主干道尽头就是供“景漂”入驻的邑空间。虽然陶溪川基本遵循了宇宙瓷厂的建筑格局,但在建筑砌法上,新料和老料的结合拼插使得整个街区建筑的调性更洋气更现代。同时,陶溪川也保留了诸多过去的印记,在厂房门口可以清晰地看到“安全为了生产,生产必须安全”之类的标语,还能看到当年为了运输货物所需要建设的铁轨。


目前,陶溪川的品牌入驻空间里总共入驻了超过140家陶瓷和手工品牌。按照陶溪川的要求,如果有品牌想要入驻,需要具备一定品牌知名度且拥有成熟原创作品,这些品牌大多与陶溪川街区签约1-2年。其中也不乏国外品牌,比如,韩国陶瓷品牌朴陶廊就入驻了陶溪川,旗下拥有中日韩近百名陶艺家。


朴陶廊的店员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整个品牌入驻空间的陶瓷作品定价都相对较高,朴陶廊的很多作品都是日韩陶艺家在国外烧好运过来的,成本很高,“我们不讲价,年轻人一般不在我们这里买,都会去邑空间或集市买。”


3000多平米的邑空间里有近百个铺位,铺位面向学生和景漂开放,不收租金,统一管理。“景漂”已经超过七千人,来自本地院校的占比在35%左右,来自外地院校的占比超过50%。


根据设计创新、销售业绩,邑空间对入驻的“景漂”品牌实行动态管理,每月10%淘汰率。此外,邑空间还启动了线上商城,提供运营、仓储等系列服务。



2016年10月,围绕工业遗产博物馆,陶溪川开始举办常态的创意集市,一共设置了北、东、西三块市集,摊位为500个,时间为每周五周六的下午到晚上。创意市集要求申请者大专学历以上,产品为本人原创,严禁厂货申请。在品类上,除了陶瓷,手工皮具、木雕根艺、铁器铜壶、布艺制品、手工食品等都可以申请。


在创意市集之外,陶溪川在去年10月和今年5月先后举办了春秋大集的秋集和春集,春秋大集会有更多国外艺术家参与,同时还有音乐演出等内容。


今年端午假期期间,陶溪川和十三月文化合作举办了一场为期两天的陶溪川宇宙音乐节,音乐节的得名正是源于宇宙瓷厂。这不是陶溪川第一次将音乐作为调性建立的基础和吸引年轻人的内容入口,今年元旦,陶溪川邀请奥地利乐团举办3场新年演唱会,


6月16日,音乐节举办当天正值周六,从下午两点开始,陶溪川街区里就支满了黄色帐篷,每个帐篷下面都是一个销售陶瓷手工作品的摊位。音乐节还没有开始,整个陶溪川就已经挤满了年轻人。


整个音乐节最先登场的是中非鼓队和绛州鼓乐的街区巡游,在两种不同节奏的鼓点中,周边观众随着鼓队一起行走、互动。小胡子老师刘锐则在邑空间一侧的法恩扎广场与到场的孩子们进行了敲击魔法互动体验。



音乐节的主舞台水景舞台设在梦谣广场的水池当中的空地上,观众可以从前面以及左右两侧观看演出,这是一个在其他地区的音乐节中非常少有的体验。


和常见的有着层层铁马和黑衣安保的城市音乐节不一样,陶溪川宇宙音乐节里演出者与观众的距离要更近,氛围轻松舒适,甚至票价都极为亲民。在这个并不单纯追求舞台规模和演出卡司的音乐节中,大家可以更为自在和放松。


原因在于,陶溪川本身的文化标签和风格非常明确,音乐本身服从于陶溪川的整体设计,为这个街区和孵化器提供吸引年轻人聚集的社交货币及互动体验。



“我们想做年轻人的造梦空间”


宇宙瓷厂成立于1954年,鼎盛时期曾经有4000多人在这里工作。1979年,宇宙瓷厂完成了美国米卡沙一千套质量要求极高的餐具订单,之后成为中国对美出口瓷器的重要瓷厂之一。


上世纪90年代,受景德镇国营瓷厂的粗放增长模式造成的产能过剩以及佛山、潮州陶瓷业的冲击,景德镇国营瓷厂迅速衰退直至关停。拥有宇宙、为民、雕塑、万能达等10多个国营瓷厂的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也不得不开启转型之路。


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成立于晚清,至今已有115年历史,刘子力是这家老牌国企的最新一代掌门人。1985年,19岁的“瓷二代”刘子力从学校学陶瓷毕业就被分配到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至今在这个公司呆了33年。


在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刘子力做过十多年的瓷厂厂长,2011年刘子力成为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的总经理。2016年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更名为景德镇陶瓷文化旅游发展集团(以下简称为“陶文旅”),刘子力成为陶文旅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刘子力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过去二十年里,陶文旅一直在经历一个痛苦的转型,“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由一个传统的国有的工业企业变成一个现代企业制度下的有生命力的企业,我们的工艺和产品要怎么更符合现代人的需求,我们的工作人员要怎么得到更好的出路。”


2011年,刘子力接手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的时候,宇宙瓷厂的厂区土地已经被挂牌出让,要卖给房地产公司。当时,在宇宙瓷厂里还居住着157户居民,陶溪川工业遗产博物馆前身的陶瓷烧炼车间,三分之二的房顶因年久失修垮掉,长满了杂草与树木。


陶文旅董事长刘子力


宇宙瓷厂和很多普通工厂一样,在美学和建筑学上并没有特别保护的价值,这些工厂大部分都将被拆掉。“我们有一个很朴素的想法,就是把老工厂留下来。当时卖给房地产才一百多万一亩,没有多大价值,我们就取消交易,赶跑最后一批房地产开发商。我们在当时的想法就是要做文化产业,但是具体做什么样的文化产业也不知道。”


2012年,刘子力来到北京找到清控人居集团寻求合作。清控人居集团是清华大学控股企业,旗下有清华同衡和华清安地等公司,在文化遗产地规划建设保护方面经验丰富。

早在2003年,清控人居集团规划设计了成都的“宽窄巷子”项目,之后清控人居又主导规划和建设了福州的“三坊七巷”项目,这些案例让清控人居在城市规划和保护行业里名声大振。


正是从2010年开始,中国的各地政府开始纷纷重视起文化遗产地活化保护,不仅有助于打造本地文化名片,也有助于考虑发展本地文化旅游业的可能性。实际上,这样的政策倾斜也在客观上为2018年开始的文旅投资热做出了铺垫。


在华清安地常务副总经理林霄看来,一方面,宽窄巷子等项目政府看到了通过设计、运营和高品质建设可以让文化遗产地有更大增值空间;另一方面,城市发展本身也在从增量发展到关注存量,“之前都是建设新区,现在开始关注旧城的发展。” 


2012年早春的一个雨天,清控人居遗产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张杰带着自己十三位博士和硕士研究生来考察景德镇全城四十多家老工厂。他们每天从早上七点半一直徒步到晚上十一点半,持续了整整一个礼拜。


清华同衡副总规划师霍晓卫也参与其中。在他的讲述里,景德镇有十几个国营瓷厂分布不同方位,如果要想把某一个厂做好得做整体分析。“整个景德镇昌江东岸的老城区我们都看过了,在这个基础上重点选择了宇宙瓷厂。陶溪川是宇宙瓷厂历史上的名字,这条河的位置正好穿过宇宙瓷厂,最后就作为了这个项目的名字。” 


在调性基础的打造上,大家意见统一,要把陶溪川建筑最本真的工业美感维持下来。霍晓卫说,“工业建筑有时候很容易做得过于绚酷,单个看很有想法,但是如果全都绚酷,整体就会迷失。陶溪川的定位就不是做一个特别绚酷的园区,它就是一个文化遗产地和老工业区。”


在陶溪川的遗产地文化保护论证中,经常有人认为老工厂建筑品质不高,不需要保护。刘子力却非常坚持,“工业遗产和质量无关,跟历史有关。破房子、设备、树木我们都要尽量保留原来的状态。如果房屋因为不符合安全规范,我们会用安全合格的材料替代和修补,但我们整体的原则是结构改造、功能再造再加上最少干预。”


在这一原则的指导下,陶溪川原来的原料车间成了陶艺体验空间,成型车间变为非遗、传统手工体验地,烧炼车间则变身为美术馆、博物馆和邑空间。


在博物馆建造上,清华同衡提出想做老工人口述史的访谈和记录,而陶文旅决定升级这一提议。整个工业博物馆最后变成通过宇宙瓷厂的前世今生讲述工匠的历史传承,这里有391名陶瓷工人口述史和6.9万名瓷工“身份档案”。



刘子力强调,陶溪川工业博物馆不是在做器物的博物馆,而是一个关于人的博物馆。“工匠的工厂是怎么状态,工匠的工具是什么,我们唯独没强调工匠的产品是什么样。每一代工匠都有自己生产的东西,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工匠本身。”


在完成空间规划之后,陶溪川接下来是业态规划和人群规划。刘子力谈到,陶溪川的业态一个是以陶瓷文化为特色,另一个则是从陶瓷出发研究手工设计。“陶瓷是陶溪川的灵魂和根基,但我们不会做陶瓷大卖场,我们希望陶瓷能时尚化、创意化和科技化。要做混合业态,吸引玻璃、木艺、手工包等手工业态都可以入驻进来。”


我们在陶溪川遇到一家陶瓷的3D打印店,由一帮北航毕业、在美国留过学的湖南年轻人所创立,主要售卖3D打印设备。这些年轻人最早在湖南做3D打印而进展艰难,来到景德镇之后发现陶溪川本身是一个好的宣传和孵化平台。


在免费使用了陶溪川三个月的场地以后,这帮人继续在陶溪川租了一块场地,要做3D打印车间。


在人群规划上,陶溪川主要瞄准年轻人,为此陶溪川设立了邑空间、集市和品牌入驻区。“我们想做年轻人的造梦空间,我们是为年轻人造的,年轻人在这里学习培训、创业、就业乃至生活。为了满足他们的生活,我们建了餐厅、酒店、咖啡馆和书店。我们首先是一个生活区,而不是一个旅游区,旅游是我们的副产品。” 


创造一种生活方式


陶溪川正在自己的场景里创造一种生活方式,“低碳、低索取、高品质、有未来”。


在刘子力看来,“在中国有很多冒险创业的人,在景德镇不是冒险创业,你在景德镇可以很轻易地找到属于你的工作机会。这里不会让你一夜暴富,而是让你勤奋劳动。陶溪川是为生活方式而创造的,这是我们核心的价值观。任何一个外来的年轻人一进入这种状态就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以音乐为例,陶溪川还有更大的野心。“我们不仅要做音乐活动,还要做音乐产业,比如十三月要在陶溪川做一个音乐空间。我们将来还要办音乐教育,还要建歌剧院和剧场。”


今年1月,陶溪川工业博物馆获得亚太遗产创新奖。十三月文化创始人卢中强就是在这次颁奖典礼上认识了刘子力。前者已经意识到,目前文化遗产地和工业遗产地活化的趋势正流行。就音乐演出来说,在引流上作用是很明显的。


“市场上缺乏深度编辑的好内容,好多都是那种做一个音乐节就撤。十三月做演出会考虑和场景结合和当地的各种音乐生态结合,这对于景区规划概念和未来业态的长远考虑上会有更大的可能。”卢中强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说。十三月文化最早做民谣音乐起家,拥有民谣在路上和新乐府两个品牌,并更加注重后者。



在卢中强看来,大众音乐节正在走向一个误区,即根据艺人流量来换算营收,“大家都盯着头部,最后就变成了同一首歌,头部流量的价格越来越高,你也根本请不起,音乐的丰富性怎么来展现呢?”


十三月文化正在做新的尝试,包括去年在扬州的亲子音乐节,今年在山东即墨的音乐季以及在陶溪川的宇宙音乐节。“除了演出阵容,我们应该考虑在什么场景下演出,要和这个空间发生一些更深的关系。在陶溪川宇宙音乐节,我们做了一个鼓队巡游,把整个街区的气氛都调动起来。我们在广场做的亲子项目,孩子们都玩得特别开心。”


在中国文旅产业爆发的风潮下,十三月文化也正迎来自己的机会。“我们做了四年新乐府,做了30多张唱片和上百场巡演,积累了戏曲、民乐、民歌等一批内容以及一批音乐家资源和编辑的经验。我们让所有愿意合作的合作方看到了我们的安全性、好看以及专业性,与当地文化最紧密编辑的不可替代性。”


这意味着十三月文化由此转换赛道,成为一家用音乐解决文旅方案的公司。“我们把音乐的生态跟语境改变,吸引来更多的年轻人。”2018年8月,十三月将和崔健的萨克斯手刘元在陶溪川合作爵士音乐训练营,加入到陶溪川所建立的生活方式体系中。 


目前,陶溪川的二期项目已经启动,叫做大陶溪川。大陶溪川会有更多产业和业态,比如艺术教育、陶瓷教育、剧院以及青年景漂公寓等等。霍晓卫说,“陶溪川已经做得足够好,只是承载它的盘子不够大。因为景德镇本身只是一个四五线城市,我们现在希望景德镇被关注,景德镇被关注之后力量会更大。”


自2016年10月开业以来,陶溪川在一年时间里街区文化产业投资总额达到6.14亿元,街区内从业人数达到5200人,年营业收入达5.8亿元。刘子力本人也表示,当年陶文旅投了4个亿来改造陶溪川,现在陶溪川的价值已经达到19个亿。


在过去两年里,陶溪川先后获得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园区、联合国亚太遗产创新奖,并入选了国家工业遗产保护入选名单。刘子力谈到,过去两年里,陶溪川先后获得了三十多个奖项,这证明了陶溪川的方向是被人认可的,“包括我们每年也有非常好的现金收入,我们希望将来还能获得生活方式领域的认同。” 



虽然经济效益和品牌效应都不错,但刘子力并不认为陶溪川已经成功了。“我们还在探索和调整过程中,现在只是刚刚建成了一,未来我们还要建九,陶溪川之外,我们还有九个老工厂。陶溪川未来不管在空间还是业态内容和运作上都将是一个不断的迭代的过程,我们要从人本身出发,从生活出发去研究它的发展方向。”


虽然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国企,但是陶溪川行为风格很开放。在举办活动时,很少邀请领导讲话和开幕剪彩。“所有活动都没那么官方,我自己也不剪彩。我喜欢一个人在园子里逛来逛去,谁也不知道我是谁。这种状态非常好,每个人都得到了他应该享受的东西,我们一直要求真实,真实是最大的生命力。”


陶溪川是让刘子力自豪的一件作品,也是他的职业所倚重的产品。“让我们自豪的是,曾经被人看不上的破败工厂如今让我们能够和别人分享我们的自信和成功。自信来自于我们过去走过的脚步,我们之前经历过很艰辛的下岗再就业和转型的过程。我们曾经感觉到忧伤、不自信和颓废,但现在我们又重新回到了一种激情洋溢的状态。”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陶溪川造梦:为什么有七千年轻人在景德镇漂泊文创|新商业地理

    陶溪川造梦:为什么有七千年轻人在景德镇漂泊文创|新商业地理

    齐朋利 三声

    “让我们自豪的是,曾经被人看不上的破败工厂如今让我们能够和别人分享我们的自信和成功。自信来自于我们过去走过的脚步,我们之前经历过很艰辛的下岗再就业和转型的过程。我们曾经感觉到忧伤、不自信和颓废,但现在我们又重新回到了一种激情洋溢的状态。”


    作者 | 齐朋利

    设计 | 托马斯


    可能没有人会想到,在江西省景德镇,有着超过7000名前来追求自己梦想和生活的年轻人,他们被称为“景漂”。


    很多“景漂”居住在景德镇陶溪川附近,这个开业仅仅两年的旅游文化街区,正在成为景德镇这座千年瓷都在当今最具代表性的名片。


    “原来大家来景德镇都是去看御窑和官窑,那都是4A、5A级景区,现在很多年轻人来景德镇专门为了看陶溪川。”常年往返南昌和景德镇之间的旅行车司机胡师傅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


    对于景德镇人而言,陶溪川是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存在。六年前,陶溪川依旧被叫做宇宙瓷厂,作为景德镇在计划经济时代成立的十家国营瓷厂之一,宇宙瓷厂一直是对美出口陶瓷的骨干企业。


    随着九十年代的国企改制,宇宙瓷厂和景德镇其余国营瓷厂一样,往日设计和工艺的荣光随之消散,成为景德镇人生活中的普通地名。


    现在的陶溪川却时尚和年轻得让本地人都会惊讶。在今年一季度江西11市的GDP排名中,景德镇仅仅位列第十,其GDP产值只有不到南昌的四分之一。但是,陶溪川却拥有着江西第一家猫的天空之城书店,这里还有胡桃里酒吧、猫屎咖啡、国贸饭店、台湾元生咖啡等知名品牌入驻。



    这与陶溪川重新明确的品牌定位有直接关系,它希望借助各种不同的内容和业态将自己打造成一个集合了生活、休闲和创业的生活方式综合体。


    截至目前,陶溪川已经入驻了140多个陶瓷手工品牌,3000平米的邑空间向学生免费开放,每周末会举办创意集市,景德镇7000名“景漂”都可以申请,每年春秋两季陶溪川还会举办春秋大集。


    无论作为文旅项目还是文创与设计的品牌孵化基地,陶溪川的出现体现了一种新的可能。从根源上说,陶溪川是景德镇城市和国企转型背景下共同催生的产物。这个故事里既有具备改革魄力的国企领导人,也有精于建筑规划和文化保护的专业学者,以及参与到陶溪川文化生态建设中的商业力量。


    重要的是,陶溪川一直以来所骄傲的陶瓷文化和工艺能力,还正好契合了中国市场消费升级浪潮中,新兴消费者对于匠人精神、非标经济和设计创意日益明显地推崇。


    创意集市与宇宙音乐节


    虽然景德镇有自己的民用机场,但每天从北京飞往景德镇的航班却极为有限。绝大部分的游客都会选择先到南昌,再坐两个半小时的车到达景德镇。


    景德镇位于南昌的东北角,整个城市被昌江一分为二,陶溪川就位于昌江东岸的凤凰山下。这个以原宇宙瓷厂为核心启动区的文化街区占地176亩,建筑总面积8.9万平方米,整个街区保留了之前宇宙瓷厂的22栋老厂房,很远就能看到高耸的红砖砌成的水塔和烟囱。


    陶溪川是街区而不是园区,这里没有大门,也不卖门票,任何人都可以自由进出。从位于新广西路一侧的入口进入,最先看到的是胡桃里酒吧、猫屎咖啡以及陶溪川美术馆。


    整个街区以红砖建筑为主,都是在原先厂房基础上改造而成,层高不高同时彼此距离较远,这让整个街区给人以开阔通透的感觉。


    走在陶溪川完全不用担心车辆的干扰,主干道保留了原来厂区20米宽的道路,并且在入口就设置了人车分流措施。沿着主干道向前会经过梦谣广场、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


    与博物馆相对的是锯齿状的包豪斯风格的厂房,如今这里是陶瓷品牌入驻空间,在蓝天白云的背景里,红色的锯齿状砖墙极具动感。


    主干道尽头就是供“景漂”入驻的邑空间。虽然陶溪川基本遵循了宇宙瓷厂的建筑格局,但在建筑砌法上,新料和老料的结合拼插使得整个街区建筑的调性更洋气更现代。同时,陶溪川也保留了诸多过去的印记,在厂房门口可以清晰地看到“安全为了生产,生产必须安全”之类的标语,还能看到当年为了运输货物所需要建设的铁轨。


    目前,陶溪川的品牌入驻空间里总共入驻了超过140家陶瓷和手工品牌。按照陶溪川的要求,如果有品牌想要入驻,需要具备一定品牌知名度且拥有成熟原创作品,这些品牌大多与陶溪川街区签约1-2年。其中也不乏国外品牌,比如,韩国陶瓷品牌朴陶廊就入驻了陶溪川,旗下拥有中日韩近百名陶艺家。


    朴陶廊的店员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整个品牌入驻空间的陶瓷作品定价都相对较高,朴陶廊的很多作品都是日韩陶艺家在国外烧好运过来的,成本很高,“我们不讲价,年轻人一般不在我们这里买,都会去邑空间或集市买。”


    3000多平米的邑空间里有近百个铺位,铺位面向学生和景漂开放,不收租金,统一管理。“景漂”已经超过七千人,来自本地院校的占比在35%左右,来自外地院校的占比超过50%。


    根据设计创新、销售业绩,邑空间对入驻的“景漂”品牌实行动态管理,每月10%淘汰率。此外,邑空间还启动了线上商城,提供运营、仓储等系列服务。



    2016年10月,围绕工业遗产博物馆,陶溪川开始举办常态的创意集市,一共设置了北、东、西三块市集,摊位为500个,时间为每周五周六的下午到晚上。创意市集要求申请者大专学历以上,产品为本人原创,严禁厂货申请。在品类上,除了陶瓷,手工皮具、木雕根艺、铁器铜壶、布艺制品、手工食品等都可以申请。


    在创意市集之外,陶溪川在去年10月和今年5月先后举办了春秋大集的秋集和春集,春秋大集会有更多国外艺术家参与,同时还有音乐演出等内容。


    今年端午假期期间,陶溪川和十三月文化合作举办了一场为期两天的陶溪川宇宙音乐节,音乐节的得名正是源于宇宙瓷厂。这不是陶溪川第一次将音乐作为调性建立的基础和吸引年轻人的内容入口,今年元旦,陶溪川邀请奥地利乐团举办3场新年演唱会,


    6月16日,音乐节举办当天正值周六,从下午两点开始,陶溪川街区里就支满了黄色帐篷,每个帐篷下面都是一个销售陶瓷手工作品的摊位。音乐节还没有开始,整个陶溪川就已经挤满了年轻人。


    整个音乐节最先登场的是中非鼓队和绛州鼓乐的街区巡游,在两种不同节奏的鼓点中,周边观众随着鼓队一起行走、互动。小胡子老师刘锐则在邑空间一侧的法恩扎广场与到场的孩子们进行了敲击魔法互动体验。



    音乐节的主舞台水景舞台设在梦谣广场的水池当中的空地上,观众可以从前面以及左右两侧观看演出,这是一个在其他地区的音乐节中非常少有的体验。


    和常见的有着层层铁马和黑衣安保的城市音乐节不一样,陶溪川宇宙音乐节里演出者与观众的距离要更近,氛围轻松舒适,甚至票价都极为亲民。在这个并不单纯追求舞台规模和演出卡司的音乐节中,大家可以更为自在和放松。


    原因在于,陶溪川本身的文化标签和风格非常明确,音乐本身服从于陶溪川的整体设计,为这个街区和孵化器提供吸引年轻人聚集的社交货币及互动体验。



    “我们想做年轻人的造梦空间”


    宇宙瓷厂成立于1954年,鼎盛时期曾经有4000多人在这里工作。1979年,宇宙瓷厂完成了美国米卡沙一千套质量要求极高的餐具订单,之后成为中国对美出口瓷器的重要瓷厂之一。


    上世纪90年代,受景德镇国营瓷厂的粗放增长模式造成的产能过剩以及佛山、潮州陶瓷业的冲击,景德镇国营瓷厂迅速衰退直至关停。拥有宇宙、为民、雕塑、万能达等10多个国营瓷厂的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也不得不开启转型之路。


    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成立于晚清,至今已有115年历史,刘子力是这家老牌国企的最新一代掌门人。1985年,19岁的“瓷二代”刘子力从学校学陶瓷毕业就被分配到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至今在这个公司呆了33年。


    在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刘子力做过十多年的瓷厂厂长,2011年刘子力成为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的总经理。2016年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更名为景德镇陶瓷文化旅游发展集团(以下简称为“陶文旅”),刘子力成为陶文旅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刘子力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过去二十年里,陶文旅一直在经历一个痛苦的转型,“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由一个传统的国有的工业企业变成一个现代企业制度下的有生命力的企业,我们的工艺和产品要怎么更符合现代人的需求,我们的工作人员要怎么得到更好的出路。”


    2011年,刘子力接手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的时候,宇宙瓷厂的厂区土地已经被挂牌出让,要卖给房地产公司。当时,在宇宙瓷厂里还居住着157户居民,陶溪川工业遗产博物馆前身的陶瓷烧炼车间,三分之二的房顶因年久失修垮掉,长满了杂草与树木。


    陶文旅董事长刘子力


    宇宙瓷厂和很多普通工厂一样,在美学和建筑学上并没有特别保护的价值,这些工厂大部分都将被拆掉。“我们有一个很朴素的想法,就是把老工厂留下来。当时卖给房地产才一百多万一亩,没有多大价值,我们就取消交易,赶跑最后一批房地产开发商。我们在当时的想法就是要做文化产业,但是具体做什么样的文化产业也不知道。”


    2012年,刘子力来到北京找到清控人居集团寻求合作。清控人居集团是清华大学控股企业,旗下有清华同衡和华清安地等公司,在文化遗产地规划建设保护方面经验丰富。

    早在2003年,清控人居集团规划设计了成都的“宽窄巷子”项目,之后清控人居又主导规划和建设了福州的“三坊七巷”项目,这些案例让清控人居在城市规划和保护行业里名声大振。


    正是从2010年开始,中国的各地政府开始纷纷重视起文化遗产地活化保护,不仅有助于打造本地文化名片,也有助于考虑发展本地文化旅游业的可能性。实际上,这样的政策倾斜也在客观上为2018年开始的文旅投资热做出了铺垫。


    在华清安地常务副总经理林霄看来,一方面,宽窄巷子等项目政府看到了通过设计、运营和高品质建设可以让文化遗产地有更大增值空间;另一方面,城市发展本身也在从增量发展到关注存量,“之前都是建设新区,现在开始关注旧城的发展。” 


    2012年早春的一个雨天,清控人居遗产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张杰带着自己十三位博士和硕士研究生来考察景德镇全城四十多家老工厂。他们每天从早上七点半一直徒步到晚上十一点半,持续了整整一个礼拜。


    清华同衡副总规划师霍晓卫也参与其中。在他的讲述里,景德镇有十几个国营瓷厂分布不同方位,如果要想把某一个厂做好得做整体分析。“整个景德镇昌江东岸的老城区我们都看过了,在这个基础上重点选择了宇宙瓷厂。陶溪川是宇宙瓷厂历史上的名字,这条河的位置正好穿过宇宙瓷厂,最后就作为了这个项目的名字。” 


    在调性基础的打造上,大家意见统一,要把陶溪川建筑最本真的工业美感维持下来。霍晓卫说,“工业建筑有时候很容易做得过于绚酷,单个看很有想法,但是如果全都绚酷,整体就会迷失。陶溪川的定位就不是做一个特别绚酷的园区,它就是一个文化遗产地和老工业区。”


    在陶溪川的遗产地文化保护论证中,经常有人认为老工厂建筑品质不高,不需要保护。刘子力却非常坚持,“工业遗产和质量无关,跟历史有关。破房子、设备、树木我们都要尽量保留原来的状态。如果房屋因为不符合安全规范,我们会用安全合格的材料替代和修补,但我们整体的原则是结构改造、功能再造再加上最少干预。”


    在这一原则的指导下,陶溪川原来的原料车间成了陶艺体验空间,成型车间变为非遗、传统手工体验地,烧炼车间则变身为美术馆、博物馆和邑空间。


    在博物馆建造上,清华同衡提出想做老工人口述史的访谈和记录,而陶文旅决定升级这一提议。整个工业博物馆最后变成通过宇宙瓷厂的前世今生讲述工匠的历史传承,这里有391名陶瓷工人口述史和6.9万名瓷工“身份档案”。



    刘子力强调,陶溪川工业博物馆不是在做器物的博物馆,而是一个关于人的博物馆。“工匠的工厂是怎么状态,工匠的工具是什么,我们唯独没强调工匠的产品是什么样。每一代工匠都有自己生产的东西,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工匠本身。”


    在完成空间规划之后,陶溪川接下来是业态规划和人群规划。刘子力谈到,陶溪川的业态一个是以陶瓷文化为特色,另一个则是从陶瓷出发研究手工设计。“陶瓷是陶溪川的灵魂和根基,但我们不会做陶瓷大卖场,我们希望陶瓷能时尚化、创意化和科技化。要做混合业态,吸引玻璃、木艺、手工包等手工业态都可以入驻进来。”


    我们在陶溪川遇到一家陶瓷的3D打印店,由一帮北航毕业、在美国留过学的湖南年轻人所创立,主要售卖3D打印设备。这些年轻人最早在湖南做3D打印而进展艰难,来到景德镇之后发现陶溪川本身是一个好的宣传和孵化平台。


    在免费使用了陶溪川三个月的场地以后,这帮人继续在陶溪川租了一块场地,要做3D打印车间。


    在人群规划上,陶溪川主要瞄准年轻人,为此陶溪川设立了邑空间、集市和品牌入驻区。“我们想做年轻人的造梦空间,我们是为年轻人造的,年轻人在这里学习培训、创业、就业乃至生活。为了满足他们的生活,我们建了餐厅、酒店、咖啡馆和书店。我们首先是一个生活区,而不是一个旅游区,旅游是我们的副产品。” 


    创造一种生活方式


    陶溪川正在自己的场景里创造一种生活方式,“低碳、低索取、高品质、有未来”。


    在刘子力看来,“在中国有很多冒险创业的人,在景德镇不是冒险创业,你在景德镇可以很轻易地找到属于你的工作机会。这里不会让你一夜暴富,而是让你勤奋劳动。陶溪川是为生活方式而创造的,这是我们核心的价值观。任何一个外来的年轻人一进入这种状态就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以音乐为例,陶溪川还有更大的野心。“我们不仅要做音乐活动,还要做音乐产业,比如十三月要在陶溪川做一个音乐空间。我们将来还要办音乐教育,还要建歌剧院和剧场。”


    今年1月,陶溪川工业博物馆获得亚太遗产创新奖。十三月文化创始人卢中强就是在这次颁奖典礼上认识了刘子力。前者已经意识到,目前文化遗产地和工业遗产地活化的趋势正流行。就音乐演出来说,在引流上作用是很明显的。


    “市场上缺乏深度编辑的好内容,好多都是那种做一个音乐节就撤。十三月做演出会考虑和场景结合和当地的各种音乐生态结合,这对于景区规划概念和未来业态的长远考虑上会有更大的可能。”卢中强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说。十三月文化最早做民谣音乐起家,拥有民谣在路上和新乐府两个品牌,并更加注重后者。



    在卢中强看来,大众音乐节正在走向一个误区,即根据艺人流量来换算营收,“大家都盯着头部,最后就变成了同一首歌,头部流量的价格越来越高,你也根本请不起,音乐的丰富性怎么来展现呢?”


    十三月文化正在做新的尝试,包括去年在扬州的亲子音乐节,今年在山东即墨的音乐季以及在陶溪川的宇宙音乐节。“除了演出阵容,我们应该考虑在什么场景下演出,要和这个空间发生一些更深的关系。在陶溪川宇宙音乐节,我们做了一个鼓队巡游,把整个街区的气氛都调动起来。我们在广场做的亲子项目,孩子们都玩得特别开心。”


    在中国文旅产业爆发的风潮下,十三月文化也正迎来自己的机会。“我们做了四年新乐府,做了30多张唱片和上百场巡演,积累了戏曲、民乐、民歌等一批内容以及一批音乐家资源和编辑的经验。我们让所有愿意合作的合作方看到了我们的安全性、好看以及专业性,与当地文化最紧密编辑的不可替代性。”


    这意味着十三月文化由此转换赛道,成为一家用音乐解决文旅方案的公司。“我们把音乐的生态跟语境改变,吸引来更多的年轻人。”2018年8月,十三月将和崔健的萨克斯手刘元在陶溪川合作爵士音乐训练营,加入到陶溪川所建立的生活方式体系中。 


    目前,陶溪川的二期项目已经启动,叫做大陶溪川。大陶溪川会有更多产业和业态,比如艺术教育、陶瓷教育、剧院以及青年景漂公寓等等。霍晓卫说,“陶溪川已经做得足够好,只是承载它的盘子不够大。因为景德镇本身只是一个四五线城市,我们现在希望景德镇被关注,景德镇被关注之后力量会更大。”


    自2016年10月开业以来,陶溪川在一年时间里街区文化产业投资总额达到6.14亿元,街区内从业人数达到5200人,年营业收入达5.8亿元。刘子力本人也表示,当年陶文旅投了4个亿来改造陶溪川,现在陶溪川的价值已经达到19个亿。


    在过去两年里,陶溪川先后获得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园区、联合国亚太遗产创新奖,并入选了国家工业遗产保护入选名单。刘子力谈到,过去两年里,陶溪川先后获得了三十多个奖项,这证明了陶溪川的方向是被人认可的,“包括我们每年也有非常好的现金收入,我们希望将来还能获得生活方式领域的认同。” 



    虽然经济效益和品牌效应都不错,但刘子力并不认为陶溪川已经成功了。“我们还在探索和调整过程中,现在只是刚刚建成了一,未来我们还要建九,陶溪川之外,我们还有九个老工厂。陶溪川未来不管在空间还是业态内容和运作上都将是一个不断的迭代的过程,我们要从人本身出发,从生活出发去研究它的发展方向。”


    虽然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国企,但是陶溪川行为风格很开放。在举办活动时,很少邀请领导讲话和开幕剪彩。“所有活动都没那么官方,我自己也不剪彩。我喜欢一个人在园子里逛来逛去,谁也不知道我是谁。这种状态非常好,每个人都得到了他应该享受的东西,我们一直要求真实,真实是最大的生命力。”


    陶溪川是让刘子力自豪的一件作品,也是他的职业所倚重的产品。“让我们自豪的是,曾经被人看不上的破败工厂如今让我们能够和别人分享我们的自信和成功。自信来自于我们过去走过的脚步,我们之前经历过很艰辛的下岗再就业和转型的过程。我们曾经感觉到忧伤、不自信和颓废,但现在我们又重新回到了一种激情洋溢的状态。”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