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份流调报告读出中国打工人的勤劳与坚韧

太原市警方,请回应一下网友对媒体人胡新成的关心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北京搬运工的流调:太苦、太难、太折叠了

约炮双胞胎!王力宏男女炮友名单,首次曝光!竟有大家熟悉的“他”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邪不压正》:姜文的“侠隐”

孙瑞紫 导演帮

 

昨天我们聊了聊《邪不压正》电影本身,今天我们聊聊被影迷捧上神坛的姜文。 

喜欢姜文的人奉他为神,不喜欢姜文的人对他的批评毫不留情。面对姜文的电影,有人看到艺术,有人关心商业,争论从未停止。


 

姜文并不高产,平均四年一部。《邪不压正》是第六部,距《让子弹飞》已经过去8年。距《阳光灿烂的日子》已经25年。但是人们仍然将这些姜文电影放在一起作对比,所谓的“民国三部曲”,“《阳光灿烂的日子》之后再次回到出生地”。 

如果将这25年看做一个轮回。姜文从一个30岁的年轻人,变成一个55岁的中年。他像他的电影一样,慢慢变老,《阳光灿烂》里的似水年华,变成了《邪不压正》里的老家伙蓝青峰。少年长大,侠者归隐。在时间的流逝里,姜文和他的电影都在发生变化。

 

姜文电影的艺术

 

《邪不压正》是艺术片,是带有姜文个人趣味的艺术片。

 

电影并没有足够“接地气”,并没有对观众表现出足够的友好,这是很多观众最直接的感受。电影不受商业类型片框架的限制,尤其在女主角巧红登场后,跳脱的故事情节和剪辑,完全打乱了影片先前铺垫好的节奏。

 

也因为人物繁多,出场时间限制,让很多人物不够立体,缺乏关键人物的背景小传,配角又安排了过多的戏份,尤其鹦鹉史航饰演的影评人一角,在女主角巧红寻找李天然的关键时刻,他竟然在不紧不慢地打电话,谈论movie,被认为是姜文导演对影评人的刻意调侃。


这体现出姜文导演对电影抱有一种“玩”的态度。这种态度同样带有两面性。

 

譬如姜文导演欣赏的昆汀·塔伦蒂诺和赛尔乔·莱翁内,他们的《杀死比尔》和《美国往事》也被拿来和《邪不压正》互相对比。很难想象,对影评人的调侃会出现在他们的电影中。这种“场外因素”的干扰,分散了姜文导演对电影艺术的注意力,并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在电影技巧上的“玩”的态度,则是毫无疑问体现出姜文导演的艺术才华。在音符、台词、动作、画面的各个方面,都深深地打上姜文个人的烙印。就像宁浩的评价,“特别姜文的电影,特别是电影的电影。”

 

这是因为姜文电影有区别于其他电影和其他导演的艺术风格。



从片头响起的第一个音符,电影已经营造出一种氛围。军乐队交响曲一般的曲调,把情绪带回民国时期的北平城。电影中的很多片段,注重的不是剧情的衔接,不是人物的行为动机,而重在渲染氛围,譬如李天然烧掉鸦片仓库的一场戏,夜幕降临的北平,映衬火光和浓烟,借李天然和巧红二人之间的关系,把电影氛围推向第一个小高潮。

 

如此一段段浓墨重彩的片段,组成一个整体,虽然结构称不上严谨,但就像听过一段后摇音乐,节奏营造的氛围,以及在观众脑中的回放和回响,才是真正的艺术价值,也是最能体现姜文电影浪漫主义情怀的地方。

 

姜文电影的艺术还在于区别于其他电影的戏剧感。电影镜头下呈现的场景,类似于戏剧的舞台,从飞檐斗拱的屋顶、胡同到俯瞰整个北平城,都是这出戏剧的舞台。演员的表演方式自然而然也是戏剧式的,动作夸张,台词戏谑、跳跃,这属于动作和语言本身的美感,也留给观众很多解读的空间。

  

姜文的变化

 

高晓松和姜文是老朋友,当年二人曾经争夺过《侠隐》的电影版权。高晓松说,“当年姜文拍《阳光灿烂的日子》只有30岁,电影拍得沉静内敛,节制悠长,像50岁时追忆似水年华。如今50多岁的他拍《邪不压正》,满屏荷尔蒙飞溅,爱恨劈头盖脸,仿佛30岁的气宇轩昂。一个人可以逆生长,鬼怪也。”

 

姜文自己也不否认这种变化,深层次原因是荷尔蒙的驱动。对女性角色的塑造,女人对男人的改变,是姜文电影一直以来的一部分。


《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青春期的荷尔蒙萌动,但是少年依然是懵懂和青涩的,所以电影的整体基调是节制的、绵长的,是30岁姜文的状态。但是到了《邪不压正》,55岁的姜文早已经脱胎换骨,此时再拍男人、女人、江湖,也换了一个模样。

 

因此《邪不压正》对于各年龄段男性角色的塑造,可以说准确把握住了要害。青年人的血气方刚,中年警察局长的“油腻”,作为幕后玩家的蓝青峰,再加上日本特务、美国医生,这些男人碰撞在一起,“满屏的荷尔蒙飞溅”是必然的结果,没有满屏的血浆、爆炸是不可能的。

 

对于女性角色,姜文说,“是神一样的存在。”《邪不压正》里的女人,身为警察局长情人的凤仪,在男人剑拔弩张的酒桌上,也能够回敬几个耳光。而周韵饰演的角色,更是独立、自强的侠女风范。



 四年一部,也许很少有人注意到,姜文正在慢慢变老。在《邪不压正》里,姜文甚至没有担纲主演,而让更年轻的彭于晏和廖凡挑起大梁。姜文本人的状态,或许正如戏中的蓝青峰,老成持重,深居幕后,不轻易露面,但实际上运筹帷幄,下一盘很大的棋。也许也像戏中的结局一样,“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25年前,还未做导演的姜文面对焦雄屏的提问。焦雄屏问姜文,作为演员已经和那么多优秀的导演合作,有没有最喜欢的导演?姜文回答没有,焦雄屏很吃惊,又问:“谁是你心目中最优秀的导演?”姜文毫不犹豫地问答:“我。”

 

这种自信一直伴随了姜文的整个导演生涯,用个人符号一般的手法表达自我。也许等姜文的下一部电影制作完成,他已经接近60岁,对待自我、人生和周围的世界的看法,也许又将有所不同。



在《十三邀》中,姜文谈到,很多很牛的人物,在五十多岁的年纪已经离世,他开始对自己所处的生命阶段有了清醒的认识,也开始意识到人生中真正重要的东西。

 

姜文说,老了以后,主动就撤了。那时候最想干三件事,画画,做一首曲子,写小说,“胡写,想怎么写怎么写,TMD谁也甭管我接不接地气,只要我高兴。胡编乱造自己的三种自传。”

 

这是姜文为自己设计的剧本。这一部《邪不压正》,它真正的名字《侠隐》,也许就是这个剧本的开始。


上期回顾

野性的《邪不压正》,姜文从不肯呆在观众的安全区

《盛夏》骨骼深处响起的贝斯声,奏响FIRST影展盛夏观影的序幕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