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高考第二天 北京零分作文轰动全国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人间怪事!刚要检查!各地粮库纷纷起火

银行美女误把工作大群当私聊 邀请领导在卫生间泄火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用GDP计算毛泽东时代是恶意污蔑(上、中、下)

2017-12-28 辽宁王忠新 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 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

所发文章不代表本号的意见,仅作陈列,便于大家批判阅读

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欢迎社会各界朋友来稿!

投稿邮箱 :dongbowhyjy@126.com

东博书院网站网址:www.dongboshuyuan.com

点击页面底部蓝色字“阅读原文”,访问东博书院网络书店,本店利润全部捐献本公益账号

免责声明:东博文化研究院所发部分文章转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作者尽快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用GDP计算毛泽东时代是恶意污蔑

毛泽东时代新建28130公里铁路 不抵建451公里高速公路

(上篇)


(谨以此文纪念毛泽东诞辰124年)


    用GDP统计毛泽东时代的经济建设成就,似乎很客观公道,而用GDP统计毛泽东时代以反衬改开取得的巨大成果,已是一些公知精英恶意污蔑毛泽东时代的惯技。可由国家统计局编制发布的《国内生产总值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列出1952年到2016年的中国名义GDP、实际GDP、美元GDP、人均GDP等,不能说是恶意污蔑,但至少是极不科学,极为脱离实际。仅以铁路建设进行对照,就能一目了然。

1、毛泽东时代总计新建28130公里铁路。在《国内生产总值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中发布的,毛泽东逝世那一年,也是毛泽东时代结束的1976年,中国的GDP为394.76亿人民币。无论统计的依据多么科学,都是让人难以置信的胡诌八扯。

1954年召开的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明确提出要实现工业、农业、交通运输业和国防的四个现代化,1956年又把实现四化的任务列入八大通过的党章。而要实现的四化,铁路建设无疑首当其冲,铁路建设也是毛泽东时代勒紧裤带取得的突出建设成就。

中华民国时期(1912——1949年),共计有17624km的修筑总长度。其中外国强行在中国修筑铁路长度为6852km,大约占38%的比重。

(鹰厦铁路在肩抗手辟中开工)

新中国成立至文革之前(1949——1965年),投入到铁路建设中的资金达到219.38亿元,建成投入运营的铁路14596km。其中双线铁路建成5322km,电气化铁路36406km,与1949年相比较,铁路里程和双线铁路均高出1.7倍之多,双线率从1949年的4.0%提升到15.4%。与此同时,还维修了民国时期被战争破坏的铁路,并对1400多台机车,900余辆客车以及7000多辆货车进行修复。在1952年8月的时候,四方铁路工厂诞生了第一台完全由中国独立制造的蒸汽机车。

文革期间(1966——1980年),铁路基建总投资是456.35亿元,新增铁路营业里程有13534km,新增固定资产原值是381.54亿元,与16年前相比较超出1.9倍。

请看清两组数:1949——1965年,投入到铁路建设中的资金已经达到219.38亿元,建成投入运营的铁路14596km;1966——1980年,铁路基建总投资是456.35亿元,新增铁路营业里程有13534km。

也就是说,用219.38亿元加456.35亿元,总计675.73亿元,就建成铁路里程13534km加14596km,总计28130公里铁路。

而且,建设的这些铁路中,很多都难度极高,科技含量极高,动用力量极大。诸如、铁路和公路两用的武汉长江大桥建成通车、南京长江大桥通车;694公里唯一贯穿福建的鹰厦铁路建成、全长1903公里的兰新铁路通车、1091公里的成昆铁路通车、新中国第一条全长676公里的电气化宝成铁路通车等等。这些建筑成绩在当时,那都是世界瞩目的一个个奇迹

2、新建三万公里铁路不如修条451公里高速公路?毛泽东时代投入到铁路建设的资金总额为675.73亿元,可现在的675.73亿元能干什么?2017年5月12日,宜宾新市至攀枝花沿江高速公路项目投资协议签约仪式在四川交通运输厅举行,新修这条沿江高速总里程总长451公里,总投资约826亿元,平均每公里造价约1.83亿元。

试问:如果把整个毛泽东时代修建的近三万公里的铁路,包括复线、电气化、跨越天堑的大桥等等,统统加在一起,都不如现今修条451公里的高速公路?毛泽东时代修建了近三万公里的铁路,投资额都不到今天修条451公里的高速公路的81%?现在投资修条451公里的高速公路,就比毛泽东时代修建近三万公里铁路还贵1.22倍?现在投资修条451公里的高速公路,就是1976年中国GDP的两倍还多?宜宾新市至攀枝花沿江高速公路再难,还有修建成昆铁路艰难?

(坦克集群试压南京长江大桥的壮观场面)

试想:现在若新建三万公里铁路,光动迁费不得上万亿?试想:当年以铁道兵为主修建的三万公里铁路,那些铁道兵,那无数的民工,包括铁路工人,都做了多少没有报酬的奉献?现在若新建三万公里铁路,人工费的要投入多少?毛泽东时代新建三万公里铁路,其产生的经济效应、国防效应、民生效应等,又有多大?毛泽东时代新建三万公里铁路,其中的品牌效应有多大?这还不包括整修清朝、民国、外国修建的两万多公里铁路,还不包括整修机车、建设机车车辆厂等。现在若新建一个四方机车车辆厂,就该投入多少亿元?

现在将毛泽东时代新建的三万公里铁路,简单归为投资675.73亿元,GDP算为675.73亿元。你懂吗?你信吗?就是说破大天,你情愿相信吗?你敢相信吗?!

按《铁路十三五发展规划》提出,到2020年,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5万公里,其中高速铁路3万公里,复线率和电气化率分别达到60%和70%左右。我们没有贬低中国铁路建设持续取得的成绩,可中国的铁路不管如何发展,他都是在毛泽东时代建起的三万公里铁路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个事实不能否认吧?而且,万事开头难!新中国那是在何等艰难困苦的情势下,建起的三万多公里铁路呀!让你无论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咋就给算作675亿元的投资价值?

3、毛泽东时代修建三万公里铁路没一元钱举债。这里还要特别强调一点,毛泽东时代不仅修建三万公里铁路,没有一元钱的举债,而且,毛泽东时代取得的所有经济建设成就、所有国防建设成就、所有科教文卫建设取得的成就,在毛泽东时代结束时,既无内债,也无外债,都是在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中取得的。毛泽东时代的所有建设成就,那都是纯度极高的真金白银!毛泽东告别他深爱的人民时,他老人家没给子孙留下一元钱的债务,他更没抢儿孙饭,没吃子孙粮!

毛泽东时代修建铁路,机械化程度相当低,有多少土工作业项目是靠肩扛手拎,是靠大量原始的劳动完成。有多少妇女、各民族的妇女,亲自走上筑路第一线,同男人一样扛起半边天。整个中华民族为铁路建设的奉献,绝对是气壮山河。

看看改开以后的铁路建设,高负债是不能回避的问题。北交大赵坚教授认为:为拉动经济,很多省市提出进一步扩大高铁建设规模,如果2020年高铁达到3万公里,将造成国家难以承受的债务危机。目前,兰新高铁每天开行只有5对,收入甚至不足以支付电费。高铁不能用于运输货物的生产性需求,而建设每小时160公里左右既能运货又能运客的普通铁路,更有利于中西部的经济社会发展。

截止到2017年9月,中铁总负债达到4.83万亿元。而目前铁路部门一年的收入与整体债务相比,光还本付息的压力就极大大。光2016年基建投资5850.55亿元,偿还借款本金就达5454.19亿元,支付利息752.16亿元。而且,铁路部管理时期铁路长期亏损,2012年铁道部亏损为100亿元左右。2013年3月14日,中国铁路总公司正式成立,或许,为立竿见影地显现改革的成果,2013年实现了铁路盈亏平衡。2014年铁路总公司实现利润6.36亿元,2015年净利润为6.81亿元。2016年,净利润却仅有10.76亿元。2016年,中国铁路总公司收入9074.48亿,盈利才几亿元,这盈利不是微乎其微?不是微不足道?而且,这个盈利还都有一个规律,就是前三个季度都是亏损,到了年末才能突然性的,也是可怜巴巴的有盈利了。这不能不让人怀疑,相比铁总7.25万亿元资产运营,盈利才区区几亿,这盈利是真的吗?不是计算性的盈利?用这点蝇头小利,又如何去还所欠下的天量债务?

所以,欣赏水平,永远大于创作水平,这是文学创作的一条铁律!所以,会说的,不如会听的,这是一条生活的铁律!甭管什么权威部门,发布什么权威信息,毛泽东时代结束时的中国GDP,绝对不会仅仅就394.76亿,也绝对不会人均实际GDP才241.31人民币?这种历史虚无的要害,就是恶意贬损毛泽东时代,必须要以正视听!



用GDP计算毛泽东时代是恶意污蔑

8万多座水库,不抵三峡工程投资1/3?

(中篇) 


用GDP统计毛泽东时代经济建设成就,是公知精英的恶意污蔑!作为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国内生产总值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也用GDP计算毛泽东时代,这令人匪夷所思,这是形而上学猖獗!仅拿毛泽东时代的治水工程来说,如此震惊人类历史的建设奇迹,GDP怎会不抵建三峡水电站的三分之一?

1、以治淮工程为标志,打响了治水的人民战争。建国初的农业,面临最大问题是上千条河流水患肆虐。1950年6—7月,淮河流域1300余万人口受灾。毛泽东阅读华东局电报时哭了,给周恩来批示:“请令水利部限日作出导淮计划,送我一阅。”据毛泽东指示,全国治淮会议8月底举行,政务院发布《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9月21日,再次督促周恩来:“治淮开工期,不宜久延,望督促早日勘测,早日作好计划,早日开工。”他还亲笔题词:“一定要把淮河修好。”

时值抗美援朝、台湾海峡战事紧张,国内又“一穷二白”,百废待举。如此内忧外患,毛泽东亲自批示,把两个原准备投入抗美援朝的野战师,集体转业,改编为水利一师和水利二师,开上治淮第一线,直接担任佛子岭水库和薄山水库的建设攻坚。苏、豫、皖数十万民工也投入“淮海战役”,民工们用最简陋的工具:铣、锹、条筐、独轮车、夯,靠肩挑手推移山开河。

以治淮工程为标志,新中国治理江河洪水、兴修水利的人民战争声势浩大地打响:苏北灌溉总渠、石漫淮水库、白沙水库、板桥水库、淮河干流和主要支流的堤防建设工程、人民胜利渠引黄灌区、三门峡截流工程等捷报频传!尤其,1952年在30万军民奋战下,仅仅75天就建成荆江分洪第一期主体工程等等,抗击长江洪水显现了人定胜天!

1956年3月新华社报道,全国兴修农田水利的五年计划提前、超额完成,不仅大大减少水患,还扩大农田灌溉面积800万公顷,比原计划超额约40%。

2、全国的水库半数以上始建于“大跃进”。1958年下半年开始了加快经济发展的“大跃进”,全国农村首先掀起水利建设高潮。至今遍布全国的水库,半数以上始建于“大跃进”。如著名的北京十三陵水库、北京密云水库、浙江新安江水库、辽宁省汤河水库、河南省鸭河口水库、广东省新丰江水库、海南省松涛水库等。大跃进时期水利建设有一个突出特征,既由筑堤、导流发展到对大江大河拦河、截流、改道。如:1958年实施和竣工的海河拦河大坝合拢工程,把华北五条内河淡水全部截断入海流;黄河三门峡工程截流,可造成647亿立方米库容。根治和综合开发汉水的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胜利截流;黄河刘家峡水利枢纽工程大坝截流蓄水49亿立米;黄河青铜峡水利枢纽工程拦河坝合龙截流,可控制宁夏、内蒙古等地区的黄河凌汛,并建成一个1000万亩灌溉网。如果不是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这样的壮举绝无可能!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业学大寨运动”,按“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号召,由过去偏重防洪向用水和抗旱转变。1969年完成的红旗渠,堪称人类征服自然的奇迹。仅1975年一年的投资就有45.3亿元。从建国初到1979年中央政府用于水利基本建设的投资达760多亿元。这投入比建28130公里铁路的675.73亿元还多,建设规模还壮观。

3、毛泽东时代的水利建设是人类历史的壮举。据统计,新中国成立前,我国只有大中型水库23座。到1979年全国共建成库容10万立米以上的大中小型水库8.5万多座。开掘、兴建人工河道近百条,新建万亩以上的灌区5千多处。

这其中的每一项工程,都是前所未有的壮丽史诗。如,治淮工程共建成佛子岭等10座大型水库和官沟等一大批中型水库及几百座小型水库;开建了城西湖、城东湖、蒙洼和瓦埠湖4个蓄洪工程;开辟18个行洪区,兴建了举世闻名的淠史杭沟通综合利用工程和新灌区。如,1972年竣工的辽河治理工程,光上游和支流共修建水库220座、堤防4500公里、电力排灌站920处,可灌溉农田1100多万亩等等。


4、毛泽东时代的水利建设主要产生四大效应。毛泽东时代修建的大型水库都具有蓄水、防洪、灌溉、抗旱、养殖、航运、发电等综合性功能,但其最突出的功能体现四点:

一是防洪。新中国面对上千条河流水患肆虐,经过毛泽东时代的治水,历史上曾六次改道,1500余次决口的黄河,再无泛滥。治淮工程的预定目标基本完成,淮河再没酿成重大水患。治理长江水患取得决定性胜利,至今千里干堤无溃口。水患元元的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得到根本性改变,毛泽东胜似大禹千百倍!

 二是灌溉。中国历史上一直是南涝北旱。北方大旱时赤地千里,饿殍遍地。经过毛泽东时代大力治水,灌溉面积达8亿亩。今天提出的18亿亩耕地红线,这18亿亩良田,就有8亿亩是毛泽东时代治水改造而成(开垦北大荒等另当别论)。由于治水改造耕地,扭转了几千年来农业靠天吃饭的历史,建成多少商品粮基地?让中国的粮食生产大幅增长,这解决吃饭更为重要!

三是发电。解放前,中国的水力发电基本没得到开发利用,1949年的水电发电量才12亿度。而毛泽东时代将治水和发电相结合,到1976年已发电2031亿千瓦时(同期印度是956亿千瓦时),其中,水力发电456亿千瓦时,占发电量的22.4%。小水电达到6.8万处,1975年发电量66.86亿度,占全国发电量的3.4%。水电发电量是1949年的38倍。

四是饮水。现在全国的城市饮用水,主要来自毛泽东时代建设的水库和水利设施。如,北京的城市饮用水水源:密云水库,1960年9月建库;京密引水渠(北京供水大动脉),完成于1966年;官厅水库,1954年建成;20世纪90年代库区水受严重污染,2000年停止向北京供给饮用水;永定河引水渠,建成于1956年。地下水水源,北京10年抽取地下水相当于2800个昆明湖,地面沉降极其严重。也就是说,除了抽取地下水,北京饮用的地表水,都来自毛泽东时代的水利工程。


5、如此巨大的治水工程该算多少GDP?毛泽东时代毛泽东时代结束时,既无内债,也无外债,更无财政赤字,还无任何金融风险,并没有举债建设的“虚胖”。这样巨大的水利工程,这样的改天换地,这样唯有毛泽东时代才能创造出的人类奇迹,该怎么用GDP来计算这伟大的经济建设成果?按《国内生产总值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发布的信息,毛泽东时代最高年份的1975年,实际GDP才为401.18亿。从建国初到1979年中央政府用于水利基本建设的投资共760多亿元,如用GDP来计算大约只能算760亿元。可改开后三峡工程一项的总投资就为2039亿元,毛泽东时代改天换地的治水奇迹,竟然被统计到不足三峡工程的三分之一,这不令人匪夷所思?

三峡工程的土石方开挖、回填、混凝土浇注总量不超过3亿立方米。甭讲毛泽东时代的整个治水工程,就拿建成的8.5万多座水库来说,总土石方就达3610亿立方米,也就是说,1949-1979的30年间,新中国水利建设的工程总量为1200座三峡工程。三峡工程的动态总投资达2039亿元。那1949-1979年30年间新中国水利建设的总投入,就相当于投入245万亿元。况且,若现在建这8万多座水库,能动迁得起吗?能拿得起动迁费吗?毛泽东时代水利建设产生的蓄水、防洪、灌溉、抗旱、养殖、航运、发电、饮用、旅游、环保等综合性功能,又该怎么算进GDP?那一种全民族焕发出的治水精神,动辄几十万民工无偿地奋战在治水工地,又该怎么算进GDP?

这样明睁眼漏的荒谬统计,这样极为缺乏公信力的统计,如何由国家权威部门发布?这样发布的权威信息,如何不影响权威的威信?这样的荒唐的统计,不是在肆意贬低毛泽东时代的伟大经济建设成就?



用GDP计算毛泽东时代是恶意污蔑

两种统计无公认换算方法,生搬硬套产生两大谬误!

(下篇)

(谨以此文纪念毛主席诞辰124周年)

 

无论公知精英怎么用GDP统计,去恶意污蔑毛泽东时代,也无论权威部门编制发布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名义GDP、实际GDP、人均GDP等,怎样信誓旦旦地误导公众,伪统计就是伪统计!因毛泽东时代根本没有GDP,现今也无GDP换算毛泽东时代的统计标准,且GDP统计本身就漏洞百出,如何用GDP生拉硬套毛泽东时代的经济建设成就

1、毛泽东时代根本没有GDP这一算法。按国家统计局在《国内生产总值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中发布的信息,全口径统计了1952年至2016年中,中国逐年的GDP,其中,1952年的中国实际GDP是100亿元人民币,到了1976年毛泽东时代结束时,中国的实际GDP是394.76元人民币。

国内生产总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简称GDP)是指在一定时期内(一个季度或一年),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中所生产出的全部最终产品和劳务的价值,常被公认为衡量国家经济状况的最佳指标。可这种GDP统计法1993年才正式采用,1994年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及欧洲共同体委员会共同颁布了1993年国民经济核算体系(1993SNA)中,统计术语用GNI取代了GNP,国民总收入(GNI)即为原来所说的国民生产总值(GNP)。1993年,中国正式取消国民收入核算,让GDP成为国民经济核算的核心指标。

由此可见,毛泽东时代GDP还没出世,那时,对经济建设成就的统计,根本就不用GDP 。1953年,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统计处公布了国民经济核算体系(SNA),也没有采用GDP统计法。直到1993年联合国才实行GNP的统计,中国也是1993年采用GDP统计。

2、毛泽东时代实行国民收入核算体系的依据。那么,毛泽东时代用什么方法统计国民经济?主要实行苏联式国民收入核算体系,就是MPS(物质产品平衡表)体系。制定MPS的基本依据是马克思主义的再生产理论,根据劳动的性质,将国民经济划分为物质生产领域(包括工农业、运输业及商业)和非物质生产领域(包括文教卫生,住房和公共服务、政府、金融、科技部门),非物质生产领域投入的社会劳动,不增加供社会支配使用的物质产品总量,不创造国民收入,而社会总产品被定义为所有物质生产部门的总产值。这个体系中社会总产品和国民收入只限于物质产品,故又称《物质产品平衡表体系》(MPS)。

3、MPS排除部分商业之外几乎所有第三产业产值。那么,毛泽东时代实行的MPS(物质产品平衡表)体系统计,它的最大特点,也是与GDP统计法的最大区别,就是作为GDP反映所有产业的产值,包括一、二、三产业。而MPS(物质产品平衡表)体系统计,则几乎派出了第三产业的产值。如,2002年,美国GDP(最终产品)为10.7万亿美元,中间产品总值为8.5万亿美元,若按MPS核算,剔除最终产品中全部中间产品的价值,那美国三产创造的8.5万亿美元价值就能不算在内。而发达国家第三产业往往占据GDP的70%左右。苏联在解体前的第三产业产值也约占整个经济总量的60%左右,可按苏联MPS(物质产品平衡表)体系统计,只统计剩下各占一半的40%工农业产值。

按这种苏联式国民收入核算体系去核算,只统计工农业即第一二产业,不统计第三产业的交通运输、文化、教育、卫生、体育和娱乐业、仓储和邮政业、商务服务业、批发和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金融和基础建设工程数据,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等,毛泽东时代也没有保险业,没有买卖土地和矿山,没有房地产业等。而且,毛泽东时代和现在的价格体制不一样,汇率不一样,人民币的币值也不一样。

3、MPS与GDP之间没有公认准确的换算方法。即使毛泽东时代没有实行GDP的统计法,那么,这不可以换算吗?答案是不可以

苏联式经济核算的物质产品平衡体系形成后,因两个阵营、两种社会制度、两种意识形态的对立,这种统计方式,很长时间内没有得到联合国承认。直到1971年,联合国统计处出版了名为《国民经济平衡表体系的基本原理》后,才承认了这套体系。虽然联合国统计处承认了这套体系的科学性,却至今也没有拿出一套,让MPS与GDP之间能公认的、准确的、科学的换算方法。

4、GDP统计法所含水分太大。GDP统计的是某国国民所拥有的全部生产要素在一定时期内所生产的最终产品的市场价值,通俗讲,凡是能卖的都算在内,包括卖淫嫖娼,甚至贩毒。为此,GDP统计法存在5大弊端:

一是重复计算难以解决。由于GDP只统计产值,那么,一个地方前年建座桥是GDP,去年拆了这座桥也是GDP,今年又建起这座桥还是GDP。不管怎么折腾,不管搞了多少重复建设,都是GDP。而且,至今世界没有那国像中国这样按省计GDP,GDP作为国家数据,如让省计,省际间的流入流出就无法计算,一个省生产出的GDP,若运到其它省份投资,被其它省份重复计算,则无法避免。

二是不反映人的经济地位。马克思的经济学特别重视人在经济中的地位,才被称为政治经济学。可用GDP统计,它不反映分配是否公平,也无法反映人们从产品和劳务消费中获得的福利状况,特别是生活质量的改善不能得到体现,人在经济中的矛盾斗争更得不到表现。这就造成了GDP蹦高的往上穿,可老百姓对鸡的屁无感。

三是有些经济矛盾被掩盖。用GDP统计,有些严重影响社会发展和人们生活质量的内容无法得到反映。如,GDP不反映你是否举债建设,GDIP也不管你的环境受到什么破坏,GDP也不反映有什么巨大的浪费,GDP也不反映到底有多少通货膨胀的水分,GDP的数值也不能完全反映经济内容的实质。

四是普遍造假难以遏制。就拿2010年各省GDP统计的增速看,除上海市外,全国30个省区市GDP增速达到两位数,其中28个省份增速超过全国增速。通俗讲,全国GDP增速应与各地平均增速相等,而中国各省市GDP增速远超全国的离奇现象,则长期存在,从2004年就高于全国3.9个百分点,以后逐年都高,普遍都高,快速增高,这只能有一种合理的解释,那就是普遍造假的结果。

五是各国经济体量无法比较。由于不同国家产品结构和市场价格的差异,两国GDP指标难以进行精确比较。那种以为谁的GDP大,谁的经济总量就大,这实在是一种误解,甚至是国人的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心态。

5、用GDP统计毛泽东时代产生两大谬误。这里请看清三点:一是毛泽东时代没有GDP;二是MPS与GDP之间没有公认准确的换算方法,三是两个时代的价格体制、汇率、币值不一样。特别是没有什么换算根据,国家统计局用GDP对统计毛泽东时代必然产生两大谬误。

谬误之一:用GDP的统计直接换算MPS,必然无法体现毛泽东时代的第三产业产值。既然毛泽东时代的教育、医疗、文化、建筑等,用物质产品平衡体系核算都不算产值,甚至毛泽东时代的教育、医疗、文化、住房等,都是免费的,更无买卖土地和矿山,亿万人又是累计裤带搞建设,甚至是大量义务劳动,这都不计入国民收入核算体系。(而2016年光房地产就占中国GDP的16%,7个沿海省份的房地产更占固定资产投资和GDP达双20%以上,甚至很多中心城市的房地产占该市GDP达60%以上),而用GDP统计直接换算MPS,若空白了第三产业的产值,其所认定的毛泽东时代的经济建设成就,不存在偏颇?不是形而上学?

谬误之二:不顾价格体制、汇率、币值的不同,硬用GDP的统计法硬套是削足适履。毛泽东时代没有超发货币,到毛泽东时代结束时,市场才流通700亿人民币,而2016年中国的M2货币已达155万亿元,毛泽东时代的一万元钱,能简单等同于现在的一万元钱?在毛泽东时代武星李连杰,仅靠做售票员的母亲每月41块钱的微薄工资,能养活8口人,都能活得活蹦乱跳,5个兄弟姐妹还都能受到良好的教育,都能有工作。如用现在的GDP统计法,这41元钱能干什么?

6、毛泽东时代的经济建设成就不可估量!所以,用GDP计算毛泽东时代的经济建设成就,那不能说是恶意胡扯,至少是伪科学的胡乱套用。

试问:毛泽东时代建成了独立自主的工业体系、建成了上百万个学校医院、建成一百多万公里的公路和两万多公里的铁路、搞出了两弹一星一潜艇、在西部三线建设建起一座座城市等都不讲,就拿建成的50多万国营企业来说,按今天的比价,那要投入多少万亿?至于举国动员的抗美援朝、建设进藏公路、几十万官兵开垦北大荒,几十万官兵在新疆就地屯垦戍边,400万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成千万人次的民工去建设三线等等,这些能用GDP算出它的价值吗?

百度词条毛泽东时代:到毛泽东时代结束时,中国一穷二白已被建设成世界第六工业大国、第三军事大国、第十八科技强国,逐步建立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使中国从一个完全的农业国家变成了一个以工业为主的国家,1952年,工业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0%,农业产值占64%;而到1975年,这个比率颠倒过来了,工业占国家经济生产的72%,农业则仅占28%了。毛泽东逝世时,我国既无内外债又无通货膨胀,国库里留下了5000亿斤粮,1978至1980年让全国人民吃了三年陈粮,还留下了500多万吨棉花,20多亿美元,1974年,陈云向李先念建议,购进了600吨黄金等,这些实物就相当于现在几万亿元。据有关专家测算,毛泽东时代28年光基本建设的投入,按现在币值计算就是3000万亿

而且,毛泽东时代的物价长期稳定,没有财政赤字,没有内外债,没有通货膨胀,毛泽东时代的人民币是世界最值钱的货币之一。若用GDP一统计,就得出1976年毛泽东时代结束时,中国的全部名义GDP为2988.6亿元,实际GDP为394.76亿元。相比现在中国GDP都70多万亿,将毛泽东的经济建设成果,给统计成连现在GDP的一个零头都不是,任你就是说破大天,让人怎么能够相信?

总之。毛泽东时代的辉煌建设成果,根本无法用GDP去统计!为此,用GDP统计毛泽东时代只能徒增笑耳,自当休矣!


(文中配图均来自网络)

(转自 辽宁王忠新 微信公众号)




点击页面底部蓝色字 “阅读原文” ,访问东博书院网店。

本网店为公益性质,谢绝商业合作,所得收入全部用于维护本公众号运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