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丁丁在上海

当科学遇上政治 就是杨志遇上牛二

朝鲜防疫:每一条路都被堵死了

金融数据全面坍塌!根本没有需求 企业想裁员 居民也不买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新锐导演专题(十一)│《何日君再来》导演王飞:拍处女作不能仅靠执念,剧本品质是关键

2017-12-17 参加活动请置顶 导演帮

作者/张晓迪

如今,想拍电影的人太多,真正有勇气去做并做成的人就没那么多了,有的说没钱,有的说没时间,有的可能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开始,但那些真想做的,不管道路多崎岖,理想总能实现。



王飞,80后,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文学系,初中起就抱定了将来做导演的决心, 2016年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完成长篇处女作《何日君再来》。

 

这部电影通过几段出轨的感情,讲述了中年男人丧失尊严的故事,这是一场中产阶级的噩梦。该片获得第65届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最佳新导演提名,及第1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卧虎单元最受欢迎影片提名。

 

人生能得几回醉

 


王飞的导演之路自然不是一帆风顺,甚至在起跑线上就没走好,曾经他连考三次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都以失败告终,父母怕他年龄大了没学上,南艺中文系是最后一次高考填志愿时逼着他加上去的。

 

虽然成绩打了折,但理性得坚持,从踏入大学校门起,王飞便是风云人物,拍短片,做影展,上新闻,大学时光过的颇风生水起,在校内外很受关注,甚至还登过当年的中国教育报,中文系的学习也让他的创作基础更加扎实,这让王飞一度沉醉。然而眨眼毕业,当大家纷纷开始找工作走上社会,还在拍短片的王飞恍然意识到自己也不得不离开校园了,突然,王飞觉得自己失业了。

 

走出校园王飞依然没有着手找工作,因为如果朝九晚五的上班就更没机会拍电影了,索性和朋友合办了个培训班,既能赚钱又能自己掌握时间,这期间,他把自己的短片和征集来的作品整合起来开始做“地下”影展。



2009年,王飞带着自己的一部短片作品参加CIFF(中国独立影像展),那是他第一次在纯粹的社会影展上展示自己的作品,当时的他意气风发,觉得距离长片就一步之遥了,他说,“非常享受做导演那种幻觉,也有老外给了我名片,那时觉得自己马上要走贾樟柯那条路了。”

 

可是短暂的兴奋过后,事情并没有往他想象的方向发展,他的生活一切都没有改变。随后网络视频兴起,他们便研究网络,微电影概念兴起,他们也做微电影,几年时间王飞带着团队几个人做成了江苏太古可口可乐公司的视频供货商,办公室也搬到了繁华的南京万达写字楼。

 

做起生意的王飞电影梦并未停止,却也没有真正的向前迈进过,那时做的最贴近电影的事情就是每年都会到CIFF去看看片子。


2014年,一次机会王飞参加了FIRST青年影展,突然,他有种特别明显的感觉,中国电影的风向变了,过去十年大量的导演都是以独立意识形态存在的,可是那次,他感觉到中国电影终究是要走商业化之路,没有龙标是没有未来的,自己一直想走而没有走的路眼看就走不通了。从FIRST回去之后,一直是“独立“思想的他对自己说,“必须赶快拍电影,再不拍就来不及了。”王飞找出自己这些年写的小说开始改剧本。


王飞参加FIRST创投


几经易稿,他把主题锁定在中产阶级的焦虑上,通过一个中年男人被绿、复仇、丧失尊严以及丧失尊严后要怎么活的故事,展现出中产阶级的噩梦。

 

但真正把拍电影这件事提上日程, 基本又是第二年的事了,一天夜里他改剧本改到很晚,一大早迷迷糊糊又赶到公司去见客户,碰巧那天公司坏了一盏灯,本来可以找人维修,可是鬼使神差的他就自己爬梯子去换了,结果就从梯子上摔了下来,身形巨大的他这一跤摔的很严重,腿折了,之后不得不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

 

王飞说,那一个月是他人生的转折,当时他所在病房的楼上是肿瘤科,半夜在走廊里经常能听到有老人疼的又哭又叫,他拄着双拐想,自己的人生也是一眨眼就会到那个年纪的,这次真的不能再等了。

 

腿伤一好,王飞便把生意放在一边,跑到北京呆了两个月一门心思的为电影找投资,这个过程也并不顺利,他去了很多公司见了很多人,短短两个月可谓看尽世间百态,甚至有一次对方拿着他的剧本谈的却是别人的项目,这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沮丧。

 

带着挫败感回到南京,王飞翻翻公司账本盘算着启动资金是够的,心想,那就不等了先干起来吧。

 

至此,王飞的电影导演之路终于迈出了重要一步。

 

何日君再来

 

剧本有了,启动资金有了,接下来是组建团队,王飞在网上发了个帖子招聘几乎所有主创人员,该片的制片人王冀杰也是看了招聘信息找过来的,当时王冀杰已经参与过《青靥》、《大清盐商》的制片工作,经验比较丰富,两人沟通后一拍即合,决定合作。

 

钱是有了一部分,但不足够做完整部电影,王飞不得不一边做前期筹备一边继续寻找后续资金,团队有了、演员有了、一些勘景等工作也陆陆续续在做,比之前仅拿着一纸方案找投资容易了许多。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开机之前他们确定了另外2家合作公司,整部电影前中后期所需要的钱都落实了。

 

谁知道真的开了机,问题又来了,本来说好的其中一家公司突然不投了,这对王飞无疑又是当头一棒,半途资金断裂是做任何项目都最致命的问题。好在工作那么多年,王飞自己也还有点积蓄,把这些钱拿出来,才勉强支撑着电影顺利拍完。


影片拍摄现场


王飞坦言第一次拍长片,遇到的困难实在太多,资金紧张、拍摄周期短、团队磨合不够等等都是问题,最大的困难还是自己,要跟自己的体力、智力、能力做挑战。 他说,“我永远也忘不了开机那天的情景,全组46个人,7辆车浩浩荡荡向拍摄地进发,那一天,我整个人都是懵的。”他坦言,真的只有自己拍了一部片之后,才能真正体会到导演是一个非常高风险的行业,“因为当导演你就干不了什么别的,也没有任何保障,尤其是处女作,很难在筹备阶段找到投资,都是自己往里搭钱。”

 

电影拍完之后,王飞又在机房待了小半年的时间,进行了各种剪辑尝试,直到2016年11月20日才终于定版,那是柏林国际电影节收片的最终截止日期,王飞满怀期待把自己的作品发过去,他说哪怕是入围次单元也好,惴惴不安的等了一个多月,柏林电影节组委会回复说他们没有入选,这对王飞是个很大的打击。



春节期间,待在老家的王飞在纸上重新对片子做了一个剪辑,回来之后将原来的160分钟剪为105分钟版本,又申报了圣塞巴斯蒂安和洛迦诺两个电影节。这一次他没再失望,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组委会通知他入围了新人导演。

 

虽然最终没有获奖,这依然对从初中便坚持当导演的王飞是一个莫大的安慰和鼓励。

 

作为一个新人导演,王飞在一部电影里可谓把该经历的都经历了,参加活动,找投资,四处碰壁,自己搭钱,劳心劳力,栽过跟头也尝过甜头,但他认为自己还是非常幸福、幸运的,因为目前在世界范围内像中国这样扶持青年导演、给新人机会的并不算多。



面对如今参加创投像是新人导演必修课一样的情况,颇有经验的王飞也跟我们分享了一些心得。他说,“当你准备去参加创投的时候千万不要以为去了就是为找到投资,创投是提供一个平台,让大家去展示自己的项目,所以你的项目才是最重要的,应该尽可能充分的做准备,东西做的越仔细,导师能看到的就越多,能够给出的反馈和建议也就越详细。“他建议新人导演最好不要盲目的参加各种创投,认识人,加微信,聊情怀这些并不能让投资人真正把钱掏出来,最关键的还是要有足够好的作品得到专业人士的认可。

 

王飞坦言自己这部作品存在很多不足之处,如果经验再丰富一点,前期筹备再充分一点,资金再充裕一点……不过,电影本身就是遗憾的艺术,好在,他已经迈出了成为导演的第一步,我们也期待王飞导演后面的路越走越长。

 

-END-

上期回顾

特别策划 │ 魔幻2017华语电影界年度最受关注大事件

平凡世界的众生相 ——《芳华》人物解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