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新冠疫情带来的制度思考

刚从台 湾传来视频,全世界都懵了。。

资中筠:不要和不思考的人争论

今天在意大利,我看到了真正的人间炼狱!看看咋回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月7日 上午 12:24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黑旗坠落---ISIS到底是个啥东东

2017-07-10 凤来仪 圣谛 圣谛


7月9日,伊拉克宣布收复摩苏尔---这座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战胜了“伊斯兰国”,这座城市在2014年被IS占据,至今已经三年。在收复摩苏尔的为期长达八个月的战斗中,数以千计的平民遇难,上百万人流离失所。整个城市几乎被摧毁,包括有850年的大努里清真寺。


伊拉克总理抵达摩苏尔


大努里清真寺被摧毁

巴格达迪曾在这里宣布自己是哈里发




正好乘这个机会聊聊ISIS到底咋回事。


2003年,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有个演讲,在演讲里他提到了扎卡维,一瞬间,这个约旦人红遍全球。约旦情报局却很苦涩,他们努力消除扎卡维的影响力,美国人却来了这一手。而且鲍威尔的说法完全是扯蛋,他说扎卡维得到了萨达姆的支持,而实际上,扎卡维是萨达姆的死对头。


扎卡维原本是个约旦二流子,在碟片出租店打工,身上还刺青,整个就是个约旦杀马特。但后来他加入了圣战组织,一下变了个人,显得特别虔诚。这也很正常,如果大家看过浪潮这部电影,里面那个对纳粹运动最起劲的孩子,是原本最没有存在感的失败孩子,在这种政治运动中找到了自我价值。


扎卡维也是这样,他加入圣战组织后,还去过阿富汗,作战勇猛几乎到了痴狂的地步。后来回到约旦,又进过贾法尔监狱,还跟随过一个极端主义学者麦格迪西。出狱后全家移居巴基斯坦,这个全世界宗教最极端的国家。


后来又跟基地组织搭上头,拿了点资金,跑到伊拉克北部山区搞训练营之类狗逼倒灶的事。讲起这个地区,还有个插曲。此地叫做萨加特,是库尔德人聚居区,1988年3月,萨达姆的部队曾经突袭过这里,使用毒气弹杀死了5000多村民。到1991年,美国飞机在这里设置禁飞区,萨达姆的军队再也不敢来了,但是,权力真空也给各路军阀和极端势力带来了机会,他们拉起的武装不仅跟萨达姆作对,也彼此因为争夺地盘而交火频频。


结果这里就出了个小的极端武装“伊斯兰护卫军”,扎卡维就是在他们的庇护下搞事情。当地的库尔德人对这些人没啥好印象,萨加特的男女都是劳动主力,但这些极端分子却要女村民也穿黑袍带面纱,这还怎么下地劳动。


就这样的一个人,本来默默无闻,却被美国人“捧”到了一个高度,结果造就了21世纪最凶恶的宗教极端恐怖分子。美国人突袭了萨加特,结果扎卡维已经跑到了巴格达,在那里,他将大显身手。


在萨达姆倒台后,扎卡维不断在伊拉克和约旦等地制造极为残酷的恐怖事件,杀害了大量的什叶派民众。这样的做的目的是:破坏伊拉克战后局势,消灭判教异端;挟裹大量的逊尼派民众参与武装暴动。在2003年的短短一年里,他在伊拉克就制造了25起重大袭击,直接受害者上万人,他成功的让战后伊拉克陷入混乱。而2004年在电视前割下一个美国商人的头颅,让扎卡维彻底在美国人的心目中成为超越本拉丹的头号敌人。


终于在2006年,在中情局和约旦情报局努力了三年后,在伊拉克的HIBHIB小村,抓到了扎卡维的踪迹,F16立刻出动投弹,终于炸死了他。这个约旦人死了,但他留下的恐怖之树已经枝繁叶茂,他们正在等待时机,建立一个扎卡维梦想中的伊斯兰国。


机会到来的时候,谁都想不到。2011年,阿拉伯之春运动首先在突尼斯和埃及爆发,很快蔓延到了叙利亚,刚上台不久的伦敦眼科学院毕业的巴沙尔,面临选择:是继续上台后跟美国的交往,还是赶紧别管美国啥态度镇压掉反对者的示威动乱再说。做为阿拉维族的代表,他只能选择后者,于是叙利亚的动荡愈演愈烈。


当时驻叙利亚的美国大使福特,曾经在年轻时代来到过叙利亚并受到叙利亚老百姓的善待,他觉得自己欠叙利亚人民一份情,于是他决定站在反对巴沙尔执政的示威者一边。美国人觉得巴沙尔很快就会倒台,但紧挨着叙利亚的约旦国王并不这样想,做为中东地区少见的目光敏锐者,约旦国王阿普杜拉二世知道叙利亚没那么脆弱,2100万叙利亚人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支持政府,三分之一反对,剩下的吃瓜群众则充满恐惧。伊朗一定是叙利亚政府的支持者,俄国在中东唯一的军事基地就在叙利亚。“这地方一定会血肉横飞”--约旦国王这样告诉别人。


扎卡维留下的组织,这会正在伊拉克北部苟延残喘,他们也紧盯着叙利亚的局势,他们为了区别其他组织,给自己的组织起了个很正规的国家名字:伊拉克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of Iraq),还拥有各个职能部门和国旗,虽然这会他们什么都没有,但很快他们就将有了。


扎卡维之后的组织首领连续被美军炸死,新领袖是个学者一样的人物,甚至拥有博士学位,他叫巴德里,来自伊拉克的萨迈拉,现在他改名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巴格达迪的出身的部落,据说与伊斯兰创始人穆罕穆德有关,他又精研教法,最终在伊斯兰国这个小组织里爬到高位。


在扎卡维死去的时间里,他们大部分时间碌碌无为,哪里的老百姓都一样,都希望过个安稳日子,支持这些极端恐怖分子的人越来越少。伊斯兰国的梦想仿佛随着扎卡维慢慢远去了,巴格达迪接手的是个三无组织,无资源、无人手、无地盘。在美军的不断打击下他们东躲西藏,对他们来说,叙利亚乱局真是天赐良机。


叙利亚此时已经丧失对大部分地区的控制,这些地区没有秩序,虚弱不堪,正是最好的“宿主”,而且这里不像伊拉克,没有美国人来添乱。在叙利亚的混乱环境中,这伙人快速壮大了。伊斯兰国在叙利亚搞了个白手套一样的组织:努斯兰阵线,2012年4月,这个组织正式亮相。一段制作精美的宣传视频在社交网站在流传。他们自称是全体穆斯林在叙利亚的代表,他们打出了“黑旗”,说这旗帜源于先知时代,要求所谓叙利亚人团结在这面代表“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的旗帜下。很多沙特、利比亚、突尼斯年轻人看到这宣传,纷纷来到叙利亚参加圣战组织。



更多阿拉伯人选择出钱,有个中东外交官很无奈的说:真是群魔乱舞。他看到很多势力都在收买极端组织做为自己的代理人,事情已经失控,沙特和阿联酋最早察觉危险,加强了资金监管,但已经晚了。卡塔尔和科威特虽然也是美国盟友,但政府里有不少高官认为只有努斯拉这样的极端组织才能干掉巴沙尔--不管怎么说,巴沙尔是什叶派,而这些极端组织都还是逊尼派兄弟嘛。


卡塔尔是支持者中比较起劲的,而约旦则很忧虑。因为卡塔尔离得远,约旦近在咫尺。约旦是中东穷国,经常跟海湾富豪借钱,有一次这些富豪要求约旦开放通道,以便他们将武器送到叙利亚,交给那些极端组织。


约旦国王很不理解这样的行为,曾经问过某国首脑为何这样做,得到的回答是:“我出钱资助,他们会效忠我”,约旦国王几乎咆哮:您错了,终有一天您也是他们革命的对象。但大笔金钱,大批武器源源不断流进叙利亚。随着极端组织做大,美国也坐不住了,他们不能看着努斯拉继续壮大,但奥巴马的笨蛋民主党政府,居然想出用支持温和派来打击极端派的办法。白左婆希拉里曾经批准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人道援助,如毯子、食品、电脑等,这些物品到底有多少流入极端组织,只有天知道。


短短一年,巴格达迪的组织就已经脱胎换骨,鸟枪换炮,又一群三无屌丝,变得兵强马壮。2013年,他们占领了叙利亚东部省会拉卡(Raqqa),广场的钟楼上升起了黑旗,巴格达迪立刻宣布此地使用伊斯兰教法-沙利亚法统治。秩序很快建立,无数外国人来到这里,加入伊斯兰国。


然后就是大清洗的到来,城中的教堂被关闭,什叶派清真寺被炸毁,烟草酒精被收缴,宗教警察在街上游弋。人们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小事被鞭打,处决。这里成了全球极端分子大Party。


自从扎卡维举起那面黑旗以来,现在的伊斯兰国终于变成一支真正的军队,2014年的时候,伊斯兰国横扫伊拉克北部,击溃了伊拉克陆军4个师,攻占留个军事基地,获取了大量的军火。伊斯兰国的胜利,实际上是美军和伊拉克什叶派政府的失败,从讨厌极端分子,到觉得政府更可恶,逊尼派纷纷拿起武器对抗政府,扎卡维的战略成功了。


在政府内的逊尼派与政府分裂后,伊斯兰国乘虚而入,占领了费卢杰,10多年前,美军在这里追捕扎卡维,10多年后,伊斯兰国在这里耀武扬威。接着,伊斯兰国开始进攻摩苏尔,这个当年亚述帝国的首都。2万政府军不堪一击,在皮卡加机枪的冲击下很快溃败,许多伊拉克士兵脱下军装逃亡,俘虏则被成排枪决。


摩苏尔努里清真寺的穹顶向内倾斜一米多,当地人传说这是当年穆罕穆德升天时留下的痕迹。在2014年7月4日这一天,一身黑袍的巴格达迪将来到这所清真寺,向他的信徒和全世界宣布哈里发国的重生。



这时的伊斯兰国占据了大片领土,境内拥有油井,炼油厂,医院,大学。许多逊尼派支持他们,以为依靠他们可以摆脱什叶派统治,但等他们真的到来后,却发现更严苛的统治在等着普通民众。在这里,任何小事都可能是被处决的理由,珍贵的巴比伦古建设和文物被砸的粉碎,历代伊拉克人感到自豪的古迹消失在人间,他们后悔吗?不知道。


在巴基斯坦,利比亚,阿尔及利亚,阿富汗,同样的篇章在上演,极端分子打着公正和建立人间天堂的旗号,鼓动人民支持他们反抗威权政府,但结果不过是建立更残忍腐败的神权军事独裁统治。虽然巴格达迪据说已经被打死,摩苏尔也收复了,但这种事永远不会停歇,会在中东乃至世界,一次次的上演相似的剧目.....


打赏随缘,下面有微信配的广告,没事点点,谢谢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