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李迅雷:中产在塌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在十里堡住过的,都经历过一段传奇!

最爱大北京

十里堡西单商场,在停业两年后,化身万科时代广场,于2018年7月27日正式亮相。

图片来自北京晚报   赵莹莹摄


十里堡商圈

从西单商场到万科广场的华丽转身


十里堡西单商场建于2010年,但由于定位失误、经营不善等问题,2016年初便已停业。当时卷帘门紧锁,货架拆除,拉货板车穿梭不断,一派萧条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图片来自北京商报   肖鹏/摄


再来看如今华丽转身后的万科时代广场,一层和地下一层仍然为商业区,但空间更为开阔,加入了现代化的中庭和连桥设计,绿叶子超市、星巴克WAGAS、时里书店等均已进驻;



二层及以上则改造为办公场所,主要面向文创类企业。


全玻璃外立面,高空连廊,空中会议盒子,屋顶花园......如此将自然气象变化引入建筑,体现自然生态主题,让都市人放松心情。


图片来自  中新网  邱宇 摄


这种“楼下商场、楼上办公”的模式,会是未来商业广场的经营趋势。


说到商业中心,十里堡、八里庄的居民们应该不陌生,这一片儿大型商超摘牌子,换名字的戏码,这些年可没少上演。


十里堡

30年商业剧变路


2017年6月初,十里堡盒马鲜生店试营业,于是:帝王蟹、波士顿龙虾、澳洲龙虾这类平日里在普通超市很难见到的高档海产品,终于可以在大家伙眼目前儿活蹦乱跳了。


图片来自 大众点评网


而十里堡人民可谓是京城里最早在“盒马”尝鲜的,因为十里堡店是盒马鲜生在京城开的首家店。


图片来自 大众点评网


而京城盒马旗舰店的前身,其实是华堂商场,曾经风光一时,却和西单商场一样,难逃被新晋崛起的商业巨头取而代之的宿命。



今天您漫步于十里堡、八里庄的街头,云柏鞋业的底商永远在高呼着“最后三天”,持续三年的甩货口号,昆泰慈云的一层也已经化身亲子乐园.......



看到这些商厦今日经营之困顿, 又怎能想到,1993年,云柏鞋业的前身鑫帝大厦在原十里堡商店的旧址上落成,成为远近闻名的小商品批发市场;



而1995年,昆泰慈云的前身雪银大厦落成,同鑫帝大厦成了一时瑜亮,连同三环内的蓝岛一起,将朝阳路一度打造成了商业巨道。



那么在90年代以前,十里堡和八里庄又是怎样一番场景呢?


十里堡、八里庄

京东纺织业的传说


十里堡和八里庄,因分别地处朝阳门东十里地和八里地而得名。明清时代,朝阳门是大运河漕运的关隘,十里堡和八里庄也就成为了漕运沿线。



直到建国后,十里堡、八里庄一带的命运和用途,因纺织产业的入驻,悄然发生了巨变。



在“一五”计划正式开启的1953年,棉纺行业因为和百姓生活息息相关,而被党和政府高度重视,根据首都城市区域规划,京东的十里堡、八里庄开始兴建大型的纺织工业区。



1954年,位于十里堡的京棉一厂率先建成投产;


1955年和1957年,位于八里庄的京棉二厂、位于慈云寺的京棉三厂,先后建成投产;



就此一举结束了北京“有纱无布”的历史,与北京印染厂、北京第一针织厂连成了一片。



1958年,纺织业成为创汇大户,北京80%的棉纱出口至东南亚国家,为国家换取了大量外汇,纺织行业成为计划经济时代北京国民经济的一面旗帜。



于是在老北京的工业体系中,便有了“一黑一白”的说法,“黑”指的是位于西边的首钢,“白”就是京东的棉纺厂。



伴随着工厂的建立,京棉(国棉)一厂、二厂、三厂的宿舍,由东向西一字排开,路南是厂区,路北是生活区。



澡堂、医院、理发室、商店、学校、幼儿园等配套设施齐全。


值得一说的是位于二厂宿舍区正中心的大礼堂,曾经厂区的联欢会、表彰大会都在这里举办,后来被两座塔楼取代。



而整个二厂居民楼的编号也是根据这两座塔楼的前身大礼堂来排序的,于是经常发生序号相邻的两座楼却相隔甚远的状况,这可真是难为了如今的快递小哥!



“文革”结束后,京东三大棉纺厂再攀新高,一厂的高级府绸,二厂的“铜亭”牌纯棉精梳纱、“花蕾”牌细纺,均获国优产品称号;



“景山”牌棉纱、“灯笼”牌氨纶纱、“珍珠”牌坯布等产品,更是在国际纺织制造业名列前茅。



在那段工厂最风光、工人阶级最光荣的如歌岁月里,天南地北的进京务工人员,以及成千上万的基层工人,就在十里堡、八里庄这三个棉纺厂区里幸福的生活着,他们又自由组合成了无数个幸福的家庭。



1997年,京棉二厂被整合为京棉集团,依旧是那个纺织车间机器轰鸣的时代。直到2006年,京棉集团生产车间迁至顺义。自此,京东再无纺织声。



在纺织业停工停产、远迁他乡的同时段,也正是鑫帝、雪银等前文所述的商厦落成崛起之际,十里堡、八里庄从产业到商业这半个多世纪的变迁史,堪称共和国一路发展历程的侧影。


今日十里堡

风采卓绝


在时光悄无声息的流转中,国棉二厂变身莱锦文化创意产业园,国棉三厂原址建起了远洋天地和住邦2000。



从曾经棉纺工厂的机器轰鸣,工人工友们的热火朝天,到今天的文化园区与写字楼林立,白领阶层日常出没,十里堡的风情,总是别样精彩!



红领巾公园


这是“东八里”、十里堡人民的后花园,几乎与国棉三个厂区同龄,因建成之初以青少年为服务对象,故而得名。



可正如京城其他公园一样,这里平日见不到多少孩子,反倒是那些老人们怡然自得地或扭动身子或引吭高歌。


图源 图虫


雕塑是红领巾公园的特色,湖边、树后和草丛中,鲜活、灵动的各式雕塑,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地址:朝阳区第三少儿业余体校附近

人均:免费

鲁迅文学院老校区


鲁迅文学院是一所招收中青年作家、文学评论家、文学理论家、文学编辑家和文学翻译家等进行研究性学习的专业培训机构,前身是由文化部和中国文联共同创办的中央文学研究所,成立于1950年。



莫言,毕淑敏,余华,王安忆,张平,王旭烽,严歌苓等人都是这里的知名校友,从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到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来了个齐全。


余华和莫言


不过在鲁迅文学院喜庆60周年生日之际,即2010年10月26日,它从八里庄老校区迁到了鲁迅文学院育慧南路校区。


地址:八里庄南里


“后河”情节


十里堡、八里庄的孩子曾经一到夏天就在这里钓鱼、捞虾,别看如今这里杨柳依依,桃树芬芳,可一度却因为工业废水的排放与生活垃圾的堆放,变得臭气熏天。



如今的后河越来越干净,越来越美艳,让人越来越流连忘返。



八里庄中心小学


这又是一个老校址已不复存在的学校,堪称是国棉厂职工子弟的学校,一度因是体育特长校,更名为八里庄体育运动学校。



既然是体育特长校,那就必然出体育特长生,咱北京国安曾经的“金左脚”邵佳一,就是从这走出来的明星, 入选国足,踢过德甲,参加过韩日世界杯,真是风光的不得了。



112和115路无轨电车


运行于此地的两条公交线路,当年在报十里堡、八里庄和慈云寺站的同时售票员一定会加上一厂、二厂和三厂的名称,棉纺厂到了,家就到了!



本文部分内容参考自  赢商网 


整理/壹月陆日  摄影 王天雨


着急!微信升级以后,找不着最爱大北京怎么办?小北告诉大家一个方法,每天和小北不见不散!


苹果手机如何找到小北

图1是怎么找到我们!图2是如何将我们置顶!


图1   


图2   


安卓手机如何找到小北

在手机“设置—权限管理”或

“设置-安全-权限管理”中

开通微信的“创建桌面快捷方式”权限




大家都在看

▶️西城最后一个!20年的老市场9月底就没!想怀念的赶紧!


▶️高温预警!明起4天最高气温将达……烧烤+蒸笼开始


▶️8月新规很多!第一条最实惠!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