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推女郎73期安沛蕾无圣光性感私房写真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武汉殡葬工自述:疫情下小人物的生死劫

苗怀明:经审查,四大名著皆存在严重问题,应予以销毁!

一场疫情,见证美军实力!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绝世仙帝重生成妇科实习生,重生第一天就惹风流债?

乐诚坊 昨天
第1章 妇科实习生

  “为什么!”

  南山市某医大妇科诊室里,一道悲愤的嘶吼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角落里的一名青年身上。

  “萧晨,大清早的发什么神经?”妇科主任黄萍愣了两秒,脸色刹那间拉了下来,刚才青年的叫声将她惊得手一抖,病例上画了一道痕。

  “哈哈哈哈,还用想,肯定是被刺激成傻子了。”

  “活该,谁让这个白痴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就一屌丝还敢跟周大系花表白。”

  片刻沉默之后,诊室里几名穿着白大褂的实习生也嬉笑了起来,满脸戏谑的看着角落里的青年。

  面对一道道戏谑的目光,萧晨茫然的抬起头,汗水早已经打湿了后背,错愕的看了看周围,一只手捂住胸口,刺痛感隐隐还在。

  “怎么回事,这是哪里,我是在做梦吗?”

  萧晨看着周围,奇怪的房间,还有一群奇怪的人。

  这些人通通穿着白大褂,是白衣教的修士么?

  还有他们为何都在笑我,萧晨皱起了眉头。

  那是……

  当萧晨看到妇科诊断床上躺着的一名女子居然衣不蔽体,躺在病床上好像要行男女之事一般,不由一呆,这些白衣教的修士是什么情况,打算拿这个女子祭祀,还是打算将她作为鼎炉?

  萧晨彻底凌乱了……

  “都给我闭嘴,不想毕业了是不是,再吵都给我滚出去。”

  妇科主任黄萍冷着脸喝道,尤其瞪了一眼萧晨,便开始继续讲解起来。

  “萧晨,萧晨?”

  过了一会儿,妇科主任黄萍的喝声打断了萧晨的思绪,让他激灵灵打了个颤,抬起头,正对上黄萍阴沉的脸色,“聋了是不是,刚才说的都听清楚了没,还想不想毕业了?”

  黄萍的冷喝声再一次萧晨成了焦点,一同前来的医大同学一个个嬉笑的看着萧晨,有的在窃窃私语,依稀间萧晨能听到“傻子”、“舔狗”等刺耳的字眼。

  “过来,给病人检查一下宫口有无肿块,检查不出来就给我滚去重修。”

  检查?

  就是刚才黄主任对躺着的这个女人做的事情么。

  闻言,萧晨迟疑了片刻方才走了过去,瞥了一眼衣不蔽体躺在诊断床上的女子,老脸不禁一红,撇过头,缓缓伸出手……

  不少同学看到萧晨鼓捣了半天没说话,已经忍不住嬉笑了起来,满脸戏谑,都等着看萧晨出丑,黄萍主任是出了名的严格,被她否定的学生,八成得重修了!

  “怎么样,什么感觉?”半晌,主任黄萍冷着脸问道,一边提笔准备记录什么。

  “很紧。”萧晨脱口而出。

  随着萧晨的声音落下,黄萍的手狠狠一抖,表情也刹那间僵硬。

  “滚出去!”

  …………

  砰!

  当诊断室的门关上,里面再一次传来了哄笑声,以及黄主任气急败坏的骂声……

  走出诊断室,萧晨意识到自己闯祸了,刚才他脑袋里晕乎乎的,一时间说错了。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萧晨抬头看着天空,六月的太阳有点刺眼。

  “我……真的重生了!”

  

  这一刻,萧晨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他本是叱咤修真界的天宫之主,位列仙帝,却不料在冲击更高境界之时,被最亲密的人暗算,重伤之下被天劫轰的形神俱灭,再次醒来,却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这里,萧晨的心口更是隐隐作痛,之前在九龙伏天大阵里,那耀眼的一剑从背后贯穿自己的画面依旧历历在目。

  “为什么,我萧晨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萧晨死死地捏着拳头,眼底迸发出仇恨的光芒,相比起为何重生,他更想知道那个被他推心置腹的女人,为何会做出那种选择……

  “不管如何,既然我萧晨还活着,那一剑,我定会讨个说法……”萧晨喃喃自语,漆黑的眸子中掠过一丝寒芒。

  不过很快,萧晨的面色便是古怪起来,因为他已经完全吸收了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记忆。

  现在的他,不是那个曾经叱咤修真界的天宫之主,只是南山市医大的一个妇科实习生,地地道道的三无屌丝,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昨天在系花周玲生日之际选择了表白,却惨遭嘲讽“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随后校花周玲将萧晨精心准备的生日蛋糕丢在了地上,上了富二代的豪车扬长而去。

  就这样,萧晨一下子在南山市医大出了名,加上之前打三份工,就为了每天都给周玲准备早餐和下午茶,却落得这般下场,“最强舔狗”的称号实至名归了。

  “这玩笑开大了……”

  萧晨苦笑着摇摇头,自己堂堂天宫之主,修真界的霸主,居然重生在一个舔狗的身上,这也太扯了。

  “嘶……”

  就在这个时候,萧晨忽然感觉身上一阵刺痛,仿佛有一根针在上面行走一般,本能的将衣服掀起来,顿时呆住了,一道道清晰的纹络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身上,仿佛刺青一般,从胸口道小腹,一直延伸了下去……

  “这是……太初神纹?”

  萧晨怔住了,眼前的纹络实在是太熟悉了,不正是他成就仙帝之位前曾经在一太古禁.区获得的吗,铭刻于一块古玉之上,他曾经参悟无数次都未果,一直佩戴在身上,他身死之际那块铭刻着太初神纹的古玉似乎跟他一同化为灰烬了。

  可是上面的太初神纹怎么会出现在这具身体上?

  而且,这太初神纹好似被放大了许多,比起之前的也更加繁杂,就好像一条条经脉一样,从胸口一直延伸下去。

  “难道是因为你么……”

  萧晨想着,下意识的将裤子拉开来朝下看去,心里不由疑惑,自己的重生莫非和这神秘莫测的太初神纹有关?

  萧晨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不过……这小子的本钱还不错么。”不知道为何,萧晨脑袋里莫名的冒出这个念头。

  “啊……”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刺耳的尖叫声传出,让萧晨一愣,错愕的抬头。

  不知何时,先前躺在诊断床上的年轻女子已经走了出来,俏脸上上有些绯红,正惊恐的看着自己。

  “怎么回事?”

  随着她的尖叫声,黄萍主任带着一干学生也走了出来,当看到萧晨之后也刹那间呆住了。

  “不是,你们听我解释……”

  萧晨一怔,刚想说话,忽然间发现自己的一只手将T恤拉到胸口,另一只手则将裤子拉开来……

  “萧晨,你给我滚!”

  黄萍气的浑身发抖,咆哮了出来。

  

  

  

  

  

  

  

 
第2章 滚!

  南山市,回春堂。

  “总算是到了……”

  萧晨停下了脚步,这里就是南山市最大的药馆了。

  他现在的这具身体太差了,长期熬夜和吃垃圾食品导致气血不足,就连一些经脉都有些堵塞了,若是不好好调理一番,十分不利于修炼。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萧晨还是懂的,所以他立马想到了这里。

  虽然他现在没办法炼制一些高等级的丹药,不过一些简单的灵液还是可以熬炼出来的,等到身体调理好了,对以后的修炼也会大有裨益。

  想着,萧晨径直走了进去,毕竟是南山市最大的药馆,里面挤满了来看病的病人,萧晨不由皱了皱眉,便是朝着抓药的窗口去了。

  “一共是五千三百块,现金还是刷卡。”

  当工作人员将萧晨所需药材的价格报出来之后,萧晨嘴角不由抽了抽,“这么贵?”

  五千多?

  萧晨现在全身家当都不到五百块,十分之一都不到,哪里拿得出五千多。

  萧晨有种日了狗的感觉,他堂堂天宫之主,修真界的霸主,居然被区区五千块钱给难为住了。

  “要就快点,后面还有许多人等着呢。”看萧晨迟疑,前台的工作小妹顿时不耐烦的说道,目光在萧晨的身上扫视一圈,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印着“XX广告”的白色T恤,一看就是个屌丝,工作小妹的目光顿时变得轻蔑起来。

  “这……你等我下。”

  迟疑了片刻,萧晨忽然眼前一亮,想起来什么,一把抓住路过他身旁的一个矮胖的男子开口道,“这位朋友,你是过来治病的吧?”

  “是啊,干嘛?”胖子一愣,目光在透出警惕之色。

  “我有办法治好你的病,只要五千块……”

  “草,你有病吧,你才有病,老子一夜七次郎好吧,神经病。”萧晨的话还没说完,胖子的脸色猛地一变,目光躲闪,冲着萧晨破口大骂起来,恼羞成怒的走开了。

  “没钱?那就赶紧让开,别妨碍其他人抓药。”这一刻,工作小妹再也忍不住了,满脸鄙夷的看着萧晨。

  她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一个没钱的臭屌丝,五千块都拿不出来,还敢骚扰其他的病人,要是再敢这样,别怪她直接报警了。

  “你等等,我很快就会有钱……”萧晨皱着眉道,他还不信了,他堂堂天宫之主会被区区五千块难为住,刚才是自己太唐突了,这次得委婉一点。

  不过萧晨继续问了好几个人,对方只要一看萧晨的年龄和衣着,立马阴沉着脸就走,都将萧晨当做骗子处理了。

  萧晨无奈的摇摇头,他堂堂天宫之主,居然被人当成骗子,还真是……

  “现在骗子都这么敷衍了吗,要装也要装的像一点。”见到萧晨屡次被拒,之前那个矮胖的男子戏谑的说道,似乎因为刚才萧晨说他“病”刻意针对一般。

  萧晨皱了皱眉,懒得理会对方。

  “怎么回事?”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穿着白大褂的青年发现这里的情况走了过来,前台的工作小妹立马走过去说了几句,青年顿时皱着眉头看向萧晨的方向,不由一愣。

  “萧晨?”

  青年的语气顿时变得戏谑起来,没想到他来这里实习都能遇到熟人。

  赵强?

  萧晨不由皱了皱眉头,一眼就认出了来人,他记得没错的话,这个赵强是他的舍友,不过以前因为一些事情跟萧晨起过冲突,关系很不好。

  “赵医生,你认识他?”见到赵强认识萧晨,前台小妹倒是愣了一下。

  “当然,何止是我,整个医大谁不认识他妇科实习生萧晨的?实习课上骚扰女病患,这可是医大有史以来第一例啊。”赵强戏谑的说道。

  赵强的话一出,周围看向萧晨的目光顿时变了,尤其是女性,不少都露出厌恶之色。

第3章 骗子

    

  “一看就知道心术不正,大男人居然选妇科。”

  “就是,肯定是心理变.态,不然怎么会骚扰女病人。”

  周围的议论声让萧晨有点无语,一个男人选妇科的确有点奇怪,不过他能怎么办,谁让这个世界的萧晨选的呢,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至于那件事情,根本就是个误会。

  “懒得理你。”萧晨淡淡道,扭过头,不去理会对方。

  “你……”

  赵强一滞,看向萧晨的目光陡然间阴沉起来,一个留校察看的废物,居然敢用这种态度跟自己说话,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

  “有人昏倒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一道尖叫声陡然间传了出来,顿时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倒在地上,脸色惨白,一名十多岁的少女蹲在妇女的身旁满脸焦急。

  “妈,妈你怎么了,医生,医生快来啊。”少女喊着,清秀的脸蛋上满是焦急之色。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啊,刚才还好好地,突然就倒下了。”

  “不会是中暑了吧,这么热的天。”

  不少人围着这对母女议论起来,指指点点的,一名护士还在按压着中年妇女的胸腔,进行简单的急救,可是却没有丝毫起色。

  “让我看看。”

  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直接推开人群挤了进去,直接蹲在了中年妇女的面前开始查看了起来,此刻中年妇女的脸上几乎找不到一丝一毫的血色,嘴唇更是变得乌青。

  “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妈妈。”

  见到医生,少女顿时激动起来,哀求着。

  “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妈妈的,别急。”孔德森认真道,继续察看起来。

  “怎么会这样,该不会中暑了吧。”看着昏迷的中年妇女,赵强忍不住开口道。

  “当然不是。”萧晨摇摇头,虽然夏天的南山市的确很热,但这里是室内,开着空调,哪有那么容易中暑,再说了,这女子身上没有一滴汗水,根本没有中暑的迹象。

  “你怎么知道不是?”听着萧晨肯定的回答,赵强顿时戏谑的开口。

  “看一眼就知道。”萧晨淡淡道。

  “呵呵,看一眼就知道,把你能的,那你说她怎么了。”赵强戏谑的说道,看向萧晨的目光更加鄙夷了起来,一个留校察看的废物,居然还信口开河。

  “中毒。”萧晨淡淡的开口。

  “胡说八道。”萧晨刚说完,赵强便是冷冷的打断,戏谑道,“吹,继续吹,还中毒,你怎么不说中邪。”

  赵强心里冷笑,自己以前只是觉得萧晨废物,没想到这家伙还狂妄外加爱胡说八道。

  还中毒,以为这是武侠小说啊,怎么不直接说撞鬼中邪了?

  “事实如此。”萧晨淡淡道。

  “小姑娘,你妈妈是不是有点低血糖?”看了半晌,孔德森抬起头开口道。

  闻言,女孩迟疑了片刻方才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妈妈是低血糖的毛病犯了,外加天气炎热,所以才会休克,你不要担心。”孔德森开口道。

  “不愧是孔医生,一下子就找到问题了。”

  “就是,小姑娘你可以放心了,孔医生可是这里的名医,他都这么说了,你妈妈肯定没事。”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开始议论了起来,少女的脸色也变得缓和了许多。

  “多谢医生。”少女感激的说道,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好了,把这个吃下去,再用冰袋降降温,你妈妈就会醒来了。”孔德森说道,一边将一个糖丸似得东西朝着妇女的口中塞了过去。

  “你这样会害死她!”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从身后突兀传来。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