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移民再收紧,中产移民黄金时代即将终结!

日媒:新冠来自美国,中国背锅?美国才是病毒“风暴之眼”?

一定在信仰的指导下抗击疫情《马克思主义信仰: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内生力量》

领袖,您瘦了

一篇秀色爱好者发的帖子,让人毛骨悚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让世界闻风丧胆的“死神”竟在工地当水泥工!部下知道后傻眼了

乐诚坊 今天

 
 
 
第0001章 混白食
 
 
 

  下班后,叶雄回到工地宿舍。

  五分钟之后,从浴室里出来,他整个人气质完全变了。

  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身上穿着名牌的衬衫西裤,脚上穿着进口皮鞋,不足一指长的短发精神地竖了起,看起来就像个明星一样。

  “这才多久,连衣服都穿好了?”同宿舍的王童无语。

  “如果有支枪指着,慢了会枪毙,你也能达到我的速度。”

  对于叶雄这种臆想症之类的话,王童已经麻木了。

  这家伙来工地差不多半年了,一时说以前当过杀手,一时说以前当过保镖;一时说去过欧洲十几个国家,一时又说尝过十国美女的风情。

  最离谱的是,他居然说自己被埋在地下一个月都没死。

  真这么牛叉,他会来心怡集团当建筑工?

  还没介绍,两人的工作是建筑工。

  就是这么一个破建筑工,居然说尝过十国美女的风情,相信他才有病。

  幸运的是,叶雄除了偶尔臆想症发作,性格还是不错的,人比较大方,还很讲义气,对兄弟也好。

  就像今天,王童说自己从小到大没到过东方大酒店吃饭,叶雄说有个同学在那酒店举行婚礼,就带他去了。

  东方大酒店是江南市最豪华的大酒店,今晚整个酒店都被包了。

  心怡集团的总裁杨心怡,跟浩阳集团的执行总裁何浩东今晚在里面举行婚礼,这是今天江南市最轰动的事情。

  说起心怡集团,不得不提集团总裁杨心怡。

  她是江南市所有未婚男心目中的白富美,美貌与智慧并重,而且是集团董事长杨定国的唯一女儿。

  娶了她,等于得到了整个心怡集团。

  平时不知道有多少富二代官二代对她进行疯狂地追求,终于,被浩阳集团的何浩东追到了。

  然而,这跟叶雄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他压根就不认识杨心怡,今天是混大餐吃的。

  “雄哥,你真的认识杨心怡。”王童不敢相信地问。

  一个是心怡集团的总裁,一个是心怡集团旗下某支建筑工队一名伟大的建筑工,两者身份何止天地之差,很难想象两人认识?

  “我们是小学同学。”

  “为什么不让她帮你找份工作?”王童不解地问。

  这样一个有地位的同学,随便说一声,就能到得一份轻松的工作,比做建筑工好多了。

  “我很喜欢这份工作,你想想,看着一幢幢高楼大厦在自己的手里建立起来,多么有成就感!”叶雄斜望天空,露出骄傲的神色。

  “神经。”

  两人走了进去,电梯门正要关,突然传来动听的女声:“等一下。”

  一名踩着高钉鞋,披一头微卷波浪长发,带着副红框眼镜的女人走了进来。美女二十四五岁左右,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穿着黑色晚礼服,眼如一汪秋水,眉如细柳,琼鼻细长,薄薄的嘴唇上,抹了淡淡地口红,无论气质跟容貌都是上乘。

  “美女姐姐,几楼?”王童打招呼!

  王童长得又瘦又矮,像是营养不良的,站在穿高跟鞋的美女身边,还矮一下头。

  然而他却有张娃娃脸,看起来特别单纯,谁会想到这家伙是个委琐男。

  “八楼,谢谢!”美女轻启朱唇,声音中没有一点高傲。

  “你也来参加婚礼啊?”

  “杨心怡是我同学。”美女回道。

  “你也是杨心怡的朋友啊,真巧,我朋友也是她的同学。”

  萧芳芳这时候才看到旁边的叶雄,暗暗惊奇。

  眼前的男人,气质太好了!

  身高一米八左右,五官端正,灵气逼人,看起来有鼓优雅的霸气。

  王童看了眼叶雄,再看了眼旁边的美女,突然间觉得两人很般配。

  当然,前提是忽略叶雄的工作。

  好你个杨心怡,身边有这么帅气的同学都不介绍给我认识,呆会让你好看,萧芳芳暗道。

  “萧芳芳,很高兴认识你。”萧芳芳主动自我介绍。

  “叶雄,叶子的叶,雄伟的雄。”

  萧芳芳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问道:“叶先生,跟心怡是什么时候的同学?”

  “小学。”

  “你也是在第一小学的?”萧芳芳惊喜地问:“我也是,怎么不认识你?”

  “那时候我……像个丑小鸭,没什么存在感。”

  “在几班?”

  “那个……八楼到了,我们先进去!”叶雄说完,做了个请的手势。

  好有风度的的男人哦!

  “我们坐一席?”萧芳芳提议。

  “我们约了朋友,吃完晚餐之后,到时候请美女喝一杯。”

  “一言为定。”

  萧芳芳说完,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叶雄松了口气,差点坏事了,他真恨不得甩王童一巴掌,没事搭讪什么?

  整个大厅摆着上百楼的酒席,人潮汹涌,排场不是一般的大。

  “雄哥,我们去哪坐?”

  萧芳芳的出现打乱了叶雄的计划,如果她去问一下杨心怡,就穿帮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个小包间,让萧芳芳找不到他们,吃完就闪。

  来参加酒席的几千人,她总不能一个个找吧?

  萧芳芳上八楼之后,一眼就看到被人群簇拥,公主般的杨心怡,快步走了过去。

  “我的新娘子,你真是太漂亮了,嫉妒死我了。”

  杨心怡穿着一套紫色的婚纱,轻纱披着,若隐若现,充满神秘地味道,她脸上化着淡淡的妆,不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只是眉眼之种,有种淡淡的愁容,并不像其她结婚的女子,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

  “又是一个人来,你太让我失望了。”杨心怡装作不高兴地说道。

  “还好意思说,身边藏着同学都不介绍给我,我要跟你绝交。”

  “姑奶奶,条件好的,我全介绍给你,是你自己看不上好不好!”

  对于这个闺密,杨心怡真是无语,介绍无数次,她愣没有一个看上,现在朋友圈之内,谁不知道杨心怡的闺密萧芳芳,是个眼界极光的大龄剩女。

  “是某人收着极品,不肯介绍吧!”萧芳芳走到她面前,哼哼道:“从实招来,是不是藏着高富帅当备胎?”

  杨心怡指了全场的男性:“我的朋友跟同学都来的,看中哪个自己挑。”

  “那个叶雄呢,别说你不认识他。”萧芳芳哼哼道。

  “哪个叶雄?”

  “身高一米八左右,带着副眼镜,是你的小学同学。”

  “参加婚礼的小学同学,你是唯一个,会不会是有朋友逗你玩?”

  萧芳芳的脸黑了下来,回想刚才在电梯中情景,恍然大悟:“心怡,我们遇到混饭的家伙了。”

  听她这样说,杨心怡顿时眉头皱了起来。

  “单是混白食还好,就怕是别有用心。”作为心怡集团的总裁,杨心怡心思缜密,沉思片刻说道:“我派两个保安给你,一定要找出他,千万别惊到宾客。”

  “我一定会找到他,然后打得他妈都不认识他。”

  萧芳芳又羞又怒,有生之年第一次对一个男人有好感,居然是个骗子,让她心里很不痛快,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第0002章 表演
 
 
 

  七楼,某包厢之内。

  “鱼刺汤。”

  “吃只大龙虾。”

  “这东西你一定没吃过,正宗海石斑,口感特别好。”

  叶雄筷子转得飞快,片刻之间,王童面前的碗就满了。

  周围的人,目光炯炯地望过来,看着两人饿鬼投胎的样子,眼神中都是鄙视。

  “雄哥,我自己会夹,你也吃吧!”王童尴尬地说。

  “我以前吃过很多。”叶雄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眼神,反正是吃一餐就跑的,谁认识谁啊?

  转眼之间,半个时辰过去了。

  “吃饱没有?”叶雄问。

  “好饱。”

  “走吧!”

  叶雄站了起来,将他拉了起来,不由分说就朝门口走去。

  刚刚走出门口,远远看着萧芳芳带着两名保安朝这边走过来。

  “雄哥,刚才那美女耶!”王童指着萧芳芳喊道。

  “快离开这里。”叶雄连忙喊道。

  “为什么要走,我们不看婚礼了吗?”王童奇怪地问。

  “如果还不快跑,他们会将你抓起来狠狠地揍一顿。”叶雄一脸的严肃,凑嘴在他耳边细语:“我根本就不认识杨心怡。”

  “你妹的,回头跟你算帐。”王童知道真相之后,一个华丽的转身,落荒而逃。

  “兔崽子,跑得挺快的。”

  叶雄面向萧芳芳,食中二指放在唇边,做一个十分优雅的飞吻动作,然后飞快朝楼上走去。

  “把他抓住,不然你们明天不用来上班了。”萧芳芳气得肺都炸了。

  这个家伙混白食不说,居然还敢朝自己飞吻,真是没死过。

  两名保安快速地朝楼上追去,事关饭碗,不得不拼命。

  东方大酒店十层以下是餐饮跟K房,十一楼以上是客房,跑上十一楼,叶雄将苹果六手机掏出来,放在第一间房间的磁卡感应处。

  手机屏幕不停地扫动着,听闻轻轻一声滴。

  “低级的感应器!”

  推开门,叶雄闪身进去。

  两名保安根本想不到叶雄会进入房间,四下找了一轮,没有找到,然后朝十二楼追上去。

  听到脚步远去,叶雄拉开房门准备离开,突然发现一个丰满的美女怒气冲冲地上来,不是萧芳芳是谁?

  萧芳芳见到叶雄,愣了一下,准备破口大骂!

  叶雄连忙将她的嘴巴捂住,拖进房间之中,顺脚将房门关上。

  将她压在墙上,叶雄露出迷人的笑容,很绅士地笑道:“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先X后杀,第二,先杀后X,请问你怎么选择?”

  萧芳芳差点崩溃了,眼泪哗啦啦地流。

  她没有想到自己会遇上一个变态,今天怕是要羊入虎口了。

  苍天啊!

  自己美丽的一生,难道就这么毁了,不甘心啊!

  “当然,你还有第三个选择!”

  这火辣妞也太不经吓了,随便吓一吓就眼哗啦啦地流了。

  “乖乖呆在这里,别乱喊乱叫,等我出去之后再出来。”

  萧芳芳拼命地点头,小命要紧,现在什么都答应他了。

  “这样子才听话嘛!”

  叶雄正准备出去,突然房门滴的一声响,显然是有人进来了。

  “真倒霉!”叶雄见旁边有个衣柜,连忙拉着萧芳芳躲了进去。

  刚刚躲好,就听到开门声,然后是一阵亲热的声音。

  叶雄打开一条裂缝,看到一男一女正在床上。

  “这么精采的画面,不录下来可惜了。”叶雄将手机掏了出来,打开录映。

  萧芳芳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这家伙受不了了,想对她干什么坏事呢!

  五分钟之后,两人终于停了下来,然后是穿衣服的声音。

  “今晚之后,是不是很难见到你?”女人幽怨地问。

  “我会找时间陪你的。”男人一边说,一边穿衣服:“我先下去,很多人在等我呢。”

  “我先洗个澡!”

  接下来,男的出去,女的进了浴室。

  此时不走,还待何时。

  叶雄从衣柜里走出来,听闻一声轻叫。

  刚才站得太久,地方又小,萧芳芳的脚有点麻。

  “女人就是麻烦!”叶雄只好将她扶着住走出门口,然后说道“美女,后会无期。”

  “站住!”萧芳芳喝道。

  傻子才会站住,叶雄一溜烟跑了。

  萧芳芳暗暗惊奇,她对自己的姿色可是非常有信心,在刚才那种情况下,这家伙居然还能忍受住,自制力这么强的男人,真心少见。

  难道他不行?

  如果叶雄知道萧芳芳此时的想法,肯定会疯掉。

  他走到电梯口,那里站着一个二十四五岁左右的男青年在等电梯,赫然是刚才在房间的那青年。

  穿上衣服倒是人模狗样,刚才跟牲口没什么区别。

  叶雄无意看了下他的胸前,白衬衣的领口,挂着一条红布条,上面透着两个金字:新郎!

  这家伙居然是浩阳集团的少东,今晚的新郞何浩东。

  悲剧的杨心怡!

  这么一个让无数男人疯狂追求的女人,居然这么有眼无珠,新郎跟别的女人劈腿,还是在婚礼上,这得多惨!

  叶雄考虑着要不要告诉杨怡心,想想还是算了,两人非亲非故,省得惹麻烦?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人被杀死,有人挨饿,有人被陷害,被劈腿算什么,他可不是正义使者。

  “终于找到你了。”

  两名保安在楼上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终于发现叶雄,两支电棍指着他,大声命令:“别动。”

  叶雄举起了手。

  何浩东奇怪地望了叶雄一眼,皱着眉头问:“出什么事情了?”

  “何少,这家伙来酒宴吃白食。”其中一名保安说道。

  “怎么处理他?”另一名保安问。

  “打断腿,扔到大街上。”何浩东淡淡说道。

  “你确定这样做,不后悔?”叶雄脸色寒了。

  吃顿白饭,就断人双腿,太残忍了吧,黑涩会都没你这么狠。

  “双手也一起打断。”

  何浩东正了正衣领,正眼也不看叶雄一眼,仿佛叶雄只是只蚂蚁,连看一眼都浪费时间。

  两名保安走过来,两根电棍指着叶雄,狠狠道:“臭小子,敢来东方酒店混白吃,准备下辈子在轮椅上过吧!”

  ……

  萧芳芳一拐一拐地走到电梯边,见地上躺着两名保安,叶雄站在旁边,奇怪地问:“他们怎么了?”

  “也许是睡着了。”叶雄拍拍手道。

  “不会是你打晕了他们吧?”萧芳芳震惊地问。

  东方大酒店的保安,都是职业退伍军人,拿着电棍的情况下,一个打三四个平常人都没问题,如果真被眼前的家伙打晕,那他该厉害到什么程度?

  “我是斯文人,不会用粗暴的方式解决问题。”叶雄笑道,然后掏出手机:“给点东西你看。”

  打开刚才录制的视频,伸到她面前,奇怪的声音就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变态,快关掉啊!”萧芳芳连忙转过脸。

  “不看算了,还想让你欣赏一下新郎的雄风。”

  “你说什么?”

  目光落到视频上,萧芳芳顿时又是羞又是怒,连脖子根都红了,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看过这种东西,但是她必须要看,这样才能认出来是不是何浩东。

  原来女人看这片子的时候是这种表情!

  叶雄望着萧芳芳的脸,突然觉得非常有趣。

  “你这个狗养的王八蛋,老娘绝对不会放过你。”

  萧芳芳一把将叶雄的手机抢在手里,连电梯也不坐,大步从楼梯走下去。

  “我的手机。”叶雄连忙追上去。

  那可是他花了六千多大洋买的。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老娘最好的闺密被别的男人欺负成这样,你还好意思将手机拿回去,还有没有良心?”

  “我可以将视频传给你。”

  “来不及了。”

  “别跑那么快,小心扭脚。”

  看着她脚上那细得跟铁钉似的高跟鞋,叶雄真替她担心。

  想什么来什么,一声尖叫声传来,萧芳芳整个人倒在地上。

  “你个臭乌鸦嘴,不乱说会死啊?”

  萧芳芳痛得眼泪都快落下了,见他还愣在那,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小怡都让他亲了。”

  “亲就亲呗,都结婚了,你以为他们还很单纯啊!”

  “心怡信教,反对婚前有任何的身体接触,今天之前,心怡连手都没被他拉过。”萧芳芳说道。

  “这是我今天听到,最好的笑话。”

  “昨天她还打电话给我,说有点后悔结婚了,信不信由你,快点过来扶我下去。”萧芳芳催促。

  “不就吃顿白饭,我容易吗。”叶雄无奈地走过去,扶着她下楼。”

  “警告你,别趁机揩油……”话还没说完,她一把拍开身前的爪子,怒道:“手扶哪呢?”

  “抱歉,有点近视。”

  萧芳芳:“……”


 
 
 
第0003章 耍帅
 
 
 

  八楼大厅,马上就要进行到最紧张的时刻。

  杨心怡是信教徒,在酒席后安排了一场仪式,由专门请来的牧师,在舞台上为两人做见证。

  “何浩东先生,你是否愿意迎娶你身边这位漂亮、温柔、贤惠、冰雪聪明的姑娘做你的妻子,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她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诚於她,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牧师捧着本子问道。

  “我愿意。”何浩东不假思索地回答。

  “杨心怡女士,你是否愿意嫁给你身边这位英俊、帅气、善良、才华横溢的青年……”

  杨心怡此刻坐在台上,穿着婚纱,像一朵冰山雪莲一般艳丽,成为全场注目的焦点。

  然而这一刻,她沉默了。

  半晌之后,才无奈地说:“我愿……”

  “慢着!”

  人群之中,萧芳芳走了出来,手里握着一部手机,一拐一拐地走到舞台上。

  “芳芳,出什么事了?”杨心怡奇怪地问。

  “心怡,我给点东西你看看。”萧芳芳瞪了何浩东一眼,将视频打开:“半个时辰之前的。”

  萧芳芳怕丢人,将声音调到了静音。

  杨心怡接过手机,看了一下,顿时脸色大变。

  “心怡,怎么了?”旁边的何浩东奇怪地问。

  啪!

  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他脸上。

  场下所有人都惊呆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心怡,我做错了什么?”何浩东捂住脸,心虚地问。

  杨怡抓起手机,狠狠砸向何浩东,何浩东低头躲过。

  手机摔在地上。

  “我的手机!”

  叶雄从人群冲出来,捡起碎成几块的手机,哭丧着脸。

  “不就吃顿白食吗,我容易吗?”

  一个时辰之后,杨家别墅!

  杨心怡将自己锁在房间之中,除萧芳芳之外,谁都不见。

  如果不是萧芳芳在里面陪着,杨心怡的父亲杨定国都忍不住要破门而入了。

  直到现在,杨定国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打电话给何浩东质问,他不肯说。

  “心怡,别难过了,反正没吃亏。”萧芳芳安慰道。

  杨心怡心情也平静了下来,她甚至觉得发生这种事,有种松一口气的感觉,当时是迫于压力,才最终选择结婚的,她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男人比何浩东更好,于是就答应他了。

  “芳芳,你怎么拍到的?”

  “这不是我的手机,是那个混蛋的。”

  “叶雄?”

  “就是那个冒牌货,长得人模狗样的,居然去吃白食,我都快气死了。”萧芳芳骂道。

  杨心怡忍不住笑了,她好久没见到这个闺密对一个男人上心了。

  接下来,萧芳芳说起了叶雄的事,杨心怡听到,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婚礼的不快,也一扫而空。

  “这家伙太极品了,我只是奇怪,他是怎么进酒店房间的?”

  按照何浩东的风格,他肯定早就租了那个房间,那家伙没有门卡,如何进去?

  这也是萧芳芳不解的地方。

  “对了,你派的那两个保安给我,最后都晕死了过去,那家伙说他们睡着了。”

  “那两个可是退伍兵,怎么会睡着?”杨心怡更加怀疑了,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很想见见这个家伙。”

  “美女,我们真是心有灵犀。”

  阳台之外,一个人影走了进来,不是叶雄是谁?

  “你怎么进来的?”

  两女惊得目瞪口呆,望着仿佛从天而落的叶雄,一脸碉堡的神色。

  “爬上来的。”

  “这里是五楼。”杨心怡震惊的说。

  叶雄看了看脏兮兮地双手,问道:“请问一下,洗手间在哪?”

  萧芳芳傻傻地指了指洗手间方向。

  半晌之后,叶雄从洗手间出来,坐到沙发上,说道:“下面,我们谈谈手机赔偿的问题了。”

  “你爬上五楼,就是为了一部破手机?”萧芳芳差点崩溃了。

  “爬楼的事,我会算在劳务费里面。”叶雄一本正经。

  “肾六的价格是六千七百,我用了两个月,已经有感情了,这精神损失费算他一天五十块,六十天就是三千,然后刚才爬楼弄脏了一身衣服,得去清洗一遍,就算你三百,给我一万块就行了。”

  “至于来回车费,我不记较了,你准备用什么支付?”

  萧芳芳差点气疯了,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人类,为了一部手段,三更半夜爬上人家五楼追债,奇葩到什么程度?

  杨心怡则一脸兴趣地望着叶雄,笑道:“一万块,没问题。”

  她走到桌子边,从抽屉里掏出一叠厚厚的钞票,放到桌面上。

  “数一数,够不够。”

  “杨小姐真是爽快,不像某些赖皮狗。”

  “有种再说一遍。”萧芳芳霍地站了起来。

  “真理说一遍就够了。”

  呼!

  一个抱枕砸了过来。

  叶雄一拍,抱枕击了回去,将萧芳芳撞到沙发。

  拿着那叠钞票一头,另一头朝天,孔雀开屏。

  “我不喜欢贪小便宜。”

  叶雄将其中两张抽出来,放到桌面上,然后从窗口跃了出去。

  “我杀了你。”

  萧芳芳从地上坐起来,眼前已经不见了叶雄的影子。

  “咦,那混蛋呢?”

  “走了。”

  “你怎么不拦住他?”

  “别墅十几个保安都拦不住他,几十个摄像头都没发现他,我怎么拦?”

  杨心怡拿起两张钞票,陷入沉思中,孔雀开屏点钞术,她曾经听说过,还是第一次见到。

  “混蛋,就算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要找到你。”萧芳芳抓狂地大吼。

  ……

  八月的江南市,天气极为凉爽,是开工的最好时节。

  叶雄下身穿一条千疮百补的牛仔裤,上身穿着天兰色的工作服,背后刻着“未来新城”四个大字。

  跨上破烂的二手摩托车,车尾喷出一片黑呼呼的浓烟,呼啸地冲出去。

  阳光照耀我的破衣衫

  我开着车子东张西望

  没有人知道我来自何方

  没有人问我姓李还是姓张

  我也不去管那个儿女情长

  我也不去想把那英雄当

  ……

  砰!

  前面的宝马轿车突然急刹,叶雄的摩托车直接撞车尾上。

  一名踩着红色高跟鞋,浓妆艳抹的贵妇人从车上下来,走到车后看了一起,嗷嗷地尖叫起来。

  “开车没带眼睛啊,你知道这车子多少钱吗,卖了你都赔不起。”

  贵妇人气焰嚣张,指着叶雄鼻子:“别逃,我已经记下你的车牌号了,走到天涯海角你也逃不了。”

  叶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车子退后,然后猛加油门。

  车子如同一支箭般激射出去,快要撞到车尾的时,整辆车子从宝马车尾飞了上去,停在车顶。

  顿时宝马新车上,留下一条车轮辗过的痕迹。

  “哇,太帅了!”

  “怎么一个酷字了得。”

  “快拍下来,分享到朋友圈。”

  周围的观众,纷纷掏出手机,准备拍摄。

  “下来,压坏了车子,卖了你也赔不起。”贵妇人破口大骂。

  叶雄一手油门,车轮压碎车窗,留下一道尾气,呼啸而去。

  “我的车子。”贵妇人走到车子面前,心疼得哭了。

  叶雄从倒后镜中看着贵妇人的样子,说不出的痛快!

  无耻的人,就要用无耻的手段对待。

  突然背后警笛长鸣,一名开着摩托车的女警在背后追来。

  “停车。”女警指着他大声命令。

  叶雄彻底萎了,连忙将车子停在路边。

  警车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一名身二十二三岁的女警。

  黑色长裤,兰衬衫,带着顶黑色挡阳帽,一米六八左右的身高,,比女白领略黑的皮肤,非但不让人觉得难看,反而多了一丝英姿飒爽的感觉。

  女警将头盔取了下来,散落的头发上露出一张灵气逼人的俊脸,目光如皓月,眉如细柳,五官精致到了极点,如果不是她穿着警服,叶雄还以为遇到模特儿了。

  叶雄望了她肩膀一眼,吓了一跳。

  没想到还是个警官。

  可是这个警衔怎么会只是一个交警?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罗薇薇是主动提出当交警的。

  最近一阵子,她管辖的区域之内接连儿童失踪,她为了更好地寻找线索,索性下来当巡警。

  谁知道上班的第一天,就看到一名建筑工耍帅,开摩托车从宝马车顶飞过。

  “别动,老实点。”罗薇薇见他目光不善,本能地掏枪指着他。


未完待续……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声明:小说我们会定时删文的哦,大家一定要记得收藏关注原文链接方便下次阅读,谢谢大家)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