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高考第二天 北京零分作文轰动全国

中囯制造很强?真相令人大跌眼镜!

中囯制造很强?真相令人大跌眼镜!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汪运祖——博大胸襟感染世人

2018-02-02 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 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

所发文章不代表本号的意见,仅作陈列,便于大家批判阅读

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欢迎社会各界朋友来稿!

投稿邮箱 :dongbowhyjy@126.com

东博书院网站网址:www.dongboshuyuan.com

点击页面底部蓝色字“阅读原文”,访问东博书院网络书店,本店利润全部捐献本公益账号

免责声明:东博文化研究院所发部分文章转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作者尽快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东博文化研究院——————



作者:佚名


汪运祖生于红安县高桥镇汪家畈村。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保卫鄂豫皖苏区、开创川陕苏区等一系列战斗,参加了著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历任三八五旅供给生产科科长、经济建设处处长、三八五旅特务营营长等职。解放战争时期任鲁南军区后勤部军需部副部长、华东军区卫生部供给部部长、华东军区后勤部军需部副部长。新中国成立后,任华东军区后勤部军需部部长、南京军区后勤部副部长、江苏省军区第三政治委员,南京军区后勤部政治委员、顾问。1964年晋升少将。


没有预约的采访


4月18日,记者一行走在南京街头,春风习习,街头景色美不胜收。但是,记者却有些忐忑不安,因为此行,记者准备采访原南京军区后勤部政治委员、顾问汪运祖将军,在来南京采访前,我们未能与将军取得联系。


“如此冒昧,我们会不会被拒绝?”来到南京市上海路82号1号楼门前,记者按响大院门铃时反复自问。不久院门打开,一位身着军装的战士问道:“你们有什么事吗?”


“我们是汪将军家乡来的记者,这次专程来,是想采访他……”


“哦,首长在家,正在休息。这样吧,你们等会儿再来,我先通报一下。”战士说罢掩门而去。


几个小时后,记者手捧鲜花,再次来到汪将军大院门前,战士一开大门就说:“快进来吧,首长正在家等候你们呢!”


进将军家的大门,一位衣着朴素、身材高大的老人快步走了过来,他上前与记者一一握手:“快坐!快坐!”


将军落座后,让战士小周给记者倒茶,自己则上下打量着我们,乐呵呵地直笑,一句话也不说。当记者说明来意,并想要一张老人的“将军照”时,今年已90岁高龄的将军当即站了起来,向楼上走去,记者上前欲扶他一把,将军将手轻轻一甩说:“不用!不用!你们坐吧!”


记者跟了上去,只见将军在他的书房里翻来找去,最后,在一本泛黄的旧书中,找出了一张黑白照片。“这是最后一张了,我没有底片!”他拿起照片端详了一会,接着说道:“你们拿去吧!”


战士小周见到照片好奇地说:“我从来没见到首长这张照片,他的东西一般不许我们翻,到底是家乡人啊!”


九十高龄还做家务


汪将军身板硬朗,今年已90岁了,家中的许多家务事他还亲自做。战士小周说:“按照首长的级别,有关部门可以为他安排两名公务员,但他只要了我一个,而且,我在这里事情也不多,一般将军都自己做了!”


“首长从不冲我发脾气,性情‘柔’得很呢!”小周暗地对记者说。其实,“柔情”将军一说,在汪将军的老家也颇为“流传”。


此前的3月31日下午,记者一行来到将军出生的村庄,该村村民汪昌勇闻讯匆匆来到记者面前,说要谈谈他和汪将军“不得不说的故事”。


汪昌勇是该村小学的教师,今年60岁,刚刚退休。他曾和汪运祖将军的外甥共事多年,也多次见到将军。


“他是个豪爽的人,更是很讲情义的人!”汪昌勇笑着说,村里有一年建小学,资金不足,他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给将军写了一封信,不久,他就收到了汪将军寄来的5000元钱汇款。将军还在信中说,学校建成了,他还要带回3万元钱资助村里的伢们上学。


几年前,汪将军回来祭祖,车子行到村口时,被一条小河挡住去路。将军紧锁着眉头:“这个桥为什么还没有修?”


“没钱啊,首长!”陪在他身边的汪昌勇说。


“别叫我首长……”汪运祖将军陷入了沉思。当日,他在母亲的坟上躹了三个躬,转身对汪昌勇说:“你造个计划,修这座桥要多少钱,我也和大家一起来想点办法。”事后,汪昌勇听说,将军多次与县里、镇上的干部联系,商量修桥事宜,但因各种原因,桥一直没有建起来。直到去年,县里决定,一定要将这座桥架起,造福村民,了却将军的心愿。目前,修桥已花费6万余元,小桥已快建成了。


采访中,汪昌勇还专程来到尚未竣工的桥上,要求记者拍个照。“你们若是去了南京,把这张照片给首长看看,他肯定会很高兴的!”汪昌勇说。


子弹打断三根肋骨


汪运祖将军从小参加革命。谈起自己当年的革命历程,将军感慨万千:“他们都用湖北话叫我汪运‘走’。”


“汪运‘走’”三个字是王近山同志当年在汪运祖的记录本上写的。因家乡人常把“祖”字念“走”,所以王近山把汪运祖的名字写成“汪运走”。


1935年12月初,红四军部队攻占荥经县后,国民党军薛岳部以4个师的兵力由东面的洪雅地区向荥经进攻,红四军奉命阻击。由于敌我力量悬殊,红四军虽给敌人以重大杀伤,但我方也受到较大损失被迫撤退。师长陈锡联、副师长王近山率第三十六团在前,政委叶道志率第三十一团在后。途径吉子岗时,遭到山头碉堡内敌人的阻击。陈锡联、王近山一到那里,就忙着查看地形。他们刚上一个山坡,就与敌人交上火了。汪运祖等人在后面听到山坡上有枪声,知道遇上了敌人,即刻跑上去与首长并肩战斗。碉堡内的敌人疯狂扫射,通信员身上多处受伤。陈锡联命令道:“汪运祖,快去阻击敌人!”汪运祖带着火力很强的通信排,以密集的火力射向碉堡。激战约十分钟,碉堡内的火力弱了,但还有几个敌人作最后挣扎,滚到了碉堡旁的壕沟里。


这时已近黄昏,由于行军的疲劳和激烈的战斗,战士们都太累了,就在山间一个小坡上休息。为了及时向军部报告情况,陈锡联喊道:“汪运祖,快来写封信!”汪运祖迅速跃起,朝陈锡联跑去,在即将到达陈锡联跟前时,由于目标暴露,他被壕沟里的敌人射出的子弹打断了三根肋骨。两个通信员去抢救,也一死一伤。直到天黑,汪运祖和受伤的通信员才被抬上担架后撤。


这时,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雨雪,黑沉沉的夜,泥泞的路,一步一滑非常难走。为了能走得快一些,有的战士打起了火把,队伍没走多久,就被敌人发现,瞄准火把射击,一个抬担架的战士被敌人子弹击中,当场牺牲。大伙儿好不容易把担架抬到半山腰一间屋子里。


汪运祖的伤势很重,一点也不想走了。他想:连续行军、作战,大家体质都很虚弱。整整一个晚上,才走了不到三里路。为了不连累抬担架的战士,汪运祖就对他们说:“你们不要管我了,赶快去跟随部队撤退。”话音刚落,带着一个营掩护大部队撤退的王近山走进屋子,一看这种情况,他急了:“你们怎么还不走?”几个战士一听这话,委屈地哭了起来。


王近山看出了汪运祖不愿走的意思,于是很快将阻击部队部署完毕,立即回来动员汪运祖撤退。汪运祖说:“我不行啊!”“不行也得走。”不由分说,命令通信排几个战士抬起他就走。抬担架的是几个十六七岁的小青年,走了大约两里路,他们就抬不动了。王近山赤着脚一路飞跑,翻过了一座大山越过了一条大沟,到师政委那里抽调了12个身强力壮的炊事员和饲养员,并命令他们:“什么都可以甩掉,一定要把汪运祖抬回来。”就这样,12个战士轮换着把汪运祖抬到了军医院,进行紧急抢救,才保住了一条性命。


直到现在,在汪运祖老将军的身上,还留着清晰可见的拳头大小的伤疤。每当他谈起这段往事,他就无限感慨地说:“是陈锡联、王近山和那些牺牲了的同志救了我的命......”


拒绝百万元别墅


在南京任职时,汪运祖可谓大权在握。然而,汪运祖在位期间,他一方面对家乡的建设表现出极高的热情,而另一方面对他自己的亲戚朋友,却显得有些“冷淡”。


在当地一所小学任校长的汪昌银是汪运祖将军的亲侄子,他给记者讲述了一段他和伯父的故事。


“爷爷是走村串户的货郎,四十岁时才有了伯父,这是全家的第一个男孩,被视为掌上明珠。得知伯父悄悄当了儿童团团长后,爷爷把他送到了武汉的一个洋铁铺当学徒,这一干就是两年。1930年,苦难的生活使爷爷和我的父亲不堪重负,相继离开了这个世界,从此伯父没有了家,备受地主欺凌的伯父参加了革命。”回忆起伯父的往事,汪昌银说,自己印象最深的就是伯父的正直与严厉。


伯侄俩第二次见面是在1972年,早年丧父的汪昌银已在伯父的资助下完成了高中阶段的学习,成为了小学民办教师。一心想着跟伯父“打个招呼”转成公办教师的汪昌银,前往位于南京的伯父家。


“伯父见到我后,大吃了一惊,忙问‘银儿,你身体咋那么瘦?是不是饭不够吃啊?’我如实作答,说一个月的粮票,其实十天都不够吃。当时正在吃饭的伯父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搁下饭碗,围着饭桌转了一圈又一圈,眼圈也渐渐红了。他叫来伯母商量,给了我们一家150公斤粮票。然后对家人说,现在是困难时期,大家都挺一挺,共渡难关。”汪昌银接着说,“想起伯父对我们几个孩子一直都相当照顾,我随后向伯父提出了‘照顾照顾’的要求。不想伯父非常生气,对我说:不想自己付出,只想靠着别人,有什么作为?!”这次严厉的批评过后,汪昌银回到了家乡,但汪运祖将军还是一如往日般对侄子关爱备加。1989年,受重病折磨的汪运祖将军打电话要见汪昌银一面。


汪昌银迅速赶到了医院探望伯父。这一次,汪运祖将军对侄儿提到了“今后的安排”。


将军一脸深情地说:“银儿,做伯父的对不起你。但你要想一想,我是在为党的事业做事,不是为你个人办事,你要多理解。你要自食其力,如果我走了,也不会再给你任何钱物。我的一点存款和我现在的房子,都要作为党费全部上交。”


汪昌银还对记者说,那年,国家有政策,将分给他居住的房子低价转让给他。然而,伯父听到这个消息,脸一沉、手一挥说道:“我要房产干什么,国家的东西,还是还给国家!”据汪昌银介绍,伯父住宅区的那套房子实际上是套别墅,现在在南京,至少价值百万元以上!


1990年,汪昌银再次前往南京探望伯父。这次,伯母主动向伯父提出了汪昌银“民转公”的事,不想再次遭到伯父的反对,但这个时候的汪昌银,已经完全从感情上理解了将军的正直与博大胸怀。1991年,汪昌银通过国家考试转为公办教师,1994年,因工作出色,他当上小学校长。转正那天,汪昌银一个电话打到伯父家里,伯父听完他的喜讯,久久没有说出话来,但汪昌银听得出伯父非常高兴和激动,临挂电话时,伯父又说出了他常挂嘴边的一句话:“银儿,人生处处有青山。”



点击页面底部蓝色字 “阅读原文” ,访问东博书院网店。

本网店为公益性质,谢绝商业合作,所得收入全部用于维护本公众号运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