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这才是当下中国,最惨不忍睹的内幕

倪妮的裸照,露胸照,抽烟照全部流出,跌破眼镜!

八十年代大尺度漫画,现在没人敢画了!

“提前退休”到来!公务员迎来大变革!事业单位和囯企也受影响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12月4日 下午 9:5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横空出世的芬太尼是个什么东西?

凭海观潮 昨天

↑点击上面蓝字关注


凭海观潮 长按关注  

中美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达成了共识,暂缓了中美贸易纠纷的升级。共识的第一条就是中国答应不向美国贩卖芬太尼。

问题来了,我们从没听过的芬太尼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美国如此重视?


中美贸易救星:

横空出世的芬太尼是什么东西?

作者:陈肖


在白宫新闻秘书关于美国总统与中国共进晚餐的声明称是“非常成功的会晤”。其中,声明表示:非常重要的是,习以一种精彩的人道主义姿态,同意将芬太尼指定为一种受控物质,这意味着向美国出售芬太尼的人将受到中国法律规定的最高刑罚。


谁也没想到,白宫发表的引人关注的声明之中,芬太尼居然是位列声明内容的第一项,甚至远超过半导体领域的高通并购案,究竟什么是芬太尼?它为何会受到美国的如此高度的重视?  


芬太尼案纠纷


资料显示,芬太尼是一种强效麻醉性镇痛药,适用于治疗疼痛和手术镇痛,其镇痛效果约为吗啡的80倍。但同时,它又是继传统毒品、合成毒品之后的第三代毒品——“实验室毒品”中的重要成分。  


据国家禁毒办称,2012至2015年间总计仅发现芬太尼类物质6份,而在2016年发现的新精神活性物质中,芬太尼类物质有66份。因此,从2017年3月1日起,公安部、卫计委、国家食药总局决定将卡芬太尼、呋喃芬太尼、丙烯酰芬太尼、戊酰芬太尼四种物质,列为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


在11月27日,美国彭博社报道称,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在一份报告中,对中国发出最新指责称,“中国没有采取足够措施遏制非法芬太尼类物质流入美国”,当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用800余字篇幅“详实”回应这个问题,并打脸美方说法称,大多数新精神活性物质是从欧美发达国家实验室中“设计”出来的。美方一再指责中方是其国内芬太尼类物质的重要源头,但从来没有向中方提供准确的数据和有效的证据,通报的情报线索也十分有限。


“中方一直高度关注并积极采取有效措施应对芬太尼类物质的走私和滥用问题”,耿爽27日针对美方报告内容表示,中方在未发现芬太尼类物质在中国境内滥用的前提下,截至目前已列管25种芬太尼类物质和2种芬太尼前体。在去年10月举行的中美禁毒情报交流会上,中方将400余条寻购芬太尼的情报通报给美方。对美方通报的贩卖芬太尼类物质的线索,中国的执法机关也都积极核查,并及时地反馈给美方。


此前,美国国会的调查称,使用者可以轻易地上网从中国订购芬太尼类物质。耿爽27日介绍称,中方部署各地会同海关、邮政在重点口岸加大对流向美国等高风险地区可疑邮包的查缉,加强对物流寄递业的监管。同时,中方通过强化核磁共振波谱仪的管控来有效解决芬太尼制贩问题,但此类设备主要是由美国的厂家生产的。耿爽说:“芬太尼类物质等及新精神活性物质问题是国际性问题。大多数新精神活性物质是从欧美发达国家实验室中“设计”出来的,其深加工环节和消费市场主要集中在这些国家。美国国内目前出现的芬太尼类物质滥用问题,是综合因素作用的结果,美国政府在减少需求方面完全可以做得更多。”



美国为何如此关注芬太尼案


美国怎么就突然出现了这么多瘾君子呢?这要从可能要从美国政治游说能力最强的制药业说起。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美国药企开始大量推广有鸦片成分的止痛剂,本来用于癌症病人的止痛剂被更广泛地用于各类疼痛,只要疼医生就给开。其中的推广“急先锋”Purdue制药将止疼剂的营销团队人数扩张了一倍有余,并给医生发放“优惠券”,让“病人”可以免费30天试用这种可以上瘾有毒品成分的止疼剂。


同时这些制药企业每年花费大量公关资金,不仅用于说服监管,更是用于说服医生,开这种药多多益善。结果,从1996年至2002年短短六年间,仅OxyContin这一止疼剂的处方就从每年67万剂,暴增至超过6百万剂。 


显然,这期间美国的癌症病人并没有出现暴涨,原用于癌症病人的止疼剂更多地开给了本不需要的“普通人”。


当然,Purdue这种公开通过医疗系统“销毒”的伎俩实在是太明显,但无奈医药业在美国政治和监管制度中的游说能力太强,2007年Purdue被监管部门因“误导大众”罚款6亿美元,但实际上这十年Purdue由此获得的利润已经高达上百亿美元。 


此后,虽然监管加强了对止痛剂的使用:自2012至2016年减少了12%,但无奈基数太大:2012年时年销售额就已经高达110亿美元,仅处方就开出超过2.2亿剂。 


控制的结果就是需求被挤到了非法市场上去,另外从非法市场上毒品价格比医用渠道更便宜:据美国新罕布尔什州的禁毒警官称,“街上”30毫克剂量的止疼剂要卖到30美元,但1克(1克=1000毫克)海洛因只需要60-80美元。


但因为这些瘾君子们大都没有工作能力,也没有殷实的家产,只能慢慢寻求更加廉价的代替品:芬太尼,这种类鸦片止痛剂的效果是吗啡的50-100倍。而这种强效廉价“药物”,是美国吸毒致死人口上升的主要推动力。


芬太尼的发现历史


来自南开大学药学院的公众号曾经科普过,芬太尼是阿片类镇痛药的一种,而阿片类镇痛药又被叫做阿片受体激动剂。你也许没听说过,但麻醉科医生对阿片类镇痛药却很熟悉,在每天的工作中都要使用。阿片类药物有很强的镇痛作用,是构成全麻的催眠、镇痛、肌肉松弛三大要素中实现镇痛的支柱药物,是麻醉和疼痛治疗中至今无可替代的良药。


阿片又名鸦片,旧时俗称洋烟、大烟、鸦片烟,是罂粟科植物罂粟(Papaver somniferum L.)未成熟果实浆汁的干燥物。公元前五世纪左右,希腊人称其为“阿扁”(音译)。公元六世纪初,阿拉伯人把罂粟传到了波斯,波斯人把“扁”发音为“片”,故有了“阿片”一词。在南北朝时期,罂粟传入中国,中国人把“阿”又读成了“鸦”。从此,在中国就有了“鸦片”一词。


所以简单来说,“鸦片”就是芬太尼的鼻祖。大量的中国芬太尼流入美国,形同新世纪的“鸦片战争”。


1981年6月11日,舒芬太尼第一次被用于人类麻醉。


提起舒芬太尼,还得从它的祖师爷芬太尼说起。芬太尼作为强效脂溶性麻醉性镇痛药物,自1960年首次合成以来已经有50年的历史。尽管在此期间各种阿片类镇痛药物你方唱罢我登场,但鉴于芬太尼独特的作用特点,至今仍然是麻醉与疼痛领域最为常用的药物之一。芬太尼和舒芬太尼的发明背后,有一位令人肃然起敬的伟大科学家——保罗·杨森。


说起杨森制药,几乎无人不知,保罗·杨森就是这个著名公司的创始人。保罗·杨森医生发明了80多种新药,包括大家熟知的氟哌啶、依托咪酯、芬太尼等。作为结构活性药理学家,在公司成立之初,他就对镇痛药的开发给予格外关注。保罗·杨森分析了传统镇痛药物吗啡和新近人工合成的镇痛解痉药物哌替啶的化学结构,发现两者均含有哌啶环。于是他推测,哌啶环就是吗啡和哌替啶产生镇痛效果的结构基础。在此基础上,杨森用苯环代替哌替啶哌啶环1位上的甲基以增加脂溶性;并且在苯环和哌啶环之间加入丙酮基链,以增加与阿片受体的结合力,形成R951。后来他们以羟基代替R951分子的酮基,形成R1406,也就是药效为吗啡25倍的苯哌利定。该药起效迅速、作用时间短暂,可以算是一个芬太尼发展史上里程碑式的药物。但是,保罗博士并不甘于止步于此,他们继续对苯哌利定进行研究和改造,最终与1960年首次合成R4603,即芬太尼。


后来第一位将芬太尼用于临床麻醉的医师卡斯特罗,根据自己的临床经验总结道将芬太尼和氟哌利多合用,可以起到很好的“神经安定镇痛术”的效果。1977年斯坦利应用大剂量芬太尼取代吗啡成功用于心脏手术麻醉,标志着心脏手术麻醉进入了芬太尼时代。


杨森制药并没有满足于芬太尼在临床的成功。他们由陆续合成出了许多芬太尼家族药物,其中就包括舒芬太尼和阿芬太尼。舒芬太尼麻醉起效迅速,对μ型阿片受体的亲和力是芬太尼的7-10倍、亲脂性为芬太尼的2倍,因此更容易通过细胞膜和血脑屏障。此外,其镇痛持续时间约为芬太尼的2倍,呼吸抑制弱、术后苏醒快、血液稳定性好,对应激反应的影响小,适用于开胸、心脏等手术,是丙泊酚麻醉时的理想配伍用药。当前舒芬太尼在临床麻醉、术后镇痛以及ICU镇静中得以越来越广泛的应用。


做号不易,打赏随意

↓请点击↓

感谢每位打赏的朋友



点击了解:仰天长叹,说不尽的“民国清流”... 一部关于民国大师们的集体传记


点击了解:绝版重现丨影响一代人的《三国演义》连环画,又出山了!


点击了解:烧脑巨著,颠覆你的世界观!错过这套书的人将错过未来!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等重磅推荐!


点击了解:大冬天还在瑟瑟发抖的蜷缩在被窝里?脚下放一块这个板,让你从脚温暖一整身


点击了解:为什么日本人更会生活?这条37°恒温保暖裤说明一切


点击了解:贴上它,15分钟清凉明目,黑眼圈、老眼袋、重眼纹,眼睛干痒涩都缓解了


点击了解:想了解中国近代100年,看这套书就够了!它是读者票选的近代史十佳读本,超过1亿搜索量



    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