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城市上班族有多困,你有没有在地铁上睡过头?

2017-11-12 大唐雷音SI 大唐雷音寺 大唐雷音寺


文|孔如也


车过东单时,上来一个大概是从一号线换乘的男子,三十左右的样子。


穿着西装西裤,皮鞋上有些被踩的斑驳,胳膊夹着一只公文包和一件棉服。

 

列车缓缓前进,没了播报员的声音后,他开始打电话,寒暄了几句后,他对着电话说:“儿子,这会儿我在跟叔叔们喝酒呢。”

 

在下一站临近之前,他又和电话那头的儿子说了好多,譬如好好上学,听爷爷奶奶的话之类的。


之后匆匆挂了电话,将公文包和棉服放在两脚间夹住,仰头深深地打了个哈欠。

是时,已尽十点,正是北京城夜最亮的时候。

 

车厢里坐着的,要么盯着手机一脸倦容,要么睡眼惺忪地打着瞌睡。


而站着的各位同僚们,则眼巴巴的看着身旁的战场:何时能有空座,离座位最近的屁股一定是分秒必争地等着到站人的施舍,如流浪汉啃着咸菜馍馍。

 

哈欠,倦容,困,累,似乎成了北京,乃至一线城市抹不掉的印记。

 

这一幕幕的困景背后有多少梦想,又有多少执著,有多少心伤,又有多少光荣?


1

这是一个在公共汽车里站着睡觉的年轻人,在车厢里一边抓着扶手,另一只手耸拉着伴着身体摇摇晃晃。


时不时沉沉地低下头。乱糟糟的头发和随便穿着的衣服显得有些萎靡不振,熬得通红的眼圈甚至有发紫的迹象。


种种视觉直观效果表明:这又是一个奔波劳碌命。


如果有一天,我曾在你们身旁闭着眼摇摇晃晃,请不要过分关注我,这份自学生时代学会站着睡觉的技能,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又有用武之地。


身处三四线城市的人很少知道这批同龄人的窘迫,每一个迷离的面容下,都是一颗不安分的心和一个疲倦的灵魂,以及,对一线城市深深的眷恋。

 

我们流着哈喇子,在城市的角落里陷入梦乡。还要时刻警惕着周遭的一切,比如:列车急刹时的晃动,以及终点。这些人,都是你我。


2

有人曾专门在地铁里抓拍过这群形形色色的上班族,或许是在始发站便占了一个座位的年轻人靠在座位边缘的玻璃上,仰着下巴,闭着眼睛。


贪婪地呼吸着车厢里污浊的空气,双手搂着胸前的背包,试图在打盹的时候保护着包里不知几何的财产。


随着车门的即将打开,穿着黄色马甲的地铁工作人员一边拿着指挥棒,一边用一口地道的北京腔喊着:“往车厢里边走,里边人少。”


蜂拥的人流才不会管你哪儿人少,哪儿人多,只要能搭上这趟通往梦想最普遍的交通工具就好。


互相推搡着的脚步,有人踩到或是碰到了他的脚,他皱了皱眉头,试图去睁开眼去看看周遭,结果失败,同时脚又往座位底下缩了缩。


与其有过身体接触的人望着笑了笑,旋即就自顾看起了车窗。


列车停靠的位置,一个情意绵绵的广告映在上面,明亮的背光映衬着车厢里的灯光有些昏黄。


3

很少有人见过繁华的一线城市随着假期一大波人返乡或者去旅游之后的空荡,有一些人见过。


他们游走在这座城市,记录这做空城寂静时的按部就班。



你知道吗,并不是所有上班族都是朝九晚五,做五休二很多时候跟他们也无缘相聚。


甚至碰上长假,等你们都走了,这座城市安静了,他们还要忙着加班、挣钱,顺便谈谈理想。

 

他们以种种理由滞留在这里,在许多人酣睡的时候,他们在电脑前奋笔疾书。


天渐渐亮了,一天的工作结束了。而白天,仍不免奔波。几十公里路程的地铁,是他们第二张可以倚靠的床。


一个个专人车厢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一反常态的冷清。


4

居高不下的房价使得大量在京工作的北漂一族在诺大的城市里居无定所,一部分人选择了离京较近的燕郊,那里的房价尚且能维持在令人苟且但不至于绝望的境地。



为了能适应北京紧张的工作时间,这帮以燕郊作为“睡城”的年轻人早早地就到了站点去候车,拥挤不堪的旅途能找个座位着实不易。


更何况,有些时候能站住脚就已经很不错了。


若是不堵车,便能在座位上睡个一两个小时。


醒来时还要焦躁不安地翻着手机,盯着屏幕上流逝的时间,生怕一个不小心,因迟到就会被扣了绩效。

 

领导的一个盆子扣过来,才不管你是何种原因导致的上班打卡晚点。


他们关注的,只是你当月的成单量,以及,你有没有打着工作的名义在办公桌上干着打盹的勾当。


5

我曾见过很多人在乘车上下班的旅途中一睡一排排,各个摇头晃脑的,时不时的还随着脑袋的碰撞两人同时一个激灵。


一些人使自己尽量低着头,靠脖子使脑袋尽量保持着平衡。



有节目曾录制过有多少人愿意借个肩膀给陌生人靠,有人愿意微笑着给帅气老外一个肩膀,但同时对衣着邋遢的年轻人或大叔一脸嫌弃。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打瞌睡的人和被倚靠的人,两者之间的关系显得有些微妙或是尴尬。


起初,我们在车厢里,伴着催眠曲似的嘈杂声,一点点陷入昏沉。


在这之前有些人会看一下座位两边的人是否面善,以及发生口角或争执时自己是否能占据主动。

 

在这座车厢里,一位姑娘给了这个年轻人一个短暂停泊的枕边依靠。


当我们还富裕时,适当的给身旁疲惫不堪瞌睡着的年轻人一个鼓励的眼神也未尝不可。


6

当然,也并非所有的座位两旁都有人可依,当两旁因你过大幅度的摇晃和倾斜,身旁人故意给你留了三个座位时,我们不会去埋怨比人。


毕竟,谁也没有义务为你熬过的夜、通过的宵去买单。他们,又何尝不是过着和你一样紧张的生活呢?



列车到站了,朦朦胧胧的听到播报,年轻人打了个激灵,抬了抬头竖起耳朵仔细听着站点,看了看身旁空着的座位,没有什么可以依靠,但这都无所谓了。


遂又摇摇晃晃的陷入沉睡中:幸好,还早,还能再睡一会,希望这一站时间能长点。


因为到站之后,无论我们有多困,都要独自收拾行装,迈开沉重的步伐,离开这张奢侈的床。


7

以上是还算正常的。


但如果说存在最震撼人心的睡姿,那一定是以下这位年轻人位大家做的标榜了。



身旁的人是否会想,是什么让他放弃尊严,挣扎在各系列睡姿之间,是困吗?是责任吗?


不,是舒服!是睡得舒服!


8

这是一线城市的常态,三四线城市很难理解的情境。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经常伴随着熬夜、加班等一系列不得不做的事,通宵达旦在很多企业家看来也都觉得是年轻人的义务。


“你年轻时不努力,那你能成什么事儿?我们那时候连续一周都不怎么休息。”这是我当时作为某导演的助理时听得最扎心的一句话。

 

但,即使你努力了,那些骑在高跟鞋上的白花花的大腿,那些印在杂志封面的CEO,那些CBD独立的办公室,那些国际论坛上奢华的头等舱,都会等你采摘吗?


不一定,但不努力,肯定采摘不到。


无论如何,那晃动的车厢和路边常亮的路灯,见证了我们匆匆的行程。


我们引以为傲生活在一线城市的筹码,除了年轻时旺盛的精力,还有被某种情绪催生的无尽欲望。


文中部分照片源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这是第635次推送,Dong  Dong  Dong……


- END -


点击阅读原文或长按识别下图二维码,图书满200减100!

一线城市上班族有多困,你有没有在地铁上睡过头?

一线城市上班族有多困,你有没有在地铁上睡过头?

2017-11-12 大唐雷音SI 大唐雷音寺 大唐雷音寺


文|孔如也


车过东单时,上来一个大概是从一号线换乘的男子,三十左右的样子。


穿着西装西裤,皮鞋上有些被踩的斑驳,胳膊夹着一只公文包和一件棉服。

 

列车缓缓前进,没了播报员的声音后,他开始打电话,寒暄了几句后,他对着电话说:“儿子,这会儿我在跟叔叔们喝酒呢。”

 

在下一站临近之前,他又和电话那头的儿子说了好多,譬如好好上学,听爷爷奶奶的话之类的。


之后匆匆挂了电话,将公文包和棉服放在两脚间夹住,仰头深深地打了个哈欠。

是时,已尽十点,正是北京城夜最亮的时候。

 

车厢里坐着的,要么盯着手机一脸倦容,要么睡眼惺忪地打着瞌睡。


而站着的各位同僚们,则眼巴巴的看着身旁的战场:何时能有空座,离座位最近的屁股一定是分秒必争地等着到站人的施舍,如流浪汉啃着咸菜馍馍。

 

哈欠,倦容,困,累,似乎成了北京,乃至一线城市抹不掉的印记。

 

这一幕幕的困景背后有多少梦想,又有多少执著,有多少心伤,又有多少光荣?


1

这是一个在公共汽车里站着睡觉的年轻人,在车厢里一边抓着扶手,另一只手耸拉着伴着身体摇摇晃晃。


时不时沉沉地低下头。乱糟糟的头发和随便穿着的衣服显得有些萎靡不振,熬得通红的眼圈甚至有发紫的迹象。


种种视觉直观效果表明:这又是一个奔波劳碌命。


如果有一天,我曾在你们身旁闭着眼摇摇晃晃,请不要过分关注我,这份自学生时代学会站着睡觉的技能,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又有用武之地。


身处三四线城市的人很少知道这批同龄人的窘迫,每一个迷离的面容下,都是一颗不安分的心和一个疲倦的灵魂,以及,对一线城市深深的眷恋。

 

我们流着哈喇子,在城市的角落里陷入梦乡。还要时刻警惕着周遭的一切,比如:列车急刹时的晃动,以及终点。这些人,都是你我。


2

有人曾专门在地铁里抓拍过这群形形色色的上班族,或许是在始发站便占了一个座位的年轻人靠在座位边缘的玻璃上,仰着下巴,闭着眼睛。


贪婪地呼吸着车厢里污浊的空气,双手搂着胸前的背包,试图在打盹的时候保护着包里不知几何的财产。


随着车门的即将打开,穿着黄色马甲的地铁工作人员一边拿着指挥棒,一边用一口地道的北京腔喊着:“往车厢里边走,里边人少。”


蜂拥的人流才不会管你哪儿人少,哪儿人多,只要能搭上这趟通往梦想最普遍的交通工具就好。


互相推搡着的脚步,有人踩到或是碰到了他的脚,他皱了皱眉头,试图去睁开眼去看看周遭,结果失败,同时脚又往座位底下缩了缩。


与其有过身体接触的人望着笑了笑,旋即就自顾看起了车窗。


列车停靠的位置,一个情意绵绵的广告映在上面,明亮的背光映衬着车厢里的灯光有些昏黄。


3

很少有人见过繁华的一线城市随着假期一大波人返乡或者去旅游之后的空荡,有一些人见过。


他们游走在这座城市,记录这做空城寂静时的按部就班。



你知道吗,并不是所有上班族都是朝九晚五,做五休二很多时候跟他们也无缘相聚。


甚至碰上长假,等你们都走了,这座城市安静了,他们还要忙着加班、挣钱,顺便谈谈理想。

 

他们以种种理由滞留在这里,在许多人酣睡的时候,他们在电脑前奋笔疾书。


天渐渐亮了,一天的工作结束了。而白天,仍不免奔波。几十公里路程的地铁,是他们第二张可以倚靠的床。


一个个专人车厢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一反常态的冷清。


4

居高不下的房价使得大量在京工作的北漂一族在诺大的城市里居无定所,一部分人选择了离京较近的燕郊,那里的房价尚且能维持在令人苟且但不至于绝望的境地。



为了能适应北京紧张的工作时间,这帮以燕郊作为“睡城”的年轻人早早地就到了站点去候车,拥挤不堪的旅途能找个座位着实不易。


更何况,有些时候能站住脚就已经很不错了。


若是不堵车,便能在座位上睡个一两个小时。


醒来时还要焦躁不安地翻着手机,盯着屏幕上流逝的时间,生怕一个不小心,因迟到就会被扣了绩效。

 

领导的一个盆子扣过来,才不管你是何种原因导致的上班打卡晚点。


他们关注的,只是你当月的成单量,以及,你有没有打着工作的名义在办公桌上干着打盹的勾当。


5

我曾见过很多人在乘车上下班的旅途中一睡一排排,各个摇头晃脑的,时不时的还随着脑袋的碰撞两人同时一个激灵。


一些人使自己尽量低着头,靠脖子使脑袋尽量保持着平衡。



有节目曾录制过有多少人愿意借个肩膀给陌生人靠,有人愿意微笑着给帅气老外一个肩膀,但同时对衣着邋遢的年轻人或大叔一脸嫌弃。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打瞌睡的人和被倚靠的人,两者之间的关系显得有些微妙或是尴尬。


起初,我们在车厢里,伴着催眠曲似的嘈杂声,一点点陷入昏沉。


在这之前有些人会看一下座位两边的人是否面善,以及发生口角或争执时自己是否能占据主动。

 

在这座车厢里,一位姑娘给了这个年轻人一个短暂停泊的枕边依靠。


当我们还富裕时,适当的给身旁疲惫不堪瞌睡着的年轻人一个鼓励的眼神也未尝不可。


6

当然,也并非所有的座位两旁都有人可依,当两旁因你过大幅度的摇晃和倾斜,身旁人故意给你留了三个座位时,我们不会去埋怨比人。


毕竟,谁也没有义务为你熬过的夜、通过的宵去买单。他们,又何尝不是过着和你一样紧张的生活呢?



列车到站了,朦朦胧胧的听到播报,年轻人打了个激灵,抬了抬头竖起耳朵仔细听着站点,看了看身旁空着的座位,没有什么可以依靠,但这都无所谓了。


遂又摇摇晃晃的陷入沉睡中:幸好,还早,还能再睡一会,希望这一站时间能长点。


因为到站之后,无论我们有多困,都要独自收拾行装,迈开沉重的步伐,离开这张奢侈的床。


7

以上是还算正常的。


但如果说存在最震撼人心的睡姿,那一定是以下这位年轻人位大家做的标榜了。



身旁的人是否会想,是什么让他放弃尊严,挣扎在各系列睡姿之间,是困吗?是责任吗?


不,是舒服!是睡得舒服!


8

这是一线城市的常态,三四线城市很难理解的情境。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经常伴随着熬夜、加班等一系列不得不做的事,通宵达旦在很多企业家看来也都觉得是年轻人的义务。


“你年轻时不努力,那你能成什么事儿?我们那时候连续一周都不怎么休息。”这是我当时作为某导演的助理时听得最扎心的一句话。

 

但,即使你努力了,那些骑在高跟鞋上的白花花的大腿,那些印在杂志封面的CEO,那些CBD独立的办公室,那些国际论坛上奢华的头等舱,都会等你采摘吗?


不一定,但不努力,肯定采摘不到。


无论如何,那晃动的车厢和路边常亮的路灯,见证了我们匆匆的行程。


我们引以为傲生活在一线城市的筹码,除了年轻时旺盛的精力,还有被某种情绪催生的无尽欲望。


文中部分照片源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这是第635次推送,Dong  Dong  Dong……


- END -


点击阅读原文或长按识别下图二维码,图书满200减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