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读了太多阉割版,世界10大名著完整版,你敢看吗?

解放军鹰派将领戴旭和乔良,近日分别发表了两篇比较奇怪的文章……

谁说微信ID不能改??我来教你怎么操作!

8死1伤,城 管碰上硬茬子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陈超历:水墨散记——欧洲写生集

2016-01-27 澍雨画馆 澍雨画馆
点击“澍雨画馆”,一键关注,欢迎订阅


卢浮宫内  纸本  35×50cm  2015年


德累斯顿雨后  纸本  35×50cm  2015年



德累斯顿

德累斯顿,萨克森州的首府,很靠近捷克,是德国东南一个安静的城市。深秋走在德累斯顿的易北河边,有种休息天的感觉。如同在杭州的正月初一,西湖边的游人少去了许多许多。

易北河穿城而过,分成南北两个区域,原来的老城在南,新一点的老城在北边。而完全新的城市则在一个类似绕城公路的外面,和国内的城市比起来这也是很小的。河边观景最佳的地方,叫布吕尔平台,那儿梧桐很高,掉了的黄叶子铺满在草地上,来年又会化为土地的肥料。向北面的对岸望去,可以看见两座建筑,半新不旧,在夕阳下闪着迷人的黄色。一直搞不清那是什么建筑,走过去也只看见德国的国旗,大约是政府,或者是博物馆吧。在平台上有一个艺术学院和两个博物馆,不巧的是,都没有对外开放,所以没有看到里面是一个什么情况。单单看建筑的外观,是很雄伟的,只是这种雄伟是黑白相间,新旧交替的。在清冷的雨后,可以格外感受到这个“欧洲露台”的沧桑感。在淡淡水天的映衬下,显得轮廓愈加浓重。



柏林小景  纸本  50×35cm  2015年


在德国可以看见很多这样的黑白相间的建筑,它们都是二战以后修复的,而德累斯顿就是一个被修复的城市。在市中心的广场上有一个圣母大教堂,正面的柱子多数是黑色的,而侧面和后面的砖块则多数是大理石本来的颜色。这是因为在二战时,这座城市被轰炸的几乎成为废墟。德国人努力找回那些废墟里能够利用的石块,再花上很长时间来分析它们属于哪一个地方,对着原本的图纸和资料,再重新修复它。能够找到的就尽量拥原来的石头,找不到的才用现在的新材料,这样房子看起来就有黑白两种颜色了。历史和沧桑就刻在这个民族的记忆里,它们不抹去,而是把它们凝固起来。比起我们说拆就拆掉的老建筑来说,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我们自己的历史和记忆就从这一点一滴中抹去。

茨温格宫是德累斯顿艺术收藏的圣地,分作几个博物馆,东南面是精良的瓷器馆,收藏了很多中国和日本的瓷器。我虽不太懂瓷器,但中国景德镇出口的带有西洋味道的瓷器,还是迷惑了我的眼睛。北面是我最感兴趣的国家画廊,里面有拉斐尔,维米尔,戈雅,丢勒,鲁本斯和伦布朗等一流大师的作品,还有一个我很喜欢的意大利女画家卡利拉·罗莎巴的色粉笔画。拉斐尔的《西斯廷圣母》就是画廊里面最重要的收藏。朱自清在他的游记《德瑞司登》里说,这张意大利名画,是奥古斯都德大臣布吕尔在1745年从威尼斯购买的。画中的圣母,端庄和蔼,清秀优雅;趴在画面最下角的天使活泼鲜亮,有可爱的眼神。使我这个不信教的外国游客,也格外生出一丝崇高来。



圣母大教堂  纸本  50×30cm  2015年


茨温格宫的北面隔一条街,是一个剧院,据说巴赫和瓦格纳都在哪里演出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远处看去和易北河连成一片,在雨天确是浓妆的风景。



布拉格

这是一个中等偏小的城市,能够体味古老欧洲风味的老城,靠步行就可以解决了。这是一个有颜色的城市,走在石块铺就的小路上,仿佛真的回到了中世纪。而且走在路上还真能看到,赶着马车,穿着旧时服装的捷克人,闪烁着童话和木偶的光彩,仿佛从幕布后面走出来欢迎你,这就是布拉格。



布拉格街头  纸本  50×30cm  2015年


布拉格的天空也是五彩的,每日的夕阳总是那么多姿,建筑在伏尔塔瓦河里的倒影都衬映的那么斑斓。河水是很清亮的,秋天有很多天鹅和鹭鸶在水面上休息,星星点点。秋天的时候布拉格的树是各种黄色的,而且层次丰富得很,如毕沙罗画中的风景。树和睡映衬着深得发黑得老教堂。在教堂远处有多姿塔顶,彩色的石墙,还有城堡上的蓝天白云。

从老城广场一路朝河边走去,就会经过一个很古老的塔,经过塔下的门洞,就站到了查理大桥上了。桥是石头砌成的,桥上有许多铜像矗立在桥的栏杆边,这些铜像是关于宗教的圣像。铜像的底座和脚趾都被好奇游客们摸亮了。在桥北面的栏杆,靠近布拉格城堡一侧,有个圣约翰铜像,底下的铜像被摸得特别亮,还有好多人在排队摸,我不清楚原因,也去凑了个热闹。桥有七八百年的历史,桥的名字就是早先波西米亚国王的名字。



泰恩教堂  纸本  50×30cm  2015年


在伏尓塔瓦河上有很多桥,但是没有一座桥像查理大桥这么有艺术气息。桥面上有许多商贩,都从事着和艺术有关的事情。卖水彩风景画的、给游客画肖像的、弹吉他、拉提琴的、用八音盒演奏歌曲的还有许多的是卖水晶的。有时候还看得到提线木偶表演,和艺术家在给游客做泥塑头像。黄昏的时候,阳光洒在桥上也洒在河里,彩云之下,黄色墙面和红色屋顶之上闪着耀眼的金色。这时想起了斯美塔那的乐章,从潺潺流水慢慢变成波澜壮阔。也许就是这座桥,在通往城堡的必经之路上,卡夫卡发现了这座彩色的城市实际上是灰色的,他是这座《城堡》的“甲壳虫”,无助地翻着身子,抖动着它细细的毛茸茸的腿,叙述着一个无助且孤独的心灵。现在城堡黄金巷的不远处就有一个卡夫卡博物馆,但是我错过了。



法兰克福小景  纸本  35×50cm  2015年


美茵河的铁桥  纸本  30×50cm  2015年


卢浮宫前广场  纸本  35×50cm  2015年







陈超历,1977年生于浙江宁波,1993—1997年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附中。1997—2001年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人物专业,获学士学位。2001—2004年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获硕士学位。2004年起任教于中国美术学院。





点击下方图片,浏览详情










澍雨画馆公众微信号: Shuyuhuaguan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本公号均为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微信QQ号:523070506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