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读了太多阉割版,世界10大名著完整版,你敢看吗?

解放军鹰派将领戴旭和乔良,近日分别发表了两篇比较奇怪的文章……

谁说微信ID不能改??我来教你怎么操作!

8死1伤,城 管碰上硬茬子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穿越风雪的音乐盒

2015-12-29 韩天腾 澍雨画馆 澍雨画馆
点击“澍雨画馆”,一键关注,欢迎订阅





色彩“情感”的象征与情节的互文性

——以连环画《穿越风雪的音乐盒》为例

文 / 韩天腾


《穿越风雪的音乐盒》是当代青年的励志故事,笔者以“诗言志、画言情”的连环画形式来实现绘画“成教化,助人伦”的功能。在笔者看来,“画言情”中的“情”是复杂的人类集体心理现象的情感反映,它涉及一切艺术活动。连环画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是人类情感生活的物化表现。连环画理论研究的倡导者姜维朴先生将它归纳为:“叙事、状物、明理、抒情。”其中,抒情即是情感的熏陶,在此,笔者围绕彩色连环画《穿越风雪的音乐盒》中的支教、邮寄音乐盒等情节来分析色彩对于设计连环画故事主题的表现作用。


一、情感化的色彩象征


色彩的情感是主观化的色彩语言,具有复杂的社会属性和艺术属性,社会属性象征了不同时代、社会、地域及宗教的色彩观念。艺术属性使连环画能够通过色彩传递出思想感情,是一种视觉化的叙事艺术。


1. 冷色系先行的叙事铺垫。《穿越风雪的音乐盒》的第1幅描绘了主人公以支教老师的身份去藏区八宿,此事画面采用了象征着平凡、低调、平静等情感的冷灰色,以为“外枯而中膏,似澹而实美”的励志故事作铺垫。第2幅以冷青色基调表现孩童们夹道迎接的热情场景,冷青色的背景衬托出了孩子们冻红的脸和天边微弱的夕阳余辉,暗喻藏族孩童的善良品格。第4、5幅则重点介绍了主角——藏族小孩也措在漫长的上学路途中跋涉的艰辛及其贫穷的家境状况,其中第4幅为也措在大雪天无法回家而夜宿老师宿舍的情节做了铺垫,从而引出了音乐盒这一串联起整个故事的重要事物。第5幅虽写也措贫穷的家境,实则为之后他置贫穷而不顾,把“牵着马送北京游客进山”获得的家庭生活费拿来买音乐盒送老师的情节做铺垫,进而营造出他“人穷志高”的品格。此外,笔者以横亘的大雪山和雪地的小脚印隐喻上学路途的艰辛,如同和尚挑水暗喻《深山藏古寺》一样“含不尽之意于画外”。在有关也措的家境描述方面,笔者以广袤苍凉的冷色调暗示出他家庭的贫寒。在此,环境没有成为压制他的消极因素。相反,热爱生活的积极态度化为一缕阳光照在他家里唯一的劳力——画面一角的马上。在老师被随故事发展中出现的音乐盒和情感高潮“融化”的前夕,连环画分幅中的蓝色是情感值陷入低潮的写照。同样的手法也见于戴望舒先生《雨巷》一诗——冷紫色是油纸伞、雨巷、姑娘等朦胧意象里的艺术属性,这些都关联着“冷漠,凄清,又惆怅”的意境。当然,色彩也具备无关情感象征的客观属性,如青冷色既象征着冰天雪地的高原气候也是推动故事情节进展的要素(第13幅)。


2. 暖色调滞后的情感升华。音乐盒是老师情感与精神的粮食,碧波荡漾的水面象征着恋爱的“诗情画意”(第9幅),超负荷运载的音乐盒以发条坏了这一处理方式见证了支教生活的寂寞。同时,在也措看来,音乐盒可以给“因风雪阻碍归途而滞留学校的”老师一份精神慰藉。新的画面氛围还体现在老师收到音乐盒时,画面以局部特写的镜头表现了笼罩在光芒里的“信纸、枯草地和颤抖的双手”(第18幅),情感化的图像“模糊”了主人公的视线,被模糊化处理的还有“还原音乐盒真相”的信纸。苏珊·朗格在《艺术问题》一书中说过:“艺术品本质上就是一种表现情感的形式,它们所以表现的正是人类情感的本质。”大爱无言的感动促使主人公做出延长支教期限的决定,呼应第17幅的暖色调背景——白云蓝天下,五彩经幡在迎风飘扬,暗喻宗教的信仰为藏族孩童带来精神的洗礼,这同时也给老师带来积极的道德感召,成为老师做出延长其支教期限的外在诱因(第19幅)。诗人姜夔说:“一篇全在句尾,如截奔马。”这正是以暖色作为结尾处基本色调的用意所在。色彩是情感的基石,但表现情感的语汇远不止色彩,还有造型、构图、线条等,它们共同赋予图像组合以“深度与灵魂”,赋予技法以“形象和生命”。特定的“形象和生命”总是赋予特定时代以特殊的意义。如贺友直先生的连环画《白光》便运用传统的笔墨写意,这使得作品能够予观众深刻的情感共鸣。


二、情感象征的基调与结构


色彩凸显故事的功能是不言而喻的,色彩基调是一部彩色连环画作品中总的色彩倾向。连环画的色彩倾向大致由色彩色调、色彩情绪、色彩形式、色彩风格组成。色彩倾向应该与要表达的主题有机地联系起来。


1. 色彩因子的主观情感。张骏先生说过:“连环画是用画面来讲故事的绘画。”色彩因子是各种绘画形式中较突出的视觉元素,能够有效凸显情节主题和观众的情感倾向。如李斌先生的《枫》,从第2幅到第11幅作品均采用火红耀眼的红色暗示红卫兵的政治热情与特定时代氛围,开创“文革”后运用色彩表现情感的先河。电影《红高粱》以火红的天空、土地、高粱及鲜血等色彩有力地表现了黄土高原人群的原始生命力。在《穿越风雪的音乐盒》中,笔者以冷色调的开篇和暖色调的结尾凸显出个体情感由消极到积极的变化,是情感音符的艺术化谱写。


2. 冷暖交替的情感节奏。情感色彩与故事情节间的关系某种意义上便是形式与情感动态的互动。何多苓先生的《雪雁》以冷暖交替的情感节奏描绘了菲利普·雷亚德尔独居沼泽(甘于寂寞)、给雪雁疗伤(心地善良)和驾船救人(置个人生命而不顾)的感人故事。由此,画外的观众发现这个画家其实并不“丑”。冷暖是相对的,如李晓林先生的《马赛曲和葡萄酒》,以统一于金黄色调里的冷暖色彩表现了《马赛曲》所具有的“炽烈的爱国热情与优美的旋律”。谢舒弋先生的《马路天使》以感性的紫色、粉红色、红色等色彩凸显出个人因债务而“俯首听命于可怕命运摆布”的社会现实。在此,色彩既是情感表现的手法,也是情感本身的延伸。正如马尔丹所说:“色彩并不一定要真实,必须根据不同色调的价值和心理与戏剧含义去运用色彩。”


三、结论


在当今信息化时代,影视传媒已经成为图像生产的主导力量。在此情况下,连环画与文学作品,以及戏曲门类的京剧和各种地方戏、曲艺门类的相声,乃至美术领域的年画、宣传画等的创作均相对不为大众所关注。但笔者认为,此类现象是暂时的,如同意大利文艺复兴所具有的复古情节一样,那些名家大师的连环画作品所反映出来的精神情感必然是横贯古今的。





韩天腾,1971年8月出生,福建省长汀县人,副教授,1993年毕业于厦门大学美术系,获学士学位。现就职于福建农林大学艺术学院。




澍雨画馆公众微信号: Shuyuhuaguan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本公号均为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微信QQ号:523070506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