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新冠疫情带来的制度思考

资中筠:不要和不思考的人争论

刚从台 湾传来视频,全世界都懵了。。

今天在意大利,我看到了真正的人间炼狱!看看咋回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预言:沙特也即将陷入大动荡

2017-10-27 凤来仪 圣谛 圣谛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沙特老国王


更换王储


沙特老国王在今年六月终于成功的让自己的儿子成为王储,这个中东王国原来的继承规则是古老游牧民族常用的“兄终弟及”,老国王经过多年斗争,连续废掉一个弟弟,一个亲侄子的王储地位后,终于把自己的儿子变成了新王储。


不要小看这件事,这是沙特政体改变,甚至国体改变的一件大事。


为什么这样讲?因为沙特原本的“兄终弟及”制,是典型的草原沙漠游牧民族继承特性。


因为在这样的“部落”里,面临的生存压力无所不在,整个部落不能由一个幼儿统治,这一点跟合法稳固的农耕帝国完全不同。因此部落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成年男子来担任首领,才能保证部落的生存壮大。匈奴、突厥、鲜卑、柔然、铁勒、吐浑谷、蒙古等等都是这种制度。


所以兄终弟及制度在各草原沙漠部落屡见不鲜,继承规则大致是:哥哥--弟弟--弟弟--....--哥哥的儿子....其实排起来相当复杂,我们也看到部落型国家要么成功转型--比如满清,要么就在短时间内分崩离析----因为有继承权的人太多了。


所以沙特要想长期保持稳定,改变兄终弟及的制度是必然的。那么,为什么说沙特又处于最危险的时刻呢?这就要说到沙特的国家构成。

 

沙特根基

沙特阿拉伯王国,在阿拉伯世界中地理面积第二大。1750年,部落酋长穆罕默德·本·沙特与伊斯兰改革家穆罕默德·阿卜杜·瓦哈卜一起建立了新的政体。在之后的150多年中,沙特家族的势力时起时落,为争夺半岛的控制权不断地与埃及、奥斯曼帝国发生冲突,并先后两次失去政权。现代沙特是由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本·阿卜杜勒·拉赫曼·阿勒沙特所建立。


1902年,伊本·沙特从敌对的拉希德家族(Rashid)手中一举夺回利雅得。在1913至1926年间,阿卜杜勒-阿齐兹相继征服了内志(纳季德)和汉志(希贾兹)。1927年,沙特脱离英国的统治独立。1938年3月3日在沙特地底下所发现的石油永远改变了这个国家的命运,从此他们成为土豪。


所以沙特的国家根基,就是石油美元+瓦哈比意识形态。


石油美元收买国外支持,安抚国内不满,瓦哈比意识形态树立执政合法性,给王权披上神权色彩,同时掩盖沙特激烈的阶级矛盾和贫富差距。


那么,为什么说沙特王室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呢?

 

沙特要改革

沙特新王储:

人还是很帅的,妈妈肯定是美女嘛


10月24日,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尔曼承诺将重返“更温和的伊斯兰”,将消灭极端主义的残余势力。沙特将继续推进文化、经济和能源改革。沙特阿拉伯王储萨尔曼承诺将重返“更温和的伊斯兰”,沙特继续推进文化、经济和能源改革。


说起来,改革也是好事,但是,正如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所说,改革的开始往往是“专制”政体最危险的时刻。对这种政体来说,最危险的时刻往往不是这个政体统治最黑暗的时刻,最危险的时刻恰恰是这个政体开始变得仁慈,开始启动改革的时刻。因为就是在这个时刻,长期积压的社会不满会像火山一样爆发,是政府最容易失控的时刻。


我们前面讲了,沙特的基础一是石油美元,二是瓦哈比意识形态,石油美元收买外部支持,安抚内部不满,瓦哈比意识形态树立执政合法性。


沙特原本也一直在刀尖上跳舞,西方在享受他们的石油美元孝敬同时,也不得不忍受瓦哈比极端教义传播带来的各种恐怖袭击。所以我曾说过,沙特国王不好当,而现在的情况,是这种舞蹈要换姿势了,我们知道,一个危险的平衡,在换姿势的时刻,也是最危险的时刻到了。


危险来自两个方向,恰好都是沙特的执政基础。

 

危险来源


油价一路下

现在也不过40美金



 

石油一路下挫,新能源革命已现曙光,石油收入几乎是沙特全部收入来源。虽然还有不少投资收入,但石油收入一旦变少,各种社会矛盾就有压不住的可能。在数千王子公主穷奢极欲的同时,沙特普通民众的日子也就只能叫说得过去,绝谈不上多富裕。而在极端宗教的意识形态压迫下,人民往往会忘记巨大的贫富差距,反而会投身宗教怀抱寻求满足和慰藉。


新王储萨拉曼提出了经济改革计划,总体内核就一个,沙特要摆脱石油美元的束缚,用投资和工业收入取代石油收入(目前石油收入占总收入的70%)。沙特最大的石油企业沙特阿美的股权目前正在出售。


专制王权国家要走工业化道路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工业化国家必然以“平权思想”为主导。而沙特恰恰是一个神授王权的专制国家,平权思想会摧毁当前的政治结构。


更何况沙特还要搞宗教改革宗教宽容,这就让另外一个执政基础“王权神授”受到极大的威胁。原本做为统治阶层掌握神权的阿訇们,会在宗教宽容和多元化的旗帜下丧失很多权力,沙特本来就是沙特家族和瓦哈比家族的政治宗教同盟,宗教改革相当于要摧毁当前统治阶层的一半。失去神圣性的王权,就一定需要民意的加持,而中东的民意,往往又会走向宗教极端,这种内在的撕裂,和长期被极端宗教把持掩盖下的阶级矛盾会很快爆发,让沙特瞬间陷入政治上的动荡:这就是完整的逻辑链条。



所以,未来的沙特,陷入动荡是个大概率事件,海湾君主国在卡塔尔玩了一次“篡位”戏码后,最大的稳定器沙特,终于也面临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然是否最终能否改革成果非我能预料。这不算什么先见之明,只是按照政治学规律给出一个概率极高的判断罢了。




苹果用户支持:





周日讲座:从查理一世被斩首到光荣革命,扫码加入: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