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赖小民情妇之一:知名女星真实身份或浮出水面

赖小民案牵扯数百人,权色交易细节曝光:女性求职附上艳照

《纽约客》 |何伟: 和平队与中国的断裂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7月29日 下午 3:3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小哥车祸住院,醒来后竟怒怼老婆和岳母!两人惊呆:他敢骂我们?

乐诚坊 Today

西海市第一医院。

“死亡时间2025年5月30日下午4点15分,通知家属吧。”

“动了动了!!张大夫,有心跳了!”

“快快,继续手术…”

吴天意识模糊的咪开双眼,昏昏的听到大夫们的对话,接着大脑一片空白,昏睡了过去。第二天一早,吴天睁开双眼,望着眼前的景象发呆。吴天双腿打着石膏,腹部缠着绷带,面前坐着一个女人。

“夏…夏紫萱?”

“这是医院?”

“我怎么在这里?”

无数个疑问萦绕在吴天的脑海里,想不透。刚刚明明是在天人洞修炼,而且已经过了两百年的时间。

吴天在模糊的记忆里追溯到两百年前,只大概记得突发一场车祸,死后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唤作宗武大陆,吴天在这里修行了两百年,仅两百年,凭着绝世惊人的天赋修炼到悟天这一境界,若在突破这一境界便可破镜入仙,达到仙人之境。

要知道,就连悟天这一境界的初境,在几万年间也不曾出现一位。这种境界更是那些修炼千年的佼佼者们想象不到的。

可这般稀世璀璨的瞩目天才,在打开仙人之境,遭受万雷之劫的时候形神俱灭。

吴天试着运行身体里的灵气,发现还是有些许灵气的,证明这两百年的磨练并不是一场空梦,可怜我一世修为。

“你醒了啊!”眼前这个女人兴奋的说道。

吴天没有理会,此时的他脑海乱做一团,但更加让他坚信的一件事就是。

“我又回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回到了我出车祸的时候,而且我活了下来。”

仿佛在宗武大陆的两百年在这里不过就是刚过半小时而已。

一件件,一桩桩,陈年往事浮现在吴天的脑海。

“既然老天给我机会,我一定要洗脱吴家的冤屈。”

“还有夏家,你们如何羞辱我的,这一次我要让你们加倍还回来!”

吴天的眼神犹如两道闪电,犀利的目光让人感到一丝寒意。

……

“大夫,大夫,他醒了,但不说话?”夏紫萱着急的问着医生。

“这是好现象,现在还没恢复完全,让他修养一下。”医生检查着吴天。

“你先休息吧,我有点事先走了,中午给你带饭过来。”夏紫萱拍了拍吴天的手就出去了。

吴天心里努力回忆着自己的前生经历,只记得夏紫萱不会对我这般照顾。

“难道我记错了?”

“不管了,先试试归元功法。”

吴天虽然修为尽失,但在宗武大陆两百年间,所有功法秘籍,修炼之术,都牢记于心。归元功法便是其中一种可以治病疗伤的极致功法,可以使人短时间恢复到正常状态。

只见吴天闭目凝神,感知周围灵气,运气至伤处,毕竟修为尽失,身体里的灵气少到只能发挥少部分功效。但足以让吴天能正常行走,要想恢复常人状态,必须得有灵气充足的地方。

“医院这地方多是些患病人群,灵气太弱,得先离开医院。”

吴天消耗灵气过度,大口喘着粗气,发现绑着绷带的手已经可以动了。

两天后,在吴天强烈的要求下,医生同意出院。

吴天回到夏家,只见屋里的佣人都在来回的忙活着,听闻要接待一位重要客人。现在夏家门前,吴天说不出的感概。

“哎呀!”

一个熟悉的让吴天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

“呦!已经好了呀!也不是废物啊!好的这么快!既然好了,赶紧把厕所打扫干净。”

门口站着的正是吴天恨之入骨的夏天华。吴天两眼冒着寒光,散发着怒意。

看到吴天这股硬劲,夏天华愣住了一会,然后指着吴天,满嘴脏话:“你他妈的敢瞪我,我操…傻逼…,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虽然修为跌落殆尽,但对付夏天华这类普通人,太轻而易举了。

这时吴天刚要上前。

“好了,天华,别闹了,吴天刚刚出院,你别欺负他了,你不有事吗?赶紧去,别让奶奶等急了!”夏紫萱拉着吴天的手往屋里走去。

“你个废物,今天看在我姐的面子上,让你逃过一结,我定打断你的腿。”夏天华得意的对着吴天说道。

吴天回到屋内,夏紫萱嘱咐吴天在屋内休息,别到处乱走。

“正好凑这个机会,感受一下灵气,发动一下归元功法来恢复身体。”

吴天两腿盘坐床上,闭眼凝气,开始吸收周围灵气,只是这灵气虽比医院高,但还是非常少。

“赶紧先恢复身体吧,恢复好之后,赶紧抓紧修炼。”

砰!~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只见夏天华,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棍站在门前。

“你个半吊废物,厕所到现在也不打扫,还在这偷懒睡觉!”

吴天没有理会,依然闭目盘坐在床上。

“老子让你扫厕所,你他妈聋了嘛?”

夏天华说着拎起棒球棍,三步并作两步,跃起一米多高,朝吴天砸去。

只见吴天抬起右手,迎着夏天华挥打的方向,到单手抓住了棒球棍。

夏天华见势,愣住了一会,接着用尽全力想抽回棒球棍,可那根棍子就像是焊在了吴天的手上,怎么也拿不出来。

吴天身体逐渐恢复,对付这个普通人还是小事一桩的。

接着,夏天华向后撤了一步,右腿对着吴天的脸踢了过去。

吴天左手抓住了他的小腿,顺势一扭,便让夏天华重重的摔了个狗吃屎,当时动弹不得。

“操,你个废物,竟敢趁我没站稳,偷袭我!”夏天华缓了缓神,依靠着旁边的墙上,对着吴天说道。

“偷袭?就你这样的货色,我都不用起身,而且我是废物?可就是废物把你打了个狗吃屎啊!”

吴天扬了扬嘴角,两眼坚定的继续说道:“这次是给你次机会,别以为老虎不发威,就不咬人了?从今天开始,我,吴天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

吴天家庭不富裕,是因为婚约入赘到夏家,做了上门女婿,所有夏家人都看不起他,都拿他当狗一样使唤。

夏天华被一直以来都很废物的吴天这样欺负,窝了一肚子火。

“你….你等着!今天的梁子算是结定了!”

夏天华,慢慢起身,指着吴天,慌乱的离开了。

吴天现在身体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了,而且刚刚又稍微活动了下筋骨。

感觉肚子些许饥饿,便下楼去找吃的。


客厅中间正中坐着一位身着旗袍的女人,脖子上挂满了珠宝首饰,一位佣人正在给她做头发化妆。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欢迎我活过来吗?不可能啊!”吴天摸着自己混沌的脑袋,却找不出一丝相关的记忆。

“唉,那个谁?去把门口垃圾倒了。”刚到的一位是夏紫萱的二姑夏向珊,刚好看到吴天过来,便指使他去干活。

“得,我就说嘛,怎么可能是欢迎我!”吴天摇了摇头,看见客厅人很多,也只好去应付着倒垃圾。

刚走到门口,一辆黑色的宝马X5正直停在门口路中央,下来了一位,满身西装革履,梳着个背头,极潇洒的关上车门,把钥匙交到门口一位佣人手中。

吴天深邃的眼神,越放越远,后脑如针扎一般。

“想起来了,这不是许云飞吗!”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吴天怒从心中起。

“上一世,夏家的人也只是把我不当人看,侮辱我,而眼前这个男人许云飞,则一心盼着我死。”

许云飞和夏紫萱是大学时期的恋人,而且两家门当户对,许云飞是许氏集团的继承人,夏家也是知名家族。

不知为何,毕业那年,许云飞抛弃了夏紫萱,去了国外发展。之后,为了弥补夏紫萱,便对夏紫萱示好,可得知夏紫萱已经结婚,自然吴天便成为他路上的绊脚石。

可想而知,和许云飞相比,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竟然能娶到夏紫萱,自己的自尊是受到多大的侮辱。

吴天提着垃圾站在门口,和佣人无异。吴天扔完垃圾回来,看到许云飞已经坐在了上上宾的位置,周围站着两个佣人伺候着。

“老奶奶,我刚从国外回来,您还是那么的年轻啊!”

“哎呦呦”

“不年轻了,一把老骨头了,以后还得仰仗你们年轻人啊!”

两个人互相寒暄,仿佛许云飞才是她的孙女婿。

“对了,老奶奶,这是从国外带来的一点土特产,您老笑纳。”

许云飞从口袋里掏出个精致的盒子,打开一看,竟是一条镶着满满钻石的项链。

“他娘的,这是土特产!我从家能拿土特产把你们都埋了!”吴天斜着眼望向夏老太太腹诽道。

“孩子,这是干什么,太贵重了,老朽不能收……”

夏老太太示意推辞,这边许云飞却给了老太太旁边的佣人,让其给她带上。

“奶奶,您看,多好看啊,太配您的气质了。”

“好好好…你这孩子心太细了”老太太高兴的合不拢嘴。

许云飞深知,要想得到夏紫萱,只要夏家老太太同意就一切顺利了。

许云飞环顾四周,不见夏紫萱身影,忙问。

“老奶奶,紫萱怎么不在啊?”

“紫萱呢?”老奶奶也着急看向周围,问道

“妈,她有事出去了。”吴天的丈母娘沈曼连忙回到。

“这孩子,今天许云飞来,这么大事,都不放心上。回头我教训她哈!”

夏老太太对着许云飞好生说道。

“没事的,既然我回国了,以后见面的机会会很多。”许云飞故作深沉的望向沈曼和夏老太太。“都怪我当年辜负了她,是我不对,现如今我回来了,以后我一定要加倍补偿紫萱。”

“听闻,紫萱结婚了,她那么优秀,想必嫁的人一定是个很优秀的人吧!”

许云飞明知故问,就是想让吴天丢脸。

“今天他可否在场,不如引荐一下?也好让我死心!”

“那个就是!”一个小姑娘指着一旁的吴天。“就是他,他就是紫萱姐姐的丈夫。”

吴天放下手中的糕点,嘴里吧唧吧唧的嚼着,抹了抹嘴,看着周围都把目光投向了他。

“啊,他不就是刚刚在门外扔垃圾的佣人吗?怎么是他?”

许云飞一脸茫然的上下打量着吴天。

“唉!”夏老太太摇了摇头,愁眉哭脸的说道:“他就是一个废物,他就只配扔垃圾了,一无是处,要不是那糟老头子,非得把自己的孙女嫁给这样一个废物。”

“就是,就是!”沈曼也随声附和着。

“对啊”

“就是说呢!”

………

周围人群纷纷也都回应着。

“既然,奶奶和沈姨都不同意,话不多说,有些事您不方便办的,就让晚辈来办。”

许云飞起身,走向吴天,两眼充满了不屑,指着吴天说道:“就你这种废物,也配娶紫萱?”

接着从口袋里掏出支票,在上面签上字,递给吴天。

“钱,你随便填,拿了钱赶紧滚。”

周围的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不愧是许氏集团,出手就是阔错。尤其是夏老太太,一脸得意的表情,想必是既可以摆脱这个废物,又能靠上许氏集团。

只见吴天握紧拳头,拳心中聚集一股灵气,眼神中发着寒光。

许云飞,顿了一下,眨了眨不知所措的眼睛,咽了口唾沫说道:“你别以为自己是根葱,别想癞蛤蟆吃天鹅肉。”

“别给脸不要脸!”

“这够你花一辈子的了!”

夏家众人纷纷恶心的劝说吴天。

这时吴天扬起嘴角,低声哼哼的笑了两下,一句话也没说的离开了客厅。

许云飞碰了一鼻子灰,没想到吴天竟然不为之所动,转身对夏老太太说道:“老奶奶,感谢款待,既然紫萱不在,我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望您老人家。”

夏老太太赶紧挽留:“别和这种废物一般见识,咱们以后都是自家人。”

许云飞执意要走,夏家不好再挽留,所有人送许云飞到门口,并目送他离开。

之后,所有人都在议论:

“这吴天怕是脑子坏掉了,这种机会还不要,还要再夏家当狗吗!”

“惹上了许云飞,怕是以后日子不好过喽。”

………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