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宗贤:山色空濛雨亦奇

2016-07-29 赵成清 澍雨画馆 澍雨画馆
点击“澍雨画馆”,一键关注,欢迎订阅



黄宗贤  小巷深处  布面油彩  100×100cm  2016年



山色空濛雨亦奇

——黄宗贤风景画中的的文人意象

文 / 赵成清(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后)


在学术界,许多人熟悉或知道作为美术史论家的黄宗贤,而对于作为画家的黄宗贤可能了解得不多。其实,在繁忙的教学与治学的同时,黄宗贤总是见缝插针地拿起画笔在画布上启动他的精神之旅。对黄宗贤而言,绘画是心灵的放牧,是一种自我超越的方式,是文人意象的趣味表达。



黄宗贤  盆景  布面油彩  60×50cm  2016年


何为文人画?陈师曾如是描述到:“即画中带有文人之性质,含有文人之趣味,不在画中考究艺术上之功夫,必须于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在黄宗贤的风景油画中,恰恰呈现出一种文人画的特质。



黄宗贤  天台溪水  布面油彩  80×60cm  2016年


20世纪以降,在东西文化交融的社会背景中,林风眠、徐悲鸿、刘海粟、陈树等人为代表的中国美术家开始追寻“现代绘画之路,他们不断思索如何将西画语言转换到中国绘画思想中,使二者融为一体。于是,沿着这条轨迹,可以看到新时期黄宗贤的绘画作品。



黄宗贤  红土  布面油彩  30×40cm  2016年


黄宗贤的艺术题材首先源自于蜀地风景。“入蜀方知画意浓”,这是黄宾虹形容四川风景的诗句,抗日战争以后,一大批沿海地区美术家辗转迁徙至中国西部,其中,巴蜀地区是众多美术家西迁路途中的一处重要的场所,他们在此进行着现代艺术语言的探索,例如徐悲鸿及弟子在峨眉山的创作,李有行、张安冶在灌县、峨眉山的考察,吴作人、丁聪、叶浅予在川西、西康等地的采风。



黄宗贤  废墟  布面油彩  70×80cm  2016年


作为恢复高考以来首批美术类大学生,黄宗贤早在西南师范大学求学时期即攻读油画专业,对西南地区的风景图绘一直是其艺术视野中的主要目标。同样是表现巴蜀风情,黄宗贤并未象罗中立、何多苓、程丛林等四川画家那样迷恋于表现乡土、伤感与记忆,他的作品描绘了一种清风徐来的文人意象。



黄宗贤  他界  布面油彩  80×100cm  2016年


风景油画原是西方艺术史叙述的一个重点,在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乔尔乔纳的《大暴雨》中,画面背景中的风景一直吸引着观者的注意力。康斯太布尔的田园风光、特纳的崇高海景、柯罗的梦幻林木、直至印象派的风景写生,无不形成了独特的风景语汇。



黄宗贤  时光  布面油彩  70×80cm  2016年


黄宗贤的风景油画中,却凸显了不同于西方风景的中国文人画意象。水石、云山、林木是其描绘的重点,一方面,这些对象是对自然的真实再现,同时,又反映出黄宗贤的创作思想。作为美术史家,黄宗贤熟稔中国传统山水画论,“石令人古、水令人老”,水石是中国山水画与古典园林中基本的图像元素,黄宗贤力图通过水石塑造一种恒久的历史感;在西方透视学的基础上,他借鉴了沈括“以大观小”的透视法则,在高远宏大的视像中俯瞰“远山无石,隐隐如眉,远水无波,高与云齐”的云山。林木是黄宗贤风景画面中另一主要内容,也是他烘托云山的手段,他以几何色块构造山的结构与体积,以迅疾爽快的笔触描绘草木的轮廓,在交错的树干中,树叶像乐符般的色点点缀其间,形成斑驳的光影。



黄宗贤  岁月之二  布面油彩  80×100cm  2016年


注重印象、强调感觉、表达情感,是黄宗贤在绘画创作中的首要准则,他在写生过程中,力求忠实于自然原貌,但他要表现的绝非自然主义绘画,而是中国自古即有的自然环境观。王国维曾言“一切景语,皆是情语”,风景画创作与审美尤其看重对“情”的表达,在比较东西方绘画时,林风眠指出:“西方之风景画表现的方法,实不及东方完备。第一种原因,就是风景适合抒情表现,而中国艺术之所长,适合抒情;第二中国风景画形式上之构成较西方风景画更为完备”。在黄宗贤的风景油画中,抒情性是一个主要特征,他的作品也是对古代绘画中“诗画一律”宗旨的新阐释,古希腊诗人西蒙尼德斯说道:“诗是无声的画,画是无声的诗”,在《月映万川》一作中,皎洁的月光照耀着宇宙山川,既让人想起朱熹的“理一分殊”理论,又让人对静穆的自然产生尊重与感动,黄宗贤在《有梦的远方》一诗中写道“雪山之巅的远方,蓝天与月亮,映照的异乡,山间轻扬的经幡,激荡起梦的翅膀,在蔚蓝的天空翱翔。”画家的感性思维与浪漫情怀,可见一斑。



黄宗贤  涂鸦  布面油彩  50×60cm  2016年


在中国现代油画创作领域,许多画家一味标榜新奇,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为诉求,却缺乏了一种从容与淡雅的韵味。难能可贵的是,从林风眠、苏天赐等大家到黄宗贤等学者型艺术家,在几代人的油画中,都承传了中国古人宁静淡泊的文人品格。在《缤纷季节》、《远方》、《小路》等作品中,黄宗贤用色彩与柯罗、塞尚、透纳、希施金、列维坦等画家对话,他以写生的状态表现出原始与和谐的氛围:静谧的自然、单纯的色调、晴朗的阳光,这是画家的审美趣味,不依赖于历史、神话、宗教、文学的主题叙事,超越崇高与优美的美学限定,让平凡的风景回到“如画”的观念与“纯粹”的现实中。通过色彩透视、色彩的渐变与对比,黄宗贤描绘了烟岚云雾、氤氲润泽的风景气象。这种写意般的笔触与抒情化的色彩,将中国画的意境与空灵表现到了油画创作之中。



黄宗贤  缤纷季节  布面油彩  60×80cm  2016年


若画家胸中没有超以象外的林泉丘壑,何以图写诗化的山川?黄宗贤的风景画题材大致可以分为两种:近写草木屋舍,远画山川云雾。二者一为近景,一为远景,却有共同之处,都表现了荒凉、孤独、恬静的自然风光,如《老屋》一作,寂寥的村庄中,几栋白墙黛瓦的房舍映衬着青色街角,画面中的藤枝延伸着存在与时间。在另一幅近景画作《荒野》中,一条荒芜的河流两畔杂草横生,前景中开阔的空间和大片的暖色调与远景的黛色天空形成对照。这些作品是画家对西部风景的客观写生,却表达了对工业文明下乡村景观的隐喻。与近景绘画不同,黄宗贤在色彩斑斓的远景绘画中抒发了他对历史与宇宙的感悟,云蒸霞蔚、峭壁巉岩,如《东坡诗意》组画;时空交错、大象无形,如《第三极》。



黄宗贤  老屋  布面油彩  60×80cm  2016年


为了寻找写生之地,黄宗贤经常奔波数百里,只为了他的艺术理想。在崇尚消费与技术的现代都市,他愈发感受到强烈的存在意识在反抗,他曾以桔皋提水中“反技术”的老人自喻,他指出,他并不反对现代有益的技术,但主张人类不应为外物所役。因此,他在自我放牧中寻找精神家园,作品《岁月》通过厚重斑驳的墙的形态描绘了中国人的自我防御心理,这既是他对工业社会中情境遭遇的反思与想象,也是他以视觉图像表达的人文关怀与社会担当。



黄宗贤  岁月  布面油彩  80×80cm  2015年


20世纪30年代,傅雷曾以《薰琹的梦》一文对庞薰琹的艺术进行评价:“薰琹的梦,是艺术的梦,精神的梦……在超现实的梦中,应当有现实的憧憬,就有时代的反映。我们一般自命为清醒的人,其实是为现实所迷惑了,为物质蒙蔽了,倒不如站在现实以外的梦中人,更能识得现实。”



黄宗贤  羊马河畔  布面油彩  60×80cm  2015年


在中国油画创作的道路上,黄宗贤始终在探索,他的作品,不断追寻着时空的存在,恰是一个形与色交织的梦。他以赤子之心描绘梦境,并臻于自由。

黄宗贤的风景油画,意象万千,归于平淡。画家本人,不激不厉,风归自远。




黄宗贤  野旷  布面油彩  80×100cm  2015年


黄宗贤  寒冬  布面油彩  60×80cm  2014年


黄宗贤  余晖  布面油彩  100×100cm  2014年


黄宗贤  惊蛰  布面油彩  100×80cm  2013年


黄宗贤  停泊  布面油彩  80×120cm  2011年


黄宗贤  荒野  布面油彩  60×80cm  2011年


黄宗贤  东坡诗意  布面油彩  120×140cm  2011年


黄宗贤  云飞扬  布面油彩  60×80cm  2011年







黄宗贤,美术学博士,文艺学博士后,美术史轮家,当代油画家。现任四川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教授,美术学、艺术学理论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美术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委员,四川省学术与技术带头人,享受国务院津贴专家。代表性论著有《大忧患时代的抉择——抗战时期大后方美术研究 》《中国抗战美术图史》《中国美术史纲要 》《海外藏中国历代名画(5、6卷)》《从原理到形态——普通艺术学》《中西雕塑艺术比较研究》《艺术批评概论》《西部与中国现代美术》《中西雕塑家的社会角色》《在救亡的旗子下》《关于西部美术的思考》《抗战时期美术民族化问题的论争 》《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的特征》等。





(当代油画专题)

点击下方图片,浏览详情











澍雨画馆公众微信号: Shuyuhuaguan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本公号均为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微信QQ号:523070506

黄宗贤:山色空濛雨亦奇

黄宗贤:山色空濛雨亦奇

2016-07-29 赵成清 澍雨画馆 澍雨画馆
点击“澍雨画馆”,一键关注,欢迎订阅



黄宗贤  小巷深处  布面油彩  100×100cm  2016年



山色空濛雨亦奇

——黄宗贤风景画中的的文人意象

文 / 赵成清(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后)


在学术界,许多人熟悉或知道作为美术史论家的黄宗贤,而对于作为画家的黄宗贤可能了解得不多。其实,在繁忙的教学与治学的同时,黄宗贤总是见缝插针地拿起画笔在画布上启动他的精神之旅。对黄宗贤而言,绘画是心灵的放牧,是一种自我超越的方式,是文人意象的趣味表达。



黄宗贤  盆景  布面油彩  60×50cm  2016年


何为文人画?陈师曾如是描述到:“即画中带有文人之性质,含有文人之趣味,不在画中考究艺术上之功夫,必须于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在黄宗贤的风景油画中,恰恰呈现出一种文人画的特质。



黄宗贤  天台溪水  布面油彩  80×60cm  2016年


20世纪以降,在东西文化交融的社会背景中,林风眠、徐悲鸿、刘海粟、陈树等人为代表的中国美术家开始追寻“现代绘画之路,他们不断思索如何将西画语言转换到中国绘画思想中,使二者融为一体。于是,沿着这条轨迹,可以看到新时期黄宗贤的绘画作品。



黄宗贤  红土  布面油彩  30×40cm  2016年


黄宗贤的艺术题材首先源自于蜀地风景。“入蜀方知画意浓”,这是黄宾虹形容四川风景的诗句,抗日战争以后,一大批沿海地区美术家辗转迁徙至中国西部,其中,巴蜀地区是众多美术家西迁路途中的一处重要的场所,他们在此进行着现代艺术语言的探索,例如徐悲鸿及弟子在峨眉山的创作,李有行、张安冶在灌县、峨眉山的考察,吴作人、丁聪、叶浅予在川西、西康等地的采风。



黄宗贤  废墟  布面油彩  70×80cm  2016年


作为恢复高考以来首批美术类大学生,黄宗贤早在西南师范大学求学时期即攻读油画专业,对西南地区的风景图绘一直是其艺术视野中的主要目标。同样是表现巴蜀风情,黄宗贤并未象罗中立、何多苓、程丛林等四川画家那样迷恋于表现乡土、伤感与记忆,他的作品描绘了一种清风徐来的文人意象。



黄宗贤  他界  布面油彩  80×100cm  2016年


风景油画原是西方艺术史叙述的一个重点,在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乔尔乔纳的《大暴雨》中,画面背景中的风景一直吸引着观者的注意力。康斯太布尔的田园风光、特纳的崇高海景、柯罗的梦幻林木、直至印象派的风景写生,无不形成了独特的风景语汇。



黄宗贤  时光  布面油彩  70×80cm  2016年


黄宗贤的风景油画中,却凸显了不同于西方风景的中国文人画意象。水石、云山、林木是其描绘的重点,一方面,这些对象是对自然的真实再现,同时,又反映出黄宗贤的创作思想。作为美术史家,黄宗贤熟稔中国传统山水画论,“石令人古、水令人老”,水石是中国山水画与古典园林中基本的图像元素,黄宗贤力图通过水石塑造一种恒久的历史感;在西方透视学的基础上,他借鉴了沈括“以大观小”的透视法则,在高远宏大的视像中俯瞰“远山无石,隐隐如眉,远水无波,高与云齐”的云山。林木是黄宗贤风景画面中另一主要内容,也是他烘托云山的手段,他以几何色块构造山的结构与体积,以迅疾爽快的笔触描绘草木的轮廓,在交错的树干中,树叶像乐符般的色点点缀其间,形成斑驳的光影。



黄宗贤  岁月之二  布面油彩  80×100cm  2016年


注重印象、强调感觉、表达情感,是黄宗贤在绘画创作中的首要准则,他在写生过程中,力求忠实于自然原貌,但他要表现的绝非自然主义绘画,而是中国自古即有的自然环境观。王国维曾言“一切景语,皆是情语”,风景画创作与审美尤其看重对“情”的表达,在比较东西方绘画时,林风眠指出:“西方之风景画表现的方法,实不及东方完备。第一种原因,就是风景适合抒情表现,而中国艺术之所长,适合抒情;第二中国风景画形式上之构成较西方风景画更为完备”。在黄宗贤的风景油画中,抒情性是一个主要特征,他的作品也是对古代绘画中“诗画一律”宗旨的新阐释,古希腊诗人西蒙尼德斯说道:“诗是无声的画,画是无声的诗”,在《月映万川》一作中,皎洁的月光照耀着宇宙山川,既让人想起朱熹的“理一分殊”理论,又让人对静穆的自然产生尊重与感动,黄宗贤在《有梦的远方》一诗中写道“雪山之巅的远方,蓝天与月亮,映照的异乡,山间轻扬的经幡,激荡起梦的翅膀,在蔚蓝的天空翱翔。”画家的感性思维与浪漫情怀,可见一斑。



黄宗贤  涂鸦  布面油彩  50×60cm  2016年


在中国现代油画创作领域,许多画家一味标榜新奇,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为诉求,却缺乏了一种从容与淡雅的韵味。难能可贵的是,从林风眠、苏天赐等大家到黄宗贤等学者型艺术家,在几代人的油画中,都承传了中国古人宁静淡泊的文人品格。在《缤纷季节》、《远方》、《小路》等作品中,黄宗贤用色彩与柯罗、塞尚、透纳、希施金、列维坦等画家对话,他以写生的状态表现出原始与和谐的氛围:静谧的自然、单纯的色调、晴朗的阳光,这是画家的审美趣味,不依赖于历史、神话、宗教、文学的主题叙事,超越崇高与优美的美学限定,让平凡的风景回到“如画”的观念与“纯粹”的现实中。通过色彩透视、色彩的渐变与对比,黄宗贤描绘了烟岚云雾、氤氲润泽的风景气象。这种写意般的笔触与抒情化的色彩,将中国画的意境与空灵表现到了油画创作之中。



黄宗贤  缤纷季节  布面油彩  60×80cm  2016年


若画家胸中没有超以象外的林泉丘壑,何以图写诗化的山川?黄宗贤的风景画题材大致可以分为两种:近写草木屋舍,远画山川云雾。二者一为近景,一为远景,却有共同之处,都表现了荒凉、孤独、恬静的自然风光,如《老屋》一作,寂寥的村庄中,几栋白墙黛瓦的房舍映衬着青色街角,画面中的藤枝延伸着存在与时间。在另一幅近景画作《荒野》中,一条荒芜的河流两畔杂草横生,前景中开阔的空间和大片的暖色调与远景的黛色天空形成对照。这些作品是画家对西部风景的客观写生,却表达了对工业文明下乡村景观的隐喻。与近景绘画不同,黄宗贤在色彩斑斓的远景绘画中抒发了他对历史与宇宙的感悟,云蒸霞蔚、峭壁巉岩,如《东坡诗意》组画;时空交错、大象无形,如《第三极》。



黄宗贤  老屋  布面油彩  60×80cm  2016年


为了寻找写生之地,黄宗贤经常奔波数百里,只为了他的艺术理想。在崇尚消费与技术的现代都市,他愈发感受到强烈的存在意识在反抗,他曾以桔皋提水中“反技术”的老人自喻,他指出,他并不反对现代有益的技术,但主张人类不应为外物所役。因此,他在自我放牧中寻找精神家园,作品《岁月》通过厚重斑驳的墙的形态描绘了中国人的自我防御心理,这既是他对工业社会中情境遭遇的反思与想象,也是他以视觉图像表达的人文关怀与社会担当。



黄宗贤  岁月  布面油彩  80×80cm  2015年


20世纪30年代,傅雷曾以《薰琹的梦》一文对庞薰琹的艺术进行评价:“薰琹的梦,是艺术的梦,精神的梦……在超现实的梦中,应当有现实的憧憬,就有时代的反映。我们一般自命为清醒的人,其实是为现实所迷惑了,为物质蒙蔽了,倒不如站在现实以外的梦中人,更能识得现实。”



黄宗贤  羊马河畔  布面油彩  60×80cm  2015年


在中国油画创作的道路上,黄宗贤始终在探索,他的作品,不断追寻着时空的存在,恰是一个形与色交织的梦。他以赤子之心描绘梦境,并臻于自由。

黄宗贤的风景油画,意象万千,归于平淡。画家本人,不激不厉,风归自远。




黄宗贤  野旷  布面油彩  80×100cm  2015年


黄宗贤  寒冬  布面油彩  60×80cm  2014年


黄宗贤  余晖  布面油彩  100×100cm  2014年


黄宗贤  惊蛰  布面油彩  100×80cm  2013年


黄宗贤  停泊  布面油彩  80×120cm  2011年


黄宗贤  荒野  布面油彩  60×80cm  2011年


黄宗贤  东坡诗意  布面油彩  120×140cm  2011年


黄宗贤  云飞扬  布面油彩  60×80cm  2011年







黄宗贤,美术学博士,文艺学博士后,美术史轮家,当代油画家。现任四川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教授,美术学、艺术学理论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美术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委员,四川省学术与技术带头人,享受国务院津贴专家。代表性论著有《大忧患时代的抉择——抗战时期大后方美术研究 》《中国抗战美术图史》《中国美术史纲要 》《海外藏中国历代名画(5、6卷)》《从原理到形态——普通艺术学》《中西雕塑艺术比较研究》《艺术批评概论》《西部与中国现代美术》《中西雕塑家的社会角色》《在救亡的旗子下》《关于西部美术的思考》《抗战时期美术民族化问题的论争 》《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的特征》等。





(当代油画专题)

点击下方图片,浏览详情











澍雨画馆公众微信号: Shuyuhuaguan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本公号均为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微信QQ号:52307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