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地理》:埃因霍芬——设计DNA

2016-12-26 私家地理 私家地理

埃因霍芬的大部分城市硬件设施几乎都与飞利浦公司有着密不可分的渊源,而城市血脉中流淌着的,则是无穷无尽的创新与开拓基因。


文、图/陆洋




“这些年来,我们无数次造访埃因霍芬,亲眼目睹了城市的日新月异,友好包容的本地人和年轻而富有创造力的城市精神让我们决定把家安在这里。”


我在Ailen和Giovanni家宽敞的开放式厨房里与他们共进早餐,空气中弥散着新鲜烤面包和浓缩咖啡的香味。


这对意大利夫妇来自米兰,目前定居在埃因霍芬的’T College街,夫妇俩在自家房子的一楼开了间小小的意大利烹饪教室,教大家烹制各类传统意大利美食。


他们的邻居Mario是个身材高大的荷兰理发师。埃因霍芬的城市规模不大,理发店却是超出城市比例地多,往往走一个街角就能看见一家。但Mario的店Brabant Barbier却是我见过的最酷的理发店——洗头台上安装的电灯是用废酒瓶拼装而成的,镜子上装饰着狩猎标本,天台上甚至还有个微型泳池。


Mario早年是个海员,跟着船环游了世界,“1970、80年代时,我在中国的街头漫步,因为满头金发,太帅气有型,常被误认为电影明星。”说起这些他还颇为得意。


’T College街所在的区域看似貌不惊人,实则藏龙卧虎——大量城内的设计师、餐饮业者及创意人士都居住在此,邻里间的交流串门也常常促成了许多“跨界”的新鲜点子。


从远处看,埃因霍芬的中央火车站造型就像一台老式的收音机,“收音机”前伫立着的,是飞利浦公司创始人Anton Philips的雕像。


“Federik Philips一定很为他的两个儿子骄傲——大儿子Gerard堪称研发天才,上世纪消费电子领域的众多前卫发明都要拜他所赐,小儿子Anton则是营销天才,在他的努力下,飞利浦的产品行销全球,兄弟俩人在埃因霍芬缔造了一个商业、设计与科技完美相融的传奇。”


飞利浦博物馆的馆长Sergio Derks边说边带我穿过博物馆内摆放着飞利浦公司发明制造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产品长廊。这座位于市中心的博物馆,由成立于1891年的飞利浦灯泡厂的厂房建筑改建而来,现代感十足的玻璃面墙,让人感觉工厂的原始建筑就好像被放在了一个巨大的玻璃罩内一样。


如果没有飞利浦,埃因霍芬可能至今还是几个小村庄的集合体。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家公司成功地对整座城市进行了一次改造——大量的就业机会带来的人口激增,现代城市工业的发展,基础设施的建设,令埃因霍芬在整整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蜕变为一座现代化的工业城市。即便在2001年,飞利浦总部搬离埃因霍芬迁往阿姆斯特丹,大量遗留的厂房、员工公寓和一系列基础设施为城市带来了巨量的工业遗迹和无限改造的空间与潜力。在2001年至今的十几年间,这座城市又成功地完成了从工业制造业向智慧科技、创新设计城市的转型。



Piet Hein Eek的工作室就像个充满实验精神的游乐场,工业感十足的办公室内,随处可见各种奇形怪状的装置和灯具。这个以他名字命名的区域原址是飞利浦无线电和电视机零配件工厂,如今则是这位早在1990年代便以其标志性的废木手工家具系列作品驰名世界的设计大腕的工作室、精品商店、餐厅、工厂车间的所在。


Piet身型瘦高,衣着随意,总是带着某种睡眼惺忪的淡然表情,唯有谈及他最新的酒店计划时,才流露出少有的兴奋之色。继成功地将老工厂变废为宝改做他的“基地”之后,他又拿下了现今工作室后面的另一片厂区,试图将其改造成一座风格独具的设计酒店。


离Piet Hein Eek不远的,是埃因霍芬最具活力的设计区——Strijp-S,这里也是每年最重要的设计盛事——荷兰设计周(DDW)的主会场。


为了不依赖供应商,创造更多的厂房空间,Anton Philips于1916年来到了现在Strijp-S所在的区域建立了第一家生产玻璃、纸箱等原料的工厂,还创立了飞利浦物理实验室NatLab,也就是现在埃因霍芬高科技园区的雏形。



自1928年起,飞利浦将Strijp S逐渐打造成了一个工业综合体,整体建筑中除了各类厂房之外,还包括提供工厂运作能源的机房、锅炉房。即便是在二战期间,仍有大批新厂房在此拔地而起。在这个区域内,飞利浦自给自足,从原材料至成品甚至产品包装,都是一条龙生产。NatLab则成了上个世纪无数创新发明的孵化基地,诞生了包括无线电、电视、剃须刀、镭射光碟、DVD、 X光等在内的无数项伟大发明。连爱因斯坦也曾造访过这座实验室。


整个Strijp S占地27公顷,在1970年代飞利浦的鼎盛时期,区域内每天超过1万人在此工作。当时整个区域被高高的围墙包围,只有厂内的员工凭借员工卡才能入内,外人无法向内踏足一步,所以也有“禁城”之称。2004年,飞利浦将Strijp S卖给了Park Stijp Beheer。到2006年,对整个区域的重建改造提上了议事日程。


如今的Strijp S依然保持着其独有的个性和工业遗迹风貌,其一贯秉承的自给自足和创新精神也沿袭至今。


在厂房基础上改建的276间loft公寓因为空间宽敞独特,性价比极高,往往一房难求,设计师、艺术家、时髦的创意人都喜欢居住于此。




宽广的厂房间隙内,散布着小型的有机农场、藏匿于旧房车空间内的密室逃脱、以废弃集装箱改建而成的小型办公室和单体小公寓。


曾经的锅炉房现在成了多家小咖啡馆、面包店、餐厅、展览空间和工作室的聚集地。与其相邻的锅炉房广场则是室外音乐会、美食市集等活动的举办地。


引擎房现在则变身成了一家名为“皇家电台”的餐厅。餐厅内保留了厂房原有的引擎、水泵及老旧机器,黑白相间的地砖、开放式厨房、悬在室内的秋千,构成了充满工业怀旧气息的奇妙氛围。餐厅的一侧还有一间开放式烹饪教室,成排的料理操作台与一旁的机器引擎形成了绝妙的对比。


飞利浦工厂曾经的老仓库现在约3000平方米的部分区域已成为了时尚的美食市集,在这里可以买到新鲜的手工面包、各类食材,还能品尝到手工酿制的啤酒和巧克力。


位于区域中央的标志性钟塔建筑内,有一座蓝领旅馆,整个建筑和室内设计充满着粗糙的工业感,蓝色调的酒吧里常常潮人汇集、人满为患。据说很多电视节目都曾在此取景拍摄。



没有哪个设计人士不钟爱这个区域,Jeffrey Daniels便是其中之一。


Jeffrey是埃因霍芬的新锐服装设计师,每年的荷兰设计周上都能见到他的创意新作。他喜欢在别人想都不敢想的特殊面料上做文章,将他的奇思妙想和奇特面料完美结合成秀场上令人惊艳的作品。


在飞利浦工厂原址上改建而来的,还有位于市中心的设计酒店Inntel Hotels Art Eindhoven,这幢工厂建筑建于1909年,飞利浦公司的第一个灯泡就是在这里诞生的。酒店分为新旧两部分,称为“Light”的那部分由原先的灯泡车间改建而来,4米高的天花板给客房带来了浓郁的工业感。230间客房,间间不同。每间房间的门牌号都是一张飞利浦的旧海报。


与酒店相邻的飞利浦光之塔则被改建成了集办公室、公寓、商铺和餐厅于一体的综合楼。位于大楼底层的咖啡馆Usine,是城内最具工业代表性的咖啡馆之一,充满了荷兰风格派运动(De Stijl)气息。


有着“白娘子大楼”(De Witte Dame)之称的飞利浦原灯泡厂旧址,现在则是埃因霍芬设计学院的所在。


我有机会在荷兰设计周之前造访这所荷兰最著名的设计学府。过去工厂内的工人以性别划分,男女工人需要走不同的楼梯前往各个车间,至今这种每层楼有2道平行楼梯的建筑结构仍旧被保留了下来,成了一道极为独特的室内景致。


学生们正为一年一度的毕业设计展忙碌工作。埃因霍芬设计学院的毕业作品展向来都是每年荷兰设计周的重头大戏,也正是在这里,荷兰设计界的新星们冉冉升起,逐步走向世界设计舞台。



指南


下榻

Inntel Hotels Art Eindhoven

Mathildelaan 1, 5611 BJ Eindhoven; 31-40/7513500; www.inntelhotelsarteindhoven.nl


美食

Het Ketelhuis

Ketelhuisplein 1,5617 AE Eindhoven; 31-6/87247348; www.ketelhuis.com


Zarzo

Bleekweg 7,5611 EZ Eindhoven; 31-40/2117700; zarzo.nl


驻足

Van Abbe Museum

Bilderdijklaan 10, Eindhoven; 31-40/2381000; www.vanabbemuseum.nl


Philips Museum

Emmasingel 31, 5611 AZ Eindhoven; www.philips.nl/a-w/philips-museum.html


Kazerne EXPO

Paradijslaan 2-8,5611 KN Eindhoven; 31-40/3041388; www.kazerne.com



官方网站 www.travelplus.cn

新浪微博 @私家地理杂志

苹果App版 https://itunes.apple.com/us/app/si-jia-de-li/id732817656?mt=8


《私家地理》微信二维码


《私家地理》iPad版二维码

《私家地理》:埃因霍芬——设计DNA

《私家地理》:埃因霍芬——设计DNA

2016-12-26 私家地理 私家地理

埃因霍芬的大部分城市硬件设施几乎都与飞利浦公司有着密不可分的渊源,而城市血脉中流淌着的,则是无穷无尽的创新与开拓基因。


文、图/陆洋




“这些年来,我们无数次造访埃因霍芬,亲眼目睹了城市的日新月异,友好包容的本地人和年轻而富有创造力的城市精神让我们决定把家安在这里。”


我在Ailen和Giovanni家宽敞的开放式厨房里与他们共进早餐,空气中弥散着新鲜烤面包和浓缩咖啡的香味。


这对意大利夫妇来自米兰,目前定居在埃因霍芬的’T College街,夫妇俩在自家房子的一楼开了间小小的意大利烹饪教室,教大家烹制各类传统意大利美食。


他们的邻居Mario是个身材高大的荷兰理发师。埃因霍芬的城市规模不大,理发店却是超出城市比例地多,往往走一个街角就能看见一家。但Mario的店Brabant Barbier却是我见过的最酷的理发店——洗头台上安装的电灯是用废酒瓶拼装而成的,镜子上装饰着狩猎标本,天台上甚至还有个微型泳池。


Mario早年是个海员,跟着船环游了世界,“1970、80年代时,我在中国的街头漫步,因为满头金发,太帅气有型,常被误认为电影明星。”说起这些他还颇为得意。


’T College街所在的区域看似貌不惊人,实则藏龙卧虎——大量城内的设计师、餐饮业者及创意人士都居住在此,邻里间的交流串门也常常促成了许多“跨界”的新鲜点子。


从远处看,埃因霍芬的中央火车站造型就像一台老式的收音机,“收音机”前伫立着的,是飞利浦公司创始人Anton Philips的雕像。


“Federik Philips一定很为他的两个儿子骄傲——大儿子Gerard堪称研发天才,上世纪消费电子领域的众多前卫发明都要拜他所赐,小儿子Anton则是营销天才,在他的努力下,飞利浦的产品行销全球,兄弟俩人在埃因霍芬缔造了一个商业、设计与科技完美相融的传奇。”


飞利浦博物馆的馆长Sergio Derks边说边带我穿过博物馆内摆放着飞利浦公司发明制造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产品长廊。这座位于市中心的博物馆,由成立于1891年的飞利浦灯泡厂的厂房建筑改建而来,现代感十足的玻璃面墙,让人感觉工厂的原始建筑就好像被放在了一个巨大的玻璃罩内一样。


如果没有飞利浦,埃因霍芬可能至今还是几个小村庄的集合体。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家公司成功地对整座城市进行了一次改造——大量的就业机会带来的人口激增,现代城市工业的发展,基础设施的建设,令埃因霍芬在整整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蜕变为一座现代化的工业城市。即便在2001年,飞利浦总部搬离埃因霍芬迁往阿姆斯特丹,大量遗留的厂房、员工公寓和一系列基础设施为城市带来了巨量的工业遗迹和无限改造的空间与潜力。在2001年至今的十几年间,这座城市又成功地完成了从工业制造业向智慧科技、创新设计城市的转型。



Piet Hein Eek的工作室就像个充满实验精神的游乐场,工业感十足的办公室内,随处可见各种奇形怪状的装置和灯具。这个以他名字命名的区域原址是飞利浦无线电和电视机零配件工厂,如今则是这位早在1990年代便以其标志性的废木手工家具系列作品驰名世界的设计大腕的工作室、精品商店、餐厅、工厂车间的所在。


Piet身型瘦高,衣着随意,总是带着某种睡眼惺忪的淡然表情,唯有谈及他最新的酒店计划时,才流露出少有的兴奋之色。继成功地将老工厂变废为宝改做他的“基地”之后,他又拿下了现今工作室后面的另一片厂区,试图将其改造成一座风格独具的设计酒店。


离Piet Hein Eek不远的,是埃因霍芬最具活力的设计区——Strijp-S,这里也是每年最重要的设计盛事——荷兰设计周(DDW)的主会场。


为了不依赖供应商,创造更多的厂房空间,Anton Philips于1916年来到了现在Strijp-S所在的区域建立了第一家生产玻璃、纸箱等原料的工厂,还创立了飞利浦物理实验室NatLab,也就是现在埃因霍芬高科技园区的雏形。



自1928年起,飞利浦将Strijp S逐渐打造成了一个工业综合体,整体建筑中除了各类厂房之外,还包括提供工厂运作能源的机房、锅炉房。即便是在二战期间,仍有大批新厂房在此拔地而起。在这个区域内,飞利浦自给自足,从原材料至成品甚至产品包装,都是一条龙生产。NatLab则成了上个世纪无数创新发明的孵化基地,诞生了包括无线电、电视、剃须刀、镭射光碟、DVD、 X光等在内的无数项伟大发明。连爱因斯坦也曾造访过这座实验室。


整个Strijp S占地27公顷,在1970年代飞利浦的鼎盛时期,区域内每天超过1万人在此工作。当时整个区域被高高的围墙包围,只有厂内的员工凭借员工卡才能入内,外人无法向内踏足一步,所以也有“禁城”之称。2004年,飞利浦将Strijp S卖给了Park Stijp Beheer。到2006年,对整个区域的重建改造提上了议事日程。


如今的Strijp S依然保持着其独有的个性和工业遗迹风貌,其一贯秉承的自给自足和创新精神也沿袭至今。


在厂房基础上改建的276间loft公寓因为空间宽敞独特,性价比极高,往往一房难求,设计师、艺术家、时髦的创意人都喜欢居住于此。




宽广的厂房间隙内,散布着小型的有机农场、藏匿于旧房车空间内的密室逃脱、以废弃集装箱改建而成的小型办公室和单体小公寓。


曾经的锅炉房现在成了多家小咖啡馆、面包店、餐厅、展览空间和工作室的聚集地。与其相邻的锅炉房广场则是室外音乐会、美食市集等活动的举办地。


引擎房现在则变身成了一家名为“皇家电台”的餐厅。餐厅内保留了厂房原有的引擎、水泵及老旧机器,黑白相间的地砖、开放式厨房、悬在室内的秋千,构成了充满工业怀旧气息的奇妙氛围。餐厅的一侧还有一间开放式烹饪教室,成排的料理操作台与一旁的机器引擎形成了绝妙的对比。


飞利浦工厂曾经的老仓库现在约3000平方米的部分区域已成为了时尚的美食市集,在这里可以买到新鲜的手工面包、各类食材,还能品尝到手工酿制的啤酒和巧克力。


位于区域中央的标志性钟塔建筑内,有一座蓝领旅馆,整个建筑和室内设计充满着粗糙的工业感,蓝色调的酒吧里常常潮人汇集、人满为患。据说很多电视节目都曾在此取景拍摄。



没有哪个设计人士不钟爱这个区域,Jeffrey Daniels便是其中之一。


Jeffrey是埃因霍芬的新锐服装设计师,每年的荷兰设计周上都能见到他的创意新作。他喜欢在别人想都不敢想的特殊面料上做文章,将他的奇思妙想和奇特面料完美结合成秀场上令人惊艳的作品。


在飞利浦工厂原址上改建而来的,还有位于市中心的设计酒店Inntel Hotels Art Eindhoven,这幢工厂建筑建于1909年,飞利浦公司的第一个灯泡就是在这里诞生的。酒店分为新旧两部分,称为“Light”的那部分由原先的灯泡车间改建而来,4米高的天花板给客房带来了浓郁的工业感。230间客房,间间不同。每间房间的门牌号都是一张飞利浦的旧海报。


与酒店相邻的飞利浦光之塔则被改建成了集办公室、公寓、商铺和餐厅于一体的综合楼。位于大楼底层的咖啡馆Usine,是城内最具工业代表性的咖啡馆之一,充满了荷兰风格派运动(De Stijl)气息。


有着“白娘子大楼”(De Witte Dame)之称的飞利浦原灯泡厂旧址,现在则是埃因霍芬设计学院的所在。


我有机会在荷兰设计周之前造访这所荷兰最著名的设计学府。过去工厂内的工人以性别划分,男女工人需要走不同的楼梯前往各个车间,至今这种每层楼有2道平行楼梯的建筑结构仍旧被保留了下来,成了一道极为独特的室内景致。


学生们正为一年一度的毕业设计展忙碌工作。埃因霍芬设计学院的毕业作品展向来都是每年荷兰设计周的重头大戏,也正是在这里,荷兰设计界的新星们冉冉升起,逐步走向世界设计舞台。



指南


下榻

Inntel Hotels Art Eindhoven

Mathildelaan 1, 5611 BJ Eindhoven; 31-40/7513500; www.inntelhotelsarteindhoven.nl


美食

Het Ketelhuis

Ketelhuisplein 1,5617 AE Eindhoven; 31-6/87247348; www.ketelhuis.com


Zarzo

Bleekweg 7,5611 EZ Eindhoven; 31-40/2117700; zarzo.nl


驻足

Van Abbe Museum

Bilderdijklaan 10, Eindhoven; 31-40/2381000; www.vanabbemuseum.nl


Philips Museum

Emmasingel 31, 5611 AZ Eindhoven; www.philips.nl/a-w/philips-museum.html


Kazerne EXPO

Paradijslaan 2-8,5611 KN Eindhoven; 31-40/3041388; www.kazerne.com



官方网站 www.travelplus.cn

新浪微博 @私家地理杂志

苹果App版 https://itunes.apple.com/us/app/si-jia-de-li/id732817656?mt=8


《私家地理》微信二维码


《私家地理》iPad版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