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赖小民情妇之一:知名女星真实身份或浮出水面

赖小民案牵扯数百人,权色交易细节曝光:女性求职附上艳照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纽约客》 |何伟: 和平队与中国的断裂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清正家风·梦美中国”全国微型小说征文大赛优秀奖作品(一):《沉重的鸡蛋》——蓝月

2017-08-25 金丰廉韵 金丰廉韵

点击箭头处蓝字即可关注「金丰廉韵」


日前,由中共盐城市大丰区纪律检查委员会、盐城市大丰区监察局、盐城市大丰区金丰廉韵廉政文化学会、微型小说选刊杂志社联合举办的首届“清正家风·梦美中国”全国微型小说征文大赛颁奖工作已经结束。此次活动由李敬泽、何向阳、郏宗培、叶青、姚雪雪、张越等注明评论家和作家组成专家评委会,经过严格、公正、细致的评选,最终遴选出特等奖1名、一等奖2名、二等奖5名、三等奖10名、优秀奖20名。征文活动自开展以来,得到了社会各界的积极响应,来稿充分诠释了家风与党风、政风、民风之间的密切关系和深刻内涵,给人以启示,让人受教育,展现了廉政文化的独特魅力。现将获奖作品在金丰廉韵微信上作展播,供各位微友欣赏。


沉重的鸡蛋


桌子上,一篮子红皮土鸡蛋干净亮泽。

这是乡下的二娘送来的,她说土鸡蛋虽不是什么稀罕物,但是养人。

二娘其实是郑其的二婶。在郑其5岁的时候,一个嗜血的黄昏,郑其的父母被一辆司机酒驾的拖拉机当场撞死。郑其的奶奶经不住打击,也随着去了。

尚不懂事的郑其就由二婶抚养。从此,郑其唤二婶“二娘”。

二娘有一子叫郑虎,小郑其一岁。两孩子亲兄弟一样,只是郑虎调皮,不爱学习,上树掏鸟蛋,下河摸鱼,偷果子摘瓜,因这些没少挨二娘的笤帚。每当这时候,郑其就站出来为郑虎求情。郑其不厌其烦地帮郑虎补课,终于两人一先一后都考上了高中。但二娘却犯了难,郑其的二叔原本就患有类风湿关节炎,这期间突然加剧了,关节变形,根本不能下地劳作,一家子重担全压在二娘身上,如今两孩子的学费成了难中之难。

郑其说:“二娘,让虎子上吧。”

一向和蔼的二娘虎了脸:“这事二娘心里有数,你只管好好读书。”

郑其不敢吭声了。

结果郑虎辍学跟着村里的包工头出去打工。郑其说:“这怎么可以?”二娘说:“虎子不是读书的料。你安心读书,咱们郑家出你这个状元,我也跟祖上有交代了。”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包红皮鸡蛋,让他晚上读书饿了吃。

郑其含着泪花看着瘦削的二娘匆匆离去,鸡蛋还是热的,二娘几乎是跑着来的啊!



二娘的红皮鸡蛋一直陪着郑其政法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后来当上了法院院长。郑虎也很争气,由于头脑灵活,自己拉起了施工队,当上了小包工头。

村人都劝二娘跟着儿子享福去。二娘说:“乡下挺好,城里不能养鸡,买来的鸡蛋都不好,听说有啥……啥胺来着……”“二娘,叫三聚氰胺。”“对,对对对。”二娘乐得脸满都是褶子。

每次二娘送来鸡蛋就匆匆走了,任凭郑其怎么挽留她都不肯多留,说乡下一大堆事情呢。



今天,二娘破例坐了会儿,嘴巴动了动,结果什么也没说,颤巍巍地站起了身,说回了。郑其蓦然间发现二娘老了,脸色枯槁,满头白发,背佝偻得厉害……

“二娘……”郑其的一声呼唤。二娘颤了下身子,泪陡然滑落,说:“其娃,虎子的事情,你该咋办就咋办吧。”

目送二娘离去,郑其眼睛发涩。心里暗骂:虎子啊虎子,你浑啊!

虎子犯的事不轻。

那天,郑虎正因一笔工程款没有到帐心烦,一个民工闯进来,说家里老母有病,急需用钱,要郑虎结清前面拖欠的工钱。郑虎不耐烦地起身就走人,谁知道民工扯住他的衣服不放。郑虎火往上涌,就对民工一顿拳脚。不幸的是,那民工本身患了脑瘤,只是一直没被发现,拳脚之下,受伤诱发一命呜呼了。民工的老母一纸状书把郑虎送进了监狱。

郑虎泪流满面,说:“哥,你这回一定要帮我呀!千不看万不看,你看在咱娘分上,你总不能让咱娘没有儿子吧。而且……就算我不打他,他也说不准哪天就死了……”

“你给我住嘴!事到如今,你居然还一味为自己开脱!”郑其气得脸都白了,心像被撕裂一样疼。

要说郑虎的案子,要帮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那位民工本身有病,但是……



郑其的眼前不断交替出现着两张老妇人的脸,都是白发苍苍,都是皱纹纵横……一个是受害民工的老母亲,另一个是二娘。

郑其伸手拿起一个鸡蛋,却似有千斤之重,手也不禁颤抖起来,鸡蛋啪地掉落在地,顿时四分五裂……

郑其看着地上的狼藉,打了一个哆嗦,一松手就可以把好好的鸡蛋打破,那么再一松手呢……

他连夜赶去了乡下,他要和二娘好好谈谈……

二娘正在坐在灶前,眼睛看着灶膛里燎舔着锅底的火舌出神,锅里热气蒸腾。

郑其赶紧拿起一把柴禾说:“我来烧。”二娘没有客气,挪了挪身子,说:“你来的正好。一会鸡蛋煮好了,你带给虎子,他好多年没吃我煮的鸡蛋了……你对他说,娘说的,人命不分贵贱,该还的必须还。”

二娘的话字字铿锵,一如当年对郑其的敦敦教诲。

“二娘……”郑其眼里涌出了泪花。


来源:金丰廉韵原创


我区纪委与微型小说选刊杂志社合办的

首届“清正家风·梦美中国”

全国微型小说征文大奖赛

结果公布啦!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

可直接进入结果公布页面哦!


点击”阅读全文“,查看更多廉政动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