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解放军鹰派将领戴旭和乔良,近日分别发表了两篇比较奇怪的文章……

囚禁女孩当真人充气娃娃,还驯养未成年人为性奴?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罪恶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刚刚宣布!江苏增加超10万个!

武汉这家烧烤店投120万,刚开业就几乎血本无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中国动画教育的先行者钱家骏

2015-04-15 澍雨画馆 澍雨画馆
点击上方蓝字“澍雨画馆”关注我哟

与您分享本真的艺术,本真的生活。



中国动画教育的先行者

——严定宪、林文肖、段孝萱眼中的钱家骏

周剑峰 何非



钱家骏与严定宪合影


钱家骏(1916—2011),动画艺术家、教育家。原名云林,江苏吴江人。1935年毕业于苏州美术专科学校。新中国成立后,历任苏州美术专科学校、北京中央文化部电影局电影学校、上海电影专科学校教授,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美术设计、导演、副总技师



  上世纪初,当动画这种新兴的艺术形式开始出现在中国人视野里的时候,它还被人们称之为“卡通”。还是苏州美专教师的钱家骏率先采用“动画”一词来替代音译,为这门艺术正名。作为中国动画教育专业的创始人,钱家骏为新中国培养了阿达(徐景达)、严定宪、林文肖、戴铁郎、胡进庆等美术电影导演的“黄金一代”,为上世纪50至80年代“中国动画学派”的形成与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作为美术电影导演,1955年,他执导的新中国第一部彩色动画片《乌鸦为什么是黑的》,成为首部新中国在国际上获奖的动画电影。作为技术师,60年代初,他潜心钻研水墨动画制片工艺,使极具中国民族特色的动画艺术形式轰动世界。


  2011年,95岁高龄的钱家骏在上海辞世。随后,笔者走访了钱家骏在苏州美专时期亲自教授过的学生以及他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合作伙伴,通过对严定宪、林文肖、段孝萱三位中国动画界前辈艺术家的回忆,旨在展现钱家骏的艺术思想与教育理念,并重新审视钱家骏对中国的动画发展所做出的重要贡献及其学术研究价值。


周剑峰(北京大学硕士,以下简称周):众所周知,在颜文樑先生的主持下,苏州美专率先开启了中国动画教育的先河,由钱家骏先生担任苏州美专的动画科主任。作为钱家骏先生的学生,请您回忆一下当时他是如何开展教学的。


严定宪(动画导演、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前厂长、中国动画学会副会长,以下简称严):在苏州美专学习的第一个半年,没有安排我们一次动画实习课,很少给我们锻炼的机会。当时理论还是学的,但是暂时还不给我们实践的机会。所以我们几个比较要想学的人就跟范敬祥老师提出:“我们动画专业怎么不学动画?”到第二学期,钱家骏老师给我们来上课了。他觉得,学生要学,还是好的,就逐步给我们上动画基础课,课后还发下来一些做习题的材料,学校里自己油印的一些教材。我们印象最深的是画鳄鱼的练习等。鳄鱼不是常见的,动物园看不见的。鳄鱼尾巴动,嘴巴张,身上好多鳞片,较复杂的。那时候觉得动画真难呀,那么一片片鳞片,位置要对准,真的不容易。这个是在苏州美专学动画时给我的最初印象。



电影学校53年毕业班合影,二排左一为阿达,左五严定宪,一排右一林文肖


林文肖(动画设计师、导演,以下简称林):我们入学后的第二学年,动画班到了北京的电影学校。那时钱家骏老师给我们上课。钱老师特别强调线描,就是用线条对绘画形象进行慢写、速写、默写。他更多要求我们平时就要加强速写练习。这因为是针对动画专业来说的,如果是绘画专业,就不是这样要求了。



1962年上海电影专科学校学生留影,二排右二为钱家骏


何非(北京化工大学北方学院教师,以下简称何):我们知道,新中国高等教育撤销了民国时期“艺专”的建制,取而代之的是仿效苏联学制成立的“艺术学院”。1952年实行“全国院系大调整”,苏州美专的动画科合并入北京文化部电影局电影学校(北京电影学院的前身)。动画班毕业后,很多学生与钱家骏等老师一起进入了上海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1957年成立为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这个过程是怎样的?


段孝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总工工程师、动画摄影师,以下简称段):1952年大专院校院系调整后,苏州美专的动画专业并到北京文化部电影局电影学校(今北京电影学院)。1953年学生毕业,特伟先生就去学校里要学生骨干,他们的老师和一部分学生就到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来了。当时我们这儿来了几个老师(钱家骏等)和八个学生(严定宪、林文肖、胡进庆、戴铁郎、徐景达、方澎年等)。来了以后根据特长分配工作。钱老师在北京教学时也是主要负责的,所以来了后就是动画片组的副总技师。这是钱老的行政职务。当时总技师是位日本朋友—方明(持永只仁)。另外,制作工作上他负责美术设计。刚来后参与的第一部片子是特伟先生的《好朋友》,负责美术造型,小花鸡和小鸭子的形象就是钱老设计的。



钱家骏退休时与段孝萱合影


周:进入美影厂后,你们和钱家骏先生既是师生又是同事关系。在技术方面,钱先生为中国彩色动画的发展进行了许多实践。请谈谈他在这方面的工作。


严:钱老师来以后参与过很多片子的制作。其中《乌鸦为什么是黑的》是我国第一部彩色片,钱家骏是这部片子的导演,又是总技师。当时颜料他不管的话,就没人管。所以他成天拿着玻璃碟子不停地试呀,调呀、加点水果汁、生梨汁,要粘一点,加点防腐剂,怕霉。做各种防潮、防裂、防霉、防粘的试验,终于研究成功。


林:我们有个特定条件,颜色要上在化学板上。所以色彩研究很重要,当时调色的难度是非常高的。每一个颜色都要有一种配方,有一种调法。当时有一个102号胶,是钱老师专门研制的。



钱家骏退休时与严定宪、林文肖合影


段:特伟的《好朋友》,是钱家骏来上海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以后参与的第一部片子。这个戏完了后,1954年左右就开始做彩色片的试验。原来黑白片的颜色是黑白两个调起来就可以。但用彩色颜色,买现成的广告色是不行的,必须自己调。这个工作量是很大的,而且要进行很多研究。钱老当时是副总技师,我那时也在彩色颜料的试验组里,因为那时候行政工作上我负责这个组,所以我们就有合作。我们研制了一个叫102号胶。有了这种胶体以后就可以调各种各样彩色片所需要的颜色。在这个彩色研究中钱老是花了很多力气的。这个102号胶当时也是作为一个重要的技术成果。这个颜色一直沿用了很多年,从1954年开始,一直到改革开放以后还在用。而且不仅美影厂在用,全国各地制作动画片的厂都来我们厂要。



左起依次:严定宪、戴铁郎、林文肖、钱家骏、阿达、胡进庆


何:我们知道特伟厂长对上美影的动画片提出“民族风格”的要求,推出了一大批优秀的民族美术电影动画片。在这方面,钱家骏先生进行了积极的响应。这方面他具体开展了怎样的工作?


严:来上美影后,钱老师参与了《骄傲的将军》的制作,担任该片的总美术设计师。当时在特伟导演的要求下,“探民族风格之路,敲喜剧样式之门”是剧组的目标。钱老师积极实现导演的想法,实现导演意图。尽管特伟提出要“探民族风格之路”,但具体到画面、风格,还是要靠美术设计先去画出来,导演再通过。特伟也不是亲自动手画,他提出方向,提出要向京剧艺术学习。分镜头剧本全是钱家骏画的,他在艺术风格上确实完全按照特伟提出的方向去做。片子背景风格在50年代中期,跟以前画的那些模仿或者借鉴美国和苏联卡通的绘画方法都不一样。他用的是中国画中的工笔重彩,墨色打底的画法。《骄傲的将军》中为什么富丽堂皇的将军府、地毯、上面的花纹、屏风,还有柱子、窗子门框,都那么厚实、那么浓重?就是钱老师想了一个办法——用中国传统的墨色打底,最后用工笔勾勒花纹。古代的厅堂当时没有电灯,屋里很暗。用这种办法画,古代宫殿、将军府的味道就出来了,富丽堂皇,而且有中国特色。这个画面气氛,是国外动画片找不到的,实际上就是“探民族风格之路”在片子中的具体体现。后来发展到《一幅僮锦》,1957年,就是钱老师自己创作的了。片子在美术设计上用卡纸上裱了一层绢,用墨色打底,再画出来就十分细致,那又是一种风格。它在发展中,同样是民族形式的,但又很古朴的那种。《骄傲的将军》的背景是直接画在卡纸上的,裱绢的画法则是《一幅僮锦》的做法。



钱家骏(导演)《一幅僮锦》


林:还有《牧笛》的制作,片子的工作量是很大的。钱老师的肩上担负着成功与否的重要责任。《牧笛》比《小蝌蚪找妈妈》表现水墨更难。一头牛跟一个小蝌蚪不好比。人物的水墨也很不好搞。设计稿和分镜头都是他画的,我觉得钱老师画分镜头,感觉非常好。他是苏州美专毕业的,而且是高材生,所以他的美术功底好。他的电影感觉、镜头语言、构图感觉都很好。马克宣刚毕业不久,就在这个摄制组里。这个组有两个梯队。一个是专门负责戏的动作设计。我就在第一梯队创作人物、原画。他们那个第二梯队是负责水墨效果设计的。这两个组分工虽不同,但钱老师都要管。因为牛正面角度和转过来的侧面角度,造型都要有变化的,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不定型的。但水墨效果又很写意,你感觉这一笔下去行就是行。所以每一个镜头的造型都要设计。钱老师兼顾两个组。我们组是画原画、画动作的,人物结构好不好要给他看。当然不要每一张都修改,但实在看不下去的就要改动一下。这样放在一起工作量非常大。但钱老师从来没有怨言。《牧笛》的工作量非常大,我觉得他只在白天工作时间是不够的,肯定晚上要加班。



钱家骏(导演)《牧笛》


段:在水墨动画的研制过程中也跟钱老有过合作。当时水墨动画片处于试验阶段,我们深入到彩墨研究的时候,钱家骏作为技术指导,特伟是艺术指导,还有万超尘作为厂领导,他们都作为领导层参与进来了。当时研制的规模扩大了,把原动画组的人分了很多人来搞彩色。要搞彩色,钱家骏提出了很多怎么样把彩色与墨结合的意见,在这方面贡献比较大。《小蝌蚪找妈妈》一片中金鱼游动摆尾巴的彩色水墨效果就是钱老解决的。所以他也是水墨动画发明者之一。



钱家骏(技术指导)《小蝌蚪找妈妈》


周:段老师,您与钱老有过多次合作的经历,能谈谈钱老师工作中的表现吗?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钱老集中创作了一大批优秀的美术电影作品,这些作品是怎样诞生的?


段:钱老美术功底比较好,绘画能力很强。各种风格的东西都能适应,他制作过的不同风格的影片也说明他的能力。第一部彩色动画片是《乌鸦为什么是黑的》,也是钱老导演的。原来第一部彩色片是准备制作《骄傲的将军》的,特伟是导演,钱家骏先生是总美术设计师。后来特伟先生生病住院要开刀,做手术了,戏就停下来了,大概有半年多的时间。在停了这段时间里,钱家骏就创作了《乌鸦为什么是黑的》这个片子。


  《乌》片子出来后,在国际上得到了肯定,但也有一些不确切的说法流传。说厂长特伟因为这个片子是洋的,所以我们在创作《骄傲的将军》的时候要“探民族风格之路”。实际上这个根本就是颠倒的。《骄傲的将军》是在《乌鸦为什么是黑的》之前就已经开始筹备的。外国评委这种说法不一定准确,而且到底怎么说的也不知道,这些都是传来的。其实《乌鸦为什么是黑的》本身也是民族的。说它是洋的,他们摄制组的主创人员是很生气的,等于一下子就把他们的工作否定了。实际上《乌》片当时也是追求民族风格的,有傣族的舞蹈、孔雀在跳舞等,都是具有民族特色的,是继承民族传统的,怎么能说是洋的呢?



钱家骏(导演)《乌鸦为什么是黑的》


  后来好多写文章的人来问我,我说:“是的,你们时间搞错了,《骄傲的将军》的筹备是在《乌鸦为什么是黑的》之前。”我当时在美术片组负责生产计划工作,这方面是很清楚的。所以可能这件事情对钱老总归是有点影响的。外国评委讲的也不一定是对的,而且到底怎么讲的我们也不知道。我们要按照一定的标准来实事求是地评判自己的片子。


  现在有好多文章,包括有些动画史写得都是不准确的,都是加了自己的主观臆断、自己的分析,写史就要尊重历史的事实,怎么样就是怎么样的。不准确的内容传来传去,到最后这个历史就改变了。研究历史的人要尊重当时的历史,要研究当时整个的环境、背景。在《牧笛》制作过程中,我跟钱老的合作特别密切。因为《牧笛》镜头和画面环境都比较复杂,所以要做很多试验,不是一上来就可以制作的,需要每一个镜头选择一张有代表性的画面,先做一张水墨合成效果。当时钱老画好了,我来拍,洗印合成后、看效果,特伟导演他们都满意了、通过了,才正式开始创作完整的镜头。有时候在拍的过程中,画面有问题。因为钱老设计后由很多人一起画,所以难免会有些问题存在。时不时发现了问题,我们就急了,就会跟钱老发火。他一点也不生气,他会说:“好,我来改我来改。”马上他自己动手就改了。当时像这种例子是很多的。


何:对于工作的态度钱先生非常严谨,生活中的钱先生又是怎样一个人?


段:钱老是一个很风趣的人,人很好。他的生活很西洋化,家里没有床,有张沙发,拉开来就是床。另外,我们平常到他那儿玩,钱老就开很多罐头请大家吃。他喜欢吃罐头、巧克力什么的。那时候我们年纪比较小,很尊敬他的,当他是老师,但他跟我们也是一点没有架子的。制作《牧笛》的时候,工作非常紧张,经常加班,差不多没有休息日。我家里有两个孩子,我爱人也常在部队,两个孩子只能全托管。周日孩子接回来以后,我工作时也就带着他们,他们就在美影厂院子里玩。钱老在我们加班的时候也要来处理一些镜头,来了以后看到两个孩子就带着去玩,跟他们关系特别好。还给他们买很多玩具、吃的。平常不加班也会到我家来。孩子们到现在还记得钱爷爷。


钱家骏(美术设计)《骄傲的将军》


严:钱老师有一本小的本子,经常在记什么东西。有一次我问他:“钱老师你在干嘛?”他说:“我在研究‘三分角’。”那时还在学校,是50年代,世界上很少有人能破解这个难题。说明他是个相当有追求、有知识的人。按道理说他是一个学绘画的,数学跟他没有关系,但是他一有空就去思考这个问题,破解一个数学难题。他的精力也放在这个上面。


林:他很长时间是一个人生活的,结婚也比较晚,也没什么家庭负担。他的精力和心思全放在工作上。他一生从事动画与动画教育事业,培养了无数动画人才,使中国动画的理念一代代地传承下来。





与您分享本真的艺术、本真的生活

欢迎您关注

澍雨画馆公众微信号: Shuyuhuaguan

投稿邮箱:523070506@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