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高考第二天 北京零分作文轰动全国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人间怪事!刚要检查!各地粮库纷纷起火

银行美女误把工作大群当私聊 邀请领导在卫生间泄火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张玉凤否认进常委名单:绝对没有那回事

2018-02-02 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 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

所发文章不代表本号的意见,仅作陈列,便于大家批判阅读

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欢迎社会各界朋友来稿!

投稿邮箱 :dongbowhyjy@126.com

东博书院网站网址:www.dongboshuyuan.com

点击页面底部蓝色字“阅读原文”,访问东博书院网络书店,本店利润全部捐献本公益账号

免责声明:东博文化研究院所发部分文章转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作者尽快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东博文化研究院——————

原题《向张玉凤、汪东兴当面求证“常委名单”》


晚年张玉凤


2010年8月20日下午6时,山西省政协委员白志平请张玉凤同志吃饭,我应邀也参加了。6时半,有的客人还没到,我利用这个等人的机会,和张玉凤同志单独谈了一件事。


我对张玉凤说:玉凤同志,阎长贵和我看到从网上下载的一篇文章,标题是《张玉凤:毛泽东的临终遗命》,其中讲到,张玉凤提供:“主席在1976年7月15日,曾召见毛远新、华国锋、江青、汪东兴和她本人,提出毛后政治局常委班子名单,毛远新、汪东兴、张玉凤作记录。名单顺序为:毛远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纪登奎、汪东兴及张玉凤。”


对于这则材料,阎长贵和我都不大相信,认为毛主席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应该核实,予以澄清。于是,我就打电话问了汪东兴同志的女儿汪延群(汪东兴当时身体欠佳),请她找个机会问问她爸爸。汪延群当即说:“我看过你说的这份材料,并问了我爸,我爸肯定地说:‘没有此事,是别有用心的人编造的,其目的是诋毁毛主席。"


阎长贵同志为此事还特意打了长途电话给毛远新,毛远新说:“胡说八道…要说有这件事,请他拿出文字根据来!”


我们经过核实,确认没有那些事情以后,写了一篇证伪的文章,《一则历史传闻的真伪》,刊登在《炎黄春秋》2010年第3期上。


有读者在《同舟共进》2010年第8期发表《关于一则“传闻”的辨伪》文章,认为:“凡略有审干经验的人,包括汪东兴、毛远新在内,都会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汪、毛二人的表态不构成充分的证伪的依据。除了汪东兴、毛远新二人的说法如上述外,要辨别真伪就不得不找张玉凤本人了。”


我说:“玉凤同志,今天就请你当着我的面亲口对我说说,究竟有没有这回事?”


张玉凤非常耐心地听完我的话,平心静气地对我说:“银禄同志,你们都是当过秘书的,有一定的政治鉴别力,不相信有那件事是对的,以积极的态度进行核实并发表文章澄清也是对的,我向你们二位表示感谢!咱们可以冷静地想一想,怎么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那个时候主席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说话不清楚了,有时我也听不明白,相互交流经常用文字,但是,他的头脑一直都很清醒,他怎么会产生那样的想法…他怎么会叫他的两位亲属、两位身边的工作人员当中央政治局常委?如果是真的话,就不符合主席一贯的风格和政治原则。今天,我正式委托你们二位,对那件事进行再一次澄清,不要再以讹传讹了。网上流传我‘提供’什么云云的文章,我根本不知道。”


我俩这次谈话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谈话结束时,她斩钉截铁地对我说:“银禄同志,我负责任地说,绝对没有那回事。”


2012年1月18日春节之前,我和阎长贵同志一起去看望汪东兴老(已97岁了),顺便问了他几个问题,包括名单一事。汪老听了以后,断然说:“没有那么一回事,不可能有那样的事。”


网文所说三位“作记录”的人,均健在,他们都亲自对我们说:“没有那么一回事。”毛远新曾说:“对这件事情表明态度就可以了,不一定答复。”(《炎黄春秋》2011年第10期《毛远新再谈毛泽东1976年状况》)


我本着尊重对我们文章有疑问的读者求实存真的态度,再次对这件事情做些说明。



点击页面底部蓝色字 “阅读原文” ,访问东博书院网店。

本网店为公益性质,谢绝商业合作,所得收入全部用于维护本公众号运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