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苗怀明:经审查,四大名著皆存在严重问题,应予以销毁!

推女郎73期安沛蕾无圣光性感私房写真

金刻羽再撰文深度解析:为什么说我们可能面临19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

优秀辩护词 |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最终控方撤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梅雪”犯罪团伙与杨恒均、贺卫方到底什么关系?(删前速看)

2016-11-13 青年力 青年力

青年力 青年视角,中国立场


11月11日晚上新闻,“空中堡垒”、“梅雪飘香”这个组织被上海警方打掉。


媒体是这样报道的:<51岁的韩文财是主要犯罪嫌疑人,网名“空中堡垒”,中专文化,本是内蒙古通辽市纪检委的一名干部。另一名嫌犯田玉霞网名“梅雪飘香”,48岁,高中文化,长期居住于北京,无业人员。网名“胡来”的仲超,43岁,大专文化,是一家企业的采购人员。其他嫌犯还有网名“活雷锋啊小东”的无业人员魏志强,网名“荷香秋韵”的重庆某集团公司会计陈明霞。>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秦仁宇。


据媒体报道,《舆情员津贴奖金发放表》由犯罪组织骨干仲超于今年6月26日“虚构”而成,然后放到多个微信群迅速扩散。


媒体没有报道更多细节。



△左为梅雪飘香,右为空中堡垒


 1  该犯罪团伙是“毛粉”还是“美分”?


按说,该犯罪团伙到底是“毛粉”还是“美分”,早就不是什么争议性话题了。


早在今年六月份,就有网友搜集大量微博、博客文章相关言论截图证明,“空中堡垒”犯罪团伙的政治倾向是严重的亲美反共[1],在政治谱系上,属于极右推墙党,连“五毛”都挨不上边,更别说“毛粉”了。所以,“空中堡垒”犯罪团伙的落网,理应看作是极右推墙势力基层推墙小分队的落网。


恰巧可以相互印证的是,当这犯罪团伙小分队被抓时,右派大V马上跳出来为自己洗地。右派大V、一贯善于造谣的作家天佑,又发挥了他的造谣特长,马上写下《“空中堡垒”等毛粉被抓是因为他们玩过了头》一文,给“空中堡垒”犯罪团伙送上一顶“毛粉”的大帽子,试图为右翼摆脱干系。


然而,这番拙劣的表演,直接被知情网友打脸,知情网友评论道:


光看标题,就知道这是个标题党了,梅雪飘香,空中堡垒是不是五毛我不知道,但是曾经跟他们在一个群里呆过一段时间,说他们崇毛拜毛,简直就是瞎扯淡,臆想症作祟




http://yang12ming.blogchina.com/656299552.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极右大佬们为“空中堡垒”犯罪团队洗地,在该犯罪团队刚被揭露时就出现过。今年7月2日,极右人士李剑芒发文为其洗地,当时,李剑芒的策略是把该犯罪团队洗成“五毛”。 http://dwz.cn/4AKsrS


无论是“毛粉”,还是“五毛”,在知情者看来,都是瞎说。


11月11日,微信公众号“纵论天下”刊登网友曹久强文章《我生活中了解的“舆情员”网络谣言犯罪团伙主犯空中堡垒与美女梅雪飘香》,曹久强与“空中堡垒”犯罪团队认识了较长时间,在文中陈述了自己被长期被蒙蔽、欺骗的过程。


曹久强这样描述“梅雪飘香”:“一开始,说实话,我觉得她的观点主要偏右”、“从梅雪飘香的交流中发现,她与贺卫方一起很熟悉,合得来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该犯罪团伙能与反毛著称的贺卫方“物以类聚”,显然不是什么“毛粉”团伙,而是极右推墙小分队。


正所谓无利不起早,那么,这个犯罪团伙从事长期的推墙犯罪活动,活动经费从哪里来?背后是否有大人物、大资金支持?


在一段流传出来的内部交流录音音频中,该团伙领导“空中堡垒”给群友打气壮胆,要求群友从事“推墙”活动不要胆怯,并说:


“多大点事!这事就是我干的,就是我写的,我出谋划策的,我做决定的,钱是我发的,(让警察)找我来”。[2]



在这次内部交流中,团伙领导韩文财承认,钱是他发的。


也就是说,与《舆情员津贴奖金发放表》相同的是,“空中堡垒”、“梅雪飘香”等人均在这个犯罪团伙中占据着相应的领导、骨干地位,并且,这个犯罪团伙定期给团队成员支付薪资,由“空中堡垒”韩文财负责发放。


韩作为一个地方纪检委干部,不可能负担得起整个团队长年累月的运作经费。那么,谁给韩文财钱?


我们看看这些人与杨恒均、贺卫方、共识网的关系。


 2  该犯罪团伙与杨恒均什么关系?


该组织头目“梅雪飘香”由杨恒均一手发展出来并进行控制。


“梅雪飘香”自2006年起就在新浪博客上发文,一开始只是一个普通网民,有着朴素的爱国热情。


例如,2009年10月1日,她和全家人看完建国60周年阅兵典礼后,在网上发表博文《祖国我深爱着你》:


忽然发现我是如此的热爱祖国,由衷的从心里滋生出一种作为中国人的自豪感。


转折点发生在2010年12月23日。这个时间点之前和之后的“梅雪飘香”的政治倾向判若两人。2010年12月24日她在博客中写道:


昨天晚上11点上床,临睡前看了一会《家国天下》一本好书。


从此以后,梅雪飘香博文发生显著变化,逐渐蜕变成一个激进的反共反华颠覆分子。


2011年3月4日,梅雪飘香发表博文《于尴尬中见到吴祚来于兴奋中见到杨恒均二位老师》,在前一天她见到了著名反共反华分子吴祚来和杨恒均,她对吴祚来几乎毫无感觉,但对杨恒均却出奇地崇拜:


突然接到了朋友的电话,问我有没有兴趣見一下杨恒均(家国天下的作者)。当时内心一阵狂喜,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事。读完杨恒均老师的《家国天下》这本书,我就深深的喜欢上了作者。……放下电话就紧张的开始梳洗打扮。……为了見偶像杨恒均,我也顾不了太多了。。。见到杨老师我还有种做梦的感觉……让我有种恍如隔世不真实的感觉。在认真读《家国天下》这本书的时候,自己曾一度幻想过,如果今生能有幸见到作者本人就好了,如果能(此处省略若干字)。……此刻我都沉浸在一种莫名的兴奋中!


由此可见,此人完全被杨恒均震撼了乃至控制了!!


△左为田玉霞,右为杨恒均






杨恒均是梅雪飘香的思想启蒙导师,梅雪飘香在网络上被杨恒均及其势力全面洗脑,而这次会面,显然是杨恒均等“民主人士”一次线下发展反共反华新苗子、新骨干的见面会。


这次见面之后,梅与杨恒均、信力建等人保持了较为紧密的联系,对杨恒均的事情极为热心,疑似成为杨恒均反共反华事业的新成员、新骨干。2011年moli花颜色革命前后,杨恒均被捕,梅在网络上发布悬赏告示,并与信力建保持紧密联系。


此后,梅陆续见到了于建嵘、贺卫方、茅于轼夫妇、沙叶新、郭世佑等人,还参加过茅于轼夫妇的庆典活动并与他们合影,梅本人也不再是一个简单关注时事政治的民众,而是有明确政治目的、有组织化地进行反共反华活动。





综上,该组织主要负责人梅雪飘香原为一个普通爱国网民,因受杨恒均的政治“启蒙”而成为一个激进的反共反华分子,并在杨恒均的介绍下,成为北京有组织、有计划的反共反华颠覆势力的核心成员之一。


杨恒均疑似该团伙幕后大佬之一。


 3  杨恒均:反共推墙领袖人物


作为该犯罪团队骨干“梅雪飘香”的精神导师与带路人,杨恒均是一个在互联网上多年活跃的反共推墙领袖,自称“民主小贩”,十几年来在网络上散播反共反毛言论,鼓吹普世价值和宪政思潮。杨恒均在自己的微博上自我标注“中国公民”,暗示出身政府系统,然而据网友揭露,杨恒均实际上是澳大利亚国籍,早已经被澳洲情报机构收买。杨恒均贪财好色,生活作风极为糜烂,这样的人最容易被外国情报机构拉下水。2011年,“维基解密”提供的一份被美国人认为是“秘密特工”的部分中国名人名单,杨恒均亦赫然在列。


杨恒均在民yun圈和反共大V圈的地位很不一般,2013年2月吴稼祥微博披露自己与吴思、荣剑、秦晖、徐友渔、孙立平、陈子明夫妇、王占阳等人的饭局便是由杨恒均安排。杨恒均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的反共网站“博xun网”亦设有专栏,在海外网站与民yun分子“北风温云超”等互动频繁。国内凤凰、新浪、网易、搜狐、财新、天涯等多家媒体均有其个人博客。


杨恒均的反共战略,是试图利用体制内资源进行推墙活动。2014年以后,杨恒均“一反常态”,摆出批评美国、拥护邓小平、拥护习近平的面目。然而,仔细阅读杨恒均的文章,不难发现,杨恒均只是从一个赤裸裸的反共大V变成了一个绵里藏针的隐蔽反共大V。《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一文,该文表面上批评美国移民局,其实是继续在鼓吹“美国是个法治国家”;《习总对媒体和智库说了什么?》打着支持习总的旗号,却在抨击社科院院长王伟光,为反共大V辩护;《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借歌颂邓小平同志妖魔化毛泽东,进而妖魔化社会主义制度,为八...九动乱翻案,鼓吹自由化的政治体制改革。


2014年10月23日,杨恒均发表的《为周小平辩护》一文,堪称其“转型”的重要标志,文章发表在光明网,随后人民网、央视网、国际在线等多家官方网站以及各地方网站,凤凰网、新浪网、中华网等多家门户网站迅速予以转载,杨恒均从体制外“敌对势力”摇身一变成为被体制认可的“友好人士”。然而,这是一篇明褒实贬、显而易见的“高级黑”的文章,杨恒均在该文中称:


“(邓小平)借助政治智慧以及用宫廷博弈的手法,把中国带向了改革开放的道路”,“他(周小平)文中提到的那些美国的弊端,在中国几乎都要严重几倍甚至十倍以上!”“问题在于如此谬误的文章竟然能够如此流传并得到一些人推崇……最重要的原因是他的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写作技巧:他把这一切都和“爱国”紧密的联系起来了!”


“我要提醒那些推崇周小平的人,任何夹杂无知、欺骗和谎言的爱国,都是对爱国的玷污;而用谎言去激发爱国,则一定会让所爱的‘国’蒙受灾难。”

“周小平的文章对于一些普通的底层人士,包括涉世未深的青年人也很有作用,既然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出国,那么,与其了解中国那么多无法改变的弊端,还不如更多知道美国人生活得如何悲惨更让人充满正能量,让人积极向上啊!”


此文名为《为周小平辩护》,其实主要还是在借羞辱周小平来攻击和抹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


2015年8月11日 ,杨恒均发表《习总哪几条指示还没被落实?》一文,其中强调自己是“自干五”:


【早在习总的书刚刚出来时,我就属于“自干五”那一类,向美国朋友推荐习总的书,有一次甚至还义务卖过一次习总的书。……我过去半年时间里对习总的三个指示比较感兴趣,一是用人制度,二是新型智库,三是海外所说的对“大V”的统战工作。】


该文的核心内容是希望政府把体制内资源用于扶植和统战他所交往的那些极端反共的网络大V,而且杨恒均并不希望这些反共大V改变他们自己的观点。他在2015年5月21日发表的《践行习总讲话,统战不是消灭“大V”》中表达过同样的观点:


【实际上,就我这位从体制内出来的所谓“大V”观察,同我交往的“大V”与意见领袖们,比体制内的高官领导们更关心国家稳定、经济发展与社会福祉,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吃着地沟油,操着中南海的心”。这样一批人,如果还不能“统战”,无法找到最大的公约数,问题恐怕不在他们身上,而应该从执政者本身寻找问题!……作为一名有责任的新媒体人,一位也许不那么有代表性但好歹算得上“大V”的我来说,提醒诸位同道一定要清醒认识、领会习总讲话,坚持自己的理念与追求,而不是等待被“统战”、等待一顿饭局的“招安”从而亟不可待地加入主流媒体的大合唱。】


从以上种种迹象显示,杨恒均已经成功打入中共体制内。虽然杨恒均偶尔表现出亲共的言论,但这只是他为了更好地内外勾结、更好地推墙而使用的伪装策略。杨恒均的实际工作是把大批爱国的普通民众洗脑成了推墙分子,“梅雪”一事就是典型案例,由此可见,他本质上已被境外情报机构策反。


杨恒均有非常明显的美国情报机构的背景。2015年05月6日,杨恒均发表《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一文,记叙了其“羊群”在加拿大组织的“2015年温哥华咸氏国际论坛”,其中茅于轼夫妇、何清涟程晓农夫妇、杨恒均的博士老师冯崇义、著名反共推墙分子信力建、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哥伦比亚大学教师、前中国科学院“助理研究员”张博树等等反共人物参加,他如此盛赞茅于轼:


茅于轼夫妇能够前来是这次论坛的最大亮点。单凭我接触几次茅老,都感受到他的身上的那种人格魅力,让我肃然起敬。记得一些赞助商在邀请嘉宾时曾经表示更想邀请郎咸平而不是茅于轼,难道他们真不知道,百年后能让他的公司还被提起的,很可能只有茅老吗?


更为重要的是,杨恒均从美国专门邀请到《外交家》杂志主编夏舒Shannon Tiezz参会:


我专门从美国邀请来的夏舒女士。夏舒女士是美国外交官网站的著名中国问题评论员。过去一年多来,她几乎每个星期都翻译我的一篇博文放在华盛顿的网站上,引来大量的美国人阅读与微观,一些文章仅仅在脸书上就被转贴高达两千多次,引发的讨论之热烈,不亚于国内微博,弄得一时之间,我的风头都快盖过“大外宣”的中国英文媒体了……


杨恒均的文章虽然煽动性很强,但其学术水平一般,美国主流政治学术界中的青年学术明星及重要杂志主编每个星期都翻译杨恒均的一篇文章,提升杨恒均的地位,这只能表示杨恒均跟美国情报机构的关系非同寻常。


据会议参加者著名反共民yun人士李一平介绍:


论坛讲者多数为自由派学者,应邀听众基本上是本地亲共侨社成员,从其主办以及协办单位的名单中发现,居然还有当地竭力粉毛的诸多社团,温哥华本地自由派团体如支联会和加拿大价值联盟却被全部拒之门外,反而中共驻温哥华官媒分支机构以及凤凰卫视等都会闪亮登场,凤凰卫视居然是媒体支持机构。


如果杨恒均主导的此次会议是要改变这些反共学者的思想的话,这种安排和设置完全是颠倒的。如果是让爱国学者和自由派反共学者同台辩论,让普通民众台下倾听,这才符合统战的色彩。然而杨恒均让清一色的反共学者在台上宣讲,让温哥华当地的普通亲共民众在下面学习倾听——非常明显,杨恒均在利用中共自己的资源、打入中共内部进行自由派的宣传,给中共搞破坏——此次活动的最大后果是,茅于轼、何清涟、张博树这批铁杆反共学者思想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而温哥华当地原来的亲共民众则被拉走一大批。


关于这次会议的本质,杨恒均写到:


会议一旦公布,立马遭到了一些网络上文章的痛斥,指责大五毛杨恒均举办了一个大外宣会议,拉来这些著名公知做统战工作,甚至一些人开始借机针对与会者和赞助商,有心极其险恶。这些人要就是无知,要就是无耻,其实,我个人就是多年前被这些公知“统战”过来的,他们的思想与理想,启蒙了我,改变了我;他们的爱国与爱民,激励了我,促进了我……


2016年05月30 日,杨恒均公开发表《儿童节寄语——告别残暴,消灭邪教》一文,将中国共产党污蔑为邪教,号召“父母们能够齐心协力,为了我们自己,更为了孩子”消灭共产党的暴政。杨恒均在文中称:


另外一种“邪教”就要可怕得多——他们不是一群更不是一、两位躲躲藏藏、鬼迷心窍的恶徒,而是冠冕堂皇掌握了政权的“执政者”;他们不是某个无法注册的“宗教组织”,而是堂而皇之的党团与利益集团;他们也不会像山东招远的这些罪犯一样,掏出身上的铁棍出其不意地袭击某一位无辜女子,而是大摇大摆开着战车,架着机枪对一群群无辜的民众扫射……


同邪教不同的是,他们残杀的不是一两个“麦当劳”快餐店里不肯给他们电话号码的女子,而是被他们统治的整个国家里不愿意匍匐在他们脚下的有血性的民众!


这种邪恶程度远超过邪教的政权与执政者在人类历史上举不胜举,仅仅在过去半个多世纪里,就不乏鲜活的例子,不用舍近求远去拿希特勒说事,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扫一眼周围的亚洲国家吧,“邪教”,都曾披上领袖、政党与国家政权的外衣,干下骇人听闻的暴行……


同邪教偷偷摸摸、突然袭击杀人,杀人后立即会被绳之以法,并受到世人的鄙视与法律的制裁完全不同的是,上面所有那些屠杀无辜民众的政权与执政党,几乎都会为自己的屠杀行为涂脂抹粉,找到借口——为了保卫政权,为了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为了人民的利益与国家之安全!


6月16日,杨恒均的微信活动平台“羊群”因颠覆共产党的意图暴露过于明显(组织贺卫方等颠覆分子进行讲座、组织大量线下活动等等)而被迫自行解散。

四、犯罪组织与贺卫方等反共公知什么关系?先看下图。



△从左往右,梅雪飘香、空中堡垒、贺卫方


贺卫方与这个犯罪团伙关系密切。如上图所示,贺卫方曾与“空中堡垒”、“梅雪飘香”共同聚餐,从饭桌上的交流看,“空中堡垒”等骨干与贺卫方此前早有见面,彼此熟悉。一位与梅雪飘香认识较长时间的网友曹久强披露:“从梅雪飘香的交流中发现,她与贺卫方一起很熟悉,合得来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事实上,梅雪飘香自己也与贺卫方早在2011年就有过合影。可以看出,该犯罪团伙与贺卫方来往频繁。





在上述聚餐视频中,梅雪飘香在饭桌上跟右手边的人交流时说了一句“你那时还不会独立思考”,可见,其右手边疑似一位“新人”。那么,此次聚餐者,既有“空中堡垒”、“梅雪飘香”这样的犯罪团伙老骨干,也有被该团伙最新洗脑、培养、控制的“新人”。这些“新人”被犯罪团伙培养、考核后,带过来与贺卫方这样的大佬一同进餐,其路数与2011年杨恒均对“梅雪飘香”的洗脑、培养流程一模一样。


当梅雪飘香转战微信空间后,她经常在微信上转发传播贺卫方的言论,并奉行贺卫方体制内外勾结推墙的主张。




贺卫方只是与该犯罪团伙关系密切的反共公知之一。如前介绍,该犯罪团伙骨干梅雪飘香在杨恒均的带动下,频繁参与著名反共反华知识分子及相关组织进行的颠覆性活动,例如她在2011年12月07日的博客上发了与于建嵘等见面的合影,2012年4月13日发与沙叶新合影,2015年1月26日再发与沙叶新的合影,2015年11月3日发与极端反共反毛分子郭世佑的合影,她还参加过茅于轼夫妇的庆典活动并与他们合影。



可见,对于这个犯罪团伙的调查,似乎还需要更加深入到贺卫方、于建嵘、茅于轼等人。


 5  “空中堡垒”与共识网什么关系?


“空中堡垒”作为团队领导,体制内干部,在互联网上无任何信息。只从共识网读者来信中漏出一点信息:此人的身份之一为共识网资深会员,跟共识网有一定的关系,他使用的姓名为韩文财,他曾介绍不少人加入共识网会员。




 6  该犯罪团伙的战略:奉行杨恒均、贺卫方的主张,体制内外勾结推墙


在杨恒均、贺卫方等人的影响和神秘巨额资金的支持下,该推墙团队不断发展壮大。


原先,该团伙在微博活动。梅雪飘香的新浪微博已被封,但是根据网络痕迹显示,她在2013年7月转发过秦火火制造的谣言。其博客文章近几年的内容都为颠覆性的反共反华文章,例如恶毒造谣攻击毛泽东、吹捧美国驻华大使并积极帮助美国在华进行舆论政治渗透的活动、恶毒攻击中国社会和政治制度,煽动颜色革命、传播造谣攻击十月革命及共产主义运动搞共产共妻、力挺被捕的亲美亲日极端公知信力建、为杨恒均的被捕声援等等。


秦火火-薛蛮子被捕及习总819讲话之后,梅雪飘香等骨干的微博活动锐减,转移到微信和线下。梅雪飘香将自己的微信朋友圈打造成一个广泛添加朋友、认识朋友、宣传推墙思想的平台。梅、空中堡垒、张激扬等骨干的主要工作,不仅仅是承担着网络水军的任务,还承担着线下发展反共反华人士的政治任务,其路线是:广泛利用体制内部资源,进行体制内外相互勾结呼应、最终推fan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


在其微信平台上,梅公开宣传该组织的战略构想:与贺卫方、蔡霞、于建嵘等大批党内、体制内人士勾结,利用体制内资源,“互为合力”,分别转化党内党外人士,“启蒙社会大众”,推进私有化与民主宪政,推fan中国共产党。为此,梅与空中堡垒、张激扬等人(这几个人也出现在表格名单中)互为呼应,每天有组织、有策划地在微信上传播“推墙”思想。


就如何进行反共推墙,梅雪飘香、空中堡垒、张激扬等人也曾与其他人有过内部争论:其分歧是杨恒均、梅雪飘香等人主张利用体制内自由化势力,逐步稳健发展壮大自身实力,时机合适时推fan共产党;而另外一些人则主张现在已经到了“推墙”时机,体制内自由派不可信。因此这些分歧只是方式方法与斗争策略的分歧,没有政治目的的分歧。梅等人始终宣称,贺卫方、于建嵘、蔡霞都在体制内,因此体制内有强大的推fan共产党的力量,应当坚持利用贺卫方、于建嵘、蔡霞等人及其体制内后台的力量发展壮大自身,走内外勾结的路子进行推墙,对中共进行和平演变。


“空中堡垒”犯罪团队一直试图团结其他采取不同策略推墙的人群,希望他们能够走到杨恒均、贺卫方式的推墙道路上来。


△梅雪在微信空间鼓吹杨恒均和信力建



△与“空中堡垒”一起“推销民主自由”



△每天都在微信上传播推墙言论,并配以居家艳照吸睛,属于有策划地传播推墙政治观点



△鼓吹体制内外勾结、推行宪政,转化中共党员,推fan中国共产党


△鼓吹通过“启蒙大众”的方式,进行颜色革命(所谓“改良”),推fan社会主义


△鼓吹共产党jie体



△攻击中共体制和中华民族,鼓吹美帝殖民



△鼓吹赵ziyang



△宣传团结一致、内外勾结推墙



△微信是其广泛添加朋友、宣传推墙思想的平台


 7  一些结论


1、“梅雪飘香”等人被杨恒均洗脑、控制,从一个普通爱国人士变成以“空中堡垒”为领导的一小支犯罪团伙的骨干,并长期进行反共推墙宣传与组织活动;


2、杨恒均是一个在互联网上多年活跃的反共推墙领袖。杨恒均在网上长期恶毒攻击中共,洗脑民众,培育基层推墙团伙,为此,杨一直采取各种伪装策略,试图打入中共体制内,利用中共体制内资源从事推墙活动,扩大反共人士的影响力。杨恒均的实际工作是把大批爱国的普通民众洗脑成了推墙分子,“梅雪”一事就是典型案例,由此可见,他本质上已被境外情报机构策反;


3、“空中堡垒”犯罪团伙在杨恒均、贺卫方等人支持下,不断发展、吸收新的成员,“空中堡垒”犯罪团伙疑似庞大反共推墙团队中的一支小分队;


4、“空中堡垒”犯罪团队领导“空中堡垒”韩文财自己在内部交流时坦言,自己给团队成员发了薪资,而“空中堡垒”的资金,应该由幕后更高级别人物提供;


5、“空中堡垒”犯罪团队奉行的反共推墙战略,与杨恒均、贺卫方高度一致,疑似受杨、贺直接指导操纵,即:与贺卫方、蔡霞、于建嵘等大批体制内人士勾结,利用体制内资源,“互为合力”,分别转化党内党外人士,“启蒙社会大众”,推进私有化与民主宪政,推fan中国共产党;


6、“空中堡垒”犯罪团队试图团结各种推墙力量走到一起,奉行杨恒均、贺卫方的战略,更好地实现推fan共产党。


注释:[1]:关于“梅雪飘香”等团队骨干相关言论资料,具体可参见:《网络反共反华组织曝光:每人每月平均津贴8000元》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689215-1.shtml

[2]“空中堡垒”内部录音讲话:http://url.cn/41TOR1u


-END-


Read more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