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南城的好日子来了!凤凰涅槃的南中轴线!

2018-04-21 最爱大北京 最爱大北京

中轴线,是首都北京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前门、故宫、鼓楼、奥体中心、奥森公园......这一路华丽丽、闪亮亮的,可惜,都是北中轴线的风情。




而从永定门外开始,途径木樨园、大红门,一直到南苑机场,共计约98.9平方公里的南中轴线,却鲜有亮点,甚至成了京城脏乱差、城中村的代名词。


图片来自“小红门微社区id:xiaohongmen123”


不过,随着最近的一些规划出台,政策落地,预示着南中轴线的好日子就要来了,南城腾飞,指日可待!


南中轴好时代——佳音频传


南苑湿地公园


南苑地区将建设一个面积达22平方公里的湿地公园,规模相当于现有的奥森北园+南园的总面积的3倍还多!成为京南第一“绿肺”。



早在2017年11月15日,南苑湿地公园指挥部就对崔锁根大院近1029.4平方米的违法建设实施了拆除,在2018年,南苑乡将继续拆除违建,疏解农贸市场的任务,万亩森林湿地公园的开工建设指日可待。



大红门市场疏解


截至目前,大红门地区疏解任务已经完成:全部45家市场中,拆除13家,关停(现状空置)20家,疏解商铺12800多个;


图片来自“丰台那些事id:ftnxse”


转型升级12家市场,商铺数由1.6万多个减少到7500个,直接从业人员从4.8万人减少到2.2万人。


图片来自“丰台那些事id:ftnxse”


百荣世贸转型


百荣世贸商城将从今年起力争在三年时间内完成全部批发商户的疏解工作,并改造升级为南城地区现代化的购物中心。



8号线三期和四期(南延)


目前,8号线珠市口站至瀛海站区段13个站点已实现洞通,其中珠市口、大红门、永定门外三座车站为换乘车站,可分别与7号线、10号线、14号线进行换乘。



等到2020年底8号线全线贯通后,久敬庄、和义农场、东高地、六营门、南苑机场附近的居民出行坐地铁就方便多了。


图片来自“大兴那些事儿id:BJdaxing”


以上这几件大事,单拎出来已经足够震撼,若将其全部串联在一起,再加上更靠南的大兴第二机场不日竣工;


图片来自“爱我大兴社区网”


这些“捷报”连成一条线,一幅南中轴线的美妙蓝图便浮于脑海,徐徐拉开幕布。


在2017年发布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中,明确了要将南中轴线及其延长线,规划建设成为生态轴、文化轴、发展轴。



尽管南中轴线的核心区域木樨园距离天安门广场只有区区3.5公里的距离,可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这是北京城区内最破旧脏乱的一块区域。



早在改革开放后,因浙江温州商人陆续来到南苑乡的时村、果园村一带,租住当地居民和农民房屋,经营服装、皮革、小商品生意,形成了批发市场。



随着“村落”发展壮大,这片土地先后建立起京温服装市场,大红门国际商贸城,新世纪服装市场,等数十个专业市场,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成为北方首屈一指的服装集散地。



同时,这个商品批发辐射圈也越扩越大,从永外的文化用品一直延伸到南四环外的皮鞋城,几乎您能想到的日常生活中的所需物品,在快速公交一号线的途经站点,都能找到相对应的商店、摊位。



市场越来越大,问题渐渐滋生。混乱的卖场,超负荷的人口密度,恶化的环境,南中轴线这些年来的种种乱象,几乎让人忘记了这里曾经是一片皇家禁地,显赫无比。



南中轴人文历史——浓墨重彩


皇室天然猎场——南苑


早年间,南苑地区曾坑塘遍布、草木繁茂、珍禽异兽大量生息,成为了游牧民族定都北京、问鼎中原后的天然狩猎区。



辽金时代,南苑凭着绿荫遍野、湖泊荡漾、麋鹿踱步、鹰飞鱼跃的景致,被誉为著名的“燕京十景”之一,名曰“南囿秋风”。



自元代开始,南苑由皇家规模兴建成专用猎场,明、清两代在其基础之上大兴土木,将南苑建成了北京城南一座风光绮丽的皇家苑囿,整个南海子面积也达到200平方公里。



金代的广乐园, 元代的小海子、下马飞放泊,明清的南海子、上林苑,是不同时期南苑的代称。 



尤其在园林文化巅峰期的清代,在海子里营造了二十四处园林,重建新建四座行宫、八大寺庙。



既然是皇家园囿,自然就少不了波谲云诡与惊心动魄。


歹毒的反间计


明末,后金的八旗劲旅在皇太极的带领下绕开了袁崇焕的关宁铁骑在辽东布置的层层防线,取道蒙古,破长城迂回千里奔袭北京,不想却被回防及时的袁崇焕在北京城外击退。


皇太极


受挫的皇太极,退军驻扎在城南的南海子,困顿之际,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派人在关押着明朝太监的帐篷外窃窃私语,却又刚好能让太监听见。


袁崇焕


谈论内容的大意是袁崇焕已与皇太极达成密议,由袁做内应,一举夺下京城。而后守卫故意让太监逃跑回城禀报崇祯皇帝。


影视作品中的崇祯皇帝


生性敏感、擅猜忌的崇祯在得到消息后,派人逮捕了袁崇焕,不久将其斩杀于菜市口。失去袁崇焕后,无异于自毁长城,辽东防线被瓦解,最终导致明朝灭亡。


处理政务的行宫


靠着皇太极的这一波神操作,满清得以入主中原,南苑绝对称得上福地,因此对这片又能赏景、又能狩猎的皇家园囿十分钟爱,顺便开始在这里不定期办公。



顺治二年(1645年)十月,定国大将军和硕亲王多铎南征率师回京,顺治帝率诸王贝勒文武群臣于南苑举行隆重的郊迎大典仪式,此后很多宫廷大典就在南苑举行。



康熙在南苑举行的围猎阅武活动多达132次,康熙四年(1655年)至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的57年间,康熙专程到南苑举行围猎的活动就有90次。



后来,随着避暑山庄的建立,清朝的许多政治活动及军事活动由关内转向了关外,南苑处理政务相对减少,此时更多是作为军事演练场。


皇位之争   藏拙示仁


据传说,道光晚年时命皇子们随驾到南苑围猎,检验皇子骑射才干。六皇子奕䜣武艺超群,在围猎中获得猎物最多。而四皇子奕詝却站在一旁,不发一箭。


奕䜣


原来,这是四皇子那位善于揣摩皇帝心理的老师杜受田的授意,奕詝告诉父皇:现在正值春天鸟兽万物孕育的时候,不忍心伤害它们,也不愿用这种方式与弟弟们竞争。



道光闻言大悦,夸赞道:这真是具有帝王心胸的人说的话啊!于是才智平庸的奕詝继位大统,成了咸丰帝,文武双全的六皇子奕䜣则与皇位失之交臂。政治场上,切忌锋芒毕露。


咸丰帝


天灾人祸   作鸟兽散


19世纪末,永定河决口泛滥,南苑城墙多半坍塌,珍奇异兽也因此散失,南苑逐渐萧条。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攻下南苑,行宫寺庙被毁,鸟兽也被射杀,中国独有的麋鹿(四不象)的最后一个种群也在这场浩劫中被猎杀殆尽,剩下的被劫往英国,成为英国乌邦寺独有的稀有动物。



如今的大兴南海子麋鹿苑中欢脱踱步的麋鹿们,正是当年流落海外的南苑麋鹿重回故地后繁衍生息的后代。



而此后的庚子赔款更令清政府国库空虚,无力修复南苑。真是呼啦啦似大厦倾,这座六百年历史的皇家苑囿渐渐消失殆尽。



而事物在破灭之际也往往孕育着重生,南苑就是在不经意间完成了角色切换。


中国飞行处女地


1904年,来自法国的两架小飞机在南苑校阅场上进行了飞行表演,这是作为近现代科学技术象征的飞机首次在中国土地上起降。



1910年8月清政府筹办航空事业,在南苑开办飞机修造厂试制飞机,并利用南苑的操场修建了供飞机起降的简易跑道,自此,南苑机场成为中国第一个机场。



辛亥革命后,袁世凯采纳法国顾问的建议,于1913年在南苑创建了中国第一所正规的航空学校——南苑航空学校,并花费30万银元买进10架法国“高德隆”双翼教练机。



第二次直奉战争后,航空学校停办,但它前后四期培养的100多名飞行员,在中国航空史上起了重要作用,有些人成为后来民航飞行的骨干。



南苑的飞机场兴于军事,也就难免遭受刀兵灾祸。


壮烈的败阵  南苑保卫战


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不久后的7月27日晚,南苑之南3公里的团河附近火光冲天,大炮的隆隆声震得南苑兵营的地面都颤抖起来,受命从任丘援助南苑的132师先头团和日军“不期而遇”了,惨烈的交火随即开始......



1937年7月28日清晨,日军空投的伞兵准确无误地占领了29军的这一制高点,日军大炮、飞机的火力精确地集中到南苑军营东南角的阵地上。



守卫这里的是战斗力最薄弱的29军军训团学兵,几个月前,他们还是来自各地手无寸铁的学生,阵地很快残破,堑壕之内,血流成渠。



学生兵们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战,“伤亡十倍于日军”。这些牺牲于肉搏战的学生兵,大都是北平各大、中学的学生,在“一二九”运动后投笔从戎参加抗日。



28日下午4时,南苑守军撤退到大红门一带,不幸落入日军萱岛联队的伏击圈。日军以机关枪、迫击炮等武器猛烈射击,加之头上的敌机猛烈轰炸,守军遭到重创,佟麟阁、赵登禹两位将军在这里壮烈殉国。


佟麟阁像


南苑保卫战以中国守军的失败而告终,随后便是艰苦卓绝的八年全面抗战,但中国军人在国难当头展现出来的不屈品质、无畏精神,却永远被人铭记!



而在日伪统治期间,日军在南苑的北部修建了一个机场,并一直沿用到如今,这就是南苑机场。


图片来自“爱我大兴社区网”


南苑的历史烟波跌宕起伏,很多遗迹如今已经无处寻觅,但却留下了不少地名,沿用至今,成为如今南中轴线及其周边的热点地标。


南中轴线地标——通古存今

大红门


如今的南中轴线核心地带,曾经是明代所开的南苑四大苑门之一,又称“北红门”,是清代南苑周围九门中的正门,位于今南四环路大红门立交桥所在地,是由南苑往永定门的必经之路。



西红门


同为明代所开的南苑四苑门之一,如今也是大兴区的新兴地带,在四号线地铁的带动下,荟聚、宜家等大型商超集中于此。



旧宫


旧时的南苑四行宫之一,本名旧衙门行宫,又称德寿寺。如今的旧宫,堪称是去往亦庄的“前哨阵地”。



新宫


同为南苑四行宫之一,原称新衙门行宫,如今也是地铁四号线的沿线站点。



团河


团河行宫昔年也曾是南苑四行宫之一,后来这里成了北京教育局的劳改农场,现在有一大片儿公检法系统的内部住宅小区。



角门


为南苑九门外的便门,专为附近佃户进苑值差出入所设。如今地铁角门东和角门西两个站点的设置,让这一片儿的房价大增,置业者和租房者都很多。



海户屯


明清时将在南苑里维护苑墙、饲养兽禽、种植土地等值差之人称为“海户”,海户屯由此得名。



西罗园


西罗园街道在1988年成立。在此之前,这块地方归属南苑乡。这块地名因为在在明代附近有一罗姓庄园,经兄弟分家又成东、西罗园。



东高地


东高地”这个名字历史很短,不过才50多年的历史。1958年国防部五院一分院选址南苑时,负责选址的一位领导来到南苑查看地势。当时,这里只有一条石子路由地势相对低的西边向东延伸到较高处(现东高地邮局附近)。


如果您的同事或亲戚朋友常年生活在东高地的话,多半就是航天系统内部人员。


果园


大红门地区的果园大队,在南城那也曾是远近闻名的地界儿,这后来变成了大红门服装市场的核心区域。



褪去往昔风烟,如果您认为今天的永外、木樨园、大红门一直延伸到南苑机场这条南中轴线太过脏乱,通过任何规划都很难变好的话,那小北还是要请您回望30年前。


南中轴线涅槃——辞旧迎新


1988年初“浙江村”出现了第一个幼儿园,1989年形成第一个集中的菜市场,1990年后诊所、理发店、修理铺纷纷出现;


1995以后,“浙江村”里又出现了自己改建的公共浴池……到了1995年时,“浙江村”已成为汇集11万人的小社会,乱象丛生


鱼虾、贝壳,垃圾堆积如山,腥臭气四处弥漫,脚底下是常年淤积的一寸多深的泥水,下水道早已堵塞,厕所粪便四溢......


打架斗殴几乎天天发生,重大恶性杀人抢劫案件也时有发生。1995年,该地区派出所打击处理各类违法犯罪分子403人,其中外来人口368人,占91.3%


那时一到天黑了,附近居民都不敢出门遛弯,白天逛市场皮包贴在肚皮上不敢撒手,就连出租车司机听到“浙江村”三个字都含糊:“要不,您再换辆车……”


即便曾经如此灰暗,“浙江村”也在各级政府的一次次整改之下,变成了后来的服装商贸中心,小摊位变成了正规服装市场;


那些脏乱差,群居人口汇集,难以下脚的村庄平房,后来都变成了新楼盘,买房者一直趋之如骛。


纵然这里仍旧比不上东边、西边、北边同环线区域的发展速度,但总比之前的自己要进步的多。


所以,当南中轴线规划的令旗挥舞后,您要相信,这片距离市中心核心区域咫尺之遥的宝地,扶摇直上的时代即将到来;属于南城人民的好日子,就在不远处!



文/壹月陆日



大家都在看

▶️知道的人太少!北京这处免费的“小苏杭”,风景如画胜江南!


▶️分手吧脂肪粒!不用针挑,一涂一撕自动脱落!


▶️注意!最脏蔬果排名出来了,第一名我们经常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