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强:远离俗世的向往

2015-08-12 澍雨画馆 澍雨画馆
点击“澍雨画馆”,一键关注,欢迎订阅



《春山清远》 绢本 27×82cm 2005年



远离俗世的向往

文 / 吴 强


对传统艺术的学习和体悟同年龄并无太大关系,“心”的完全投入才是根本。对于其他的艺术应该也是一样的。对于中国的传统水墨画艺术,人们一提到“传统”便首先想到陈旧,这其实是一种误解。在我看来,“传统”不是死物而是鲜活的,在长达千年的时间里它一直稳定并缓慢地发展着。虽然它不断受到外力冲击,甚至暂时偏离了发展的轨道,但其内在的生命力不断促使它修正自己的发展轨迹并续继前进。但由于在短时间内,这种变化不易被察觉,继而被误认为其巳停滞落后,加上在浮燥心态的驱使下急功近利,使得“传统”这颗明珠的光彩被尘土遮蔽。我虽然还年轻,但在不断的学习和体悟中被“传统”的魅力所吸引。能为中国传统艺术的这颗明珠抚去尘土,还其原来的光彩是我非常愿意和喜欢做的事情。



《疏林烟起》


我认为“古意”并不是指老旧,而是指某种本真的状态。我把画画看作是一种修炼过程,画家通过不断去除在成长中积累的“习气”,去还原他自身内心的“本真”,再由“本真”的内心去关照自然而生发出“气息”来,这便是“古意”。这和太极拳的学习道理相当。打过太极拳的人都知道,在学拳的头几年里要尽量放松,为的就是去掉身上僵死的力。待这些僵力去除干净后轻松灵动的内在力量才会逐渐生发出来的。当画家具备“古意”时,既能在契合前人的同时又处处彰显自我面貌了。正如上个问题说到的“古意”,因为它是一种内心的“本真”,所以无论哪个时代的人,只要是人就都具备内心的“本真”。又因为每个时代环境不同,每个人的性情和关注点也不同,所以由“本真”的内心生发出的“气息”也就各不相同了,也正因为不同才产生了所谓的新意。“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许多人都喜欢向外寻求却因此忽略了自己的内心。因此,我并没有刻意要表达什么样的新意。我生活在这个与前人不同的时期,必然会有打动我内心的事物,而且我的性情也与其他人有差异,我只是在这个时期随着自己的内心去做罢了。我有许多满意的作品都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完成的,能经常保持这样的状态将会是我努力的方向。说到新意,就又不可避免地要说到创新和改革,与之相对应的便是复古和保守。在我看来,这两方面没有对错和好坏之分。因为,创新要在传承的基础上完成才能更稳健更彻底,当创新过速过猛,而传承脱节滞后时,容易产生浮躁和根基不稳的后果,这种况状出现必有相应的对策来解决。“保守”就是一种相应的对策,它只起减速和稳定的作用。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肯定的,但都是在矛盾双方(创新与保守)共同作用下进行。如果只谈创新不谈保守就会激进,只谈保守不谈创新就会滞后。



《孤馆烟雨》 绢本 7.5×29cm 2010年


艺术追求是很个人的事情。一旦全心投入必定是寂寞的,而且这里的寂寞更多是内心里的寂寞。所以既然选择这条路,就得做好忍受寂寞的准备。耐得住小寂寞容易,耐得住大寂寞很难,有成就后还甘于寂寞那才是真的厉害。


技法只是一部分而已,“画外功夫”确实更重要。前人说的“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既是要求在生活和学习中积累阅历和见识。学习的方式有多种多样,我是一个兴趣广泛的人,喜欢在玩的过程中去学习去悟。其实兴趣广泛不会分散精力的,只要目的明确并能融会贯通为自己所用,反而能在不知不觉中给画面增加许多新的意象。



《晨峦烟起》 绢本水墨 17×88cm 2014年


可能是我性格较为内向的原因吧。还有就是自己社会活动能力比较弱,不擅长处理社会上的人际关系,在大学里做些研究和教学比较适合我,另外还能安静地画画,这也很重要。教学虽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我还是比较喜欢的。其一,在授课中可以同学生分享自己在艺术上的感悟并不断地熟悉自己的专业。另外,在与学生交流的同时我也可以从学生那里学到未知的新知识。其二,学校的环境相对于社会更单纯些,人事关系就没那么复杂,少了许多纷争和嘈杂。



《仙台》 纸本 220×110cm 2006年


杭州是个悠闲的江南城市,节奏舒缓,非常滋养人。杭州总是湿溽溽的,因为这里雨水多。一到下雨,特别是小雨,山湖都被笼罩在水雾中,一切都变得神秘空灵起来,能令人产生无限遐想。一个画家特别是水墨画家能在这里生活的确是很幸福。



吴强作品



吴强作品


自古至今,自然中的山水非常稳定。以“心”观照同以“眼”观察自然中的山水是不一样的。前者深刻,后者表面。在师法自然之前还有一个师法古人的环节,即师古人心。对于这点,许多人往往轻视甚至忽略对古人“心”的学习导致自心如断线的风筝,失去根基而日渐枯竭。所以只有“我心”依古人“心”而生,又与古人“心”相异,才算圆满。最后以现实生活中的“我心”观照自然中的山水既是师法自然。这些说起来简单,但做好每个环节并不是容易的事情。有许多人或知难而退,或半途而废,或朝三暮四,或毅志不坚,或用功不深,或不明理法,种种原因都可能取不得大成就,也就会因落空反过来诬蔑此路不通,这种现象比比皆是,不足为奇。



《洛神》 金笺 13.5×13cm×3 2008年


古人与今人皆是人,是人便会有共性。许多人都希望拥有个性,而我对共性的追求却甚过对个性的追求,至少在现阶段自己就是这样的想法。因为在我看来,共性就如根基,个性就如枝叶。根基不扎深,养分便跟不上,枝叶也就不可能茂盛丰厚。根基埋在土里,讲的是深度,是纵向的。枝叶露在顶端,讲的是广度,是横向的。虽然人们都喜欢看枝叶的繁茂,我却要想尽办法把根基再埋得更深些。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稳定的内在规律进行支配,人可以暂时地按自己的意识进行局部跳跃式的前进。但许多时候,跳过去的那段还是要回过头来重新来过,忽略的部分还得补回来。所以我不会去制定一份计划,强迫自己要在什么时间搞出一种所谓革命性的风格或手法的。只要依照自己的内心,努力挖掘自己的天赋,脚踏实地尽力做就行了。那些想抄近路走捷径的念头往往都是浮躁的催化剂,等浮华褪去,一切归于平静,时光也早已逝去。对于“变化”,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理解不同,走的路也就各异了。所以我不会去想以后这个结果,过程是自己的,结果是给别人看的。




作品 生活 茶席



《夏山烟起》 绢本 15.5×33.5cm 2013年







吴强(润松),1977年生于福建长汀,祖籍福建莆田。2000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本科专业,获学士学位。2005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研究生专业,获硕士学位。现为浙江大学艺术学院讲师。


主要展览:

2003年,作品《空山新雨后》入选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展,并获优秀奖(中国美术家协会,大连)

2004年,参加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入选浙江省第十一届美术作品展(中国美术家协会,杭州)

2007年,作品《云壑》入选浙江省第四届青年美术作品展,并获优秀奖(浙江省美术家协会,宁波美术馆)

2008年,形真境远——当代工笔画第二回展(唐云艺术馆,杭州)

2008年,宁静致远——当代浙江优秀艺术家邀请展(杭州,上海,广州,北京,香港,云峰画苑)

2008年,无上清凉——吴强中国画作品个展(东京画廊+BTAP,北京)

2009年,无上清凉——吴强个人中国画作品展(东京画廊,东京)

2009年,中国的新一代——当代水墨展(香港国际古玩及艺术品博览会,香港水墨会,香港)

2010年,微观与精致——第二届全国工笔重彩小幅作品艺术展(浙江美术馆,杭州)

2010年,安缦法云——吴强个人中国画作品展(安缦法云酒店,杭州)

2010年,东京画廊60周年纪念小品展(东京画廊,东京)

2011年,《心图手绘》——关于风景(北京空间画廊,北京)

2012年,管锥——吴强个人中国画作品展(东京画廊+BTAP,北京)

2013年,管锥——吴强个人中国画作品展(东京画廊,东京)

2013年,新朦胧主义第一回——东京画廊邀请展(东京画廊+BTAP,北京)

2013年,未来大明星——当代青年艺术家邀请展(北京罐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台北)

2013年,伦敦亚洲艺术周中国水墨扇面展(纽约怀古堂,伦敦)

2013年,东京画廊小品展(东京画廊,东京)

2013年,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关山月美术馆,深圳)

2014年,梦幻仙境——水墨群展(纽约苏富比s/2画廊,纽约)

2014年,吴强个人作品展(Nicholas Grindley/亚洲艺术博览会,香港)

2014年,新朦胧主义第二回——东京画廊邀请展(东京画廊+BTAP,北京)

2015年,后传统起源——当代艺术群展(尤伦斯艺术商店,北京)





澍雨画馆公众微信号: Shuyuhuaguan


本公号均为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微信QQ号:523070506

吴强:远离俗世的向往

吴强:远离俗世的向往

2015-08-12 澍雨画馆 澍雨画馆
点击“澍雨画馆”,一键关注,欢迎订阅



《春山清远》 绢本 27×82cm 2005年



远离俗世的向往

文 / 吴 强


对传统艺术的学习和体悟同年龄并无太大关系,“心”的完全投入才是根本。对于其他的艺术应该也是一样的。对于中国的传统水墨画艺术,人们一提到“传统”便首先想到陈旧,这其实是一种误解。在我看来,“传统”不是死物而是鲜活的,在长达千年的时间里它一直稳定并缓慢地发展着。虽然它不断受到外力冲击,甚至暂时偏离了发展的轨道,但其内在的生命力不断促使它修正自己的发展轨迹并续继前进。但由于在短时间内,这种变化不易被察觉,继而被误认为其巳停滞落后,加上在浮燥心态的驱使下急功近利,使得“传统”这颗明珠的光彩被尘土遮蔽。我虽然还年轻,但在不断的学习和体悟中被“传统”的魅力所吸引。能为中国传统艺术的这颗明珠抚去尘土,还其原来的光彩是我非常愿意和喜欢做的事情。



《疏林烟起》


我认为“古意”并不是指老旧,而是指某种本真的状态。我把画画看作是一种修炼过程,画家通过不断去除在成长中积累的“习气”,去还原他自身内心的“本真”,再由“本真”的内心去关照自然而生发出“气息”来,这便是“古意”。这和太极拳的学习道理相当。打过太极拳的人都知道,在学拳的头几年里要尽量放松,为的就是去掉身上僵死的力。待这些僵力去除干净后轻松灵动的内在力量才会逐渐生发出来的。当画家具备“古意”时,既能在契合前人的同时又处处彰显自我面貌了。正如上个问题说到的“古意”,因为它是一种内心的“本真”,所以无论哪个时代的人,只要是人就都具备内心的“本真”。又因为每个时代环境不同,每个人的性情和关注点也不同,所以由“本真”的内心生发出的“气息”也就各不相同了,也正因为不同才产生了所谓的新意。“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许多人都喜欢向外寻求却因此忽略了自己的内心。因此,我并没有刻意要表达什么样的新意。我生活在这个与前人不同的时期,必然会有打动我内心的事物,而且我的性情也与其他人有差异,我只是在这个时期随着自己的内心去做罢了。我有许多满意的作品都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完成的,能经常保持这样的状态将会是我努力的方向。说到新意,就又不可避免地要说到创新和改革,与之相对应的便是复古和保守。在我看来,这两方面没有对错和好坏之分。因为,创新要在传承的基础上完成才能更稳健更彻底,当创新过速过猛,而传承脱节滞后时,容易产生浮躁和根基不稳的后果,这种况状出现必有相应的对策来解决。“保守”就是一种相应的对策,它只起减速和稳定的作用。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肯定的,但都是在矛盾双方(创新与保守)共同作用下进行。如果只谈创新不谈保守就会激进,只谈保守不谈创新就会滞后。



《孤馆烟雨》 绢本 7.5×29cm 2010年


艺术追求是很个人的事情。一旦全心投入必定是寂寞的,而且这里的寂寞更多是内心里的寂寞。所以既然选择这条路,就得做好忍受寂寞的准备。耐得住小寂寞容易,耐得住大寂寞很难,有成就后还甘于寂寞那才是真的厉害。


技法只是一部分而已,“画外功夫”确实更重要。前人说的“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既是要求在生活和学习中积累阅历和见识。学习的方式有多种多样,我是一个兴趣广泛的人,喜欢在玩的过程中去学习去悟。其实兴趣广泛不会分散精力的,只要目的明确并能融会贯通为自己所用,反而能在不知不觉中给画面增加许多新的意象。



《晨峦烟起》 绢本水墨 17×88cm 2014年


可能是我性格较为内向的原因吧。还有就是自己社会活动能力比较弱,不擅长处理社会上的人际关系,在大学里做些研究和教学比较适合我,另外还能安静地画画,这也很重要。教学虽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我还是比较喜欢的。其一,在授课中可以同学生分享自己在艺术上的感悟并不断地熟悉自己的专业。另外,在与学生交流的同时我也可以从学生那里学到未知的新知识。其二,学校的环境相对于社会更单纯些,人事关系就没那么复杂,少了许多纷争和嘈杂。



《仙台》 纸本 220×110cm 2006年


杭州是个悠闲的江南城市,节奏舒缓,非常滋养人。杭州总是湿溽溽的,因为这里雨水多。一到下雨,特别是小雨,山湖都被笼罩在水雾中,一切都变得神秘空灵起来,能令人产生无限遐想。一个画家特别是水墨画家能在这里生活的确是很幸福。



吴强作品



吴强作品


自古至今,自然中的山水非常稳定。以“心”观照同以“眼”观察自然中的山水是不一样的。前者深刻,后者表面。在师法自然之前还有一个师法古人的环节,即师古人心。对于这点,许多人往往轻视甚至忽略对古人“心”的学习导致自心如断线的风筝,失去根基而日渐枯竭。所以只有“我心”依古人“心”而生,又与古人“心”相异,才算圆满。最后以现实生活中的“我心”观照自然中的山水既是师法自然。这些说起来简单,但做好每个环节并不是容易的事情。有许多人或知难而退,或半途而废,或朝三暮四,或毅志不坚,或用功不深,或不明理法,种种原因都可能取不得大成就,也就会因落空反过来诬蔑此路不通,这种现象比比皆是,不足为奇。



《洛神》 金笺 13.5×13cm×3 2008年


古人与今人皆是人,是人便会有共性。许多人都希望拥有个性,而我对共性的追求却甚过对个性的追求,至少在现阶段自己就是这样的想法。因为在我看来,共性就如根基,个性就如枝叶。根基不扎深,养分便跟不上,枝叶也就不可能茂盛丰厚。根基埋在土里,讲的是深度,是纵向的。枝叶露在顶端,讲的是广度,是横向的。虽然人们都喜欢看枝叶的繁茂,我却要想尽办法把根基再埋得更深些。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稳定的内在规律进行支配,人可以暂时地按自己的意识进行局部跳跃式的前进。但许多时候,跳过去的那段还是要回过头来重新来过,忽略的部分还得补回来。所以我不会去制定一份计划,强迫自己要在什么时间搞出一种所谓革命性的风格或手法的。只要依照自己的内心,努力挖掘自己的天赋,脚踏实地尽力做就行了。那些想抄近路走捷径的念头往往都是浮躁的催化剂,等浮华褪去,一切归于平静,时光也早已逝去。对于“变化”,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理解不同,走的路也就各异了。所以我不会去想以后这个结果,过程是自己的,结果是给别人看的。




作品 生活 茶席



《夏山烟起》 绢本 15.5×33.5cm 2013年







吴强(润松),1977年生于福建长汀,祖籍福建莆田。2000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本科专业,获学士学位。2005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研究生专业,获硕士学位。现为浙江大学艺术学院讲师。


主要展览:

2003年,作品《空山新雨后》入选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展,并获优秀奖(中国美术家协会,大连)

2004年,参加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入选浙江省第十一届美术作品展(中国美术家协会,杭州)

2007年,作品《云壑》入选浙江省第四届青年美术作品展,并获优秀奖(浙江省美术家协会,宁波美术馆)

2008年,形真境远——当代工笔画第二回展(唐云艺术馆,杭州)

2008年,宁静致远——当代浙江优秀艺术家邀请展(杭州,上海,广州,北京,香港,云峰画苑)

2008年,无上清凉——吴强中国画作品个展(东京画廊+BTAP,北京)

2009年,无上清凉——吴强个人中国画作品展(东京画廊,东京)

2009年,中国的新一代——当代水墨展(香港国际古玩及艺术品博览会,香港水墨会,香港)

2010年,微观与精致——第二届全国工笔重彩小幅作品艺术展(浙江美术馆,杭州)

2010年,安缦法云——吴强个人中国画作品展(安缦法云酒店,杭州)

2010年,东京画廊60周年纪念小品展(东京画廊,东京)

2011年,《心图手绘》——关于风景(北京空间画廊,北京)

2012年,管锥——吴强个人中国画作品展(东京画廊+BTAP,北京)

2013年,管锥——吴强个人中国画作品展(东京画廊,东京)

2013年,新朦胧主义第一回——东京画廊邀请展(东京画廊+BTAP,北京)

2013年,未来大明星——当代青年艺术家邀请展(北京罐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台北)

2013年,伦敦亚洲艺术周中国水墨扇面展(纽约怀古堂,伦敦)

2013年,东京画廊小品展(东京画廊,东京)

2013年,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关山月美术馆,深圳)

2014年,梦幻仙境——水墨群展(纽约苏富比s/2画廊,纽约)

2014年,吴强个人作品展(Nicholas Grindley/亚洲艺术博览会,香港)

2014年,新朦胧主义第二回——东京画廊邀请展(东京画廊+BTAP,北京)

2015年,后传统起源——当代艺术群展(尤伦斯艺术商店,北京)





澍雨画馆公众微信号: Shuyuhuaguan


本公号均为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微信QQ号:52307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