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刘士余遭实名举报:这样的证监会主席,全世界都没有!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有些网文为啥突然就404了?不少是蛀虫受贿后所删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你不知道的赵家故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再见!东长安街……!百感交集啊!

最爱大北京

日前,因协和医院周边次支路疏堵,东城区长安街以北的后椅子胡同和北极阁头条共计49户居民,相继完成了“为路腾地”的房屋征收签约。

图片来自 北京晚报   张楠摄


东长安街北

疏堵进行时   通路已不远


这是继今年8月煤渣、锡拉等7条胡同改为“禁停胡同”多方位疏堵后,协和医院周边次支路进行的新一轮疏堵。


未来,北极阁头条将变成四车道的宽敞马路,而长安街向北至西总布胡同的多条支路后续也将随之连通,往日的断头路、狭窄的小道,都将不复存在。



而这49户居民,将被安置到通州区次渠东惠家园,预计明年10月底前交付毛坯房。


据悉,通州次渠的新房明亮宽敞,还有经济补偿,老住户们都积极支持响应政府工作,迅速完成了签约。


图片来自 北京晚报   张楠摄


小北不禁想起了近20年前,自家在西长安街的胡同老房拆迁后,搬到南三环外的往事。虽然房子更大了,设施更好了,南三环离着市区也不算太远(如今已经算市区了),可小北还是经常会想起生活在西长安街边上的往事。


曾经西单路口东南角的巴黎大磨坊面包,隔壁是庆丰包子铺总店


遛弯经过的是中南海新华门,走不了几步就到了天安门广场,那是什么劲头啊?即将搬到次渠的东长街老街坊们,将来,您们会怀念往昔四九城内的生活片段么?


东长安街

斑斓生活   难以忘怀


生活在东长安街的东单、王府井、建国门内一带,是一种什么体验呢?


图源  图虫


每天出门就是地铁一号线,乘公交就是大1路,大4路(现在已没),几十年来都是如此。



您别看今天北京的地铁线路四通八达,公交线更是不计其数,当年可不是这样的,最早第一批坐上地铁的,就是住长安街沿线的。



坐火车出远门?长安街路南就是北京站,打车费都省了。



而说到逛街购物,王府井和东单,可是分别号称“金街”和“银街”,特别是王府井,甭管是前期老样子,还是世纪之交修整成步行街,都是全北京甚至全中国,最繁华的商业巨道,百货大楼,东安市场,哪个名头不是响当当的?



后来还有了东方新天地,一到了圣诞元旦两节期间,这里便成了十里长街最璀璨耀眼的存在。



说到看病,那就不得不提协和医院,如今整个东单路口都快被协和承包了,所以才有了本文开篇所言的疏导、拆迁事宜,没办法,谁让这是全中国最权威的医院呢!



协和的号公认的难挂,可您得想想,住的近的居民,是不是看病挂号能稍微的方便点呢?


还有看电影,买菜和副食品,那年月哪有那么多电影院线和大型超市啊!所以那一片儿的居民能在家门口守着大华电影院和东单菜市场,就是令人羡慕。



想进行体育锻炼,东单街头很早之前就有了足球场和篮球场,标准的灯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



再说逛公园, 北京人去故宫的其实不多,但是真想去,东长安街人民,也是说去就去。



还有劳动人民文化宫(太庙)和中山公园(社稷坛),可说是抬脚就走。


中山公园音乐堂


随便散步的话,天安门广场,东交民巷,菖蒲河公园......说逛就逛,分分钟就到,纪念碑,毛主席纪念堂,人民大会堂和国家博物馆,这些巍峨雄壮的建筑、场馆,只是从旁边经过,便觉得无比震撼.......



还有北京饭店、贵宾楼、好苑建国饭店等不同时期建成的星级豪华饭店,吃不起都没关系,跟家门口就是能拿出来“显摆”;



而到了国庆庆典,外宾造访等重大场合时,东长安街附近的居民更是可以第一时间、近距离感受到身为巍巍大国公民的自豪感!



这就是在东长安街生活的感受,住在这里才能感知真正的首都荣光。


东长安街

煌煌历史   一言难尽



不仅是光荣与自豪,若生活在东长安街,您可谓是与历史对话,和煌煌史册天天打着照面。



南池子大街
——尊贵夹道


东长安街向北的第一个路口,号称是紫禁城东侧最尊贵的夹道。这里旧称东苑,也称南宫,是堆放皇室吃、住、玩等用品的地方,街西毗邻太庙,也便是前文所提的劳动人民文化宫。



太庙


太庙,是明清两代皇帝祭奠祖先的家庙,“左祖右社”传统礼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个皇帝从登基开始,直到结婚、生子,以及出征或凯旋,每逢此类大事,都要亲自出马,去太庙祭祀列祖列宗。



皇史宬


皇史宬,位于南池子大街路东,“宬”同“成”音,又叫表章库,建于明嘉靖十三年(1534年),是明清两朝的皇家档案库。主要存放实录和圣训、玉牒(皇帝家谱)等内容。



皇史宬大殿的全部结构为砖石拱券、石门、石窗、石额枋、石挑檐,整个建筑没用一钉一木。



正殿为拱券式,没有一梁一柱,相传是参照南京灵谷寺大殿的格局建造,是京城最古老的无梁殿建筑。



因为用于珍藏皇家档案,殿内建有一条巨大的汉白玉须弥座,座上放着152个铜质鎏金并有蟠龙形象的樟木柜,取“石室金匮”之意。著名的《永乐大典》的副本就曾珍藏于此。



此外,清代的《清实录》也在皇史宬就保存有一份。


普度寺


普度寺位于南池子大街东北侧,是元代的太乙神坛,到了明代,这里成为了皇城东苑,是太子居住的地方。



明英宗朱祁镇被蒙古瓦剌部落俘虏放回后,便被弟弟景泰帝朱祁钰软禁于此;


影视剧中的明英宗朱祁镇


清初的摄政王多尔衮在带领八旗精锐入关后,府邸也安在了普度寺。



东单
——风烟往事


前文说过,东单,又被称为银街,与隔壁王府井的富丽堂皇相比,东单低调很多,过去这里的买卖以小门脸居多。



比如国营面馆的担担面,还有星月楼的热炸糕;



比如东单文化用品商店里形态各异的转笔刀、铅笔盒;春明食品店好吃的糖果、饼干;



比如苏州胡同的粮行——同日升;



当然,除了吃喝外,东单街头也有不光彩的历史。


克林德牌坊


1900年,中华大地上反洋人、反教会的呼声震天,遍地都是义和团,民族矛盾日趋激化。



1900年6月20日上午,德国驻华公使克林德一行人在东单北大街的西总布胡同西口与清军神机营队长恩海的巡逻队发生冲突,克林德当场被杀。



“克林德事件”后八国联军加快了入侵脚步,随后庚子国难降临;慈禧和光绪仓皇西逃,差遣李鸿章从广州北上与八国谈判,克林德夫人对丈夫的死不依不挠,谈判陷入僵局。



说来也巧,当时的“名妓”赛金花与克林德夫人相识,李鸿章赶紧托宫女找到赛金花寻求帮助。


左为赛金花


赛金花劝克林德夫人为丈夫建牌坊,这在中国文化中的意义可是大了去了,克林德夫人与瓦德西最终同意。



立牌坊被写进《辛丑条约》第一条,1903年,克林德牌坊在东单路口建成,醇亲王载沣代表清廷前往碑下致祭。



直到1918年,一战结束,德国战败。民众庆祝“公理战胜强权”,便拆了它改建为“公理战胜牌坊”,移至中央公园。



赵家楼


“赵家楼”,位于东单北,这是历史课讲到“五四运动”时,会被老师反复提及的一个地名。因为那场扭转时代命运的运动,那把被瞬间点燃的民族愤怒之火,被后世所熟知。



在明代,这里本是隆庆朝文渊阁大学士赵贞吉的宅邸,因后花园假山上的廊亭似楼,故名赵家楼。


影视作品里的赵贞吉


民国时,这里成为了段琪瑞政府外交总长、时任交通总长的曹汝霖的府邸。因早年在日本留学,又是“灭亡中国二十一条”谈判的参与者,曹汝霖和陆宗舆、章宗祥三人,一向被视为著名的亲日派人物。


曹汝霖


1919年5月4日上午,当高呼“外争主权,内除国贼”口号的学生们纷纷从窗户翻入曹汝霖府邸后,没有找到传说中正在开会的曹汝霖、陆宗舆二人。



而正在曹家的章宗样则被学生们群殴痛打,愤怒之余,学生们点起一把大火,将赵家楼烧了个干干净净。


随后,军警灭火、逮捕学生的举措已经无济于事,“五四”运动的熊熊大火迅速蔓延整个中华大地。



解放后,曹旧宅被全部拆除,在原址建起了新楼房,成为了国营招待所,后成为赵家楼饭店。



协和医院


如今,东单路口最亮眼的地标,就是协和医院了。



协和医院的前身是1906年,伦敦会与其他5个教会在京合作开办了“协和医学堂”。



1913年,洛克菲勒基金会买下协和医学堂,用12.5万美金购得原满清豫王府房产,改建为北京协和医学院,开启了一段属于近现代中国医学的传奇历程。



“北京人”头盖骨之谜,在协和医院被揭开;生理系主任林可胜创办了《中国生理学杂志》,使中国生理学与世界同步。


前协和医院生理系主任林可胜


协和第一位公共卫生学教授美国人兰安生在中国呆了16年,促进了中国公共卫生的发展,他的名言“一盎司的预防胜过一磅的治疗”, 永远记存于中国公共卫生历史。



建国后,虽几经风雨,可协和医院的“扩张”速度依旧令人乍舌,如今“版图”面积已经横跨整个东单路口,所以整改治拥堵的规划这些年才会一直不间断进行。

当然,东单的历史还有很多,比如今天舒适、娴静的东单公园,曾经在1946年发生过骇人听闻的“沈崇被辱事件”;



比如,这一片儿,曾经既当过跑马场,又做过飞机场......



贡院
——科举挽歌


京城明、清两代贡院的旧址位于今建国门内,东起贡院东街,西至贡院西街,北起东总布胡同,南至建内大街,包括贡院头条、贡院二条、贡院三条在内。



把贡院建在老北京内城的东南角,是比照紫禁城的太子读书的南三所位置,寄托着皇帝和朝廷对于青年才俊们的殷切厚望。



在这里,每逢子、午、卯、酉之年的八月要举行直隶和顺天府乡试;逢丑、辰、未、戌之年的三月举行礼部会试,因而是全国科举考试的中心。



据记载,贡院当年共有考棚56排,号舍9000多间,每间号舍大约“三尺宽、四尺深”。



1904年7月4日,贡院举行的甲辰恩科殿试,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科举考试,共有273名经过礼部会试后的贡士参加殿试。



这次殿试的状元是刘春霖、榜眼是朱汝珍、探花是商衍鎏,曾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沈钧儒,在甲辰恩科的这次殿试中曾获二甲名次,他也是新中国国家领导人中惟一一位清末进士。


沈钧儒


1905年,清政府宣布废科举,历时一千多年的科举制最终退出历史舞台。



民国时期,因政府财政拮据,贡院所属的官产大多都被变卖,1927年,张作霖执政的最后一届北洋政府为了筹集军饷,将贡院“商街”拆除拍卖物料,贡院遂从此荡然无迹。



1949年解放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部来到贡院旧址办公,拆掉了大门和石牌坊,大门口建起运动场,直到1956年才离开这里。



再后来,中国社会科学院成为了贡院旧址新主人,兜兜转转了一大圈,最终还是文化事业单位扎根于此,也算是不忘初衷,首尾呼应了。



东长安街的悠悠往事,一时半会儿是说不完的,无论是搬走了的,还是尚住于此的,这份记忆,这段怀念,都是长存不忘的!


本文部分图片及内容,参考自《北京晚报》


整理/壹月陆日   图/丁云丽  壹月陆日 


大家都在看

▶️北京的冬天,冷得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可怕!


▶️@所有人,下周起,在北京开车将有大大大大大变化!


▶️告诉爸妈,抓紧时间赶紧去!65岁以上老人免费!


    阅读原文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