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读了太多阉割版,世界10大名著完整版,你敢看吗?

解放军鹰派将领戴旭和乔良,近日分别发表了两篇比较奇怪的文章……

谁说微信ID不能改??我来教你怎么操作!

8死1伤,城 管碰上硬茬子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王犁:有一种愉悦牵引着前行

2015-05-27 澍雨画馆 澍雨画馆
点击“澍雨画馆”,一键关注,欢迎订阅


王犁 《夕阳》 24×22.5cm 2014年8月


节点:2014明圆水墨艺术邀请展答彭莱女士问

王 犁


Q/A:


1、艺术创作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王:意味着表达吧!其实,一直以为自己在艺术创作,但真回到这个问题,还是有点无处是从,就像问活着为了什么一样,或者说我们活着意味着什么?在哪里好像看到过,活着意味着希望。其实对艺术创作来说,每个艺术家不同的阶段都有不同的重心或者说侧重,有时想法平庸,为自己以前没法达到的技法而沾沾自喜;有时为没法达到直述自己想法而感到苦恼;记得很多年前与学长西洁,走在学校后面的劳动路上闲聊,西洁说有些画家老说自己创作怎样的痛苦和艰难,那么痛苦何必去创作呢?创作肯定有一种愉悦的东西牵引着前行。


王犁 《碧渊》 35×35cm 2015年


王犁 《蓝》 19.5×27cm 2015年


2、你如何定位自己的艺术作品?


王:希望有一种意味深长的东西让目光在作品上停留。


王犁 《涟漪》 24×22.5cm 2014年8月


3、对你来说,“水墨”是怎样的一种东西?一种技法,一种传统,还是别的什么?


王:“水墨”涵盖所有,首先是媒材,使用它需要技法,也是一种传统。



王犁 《翠屏》 35×35cm 2015年


4、你更喜欢被称为“水墨画家”,还是“国画家”?


王:以前更喜欢被称为“水墨画家”,至少可以与那些留着长胡子,拿着毛笔运气耍大刀的江湖好汉区别开来。实际上强调“水墨”,是为了放下传统包袱,进入更当下的视野;后来发现“水墨”也有水墨的浅薄,随便撒撒点点就是具有“国际声誉”的水墨画家,也真是为难自己。于是,觉得名称无所谓,做好自己最重要。年龄日长后发觉,哪怕叫水墨画家也不可能无视传统的存在,当你接近它时,传统是一个富矿,有你需要的资源;当你远离它是,传统是一座灯塔,始终告诉你远离的距离,不至于迷失方向。


王犁 《古木》 24×22.5cm 2014年8月


王犁 《风柜》 35×12.5cm 2015年


5、你认同现下流行的“新水墨”这个概念吗?它是对某种创作群体或者现象的有效概括吗?


王:我们不能被概念迷糊,其实概念无所谓,我认为“新水墨”与“水墨”实际没有什么区别,区别是要强调一下我们现在做的事与之前的不同,但比划代“70后”、“60后”来得具体,划代是理论界不动脑筋的表现,没有学术价值。比如“70后”,“77、78年”出生的人几乎与“80后”没什么区别,而1975年前出生的几乎与“60后”没什么区别,都有“文革后”的印记,因为那个年代太特殊,太单一。


王犁 《坐怀》 24×22.5cm 2014年8月


6、你如何看待自己与前辈艺术家,特别是“实验水墨”一代的关系?


王:“实验水墨”是“远行的一代”,在1980年代远行是需要勇气和超常的见识。当时有两种常见的意见:一、实验水墨是对传统中国画的反叛和否定;二、实验水墨是中国画国际化的趋势;现在看来,“实验水墨”是以水墨名义来得更客观,它丰富了传统媒材的外延,但仍然需要寻找更深厚的内涵来确立其品质。


王犁 《湖心》 24×22.5cm 2014年8月


7、中国传统的水墨艺术对你的创作有什么样的影响?


王:我前面也谈到面对传统的学习,有走近,也有远离,就看你怎样对待,但不可能无视传统的存在,传统永远是把你抬高的力量和源泉。当然,开始基本上是走近,后来要有远离的欲望,而在远离感到乏力或者缺水时,或许又需要我们回到传统。


王犁 《家居》 24×22.5cm 2014年8月


8、你如何理解水墨对当代精神的表现?


王:绘画是视觉文化,您真要把它提升到形而上的高度,它还真不一定可以承受时代的重,艺术或许可以记录这个时代不可承受的轻。一段琼瑶剧的音乐,让我们的思绪立马回到1980年代;看到方力均的大光头,立刻会觉得1990年代无序的城市化进程带来的虚假繁荣 。水墨表现什么,那种大众欲望,得过了这一茬回望才知道!另一个思考是文化的意义是探寻永恒的精神、普世的价值;当代精神是普遍的信仰缺失,有公共责任的知识分子在个位数坚守等。


王犁 《涧水》 24×22.5cm 2014年8月


9、近两年来,中国水墨艺术的市场突然火爆起来,你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王:好事!



王犁 《可观》 24×22.5cm 2014年8月


10、“70后水墨”正在以群体姿态亮相,你觉得这是一种市场的营销,还是学术的现象?


王:开始是学术现象,后来是市场营销加学术推动。自己是“70后水墨”的参与者,知道个中滋味,当油画80后川军已经画廊签约的00年前后,我们这拨还在凑钱自己搞展览,大部分作品未脱学生腔,只能说水墨需要时间积累,不是找个图式就可以打天下的,现在所谓的“群体的姿态亮相”,都四十好几的人,中年亮相正当时吧!


王犁 《临渊羡鱼》 35×35cm 2015年


王犁 《绿》 35×35cm 2015年


王犁 《有风吹过》 35×35cm 2015年


11、你平时更关注艺术界哪方面的动态?是当代艺术的进展,还是水墨圈的动向?


王:以前很关注,近些年不关注!但看到朋友们的进步会很佩服和高兴。前几年纪念“辛亥百年”出现很多出版物,让我对晚清宪政感兴趣,也感到中国走到现在的不容易!后来谢泳、傅国涌、杨奎松、许纪霖、章诒和等的书,又让我对1949年后中国的知识分子感兴趣,看完的后不知觉含着眼泪,深感活着不容易。


王犁 《树荫》 35×35cm 2015年


12、你认为在当代水墨创作和相关艺术教育中,人物、花鸟、山水分科,或工笔、写意分专业的现象合理吗?


王:分和不分都有道理,可以分久了合,合久了分,在这个过程中落实人的教育,要相信人教好了,自己会生长。大到人,小一点是艺术素养,怎样面对艺术等。其实都是落实常识教育,我们是一个在物化的过程中远离常识的时代,大学期间要养成的学习习惯、阅读习惯、对绘画的兴趣、研究方法等。


王犁 《斜阳》 24×22.5cm 2014年8月


王犁 《新绿》 24×22.5cm 2014年8月


13、你觉得当代水墨艺术创作中有没有值得警醒的问题?如果有,是什么问题?


王:越来越感到传统的厉害和重要,我们可以寻找到任何自己需要的东西,古人说的无出处奇怪生,就是缺少厚度!


2014年4月25日杭州







王犁

1970年10月生于浙江淳安。

1996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人物专业。

2001年至2002年参加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进修班学习。

1997年12月至2004年9月任教于浙江艺术职业学院美术系。

2009年9月至2011年7月从尉晓榕先生读艺术硕士。

2014年从吴山明、范景中先生读博士研究生。

现为中国美术学院美术教育系教师。


出版:

文集《书桌画案》(四川美术出版社2008年1月第一版)。

文集英文版《书桌画案》(广西美术出版社2012年5月第一版)。

画集《年度水墨——王犁》(河北美术出版社2010年8月第一版)。

《当代青年艺术家丛书——王犁》(文化艺术出版社2010年12月第一版)。

《王犁画集》(广西美术出版社2013年11月第一版)。

《画室探访——王犁的艺术世界》(湖北美术出版社2013年11月第一版)。


收藏:

浙江美术馆、湖北美术馆、湖北美术文献中心、深圳关山月美术馆、北京今日美术馆、武汉美术馆、东莞莞城美术馆、苏州本色美术馆、烟台宇辰美术馆、南京养墨堂美术馆、上海徐汇艺术馆、韩国ELAND GROUP、芝加哥亚洲艺术基金会等。



澍雨画馆公众微信号: Shuyuhuaguan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