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全网首发!Peterson 和 Žižek 辩论翻译(开篇陈述部分)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苦等15年!马凯餐厅回来了!北京人难忘的回忆啊

最爱大北京


在刚刚过去的元旦小长假,京城的地安门一带可谓热闹非常,BTV在钟鼓楼设置了跨年晚会分会场,大家伙儿一起敲钟讨吉祥;


图片来自  百家号/BTV北京卫视


什刹海冰场正式开放,京城中最迷人、最具诱惑力的水域,瞬间聚攒了人气,冰面上往来翻飞,一派欢声笑语;



当然,最让人振奋的就是——马凯,终于回来了!在这辞旧迎新的好日子,地安门马凯餐厅,正式重张了!



马凯餐厅

苦等15年  老食客向往


东安子鸡,毛式红烧肉,肉沫烧饼,酸辣肚尖......



马凯的经典菜肴,老主顾们自然是如数家珍,如今随着地安门店在原址重张而悉数回归,大家期待已久的热情非但没有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损减,反而在这隆冬寒日里,爆发了!


图片来自  北京日报   王海燕摄


元月一日中午12点,堂食满座之余,马凯餐厅的大厅内尚有近百位拿号等位的食客。


图片来自  北京日报   王海燕摄


有的客人在12月29日马凯重张第一天就迫不及待赶来吃船拐子肉,而到了小长假,又忍不住再吃一次;几十年前,在马凯还是小门脸的时候,他们就这么一路吃过来。


图片来自  北京日报   王海燕摄


再看社交网络,大家对马凯的思念,可谓昼思夜盼!


帝都一帅137O128

马凯餐厅过去老北京人人人皆知,北京湘菜它说自己第二没人敢说第一!过去去马凯餐厅吃饭请客那是很有面子的事儿,欢迎老字号归来!

马总73254953

终于盼到马凯餐厅重新开张了!一定要光顾这个有我们老北京记忆的地方!

lgxy

俺在这儿办的婚宴!转眼二十年啦!

镶黄旗爵爷

卧槽!当年辣坏了我的童年。你回来了我就过去!


和当年的老店相比,新店的营业面积由1500平方米扩大到2700平方米,仅一楼散座就可以容纳150人同时就餐。



新店还增加了外卖窗口,除了售卖酱肉、芝麻烧饼等风味小吃,还提供快餐服务。



除了在硬件设施水平上的提高,曾经一度从菜单上消失的几道“老马凯”经典菜,也重回大众视线,如:豆豉辣椒蒸活鱼、荷香软蒸银鳕鱼,以及前文提到过的船拐子肉。



这几道菜因为费火费工夫,食材成本高,一度在菜单中消失。如今随着新餐厅接待能力升级,终于恢复了!



在保留传统特色的基础上,马凯餐厅还进行了工艺上的创新,例如“松茸汤泡肚尖”;



这道菜借鉴西餐手法,在肚尖和松茸外面又盖上了一层酥皮,既保留住了香味,又给这道汤菜增添了主食;江西烤牛肋排、锅贴大元贝等经典菜则借鉴了西餐的摆盘手法,以适应年轻消费群体的需求。


地址:地安门外大街29号

交通:地铁8号线什刹海站A口出


马凯餐厅

 中西合璧湘菜老字号 

 暌违十五载的中轴线之憾 


1953年,马凯餐厅在地安门外大街开业,是北京最早经营湘菜的餐厅,有京城第一湘菜馆的美誉。



据说,餐馆的前身是一家冷饮店,因店主人有位相熟的外国朋友叫马凯,或者是被一名叫马凯的外国朋友资助开的店,所以才取店名为“马凯”,这名字听着就洋气。



开业之初,京剧泰斗梅兰芳先生为其剪彩,溥杰、田汉、齐白石、董寿平、启功等社会名人都曾是马凯餐厅的座上宾。



到了改革开放后,老百姓们普遍腰包富裕了,马凯餐厅生意更为红火,每天大堂里的人满满登登;“走,咱们今天马凯呀”,一度成了大家的口头禅,足见马凯在地安门、鼓楼一带餐饮行业的地位。



1999年,扩大经营的马凯餐厅在西便门东的长椿街开办了分店,可到了2004年,地安门的总店却因为开挖地铁,而不得不面对被拆除关张的命运。


马凯餐厅长椿街店


如今的地铁8号线,就是在马凯餐厅原址的地下通过的,原计划工程结束后原址回迁,可却一直搁置,10多年的光阴转瞬即逝。



也是在这些年,地安门外、鼓楼连同什刹海,从北京人的后花园,变成了全国人民、甚至国际友人们的游乐场。



太多的所谓小吃、名吃,都在这一片儿安营扎寨,有的打着“老北京”的旗帜,有的举着某地特色的招牌,实则是鱼龙混杂,不知所味,完全一锅大杂烩。


所以马凯的重张,不能单单看成是一家餐厅的回归,而是老北京人对老地安门、对北中轴线那份思念、那份情怀的一次释放!大家伙盼望着曾经的地安门风貌,一桩桩,一件件的归来!


地安门

似曾相识   何日回来


曾经烟袋斜街东口的洪吉纸店,经营文房四宝,后来不知不觉的开始卖游戏卡了,您还记得吧?



地安门菜市场里肉、蛋、蔬菜,品种齐全,附近的居民都来这儿买过后臀尖和土鸡蛋,您还记得吧?



地安门“小天意”,批发文具、贺卡,还有变形金刚、特种部队 、芭比娃娃等玩具,可惜前几年,这里关门了;



好吃的“狗不理”包子铺改成了峨眉酒家,那家熟悉的麦当劳也没有了;



还有曾经火爆的的游戏机电玩一条街;



以及那家人气一直很旺的新华书店.......



至于地安门大街上跑的公交车,从当年的环城4路到如今的60路、107路,总是满满当当的,谁让这地安门、后海、鼓楼一带是咱北京的“精神文化图腾”呢!



在新一年里,大家下一个盼望的便是装修一新的地安门百货,也赶紧着重新开业吧!



想让曾经的地安门大街悉数回归,那是不可能了,所以马凯能归来,已然让人激动不已;再说,万事万物总在变迁,大家执念的情怀是30、40年前的地安门,而100多年前的地安门,又是何面貌呢?



地安门

皇城门户   “有血有肉”


地安门,曾是京城中轴线上的标志,在这里可以南望景山,也可北观鼓楼。明清时期,进了地安门,就离着紫禁城大内不远了。



皇帝北上出征巡视、亲祭地坛诸神、颐和园游玩踏青等,多从地安门出入。至于一般人想进出这里基本没戏。



1900年庚子国变,日军占领了鼓楼,下一步就是进驻紫禁城,没想到却在地安门吃了瘪,在此遇到了清军的顽强阻击。



直隶总督荣禄统领的皇城护军,用血肉之躯,在地安门前设置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防线,为光绪和慈禧的“出逃”赢得了时间。



作家老舍之父舒永寿系正红旗护军,就是在地安门抵抗日军的巷战中以身殉职的。


1924年11月,冯玉祥的部下、时任京畿卫戍总司令的鹿钟麟驱逐溥仪出宫,走出紫禁城的末代皇帝出地安门回到了他的出生地——醇亲王府(后海北沿),只是此次出地安门少了皇帝的威严,颇为狼狈。



1954年,地安门及两侧的雁翅楼一同被拆除了,当年在门洞中玩耍的小孩子,如今也都已是古稀老者,地安门的童年趣事,也都随着这座门的拆除而一并消失。



地安门的北面,便是钟鼓楼,那也是京城中轴线的北起点!


钟鼓楼

中轴线之首   京味儿之最


象天法地,坐北朝南,九经九纬,左祖右社,面朝后市,方正对称,恢宏严谨......以上词汇,就是梁思成先生心心念念的北京中轴线,她华丽而又壮阔,其北端的起点,便是钟鼓楼。



鼓楼又被称作“谯楼”,在元代时名为齐政楼,钟楼曾是元代万宁寺的中心阁,直到清代重建后才呈现出今天的面貌。



鼓楼上设置的漏刻壶一共有四个,分别为:天池、平水、万分、收水。


早年间,钟鼓楼的报时曾是组成京城百姓生活的重要部分。白天正午时分钟楼负责鸣钟;而在夜晚,鼓楼则要担起击鼓报时的责任。所谓“晨钟暮鼓”便是如此。



钟鼓楼的存在同样给予了文艺工作者们创作的灵感与来源,作家刘心武先生的著名小说名为《钟鼓楼》;



“魔岩三杰”之一何勇演唱的京味摇滚经典同样名为《钟鼓楼》,曾经红火了整个90年代;


何勇(左)和窦唯


在去年夏天由姜文导演的《邪不压正》中,彭于晏饰演的李天然就曾潜藏在钟楼做起了敲钟人,谨遵“紧十八、慢十八,不紧不慢又十八”的口令,一边敲钟一边和心上人约会,一边等待着复仇的时机,将影片推向了最后的高潮。


《邪不压正》剧照


如今的鼓楼以南,毗邻着什刹海和南锣鼓巷两处京城著名文化旅游地标,连同着地安门外大街以及鼓楼东、西大街一起,游客们一拨接着一拨,见天儿的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人头攒动。



而钟楼后以及钟楼湾儿一带,则是规划一新的钟鼓楼小广场,一到夏天,来这里踢花毽的,下棋的,抖空竹的,纳凉聊天的......基本都是附近的街坊和市民。



鼓楼西大街

斜街之最   帝都史话


鼓楼西大街是京城资格最老的繁华商业街区,有着800年的历史,可上溯到元大都时期。



从外形上看,鼓楼西大街就像是附着在什刹海北侧的一层膜,由于什刹海自西北向东南偏斜,故而鼓楼西大街也随之偏斜。



凡是国都的规划布局,都讲究“前朝后市”,即前面是朝廷,后面是市场。如此一来,位于皇城北侧的鼓楼西大街,靠着大运河漕运码头运输卸货的天然优势,形成了当时北京城最繁华的集市——斜街市。



斜街市场的绸缎市、沙剌(珊瑚)市、皮毛市、珠子市、靴子市、铁器市、鹅鸭市、米市、面市等,货物齐全,交易活跃,由此衍生了成片密布的酒楼,茶肆,歌台。



鼓楼西大街一带,由此成为了大都城里最富庶繁华的地段,或许马可波罗先生当年在元大都旅游考察,会错把积水潭、什刹海当成了威尼斯。



正因为在航运、商业上的重要地位,鼓楼西大街曾一度被称为元大都的经济贸易生命线。


虽然后来大运河的漕运码头落在了通州,什刹海的水面也逐渐变小,鼓楼西大街不再临水,但它从西北斜向东南的走向,800年来始终未变。



虽然元代保留下来的街巷肌理仍在,但近年来鼓楼西大街的违建、停车占道等问题却愈发严重。随着首都“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的开展,鼓楼西大街即将迎来新生,有望重现昔日的光彩。


除了沿街两侧的各类违建被全部纳入拆除计划,鼓楼西大街还将建3处地下车库,预计可提供车位约300个,并通过调整路面重新划分路权,把更多道路让给行人。


鼓楼西大街整理与复兴计划体验中心的景观效果图


根据规划,鼓楼西大街130多家商铺,将按照建成年代、商铺风格,以“一户一策”的方式对建筑外立面实施渐进式改造。


到2020年时,这条1.7公里长的斜街将成为“文化探访”、“休闲之地”、“当代艺术”、“百姓生活”、“传统文化”、“博览传承”6大特色为一体的文化街区,往昔的荣光将重现于世。



关岳庙


鼓楼西大街中段路北的八步口胡同内,可以看到一座深红色的高大院落,院墙内黄色琉璃瓦顶的殿堂掩映在绿树之间,巍峨壮丽,颇有故宫的韵味。附近的居民都称之为“小故宫”。



此处原是光绪帝为自己的父亲、醇亲王奕譞建的祠堂。光绪十七年(1891年)奕譞去世,光绪发布上谕,为其建庙、立祠和修墓。八年后,宏大的祠堂建成,但醇亲王的神位始终没有供奉入祠。


醇亲王奕譞


1914年,北洋政府在祠内塑关羽、岳飞像,因此称为关岳庙。在我国素来将关羽、岳飞分别祭祀,关帝庙和岳王庙在全国各处可见。



而将东汉和宋代两个不同朝代的将领合并祭祀是极为罕见的,因而人们称关岳庙为武庙之精华。



1950年,相关部门对关岳庙进行修葺后,作为西藏驻京办事机构。半个多世纪以来,这里见证了西藏经济、社会、文化各方面天翻地覆的变化。


铸钟胡同


旧鼓楼大街南端西侧有一条铸钟胡同。相传,元、明时的铸钟厂就在这条胡同内,称华严钟厂。



北三环大钟寺内著名的永乐大钟就是在这里铸成。而鼓楼旁边不远处的钟楼上挂着的那口重达63吨的大钟,也在这里铸就,并且流传着一段催人泪下的凄美传说。


据说当年因为皇帝要求铸造工艺复杂、体积庞大的铜钟,铸钟师傅们日夜苦干三年多尚未铸成。于是惹得皇帝龙颜大怒,如果逾期还铸不成大钟,所有工匠格杀勿论。



领头的老铜匠心急如焚,而他聪明美丽的女儿华仙突然领悟到,要想铸好巨钟,就要往钟里注入灵性、注入情感,于是当又一炉铜液沸腾时,华仙叮嘱了一句“爹爹保重”,就纵身跳入赤红的铜液中。


老铜匠强忍着悲痛,领着众匠人,终于铸成了一尊巨钟。华仙姑娘被铜匠们尊为铸钟娘娘,在铸钟胡同南边的小黑虎胡同24号,为其募建了铸钟娘娘庙。




铁影壁胡同


鼓楼西大街有一条铁影壁胡同。按说胡同以铁影壁命名,其内应有一块影壁才对。但寻遍不长的胡同,不见影壁的踪迹。这是怎么回事?



在元代的建德门(元代北城墙的西门,今德胜门外土城豁口)内有一座古刹,刹中有一极为奇特的影壁。影壁呈赤褐色,长3.56米,高1.89米,质地坚硬,如铁铸一般,人们叫它铁影壁。


元大都遗址公园


明初,徐达改建北京城,北城墙向南移,古刹被拆除,铁影壁也被遗弃郊外。


明嘉靖年间,在鼓楼西大街北建护国德胜庵,人们将铁影壁运至德胜庵前作影壁,德胜庵前的胡同也被称为铁影壁胡同。



明、清时北京有金、银、铜、铁、锡五大镇物。其中的“铁”即指德胜庵前的铁影壁。但据分析,影壁并不是用铁铸成,而是火山喷发出来的岩浆凝结而成的一种矿物质。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一些外国文物贩子盯上了这块珍贵的铁影壁,几次三番想“购买”它,均遭到德胜庵住持僧人的严词拒绝。为铁影壁免遭厄运,他与当时的北平文物整理委员会联系,于1947年将铁影壁运到北海澂观堂前。


图片来自闲人老骥微博


1986年,在铁影壁胡同中发现了影壁原有的底座,经挖掘修补后,运至北海。现在,铁影壁安放在它的原底座上,静立在北海北岸,成为北海一处重要景观。


此外,鼓楼一带还有


拈花寺的铜铸“毗卢世尊莲花宝千佛”和十八罗汉像。



晚清官商巨贾盛宣怀府邸改造的竹园宾馆。



双寺胡同里的嘉慈寺和广济寺。


借着马凯重张,小北“夹带私货”又重游了一遍地安门、钟鼓楼,您回味够了么?

整理/壹月陆日     美编/丁云丽   壹月陆日


大家都在看

▶️在北京还有可能买得起的房,也许就是这些……!


▶️北京的那些老商店,只剩下这几家,想怀念的去逛逛吧


▶️今天起,家住朝阳有多了不起?太炫目!


文章已于修改
    Read more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